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二十二节 出征曲

罗列 收藏 1 4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悦来酒楼。

我和郭启、大山、凌霄、莫迟五人坐着。

几碟小菜,各自一杯酒。

“我们六兄弟自结拜,还没好好喝过酒呢。”大山端着酒杯说。

“是啊。可惜今天三弟未到。要不然,我们六兄弟,真可以开怀畅饮。” 凌霄说。

“行了。肯定有机会的。” 郭启说,“来,我们先敬大哥一杯。”

四人举杯来敬。

这是兄弟们敬我的第一杯酒,说什么都要喝。

我把它喝干。

“大哥,让大家看看你的配剑吧。”莫迟说。

“好啊。”我解下来,给了莫迟。

把剑抽出来,他一叹道:“哇,还真是好剑啊!”

“旅帅和将军们的指挥剑,都是用上好的青铜打造的,可不一般啦。”郭启说。

“大哥,要不,我们试试?”凌霄接过剑看看说。

我扫了一眼周围,有别的客人在啊。

“我们下楼去。楼下院子的空地大得很。”凌霄建议。

“好啊。”

大家下楼。

和酒楼老板说,我们要搬到院里来坐。

老板看我们都是军营的人,同意了。

我们让老板把我们的酒菜也挪到院里来。

再次坐定。

凌霄说:“大哥,能不能先教我们几个剑招?”

我说好。

于是,站起来,舞了三五招。

凌霄试了试,说:“还是不会啊。”

我说:“你那不是不会,是还不习惯。”

郭启说:“我来。”

郭启舞得有模有样。

我说:“你把你的刀法,化为剑招试试。”

“能吗?”大山问。

“能。刀剑,刀剑,刀和剑基本是相通的。”我说。

郭启于是尝试了下。刚开始有点生硬,后来,竟然舞得风生水起。

看着他舞剑,那无敌气势,那飒爽英姿,想起即将来到的战争,想起娘和玲儿,想起全旅的弟兄,我突然觉得热血翻腾豪情万丈。

我说:“给大家唱个曲吧。”

他们都没听我唱过歌,都大声叫好。

“大哥唱,我们来给大哥伴奏。”莫迟说。

他们三人拿起筷子,敲击酒杯。

我开口唱道:“


刀戈起,

关山乱,

遍地烽火燃四方;


草青黄

水茫茫

马蹄声碎,血泪满眶。


猎猎军旗迎风扬,

迎风扬 别妻娘 莫彷徨;


保家卫国志气壮;

志气壮 心如铁 剑如霜,


我辈今日上战场,

抛头颅 洒热血 不退让;


纵横天下无所向,

哪怕明朝 马革裹尸还。


这一唱,满楼宾客,都围在我们旁边看。

一个舞剑。

一个唱歌。

三个伴奏。

所有的人都被那种义无反顾的豪情壮志所感染。

是的。

我虽然已经知道滇国不会成为历史的主宰,可当你身处在那样的战乱大时代,每个人的命运,都无法预料。也许生,也许死,我们只能前仆后继的去战斗。

“大哥,这是什么歌?”莫迟问我。

“就叫《出征曲》吧。”我说。

“教我们唱吧。”大山说。

“放心。我会教全旅的兄弟们都唱这首歌。”我说。

“恩。”他们应到。

从酒楼出来。

我在郭启的带领下,去找了一个乐器货摊。

货摊上面没有葫芦埙。但是货摊老板给了找了几个其他样式的埙。

我想,有总比没有好。还是把他们买下了。


我们赶在中午时分,回到军营。

虽然出去了一天半,还好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钟将军稍后来找我:“忘记说两件事情了。下午,带你们的人去军需处领取兵器。”

“是。”我说。

“另外,你现在带你的军旗去军需处。现在就去。”他又说。

“做什么?”我问。

“去了就知道了。”他说,然后走了。

我赶紧带着黄色军旗去了军需处。

原来是要给我的军旗加字。

那上面正中,被加上了一个大大的红色“陈”字,四个角落分别是虎、师、左、卫。

很快就好了。

我把军旗拿回来,找来4位卒长。

“二弟,三弟还没回来吗?”我问郭启。

话音刚落,帐外有人说:“我来了。”

正是邱亮。

“好。人齐了。三个事情说一下。”我说,“第一,下午,二弟,五弟,带你们的人,和我去领兵器。”

“是。”两人答道。

“第二,军旗,我交给三弟,”我拿着旗子,说,“就由崔胖子做我们旅的旗手。你跟崔胖子说,一定要保护好这面旗。旗,重于他的生命!”

“放心吧,大哥。”大山接过。

“第三,大家现在就把兄弟们召集起来,我教全旅的兄弟们唱《出征曲》。”我说。

“什么出征曲?”邱亮不知道呢。

“等会你就知道了。”郭启说。


帐篷太小。

我们在后山找了一个有树阴凉的小空地,一起坐下来。

听说,我要教他们唱歌,他们都很期待。

我先把彭益找出来,问:“你有教我们旅其他兄弟吹埙吗?”

“有。”他说。

“有几个会吹?”

“三个,我弟弟彭达,还有梁海,陈义光。”他回答。

行,有四个会了。

我给了他5个埙。

“你看,这些埙不是葫芦埙,你们能吹吗?”我问。

“应该可以。”他说。

“那你发给大家。多的那两个,先给我留着。”我说,“等一会我们唱歌,如果你们能配合吹,就吹;如果不能,就算了。”

“是。”他说,拿着埙去分发和试吹去了。

接下来,我一句一句的教他们唱那个《出征曲》。

有些人,进过书塾;有些人,去过教坊;就多少知道一些音律,他们学的快,几遍就会了。

有些人不识字,不懂音律,就稍微差一些。

好在,这个《出征曲》的音律并不复杂。他们也能唱个七七八八。

彭益和他的三个兄弟,跟着歌声,吹出的音调,也基本上能合套。

于是,林间,传出他们那嘹亮的歌声和埙的吹奏。


刀戈起,

关山乱,

遍地烽火燃四方;


草青黄

水茫茫

马蹄声碎,血泪满眶。


猎猎军旗迎风扬,

迎风扬 别妻娘 莫彷徨;


保家卫国志气壮;

志气壮 心如铁 剑如霜,


我辈今日上战场,

抛头颅 洒热血 不退让;


纵横天下无所向,

哪怕明朝 马革裹尸还。


这是出征曲。

这是英雄曲。

每一个人都豪情万丈。

因为他们注定是兵士,无惧生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