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好色,征服了男人就是征服了世界!

伞绳挂钩 收藏 0 876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美色当前,谁不动心?这也没有分男女吧?女子相对于男子来说,往往处于被好的地位。其实,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既有皇帝女儿选驸马的明证,也有高抛绣球选情郎的风情;更有供女人们消遣享乐的面首。再例如,男人们看足球往往是投入其中捶胸顿足嗷嗷大叫,人不象人鬼不象鬼。而女人们看足球只是看球星,看巴乔的忧郁看马尔蒂尼地中海蓝的眼睛看雷东多修长挺拔的身材看贝克汉姆帅气的脸庞。


在母系社会,女人有权好男人之色,男人是无权好女人之色的。女人以拥有男“妻”男“妾”的多少来确立其社会地位,并以此作为向“同人”们炫耀的资本。在古希腊,女贵族们沐浴是从不避讳男人们的,特别是男下人们。然而社会发展至今,女子的地位已有了根本的转变,不仅嫁鸡随鸡已成为历史名词,就是以前男人们都羞于启齿的“性高潮”也成为女性享有生活权利的象征。


如今西风东渐,女人是越来越开放大胆起来了。


女子好色深得老庄“无为”的精髓,从不主动出击,使女子好象处于被好的地位;又得到兵家的真谛,知彼男人好虚荣的弱点,知此“倾国倾城”可以克钢的长处,采取欲擒故纵的战略,制定了娇、嗔、痴、呆的招数,既可避免“好色”之嫌,又使被好之男人手到擒来。所以,才有“女人征服一个男人就是征服了整个世界”这种灭男人威风的话。


“娇”,是女人的天性,无娇不是女人。凡女人均会使用这一战法,凡好色之成功的女人,最善使用这一战法,必定会使用这一战法,无坚不摧,无往不胜。娇是小鸟伊人,娇是捕获男人的迷魂剂。男人的虚荣心在“娇”这一战法面前会暴露得淋漓尽致,会使男人迷失本性,自以为赢得了芳心,实质上已落入温柔陷阱里。


“嗔”,是“娇”的助手,一娇之后必有一嗔。嗔是太极功,四两可拨千斤,哪怕男人暴跳如雷,只要女人向你轻舒玉指,樱桃小嘴里飘出轻轻一嗔。雷霆之怒只能登时化为万里晴空。再计较下去似乎就是男人的不对了。


“痴”,是女人们最得心应手的战术。她们会在一个适当的时候、适当的地点,会一动不动地痴情地望着你,痴情地听着你的侃侃而谈。其实,在这个时候,她们很有可能没有听进去你的一句话,很可能把你当成一个蹩脚的演员,当你在卖力地表演时,她心里说不定偷偷地在笑。可是,她们显得是那么地痴情。每一个男人都会被这种痴情所迷惑,所感动,就会给对方以加倍的痴情。


“呆”,这不是发呆,这是一种技巧,是欲擒故纵计策的完美体现。当女人把男人诱惑到尚有一定距离的时候,会骤然停止,与你若即若离,给你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使你焦躁,使你心神不宁,使你迫不及待地追问她,想得到她“是否爱我”的明确的答复。这时你就会发现,她被你的问题惊呆了,刹那间,她象植物人一样,只会呆呆地望着天、望着地,望着远方。虽然不说话,但你明显地感觉得到:你的行为对她造成了伤害,她对你的真情受到了侮辱。于是,你会责怪自己的卤莽、自己的冲动,你会无比内疚的对她说“对不起”。其实,你的一切尽在她的掌握。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