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者 作品相关 张西南评《兵者》

魏远峰 收藏 0 18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size][/URL] 南国木棉别样红 ☆张西南 这些天,我和很多同志都有一种很强烈的感受、很真切的感受,感受到作为中国军人的激情。本周六我两次往返新彊,这两个来回让我获得非常强烈的激情,看到我们西部的劲旅,他们就要开赴俄罗斯参加和平使命2007上合组织联合军演,根据胡锦涛主席的指示要求,这次军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


南国木棉别样红

☆张西南

这些天,我和很多同志都有一种很强烈的感受、很真切的感受,感受到作为中国军人的激情。本周六我两次往返新彊,这两个来回让我获得非常强烈的激情,看到我们西部的劲旅,他们就要开赴俄罗斯参加和平使命2007上合组织联合军演,根据胡锦涛主席的指示要求,这次军演要显示我军的能力、锻炼我军。在西部荒凉的高原上新的装备、新的队伍,过去是没有的,过去我们在边塞诗当中才有的感觉,我真切感受一了。今非昔比,时代发生了巨大变迁,我们看到今天的中国军队终于走出国门,他们要经过长途跋涉经新彊进入俄罗斯,置身现场给我带来的冲击力非常强烈,这就是所谓的激情。

所谓感动,这些天我们处在舆论包围当中,为庆祝我军建军80周年不断地升温的各种宣传,使我们感受到做为一名中国军人的光荣和责任,也看到了来自方方面面的对于这支军队的挚爱和促进,使我们更加感受到中国军队的使命和责任,所以在这样一个感受下,今天前来参加广州军区南方军旅作家长篇小说系列丛书“木棉红”的作品座谈会,使我从始至终有一种不同于以往参加任何座谈会的感觉,不同于以往,一方面是我在很长时间里对广州军区的作家怀有深深的敬意,这种敬意,是我少年时期经历建立起来的。

我的少年时代曾经参加过一次“红领巾故事大赛”,当时我没有稿子,恰逢《解放军文艺》选载了金敬迈的《欧阳海之歌》,我就选了其中一段讲给老师,从那时起我就记住了金敬迈和《欧阳海之歌》,还专门看望过金敬迈,与他成了忘年之交。广州军区的的作家之中,还有像著名的老作家肖玉、柯原、张永枚、叶知秋等等,这些作家在我心目中是偶像,他们的名字如雷贯耳。尽管他们现在也已经满头银发了,但我对他们的崇敬之情没有丝毫改变。在这样的崇敬之情不断延续下,也使我对今天所有的广州军区的作家也怀有这样的崇敬之情。

说实话,这个座谈会它不同于往常的座谈会。我们很长时间以来,参加过无数座谈会,几乎都是一位作家、一部书的座谈会,像这样这么高的一摞,整整齐齐的十二本书摆在我们面前,我们面临的是十来位作家这样一个阵容、这样一种规模、这么一种契机,这是我过去参加的无数个文学座谈会所没有的。因此可以说,今天的座谈会它不是军旅文学的一个独唱、一个独奏。我认为,它是一部英雄主义的交响乐、大合唱,这种交响乐大合唱不仅唱出了军旅文学那雄浑的大气磅礴的最强音,而且它们的合唱也告诉我们所有的读者、告诉所有的军人,军事文学的旗帜还在我们时代的高地上迎风招展。

我还要感谢今天参加座谈会的许多地方的老作家、评论家,特别是来自南国羊城的新闻界的朋友们、广东作协的领导、花城出版社的领导和诸位为丛书的编辑付出心血的编辑老师们,一直以来,军事文学一直以一种良好的势头持续地发展,就是因为有这么多真诚的热情的园丁和老师在扶持我们军事文学,在你们的心血的浇灌之下,因此无论我们的文学面临什么样的困难,无论我们的文化市场出现了什么样的变化,但是我们的作家有你们的厚爱、有你们的支持和帮助,他们仍然能够坚守在自己的阵地上,仍然能够义无反顾地辛辛勤耕耘,因此有了今天丰硕的收获,这是我参加座谈会最初的感受。

坦率地说,就是我拿到这十二本书稿的时候,正是我要启程赶往新疆的时候,我没有时间能够把十二本书一一来读,但是今天下午就要在这里召开这样隆重的、这样层次、这样规模的座谈会,我昨天晚上熬夜选取了其中的一本,认真地阅读。那么,十二本书里,有我熟悉的老师和朋友,也有与我很陌生的、不相识的年轻的作家。最后,我选取了后者,年轻的、不相识的作家魏远峰的《兵者》。我看了他的简历,他是在入伍以后成长为作家,或者说在这套丛书中的作家中他中最年轻的——是不是最年轻的?

苏玉光部长:是的。

我想,这些老作家或者说中年作家,我过去在不同的时候都分别阅读过他们的作品,相对是熟悉的。而魏远峰同志这么年轻,而且是他一人是两本书:《雪落长河》、《兵者》,一套丛书一般是一人一本,而他是一人两本,他为什么这么特殊?他这么年轻还这么特殊,是谁给了他这么好的待遇?这也是我选了他的作品读的原因。

我阅读以后,我感到一种欣喜,一种由衷的发自内心的欣喜,我通过他这本书,我看到了新人,新人首先是新作品。他从一个士兵,成长为一名作家,我从他的经历当中我仿佛看到了李存葆,我看到了海波、乔良,看到了阎连科、看到了XX,看到了比他年长的一代曾经在文坛上引领过风骚的军旅作家,在他身上有那代作家的影子,而他今天在文坛之中上的跋涉,也正是沿着那些作家的足迹在扎实迈进,今年他三十六岁已经有二百多万字的作品发表。

我要感谢唐栋这位新任创作室主任,他所做的序也帮我去更好地阅读理解和了远峰同志的这部长篇小说,他所做出的评价,我完全同意,如果叫我来写序,或许我也会像唐栋一样写那样的文字。军旅作家队伍涌现出像魏远峰这样的新人,的的确确让我感到非常地可喜。我们曾经在焦急,我们曾经对军旅文学作家队伍的青黄不接,对军事文学的发展的危机感到忧虑,今天看了魏远峰,看到了〈兵者〉,看到了〈雪落长河〉,我觉得了我们的忧虑可以打消了。

他以自己的文学实践告诉我们,文学事业的发展与其他事业的发展是一样的,它有着内在的规律,或者说它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当我们的军队文化还处在积贫积弱的时候,都能够造就那样一些伟大的作家,能够造就出那样一些脍炙人口的名篇佳作,那么在今天,我们的文化大大的发展、我们军队的素质大大提高的亲形势下、大背景下,我们没有理由对文学的未来感到悲观。

所以,看到这位新作者,使我感到倍受鼓舞。新的作者给我们带来了新的形象,这就是书中所写到的卓越,卓越是我们在近年来的文学阅读当中不多见的一位新人。前一个时期解放军报曾经做过系列报道,专门集中报道大学生士兵在军营成长的历程。卓越可以说就是这样一批新的士兵的一位代表。这样人物是来源于生活的,他的性格、包括他生活的细节,都是非常真实的。因为我在部队工作期间,专门接触过大学生士兵,专门召开过大学生士兵座谈会,与他们有过一些对话,近距离地有过接触和了解。这个新人的形象,他告诉我们,这支具有八十年历史征程的军队,它的兵源成份正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书中那们可爱的领导——严师长,严师长的形象使我们看到新的一代带兵人他们的带兵观念也在发生着深刻变化。

刚才,两们何老师(何西来、何镇帮)都谈到了历史,谈到了中国的兵学、兵书,这的确是博大精深,是我们民族文化的瑰宝,也是人民军队建设的宝贵的财富,直到今天对我们加强人民军队建设依然有重要的借鉴意、参考价值。但是,毕竟是历史,建设一支样的军队或者用什么样的思想观念来带兵,这是所有的军队领导和所有的基层带兵人,都在苦苦思索着的重要的现实课题。

那么,远峰同志的这部小说,通过严师长这个形象,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思考,或者说通过文学给我们提供了一种参照。还有,卓越和他和班长、副班长之间连长指导员之间所发生的种种矛盾和冲突,不仅仅是我们以前所看到的官兵之间的冲突、新战士老战士间的冲突,我以为,作者所揭示的是我军变形、转轨期间所产生的一种深刻矛盾,这个矛盾是不可回避的,这个矛盾是我军在现代化建设、特别是由机械化向信息化跨越式发展过程中,必须付出的沉重的代价。作为文学来讲不应该回避现实,远峰他用自己亲身的经历和忠实于军营生活的态度,能够深刻的反映军队的军队的现实生活,在这种转型、变轨的冲突当中,塑造了卓越这个新的形象,也塑造了严师长这个新的带兵人的形象。我想,这就是兵者这部小说它的成功之处,也是它能够吸引我能够在一个晚上去阅读它魅力所在。

这是我看到的第一点印象。第二点,我通过远峰的这部书我看到了新风,什么新风?我觉得,第一个是作家的新风。刚才我的老领导熊焰副主任告诉我,军区首长和机关之所以下决心要组织众多的作家出版这样一套丛书,而且要组织这么多作家一起到北京来开这个座谈会,就是在我们所住的那个城市——广州,充满着喧嚣、充满着各种形形色色的诱惑,使我们有的文艺人、包括我们个别军旅作家在内都开始变得浮躁起来的时候,我们有着光荣传统的广州军区的作家队伍,他们居然能够牢记自己的使命、能够沉下心来、能够坐得信冷板凳、经受住寒窗苦,在那儿日以继夜地用自己的心血去爬格子,这在今天的的确确不容易,表现出了广州军区的作家队伍,一种崇高的精神,正是因为这种崇高的精神,他们才能够写出崇高的文学,正是因为他们保持和发扬了这支队伍优良的传统,他们也才能在自己的作品当中塑造出英雄的新人的形象。

我觉得,木棉红丛书给我们军旅文学、给我们军旅作家队伍带来了新风,这股新风不仅使我们感到喜悦,而且使我们感到振奋,这股新风它可能从南方吹送到北方,能够从一座军营吹向无数座军营,他们这种一家、一支文学队伍来影响我们整个全军的文学队伍,我们作为总政宣传文化部门,我们有责任广州军区作家们这股新风、这股东风来推动我们整个军事文学的创作和繁荣。这是作家新风。

第二个是文学新风。我觉得,刚才谈到了魏远峰的作品,它的取材可以说是我们军队正在发生着变化着的生活现象,他不是在追赶兵车而是与兵车同行。那么,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我们也参加了许多军事文学座谈会,在题材的选择上,有不少是回望历史的,写作家自己的童年、写作家的过去的,这些无可非议。文学本来就是百花齐放的,所有的题材都是提倡的、都是允许的,也不应该受到任何非议。但是我们这支军队它在前进中、它在变革中,需要像〈兵者〉这样的作品,给我们改革奋进中的官兵提供精神动力,提供文化支持。于我来讲,我愿意更多地为《兵者》这样的现在进行时鼓与呼,我也希望我们军队的作家以更大的热情、更大的精力来关注今天军队所发生的变化,用你们的笔墨来书写军队的变革和变化。我们在去年,刚刚参加完八届文代会和七次作代会,在会上我们军队作家都有共同的感觉,就是要如何适应正在向纵深推进的中国特色的军事变革,怎么样以新的精神状态投身于伟大的时代创造洪流中。今天,广州军区的作家们,给我们带来了这样一股文学新风,这是看这本书的第二点感受。

第三点,我看到了作者与希望。魏远峰年仅三十六岁他就能够达到这样一种水准,他就能够有这么多收获,使我们看到了新一代军旅文学作家队伍他们正在成长、正在进步,而他们的涌现给我们军旅文学作家队伍注入了活力、带来了生机。前不久,我阅读《解放军文艺杂志》上陈先义同志和文艺的编辑们做了一个文学对话,他们对当今的军旅文学现状做了深入的探讨,就这种文学现象做了深入分析,既有倡导和表扬又有坦率地批评,他们其中谈到就是我们的军事文学正在崛起、正在发展,这样一种崛起和发展所产生的势头,他们以为不亚于前面所提到的几位年长的或者叫老作家、或者叫中年作家,只是因为我们今天有时代,或者说是“读图时代”的人们更时尚读图,而不愿静下心来读书,导致了我们不能安下心来来阅读这些军旅新人的新作,使我们忽略了他们,忽略他们的存在、忽略了他们的新作和收获,忽略了他们的成功。不是军事文学不景气,而是我们没有认真去阅读他们、没有走近他们,不了解他们。我以为,在今天的军营当中,在军旅文学队伍当中,甚至放大到在军队的文化队伍当中,像远峰同志这样的年轻作家,不是一位,也不是两位,可能以一个新的群体在军旅文学中崛起,或者正在以一个群体出现在我们新有军营之中。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我们没有理由怀疑军事文学的未来,我们应该对军事文学的未来抱有充分的信心,在建设和谐文化和先进文化的高潮当中,将爆出一个新一轮的军事文学的热潮已经来临,我们应该热情地欢迎他们、支持他们、鼓励他们,为所有文学新人的成长铺路搭桥,让他们在这个造就英雄、造就新的文化时代大显身手,使他们成为新时代军旅文学、军旅文化引领风骚的文学新人!

(此文系总政宣传部副部长张西南在南方军旅作家长篇小说系列木棉红丛书座谈会上的发言录音整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