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安捉贼遭报复:女儿被绑架剪耳朵轮奸

至爱红颜 收藏 19 2901
导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18_75942_9475942.jpg[/img] 广东东保安梁华今年3月26日在网吧内抓住正在偷手机的3名小偷中的两人,并将其扭送到社区警务室。梁华万万没想到的是,5月2日晚,这3人为报复梁华,将其大女儿梁芳绑架至朱磡工业区的一处出租房内,殴打并轮奸。直到5月6日,梁芳才在一位好心人的帮助下逃出魔窟。      父亲:网吧勇擒两小偷送警      《南方都市报》报道,3月26日当晚11时许,三名年轻男子来到梁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东东保安梁华今年3月26日在网吧内抓住正在偷手机的3名小偷中的两人,并将其扭送到社区警务室。梁华万万没想到的是,5月2日晚,这3人为报复梁华,将其大女儿梁芳绑架至朱磡工业区的一处出租房内,殴打并轮奸。直到5月6日,梁芳才在一位好心人的帮助下逃出魔窟。


父亲:网吧勇擒两小偷送警


《南方都市报》报道,3月26日当晚11时许,三名年轻男子来到梁华所在的奇遇网吧,趁一位正在打游戏的顾客不备,抓起他放在桌上的手机拔腿就跑,被正在值班的梁华追赶。其中两人当场被擒,梁华认出来其中一个是本地人黄某祺,随后将两人送至低涌社区警务室。一位在附近开店的男子当时目睹了这一场面,“老梁虽然快50岁了,身手还是很快,一下子抓住了两个”。


女儿:被绑架4天滴水未进


5月2日晚8时,梁华的大女儿梁芳回家换完衣服,与伙伴一起出去玩之后,直到深夜11时她还没回家。梁芳是家中五姐妹的老大,因为家境贫困,早已辍学在家,平时和小伙伴玩在一起。当时梁华与妻子熊娟(化名)赶紧出去找,但到次日凌晨2时也没找到。“我们以为她是去同学家睡了,也就没再找。”熊娟说。


邻居李满维当时也知道梁芳不见了,“我还安慰他们说不要急,这么大了应该不会丢的”。事实上,当晚梁芳在高埗文化广场,被梁华曾在3月份追赶的三名小偷持棍打晕并装进麻袋,然后用一辆面包车拉到了位于朱磡工业区的一处出租房。三名犯罪嫌疑人用绳子绑住梁芳,并用胶带封住她的嘴和眼睛。


据梁芳回忆,在被绑架的这4天时间里,犯罪嫌疑人没有给她任何食物和水,大多数时候她被扔在厕所里。更残忍的是,其间三名犯罪嫌疑人殴打她,并脱光了她的衣服将她轮奸。此外,她的右耳廓被犯罪嫌疑人用刀割去一块,犯罪嫌疑人还用螺丝刀往其右耳内灌虫子。这些说法得到了警方证实。


街坊:她眼睛黑肿裤子有血


梁芳告诉记者,在被绑架的时间里,只要三名犯罪嫌疑人出门,她便使尽浑身力气不断地拍打铁门,寻求逃生的机会。5月6日清晨,住在隔壁的一名外地年轻女子来为她松了绑,让她赶紧跑掉。随后尽管被三名犯罪嫌疑人发现并追赶,机智的梁芳还是成功逃离了魔窟,并回到了低涌。


5月6日7时许,当地居民60岁的邓素琼和兰芳,在低涌菜市场看到了梁芳。邓素琼说,“她眼睛黑肿,裤子上有很多血,没哭。她叫了我一声‘阿婆’,让我给她一块钱吃早餐。”兰芳称,“我们让她不要乱跑,快回家。”实际上,当天上午梁芳回家后,父母已认不出她来,过了很久才敢确定。


随后,兰芳先后被送到低涌社区卫生站、高埗医院和东市人民医院。市人民医院开具的病历显示,除全身多处受伤外,“右耳廓有机软骨坏死,导致全耳廓坏死,耳廓切除”。当天,梁芳还被父母带到低涌社区警务室报案并拍照。


警方:落网者供认不讳


高埗警方透露,三名犯罪嫌疑人中,一名叫黄某祺的男子已于5月7日被抓获,并且通知受害人梁芳到高埗公安分局指认了他,得到受害人证实。在审讯过程中,黄某祺承认了联合同伙绑架并轮奸梁芳的事实,交代称此举的目的,仅仅是为了报复她的父亲梁华。


据介绍,目前黄某祺已被送到东市看守所,警方正在抓捕另外两名犯罪嫌疑人。


女儿梁芳讲述


他们往我耳朵里灌臭虫


前晚,梁芳打着赤脚坐在昏暗的灯光下。听到父母说起那段经历,她眼神游移,不停地抖动着身子。起初,她极不愿意回忆这段痛苦的遭遇。后来在父母的督促下,她才张开嘴讲述。以下是梁芳的痛苦回忆:


5月2日晚,我和同学在高埗文化广场玩,突然被三个男人用棍子打晕装进麻袋,然后用一辆面包车拉到了朱磡的一个出租房。我看到是3楼的一个房间,里面有三张床。他们用手打我的脸,打我的头。后来还用绳子绑住我,用胶带封住我的嘴和眼睛。我当时特别害怕。


他们说“十倍奉还”


这三个人里面有一个是本地人,另外两个是外地人(注:该说法未经警方证实)。我从来没有见过,但后来又想起来,他们好像以前就跟踪过我。他们把我推倒在很臭的厕所里,那个黄头发的本地人说,“你爸爸抓我们去公安局,我让你十倍奉还。”还说,“如果你家长敢报警,我就打死你。”


刚被绑去的那天夜里,他们把我抬到床上,脱去了我的衣服。尽管我用力挣脱,他们还是轮番强奸了我,后来我就昏过去了。我记得,最后一个强奸我的是那个黄头发的本地人,当时他解开了我眼睛上的胶带。后来,他们没有再强奸我。但他们拿刀子割了我右耳朵的一块肉,还把臭虫往里面灌。看到有虫子爬不进去,他们还找来螺丝刀往里面推。很疼,但我的嘴巴被封住了,想哭却喊不出来。


那几天,有时他们在家里睡觉,有时他们会出去。只要他们出去了,我就爬到厕所门口用力地拍打铁门。我不能说话,只能这样让别人发现我。


隔壁女子为我松绑


5月6日早上,那三个人都在家。隔壁一个18岁左右的外地女孩悄悄过来为我松了绑,还让我快些跑。三个人追出来之后,我偷偷躲在一个装变压器的电站后面,没被他们发现。后来他们走了,我才拼命跑。当时我迷路了,后来我走着走着,走到了西联小学门口,我就知道家在什么方向了。


再后来,我到公安局见到了那个黄头发的本地人,警察问我是不是他强奸了我,我说是。还有啊,我回来的时候,本来穿了我被绑去时穿的衣服,已经被撕烂了,上面还有血。


我现在每天都呆在家,不敢上街。除非我爸爸带我出去,不然我怕再见到那些人,太可怕了。


对话父亲梁华:


若重新来过,还想抓到第三个


记者:抓小偷的时候,有没有想到会遭报复?


梁华:完全没想到,抓的时候只是当做一件很平常的事。因为我认识这几个小偷,知道他们经常小偷小摸,把他们送到派出所也主要是想教育一下。如果不是这个目的,我可能会动手打他们,但我没有。


记者:发生这样的事情,对女儿愧疚吗?


梁华:肯定的。我觉得很对不起她,况且她还这么小。看到女儿这个样子,做父母的心里都不好受。


记者:以后有什么打算?


梁华: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这个小偷被放出来之后,可能还会再报复我的家庭。报复我倒没什么,我不怕。但如果报复我的孩子,我就没法对付他们。我的女儿现在也毁了容,以后让她去做什么工作,她会变成什么样,都很难说。


记者:如果整件事从头来过,你还会去抓这三个小偷吗?


梁华:会。要是再回过去让我碰到他们偷东西,我不仅要抓住两个,还想抓到第三个。本来上次我就有机会全部抓到,但还是让其中一个跑了。他们不是我的对手。



被囚禁的4天里,梁芳双手被绑。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