猎队 带血的子弹 带血的子弹21

酒盏花枝 收藏 4 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size][/URL] “咕呱,咕呱咕呱!” “这只青蛙是不是感冒了?”唐功小声自言自语。 邓卓扭头瞪了唐功一眼,唐功马上用牙齿咬住双唇,不再出声。 “应该是一营的人。” “顺水顺风喽!”付营长冲前方大声喊了一嗓子。 警卫连的战士们立刻都把枪口微微抬起,瞄准了前方。 一个人影从远处的夜色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9.html


“咕呱,咕呱咕呱!”

“这只青蛙是不是感冒了?”唐功小声自言自语。

邓卓扭头瞪了唐功一眼,唐功马上用牙齿咬住双唇,不再出声。

“应该是一营的人。”

“顺水顺风喽!”付营长冲前方大声喊了一嗓子。

警卫连的战士们立刻都把枪口微微抬起,瞄准了前方。

一个人影从远处的夜色中显现出来,端着步枪径直向付营长走过去。

警卫连的战士们至少有十支枪口同时对准了这个身影。

近了近了,警卫连的战士们终于看到这人穿着一身新四军的军服,这才松了一口气,但枪口并未从他身上移开。

来的这名新四军战士走到能看清付营长的位置,仔细看了付营长几眼,然后大声叫道:“是付营长!不是鬼子!”

邓卓这才意识到自己还穿着鬼子的军服。

马上,从前面鬼魅一样出现了许多黑影,都飞快地向付营长和警卫连跑来。

等看清楚来人身上的新四军军服后,付营长才命令:“解除警戒,是自己人。”

一营三连的彭连长跑过来向付营长和邓卓敬了一个军礼:“营长好!特派员好!刚才一听到枪声,我和徐政委就知道出事了,所以我就带部队迎上来了。看到你们没事我就放心了。”

“什么话都别说了,我们马上回根据地!动作要快!”付营长平静地命令。

“是!”

三连的战士和警卫连的战士护送着马车向一营的防区前进着,邓卓心中的大石头这才搬走了,和三连会合应该就意味着接收军用物资的任务圆满成功了,邓卓扭头看了唐功一眼,唐功会意地点了点头。

一进入三连的阵地,徐政委就和几个战士迎了上来,徐政委两手一把抓住邓卓的右手使劲摇着:“特派员,你们总算回来了。现在是凌晨两点半,这几个小时比几年还难熬。”

“都是今天的口令选的好啊,顺水顺风,一路上我们碰到的麻烦都是顺水顺风解决的。”

徐政委脸上这才挤出一丝微笑。

“付营长,让战士们原地休息一会,换上自己的衣服,这几个小时战士们都辛苦了。”

徐政委注意到自己迎接的是一帮“鬼子”,这才笑着叫几名战士把警卫连换在三连的军服抱来。

一营的战士虽然跟警卫连的战士有些过节,但警卫连的部分战士毕竟是打鬼子受伤的,所以一营三连的一回到营地就主动给警卫连用担架转移重伤员,给其他伤员包扎伤口,但双方彼此都一句话也不说。

邓卓低声对徐政委和付营长说道:“我们的任务还没有完全结束,等战士们休息好以后我们一起去三营,把军用物资交给兵工厂,明天晚上再把兵工厂的子弹安全运出去我们才算把任务完成了。”

“不是明天晚上,是今天晚上。”付营长对邓卓的话提出了修改。

邓卓一愣,马上笑着说道:“对对对,是今天晚上,我忘了现在已是凌晨。付营长,警卫连的战士到三营后就在你们那里休息,晚上再行动,你有什么困难吗?”

付营长随口说道:“困难倒没有,只不过警卫连的战士这么多人,一时之间很难凑齐那么多床铺,只能找老乡借几间空屋子让他们打地铺。”

徐政委笑笑说道:“付营长,我们行军打仗的时候有谁不是倒下就睡?我们当兵的,脚下的地就是最大的床铺。”

唐功也附和说:“对对对,这床铺好得很,想横着睡就横着睡,想竖着睡就竖着睡,永远都不担心做好梦的时候滚下来摔醒。”

邓卓笑着斜了唐功一眼:“你要是做好梦的话,大家都不能做好梦了。”

唐功不解地看着自己的领导,邓卓却笑而不答。

徐政委也笑着,他对唐功打鼾的影响力“身”有体会。

一个小时后。三营营部。

三营一连连长秦之余小跑着跑到邓卓等人身边,小声汇报:“军用物资全部送进了兵工厂。”

邓卓、徐政委和付营长这时脸上才露出一丝轻松的微笑。

以后的几个月,这些军用物资将在兵工厂训练成一个个复仇的战士,然后走向全国的抗日战场,用铁与火在敌人身上寻找伤口。

“赶车的农民兄弟安顿好了吗?”付营长盯着秦连长问。

“安顿好了。我调了一个排的战士今晚加强巡逻,空出的的位置就安排这些农民兄弟的战士们住下。西边的老王家有几间空屋子,黄连长的人可以到那里挤一挤。”

徐政委脸一黑:“这么晚了还扰民,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不要了?”

“报告政委,没有扰民,老王家两口子去四川了,两个儿子参加了八路军,老王走的时候说过,只要我们新四军还在这里,随时可以用他们家的任何东西。不过,他也提了要求。”

“什么要求?”徐政委问。

“老王说,如果根据地保不住了,就在他家里多埋点地雷留给鬼子。”

徐政委板着的脸终于又笑了,说道:“你们没有提前在那里埋地雷吧?”

“报告政委,我的三营是块烧红的铁块,鬼子的舌头还伸不到我们三营来。”秦连长神气地回答。

“吹吹吹,不吹牛你憋死啊!”付营长打断秦连长的话,对邓卓和徐政委说道:“忙了一夜,特派员和政委就在我的营部休息吧。”

“不行,我不离开我的部队。”徐政委斩钉截铁地拒绝了付营长的要求。

邓卓听出来,徐政委似乎也不太信任付营长。是啊,在这样一个复杂、人心惶惶的环境下,要想相信任何人都很困难。

“也好,那就委屈政委和战士们挤挤吧。特派员留在营部吧,营部的环境好一点。”

“不了,我也和徐政委住到一起,你们九团的有些事,我还想找徐政委多了解了解。”邓卓也拒绝了付营长的邀请。

“好吧,那就委屈两位了。对了,怎么没看到您的那位警卫员?”付营长这时才发现唐功已不知去向。

“这小子手痒,半路上说看见兔子逮兔子去了。我们别管他。”邓卓说道。

“这淮南还真是一个好地方,水秀草茂土地肥沃,到处都是野兔野鸭,真要让给日本人了,谁都会心痛一辈子。”付营长说完长叹一口气,望着无边夜色,似乎要把这夜色看穿,看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