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说《是 对 是 错》之七、八、九、十、十一

石柏甘泉 收藏 3 64
导读:另类励志的 爱情的 成人的故事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是对是错


文/石柏甘泉



盼盼的这些想法是不会和任何人说的,包括吴梅。虽然,吴梅一直认为自己是知道盼盼最多秘密的,盼盼的最好的朋友。


当然,吴梅也认为盼盼是自己的最好朋友,她是会把秘密告诉盼盼的。


没多久,吴梅就对盼盼说:“盼盼,我感觉陈智对你很有意思,可你好像无动于衷。如果你真对陈智没感觉,那就请你对他再冷点。帮我把陈智追到手,我特喜欢他。”


对于吴梅的直接,盼盼既感到意外,又不意外。


她简单地回答:“好吧”。


陈智几乎每个周末,都来她们学校。每次都是先到盼盼宿舍,盼盼自然带他去找吴梅,所以,每次见面都是三人组合。


陈智自然早感觉到了盼盼的犹豫和回避,但他相信功夫不负苦心人,他早晚能敲开这个女孩的心扉。


吴梅虽然觉得盼盼很够意思,但是,陈智对她的情义装傻充愣,视而不见。这使她很烦闷。


进入六月份,他们三人都忙碌起来了。


陈智到另外一个城市的医院见习去了。


盼盼和吴梅为了毕业汇报演出,聚精会神地排节目。


时间过得真快,他们三人再见面的时候,盼盼和吴梅结束了毕业演出,就真的毕业了!陈智也在另外一个城市的医院做了一个月的实习大夫,回到滨海医学院参加完期末考试了。



三人在“云香酒家”庆祝之后,盼盼和吴梅就来到“赢在起点”幼儿园报到上班了。陈智回沿河过暑假。


听着小朋友奶声奶气地管自己叫“老师”,着实让盼盼和吴梅兴奋了好几天。


新的身份,新的环境,新的生活,让年轻的心每天都是充实欢快的。


虽然盼盼和吴梅都被安排在小班,主要是照顾生活,保育任务较重。她们三年所学的弹、唱、舞、美、讲的能力,都不怎么能用得上,但她们一点也不介意。巨大的新鲜感,促使她们以无比的耐心学习如何照顾小班小朋友吃饭、睡觉、活动,如何与小班小朋友进行语言沟通,如何与他们的家长加强交流……甚至,吴梅还给一个尿了裤子的小朋友换了裤子,盼盼还给一个小朋友擦了大便。


她们每天都忙忙碌碌,但一点不觉得累。


她们的出色表现终于被园长发现了。当陈智结束暑假生活,回到滨海的时候。吴梅已经被园里选派去学习市教委组办的蒙台梭利幼教法了,而盼盼被选派去北京学习奥尔夫音乐教学法,已经走了一个星期了。


陈智没有看到盼盼,很失望。但吴梅却非常高兴,非要请陈智吃饭。说自己发了第一个月工资,九百元!要和陈智一起庆祝。


陈智说:“辛辛苦苦赚到的,还是攒着吧!”


吴梅小嘴一噘,生气了,说陈智看不起自己。


就这样陈智和吴梅有了第一次的单独约会。


陈智问吴梅:“盼盼在北京那里有没有电话可以联系?”吴梅说:“不知道。”陈智几次问吴梅,盼盼什么时候回来。吴梅不耐烦地说:“我不知道,是我请你吃饭,你总提盼盼干什么?”


吴梅频频举杯,喝了很多啤酒。当他们俩人走出饭店的时候,已经是夜色降临了。吴梅借着醉意,竟然紧紧地挽住了陈智。陈智本能地想抽回自己的胳膊,但吴梅也确实需要他这根高大的拐棍,因为,她已经醉步轻飘了。陈智只好豁出胳膊让她紧密地挽着。


吴梅表情沉醉,幸福极了。她不知有多少次梦到自己就是这样挽着陈智漫步在花香醉人的晚上。


吴梅把头索性也靠在陈智的肩上,这下陈智有些慌了。


陈智想:“任何一个人如果看到现在的情景,都会认为自己和吴梅是恋人关系,如果这个时候,盼盼突然出现了,那可是跳进黄河也说不清了。”


陈智突然看到马路边有一家叫“好心情”的彩票销售点。就急中生智,对吴梅说:“你今天心情这么好,说不定买彩票也能中大奖呢!”


吴梅马上松开陈智,拍着手欢呼起来:“陈智英明!大奖属于好心情的吴梅!”


陈智松了口气,自己略施小计,终于解脱了。


吴梅掏出两元钱,让陈智帮她选号。


陈智开玩笑说:“我帮你选号,得了大奖,我可得要一半。”


吴梅说:“那是当然,奖金一人一半。”


陈智随口说:“080907061234。”


买了彩票,吴梅还没尽兴,还要陈智陪着压马路。陈智好说歹说,吴梅就是不回去。最后还是陈智说到怕影响她第二天的学习,她才勉强同意陈智把她送回工作单位的宿舍。



盼盼这次去北京,是她人生中第一次离开滨海,第一次出远门。她不太想念姑姑、三姨,却出奇地想念起陈智来。


跳出三人的圈子,在远远地北京,她每天都在思考她和陈智是否该走到一起的问题。她终于忍不住,把这个日日困扰她的问题告诉了来自上海的董明明。她们这期来北京学习奥尔夫音乐教法的老师,大多数是年轻漂亮的幼儿园女教师。她们很快就熟悉起来。张盼盼和董明明特别投缘,没几天就成了好朋友,盼盼觉得和明明在一起的感觉比和吴梅在一起的感觉好多了。可惜,她在滨海没有这样一位闺密。不过,依盼盼的性格,如果明明也是滨海的,不是两个月之后,就是天各一方的朋友。她也许不会这么详细地告诉明明,她和陈智的秘密。


明明只对盼盼说:“不管什么理由,如果错过了,都是真实的痛。”一句话点醒梦中人,盼盼决定,结束学习回到滨海,就去找陈智。


明明说:“干嘛等回去呢,现在就买个手机,每天发短信给他。”


盼盼说:“他也没有手机呀。”


明明说:“我要是没有手机,一天都活不了。现在,我命令你俩,都马上买手机!”


第二天,明明就陪盼盼到王府井买了个秀气的红色手机,盼盼很喜欢,不过,心里也很心疼买手机的九百元,那可是自己一个月的工资啊。


如果不是明明这一段时间以来,对她的思想改造,她是舍不得这样消费的。明明教她背名车型号、牢记国际连锁、奢侈品牌,明明说不知道这些,会遭人耻笑的。


盼盼觉得明明说得有理,记住了这些,自己好像也由学生身份彻底转换成社会人了。不过,她坚决不认同明明把吃喝玩乐作为自己终身追求的想法。盼盼认为成功才是最高的人生追求,享乐只不过是成功带来的一个便利条件而已。


明明对她的观点嗤之以鼻,说她太不现实,理想化。



买来手机的当天晚上,盼盼就往陈智的宿舍打了个电话。真巧,接电话的就是陈智。


“喂,我找陈智。”


“是盼盼吧,你终于给我打电话了。”


两颗被思念折磨的心,此时,都很不是滋味。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他们的思念是相同的,相通的。


也不知过了多久,还是陈智先开口了。


“盼盼,你在北京过得好吗?什么时候回来?我很想你,你想我吗?”


盼盼说:“我很好,还有五个星期才能结束学习,我也很想你。”


陈智说:“你回来的时候,提前通知我,我去车站接你,我真想让你现在就回来,我太想你了。”


……


盼盼和陈智没有单独约会过,甚至都没有牵过对方的手。


但是他们今天说起互相想念的情话来,并不觉得难为情。可能,他们已经在心里相爱很久了,今天的互相倾吐是水到渠成。


盼盼把手机号告诉了陈智,陈智也把手机号告诉了盼盼。原来,陈智的父母考虑到陈智今年就该毕业找工作了,为了联系方便,他们今天也给陈智买了个手机。


短信帮助盼盼和陈智,把早该说的情话源源不断地传递给对方。盼盼和陈智都感到很奇怪,以前,在滨海,在沿河,他们身在一起,可心却不能相通,现在,他们天各一方,可两颗心无时无刻不在一起。难道这仅仅是因为有了这小小的手机吗?


十一


时间如白驹过隙,季节也不知不觉由夏天变换成了秋天。还有一个星期,盼盼就该结束学习,回到滨海了。陈智想想这事,心里就乐开了花。盼盼也设想了千万种与陈智重逢时的场景。“他会过来拥抱我吗?我们会接吻吗?会的,他在短信的最后,已经无数次地用过‘吻别’这两个字了。”盼盼的脸红了。


这段时间,陈智接到吴梅无数个电话,都是约陈智出去玩的。陈智都以快毕业了,功课太忙为借口,回绝了。陈智心想:“我是再也不会和你单独出去了,如果再像上次那样被你挽着,我是对不起盼盼的。”


这天晚上十点了,陈智已经脱衣服就寝了,吴梅又把电话打到宿舍找陈智。陈智硬着头皮,刚接过室友递过来的听筒,就传来了吴梅激动的大喊声:“陈智,你看报纸了没有?我们买的彩票中了二等奖,五十万!报纸上已经连续刊登了好长时间寻找中奖人的启示了。刚才,我多亏看到了报纸。否则,明天就过期了。多玄哪!五十万哪!我们差一天就错过了,真是老天爷保佑咱们哪!”


陈智被吴梅这一顿狂轰乱炸式的电话语言,弄蒙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我说吴梅,你再好好看看彩票的号码,别弄错了。”


“没错,就是080907061234!这号码不是你说的吗,我已经核对过N遍了。”


“是那一期吗?”


“是!没错!”


“报纸上寻找的迟迟不现身的二等奖中奖人就是咱们!”


“明天是领奖的最后一天了,过期就作废了,明天,我们一块去领奖吧!”


他们约好,明天一早六点,陈智就赶到吴梅的单位门口,接上吴梅,当然主要是护送彩票,一起到彩票中心去领奖。


睡觉之前,陈智还给盼盼发了个短信,“盼盼,你的好朋友吴梅买彩票中了五十万大奖!我明天帮着她去领奖。晚安,吻你。”


盼盼回过来短信说:“呵呵呵,你记错愚人节的日期了吧?还是让我吻吻你的眼皮,好快快睡着,做个发财梦。”


陈智看着盼盼的短信笑了,心想:“也许,是吴梅提前过了愚人节了。不过,这件事如果是真的,那吴梅就成了小富婆了,她会怎么花这笔钱呢?”


还是明天去看个究竟吧。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