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军队高层人事调整展望

aqssm 收藏 0 1798
导读:2009年军队高层人事调整展望 总参谋部 今年将有葛振峰(1944.10-,河北清苑人)和刘镇武(1944.04-,湖南南县人)两位副总参谋长因年龄原因去职。而总参谋长助理杨志琦(1946.01-,湖北汉川人)已超过提拔正大区职的年龄上限(60岁),并达到副大区干部的最高服役年龄,年内恐怕也不再会有升迁的机会。因此,今年总参领导层将面临重大调整,并极有可能直接影响到3年后中共“18大”的新一届军委领导班子。坊间对此已投入了极大关注,本论坛于去年底开始便有诸多相关讨论。此处我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2009年军队高层人事调整展望




总参谋部




今年将有葛振峰(1944.10-,河北清苑人)和刘镇武(1944.04-,湖南南县人)两位副总参谋长因年龄原因去职。而总参谋长助理杨志琦(1946.01-,湖北汉川人)已超过提拔正大区职的年龄上限(60岁),并达到副大区干部的最高服役年龄,年内恐怕也不再会有升迁的机会。因此,今年总参领导层将面临重大调整,并极有可能直接影响到3年后中共“18大”的新一届军委领导班子。坊间对此已投入了极大关注,本论坛于去年底开始便有诸多相关讨论。此处我也不必再费太多笔墨,只简单谈谈下面几个“看点”。




是否会设立“常务副总参谋长”一职?1999年,郭伯雄、徐才厚出任军委委员,并被任命为“常务副总参谋长”和“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此后,郭伯雄、徐才厚成为新一代军委领导班子的重要成员。那么,下一届军委班子是否也会遵循此“接班”模式呢?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模式与当年军委班子严重老化的情况密切相关。当年,如果郭、徐二人不提前进入军委“热身”,老班子中只会有曹刚川一位军队将领得以留任。正由于郭、徐二人的加入,使得2002年军委换届时,6位军队将领中有3位为留任,从而有助于工作的稳定性和延续性。目前的军委班子中,原则上可有3位将领留任。如果仍要使新一届军委班子中,留任的军队将领比例达到一半,又得再补充2位将领进入本届军委,重复当年的郭、徐模式,总参和总政可能出现“1常务副、4副、2助”的人事结构。那么谁将成为“常务副总参谋长”和“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呢?不过,这时军委班子人数将“空前壮大”达到14人,似乎并不符合精简高效的原则。




哪位军区司令员将调任副总参谋长?如果设立“常务副总参谋长”,其人选通常应该会是一位军区司令员。同时,即将卸任的葛振峰是分管军令和陆军的副总参谋长,这一空缺也可能由另一位大军区司令员接任。相比之下,“50后”的沈阳军区司令员张又侠(1950.07-,陕西渭东人)和北京军区司令员房峰辉(1951.04-,陕西咸阳人)更具优势。当然也并不排除由非陆军将领出任“常务副总参谋长”的可能。




是否会有二炮将领升任副总参谋长?根据此前海军和空军“交班”的惯例,其继任者需要担任一段时间的正大区职做为“过渡”,而副总参谋长是最为合适的职务。第二炮兵现任司令员靖志远将于“18大”上“交棒”,目前看来由参谋长魏凤和(1954.03-,山东博平人)“接班”的机会最大,而他是否会被安排为副总参谋长尚待继续观察。




总政治部




总政治部今年也将有两位副主任卸任,他们是刘永治(1944.11-,河南鄢陵人)和孙忠同(1944.10-,山东文登人),其中孙忠同还兼任军委纪委书记一职。与总参情况相类似,此次总政领导的调整,同样可能对下一届军委领导班子产生直接影响。




是否会有军区政治委员调任总政治部副主任?如前所分析,如果设立“总政治部常务副主任”,其人选通常会是某位军区政治委员。而刘永治系兰州军区政治委员调任,其遗缺或许也会留给另一位军区政治委员。综合来看,成都军区政治委员张海阳(1949.07-,湖南平江人)与广州军区政治委员张阳(1951.08-,河北武强人)似乎最具希望。




是否会有海军将领担任总政领导?2007年总政主任助理童世平调任国防大学政治委员之后,遗缺并未安排由海军将领继任。今年的调整中,主任助理杜金才或将升任副主任,也许会有一位海军将领接任此缺。




总后勤部




今年总后勤部预计将有2位副部长因年龄原因退出岗位,一位是负责卫勤工作的王谦(1946.03-,河北深泽人),一位是来自空军的李买富(1946.09-,山西沁水人)。王谦是总后勤部目前资历最老的一位领导,比廖锡龙进入总后主持工作还要早将近一年。王谦“文革”期间毕业于第四军医大学,长期在昆明军区从事卫勤工作,2002年1月出任总后勤部副部长前还在位于重庆第三军医大学担任过多年领导工作。于任内组织领导了军队抗击“SARS”以及抢险救灾,特别是去年汶川大地震中的卫勤保障工作,取得了突出成绩。李买富长期在武汉军区空军的后勤部门工作,1985年武汉军区撤销后,转入成都军区空军。2005年12月李买富由空军副司令员调任总后勤部副部长,成为第一位从空军调任的总后领导。做为领导班子中唯一一位非陆军干部,李买富为推动三军联勤保障体制改革,起到了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




总后勤部目前还有一位来自卫勤系统的副部长,便是同时兼任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院长的秦银河(1951.08-,河南宝丰人)。秦银河做为“工农兵大学生”毕业于第三军医大学,此后一直从事泌尿外科工作。在王谦担任第三军医大学副校长、校长期间,秦银河也正担任第三军医大学的教务长和培训部部长。2000年,秦银河调任解放军总医院副院长和院长,2007年当选为中共第17届中央候补委员,进而升任总后勤部副部长,并继续兼任301院长一职。如不出意外,今年王谦退休后,全军的卫勤工作将由秦银河接掌。不过,曾有传言说,因健康原因,秦银河可能仍留在301工作。因此,王谦的任期如延至年底或明年,便意味着其继任人选可能另有安排。当年抗击“SARS”期间临危受命,担任小汤山医院院长的张雁灵(1952.01-,河北迁西人),现已出任总后卫生部部长,或将成为总后副部长的另一人选。不过张雁灵资历尚浅,其年龄却已接近提拔副大区职的上限(58岁),能否再进一步,今明两年将见分晓。




今年初分管情报的总参谋长助理陈小工出人意料转任空军副司令员后,目前空军已经拥有5位副司令员,超编1人,而且年内也不会有人因年龄原因退休。而李买富从总后副部长去职后,这一职务空缺从原则上仍将留给空军将领。当年与李买富对调,由总后物资油料部部长升任空军副司令员的杨东明(1949.10-,福建长汀人)是此职务的最佳人选。杨东明是开国上将杨成武之子,早年曾在空军地空导弹部队工作,后在北京军区担任省军区系统的政工干部。而且,杨东明一旦调回总后,便极有可能意味着陈小工的仕途将止于空军。




总装备部




总装备部副部长李安东(1946.07-,陕西西安人)在总装组建时,便担任了部长助理一职,堪称建部“元老”。李安东于去年被任命为总装备部科技委员会主任,一改该职由科技专家担任的惯例。李安东极有可能于今年卸去副部长职务,而专任科技委主任(或可至70岁退休)。另一位副部长张建启(1946.03-,山东曹县人)因成功组织“神舟”宇宙飞船发射而闻名全国,今年达到了服役的最高年龄。




在四总部中,只有总装备部没有非陆军将领担任领导(只有科技委副主任丛日刚来自空军)。不知经过今年的调整,是否会改变这个局面。另外,是否会有军区装备部长担任总装副部长也值得我们的关注。




军兵种、院校、武警部队




武警部队司令员吴双战(1945.02-,河南清丰人)虽然年龄上未及正大区服役的上限,却因任职已满10年,预计将在年内解职,成为武警部队历史上任职时间最长的司令员。不出意外的话,武警部队参谋长王建平(1953.12-,河北赞皇人)将是首选“接班人”。




海军将有副司令员顾文根(1946.11-,上海南汇人)和副政治委员邬华扬(1946.01-,浙江奉化人)退休。顾文根是海军目前唯一一位来自潜艇部队的领导,其继任者似乎也会以潜艇背景为首选。根据以往惯例,海军副司令员多由舰队司令员中转任(海军航空兵将领除外)。符合此条件者,只有东海舰队司令员徐洪猛(1951.07-,辽宁绥中人)。新任舰队司令员则多由海军副参谋长“外放”,从年龄观察(58岁以下者),比较适合的是刘毅(1955-,山东人)和肖新年(1952.10-,湖北汉川人)。刘毅为潜艇部队出身,曾与现任副总参谋长孙建国长期共事。肖新年原为北海舰队参谋长,2003年因“361潜艇事件”,与丁一平等一并降职,调任南海舰队副参谋长。在丁复任海军副司令员后,肖也恢复正军职,先后出任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和海军副参谋长。此外,由南海舰队调任的广州军区副参谋长韩林枝(1952.03-,江苏东台人)也值得关注。




目前海军的政工领导,多来自于陆军部队。政委刘晓江、副政委范印华、政治部主任徐建中,以及南海舰队政委黄嘉祥都是陆军出身。邬华扬退休后,应该会安排一位“正宗”出身于海军的舰队政委进入海军领导班子。而舰队政委的人选考虑范围则会比较广泛,或舰队副政委/政治部主任,或机关院校里的正军职海军政工干部,甚至连陆军集团军政委都有可能。




第二炮兵副政治委员张孝忠(1946.04-,湖北应城人)和国防大学副校长赵刚(1946.08-,吉林大安人)也都会在年内退休。张孝忠曾于2001年3月至7月在国防大学正军职以上干部培训班学习,这个培训班被称为“龙班”,许其亮、符廷贵、刘亚洲等都是这一期学员。军事科学院的副院长目前已经减少至2人,国防大学是否也会减少到2名副校长,我们拭目以待。




大军区




今年内退役的大军区主官只有北京军区政治委员符廷贵(1944.08-,辽宁盘锦人)一人。不过,结合年内总参和总政领导的调整,预计今年将提拔1-2名军区司令员和2-3位军区政委,从而成为2007年后人调整的又一个小“高峰”。并由此拉开新一代军队领导层交接班的序幕。




近20余年来,军区参谋长的重要地位日益突出。军区参谋长或曾任军区参谋长的军区副司令员比其他副司令员更容易获得提升,更有统计资料显示,有集团军主官经历的军区参谋长获得升迁的机率是无集团军主官经历者的3倍。现任军区参谋长中,兰州军区参谋长刘粤军(1954.09-,山东荣成人)、南京军区参谋长蔡英挺(1954.04-,福建石狮人)、广州军区参谋长徐粉林(1953.07-,江苏金坛人)和成都军区参谋长艾虎生(1951.10-,河南禹州人)等4人还是中央候补委员,这是前几届中央所未曾有过的现象。他们也将是今年“新科”军区司令员的“热门”人选。




与部队参谋长直接升任部队长的情况相类似,近年来由部队政治部主任直接升任部队政治委员的情况也越来越多。其中,有集团军政委经历的军区政治部主任或将有更多机会升任军区政委。结合年龄和资历,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褚益民(1953.07-,江苏如皋人)和广州军区政治部主任郑卫平(1955-,山西万荣人),以及沈阳军区副政委张铁健、兰州军区副政委刘晓榕(1950.03-,湖南茶陵人)、新疆军区政委田修思(1950.02-,河南孟州人)、济南军区副政委杜恒岩(1951.07-,山东龙口人)等的动向都值得我们关注。




预计年内退休的大军区副职领导有沈阳军区副司令员刘亚红(1946.02-,山西平定人)、北京军区副司令员邱金凯(1946.07-,河北南皮人)、济南军区副政治委员陈章元(1946.01-,江苏江阴人)、广州军区副司令员王继堂(1946.08-,山西泽州人)、成都军区副司令员董贵山(1946.07-,河南西平人)等人。再加上提拔正大区职所遗空缺,今年在大军区系统内,将有不超过10位正军职干部得到提升。通常而言,多为异地升职的集团军主官。


4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