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场我的国 第二章 我的滇国我的旅 第二十节 出征前的假日之兄弟别

罗列 收藏 0 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6.html


接下来的两天,我们依然是训练。

再有两三天,我们就得上前线了。

所以,营地大比武之后的那两天,我哪都不去,就待在我的旅,一个一个的去看那些青春的脸。

这些人,是我的兵士,是我的兄弟,是爹娘的儿子,是别人的哥哥弟弟,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

而战争无情,这些人,还会有多少人能跟着我回来?

我还能回来?


出征前第三天下午。

钟将军把5位旅帅召到他的帐篷里。

“各位,饷俸已经下来了。士兵每人每月二十锡币,伍长每人每月三十锡币,两司马每人每月五十锡币,卒长每人每月八十锡币,旅帅每人每月一百五十锡币。各旅到军需处领取两月的饷俸。”钟将军说。

“是。”我们答到。

“小卜将军有令,大后天出征。明天起,卒长以上放假一天半。各位可以去会亲访友,喝酒享乐。但是,后天下午,所有的人必须回营地。逾期不归者,军法从事。”钟将军接着宣布了这个消息。

“在各位外出期间,务必请各卒的两司马,管好自己的兵士。俞元郡守卫队将严查兵士,如抓到逃出营地者,一律斩首示众。”他说,“虎师兄弟,都是俞元郡府人士,训练已三月有期,均未能回家探亲,多有思乡意,更需大家注意。各位回去后,请务必多加督导,军法严厉,勿使违犯。”

我们5位旅帅允诺。


我带领5位卒长去领了全旅的饷俸,一一下发。

忙了一下午。

忙完后。

我再次来到钟将军帐里。

我把所有的饷俸,放到他桌案上。

“做什么?”他问。

“还钱啊。够不够?”我问。

“不用。你以为真要你还啊。”他说,“钱,我多的是。只是和你开个玩笑罢了。”

他死活不要。

我只得作罢。

临出帐篷前,我问钟将军:“将军,您回家吗?”

“我家?在邛都。我带你们出征,就是回家。”他笑了。

“那你?”我问。

他知道我指的是明天的假怎么办。

“你们都去了,正好,我留在这里看着。”他说。

“哦。”我出去了。


我立即把5位卒长找来,跟他们说了以上消息,并且要求他们向两司马严加要求。

他们说没问题。

“各位兄弟,你们家都在俞元城里吗?”我问。

“我是。”郭启说。

“我也是。”凌霄说。

“还有我。”莫迟说。

“我家在澄川。”邱亮说。

“我帮你借匹马吧。”我说。

三四十里地,回去一趟不容易,没马怎么行。

只有宗大山默不做声。

“三弟,你呢?”我说。

“我没有家。”他轻声说。

“那就去我家。我家就是你家。”我说。

“那怎么不行?”

“怎么不行?你是我兄弟,我是你大哥。”我说,“去吧,吃肉喝酒管够。”

“这可是你说的哦。”听到有酒有肉就好了,“三个月没沾酒了,说起酒字,就谗人了。有肉,那就更好了。军营的饭菜,多素啊。”

“那是当然。大哥还能骗你?!”我承诺。

他们去安排了。

我也赶紧去钟将军那。

干嘛?借马呀。

钟将军听我说要借他的马,送我的卒长邱亮回家,就说:“邱亮?就是上次营地大比武射箭第一的那个?”

“是。”

“我的马,可是犯过事的。”他指的是把我摔下来的那件事情,“他敢骑?”

“他不骑,总不能走着回去吧?”

“那也是。”他又说,“只要他敢骑,我就借。”

“敢。”我说。

“那好,明天早上我叫马夫牵到营门等你。”

“谢谢将军。”我转身欲走。

他叫住我。

“你刚才说到马,我记起一件事情来。这次出征,你们旅帅,按道理来说,是有马可以骑的,但是,俞元郡的马匹不够,只有十二匹,我、小卜将军、邬郡尉,还有靳将军,曹郡守各一匹,就只有八匹马了,而你们有十五位旅帅,分给谁都不合适。小卜将军说,其他的军马都在前线,调不过来。所以,你们旅帅都不骑马,要自己走路去都城了。”

“多远?”我问。

“一百多里地吧。”

“弟兄们能走,我也能走。”

“好。我还得费口舌跟其他旅帅解释解释呢。”他说。

他看没别的事情了,就叫我走了。


第二天。

我们在营门外聚齐了。

只等马来。

“兄弟们,最后问一次,和各个两司马都安排好了?”我问。

“放心吧,大哥。”凌霄说,“我们旅的弟兄,军纪上,那是没得说。”

“那我就不担心了。”我说。

不停有各旅旅帅和卒长走过我身边。

我们互相点头致意。

马夫牵着钟将军那匹乌青马来了。

我走过去,牵了缰绳,打发马夫走了。

我拍拍马头,对着马耳朵说:“马啊马啊,上次你摔了我,害我昏睡了三天三夜;这次,要麻烦你驮我兄弟回家,你可得安生,驮着他快去快回。”

“大哥,它听得懂吗?”郭启问。

“当然能了。你们看,它都点头了!”我把缰绳往下拽两拽。

大家都笑了。

“来,上马。”我对邱亮说。

邱亮接过缰绳,跨上马。

“兄弟们,你们看,我骑着马,威风不威风?象不象个将军?”他问。

“象。”大山、莫迟和凌霄说。

“威风。”郭启说。

“来,拿着我这把剑,就更象了。”我把配剑解下,要给他。

“哎,这可不敢。”他推脱到,“这是大哥的剑!”

“放心吧,你早晚也会有这样一把剑的。”郭启说。

“对。兄弟们,明天见!”马蹄得得的走远了。

大家挥挥手。

我们也往城里去。

在不同的街口,我和郭启、凌霄、莫迟分手。

最后,只剩下我和大山,我和他搭着肩膀,一起回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