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者 正文 ★兵☆☆者★(7)

魏远峰 收藏 9 2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81.html



魏远峰《兵者》之七:遭遇战斗⑴


今天是个好天气,早饭后卓越站在窗口,看着从容流过医院的小河,闪着粼粼波光。清凌凌的河水,给人点眼药似的清凉和快意。放出思维的丝线,卓越就想像出碧绿的水草顺流俯伏着曳得老长,水流轻薄撩拨,水草悠悠浮荡,鬼域中魔女的绿发熠在暗夜中,也就那个样子了。水中的树影时不时就会皱了、再破了,卓越想,定是水虫和小鱼们,在可劲疯闹。继而,卓越想到,听听鱼食唼喋之声,薅根水草逗逗它们,大约亦会充满快意。就这么想着,卓越就笑了。

那时,卓越的心情,很不错!

可转眼间已没那么好了。

班副李文杰早饭后对卓越说:“想去医院边上的市场买点东西,顺便散散心,天天没事干,闲得屁股痛。”

卓越说:“那你就去吧,昨天我路过医院勤务连的器械体操场,心里痒痒得不行,我就单双杠都从一到了四练习,嗖嗖的、爽死了!”

李文杰一听骤然色变,惊恐而疑似真诚地说:“卓越啊,不是我说你,千万别这样了。都知道你有病,医院又查不出病,说明不像想象的简单!”

卓越说:“班副啊,不是我说你,你的品性、为人、训练、作风我都认可,可我就不喜欢你一点。”

“哪一点?”

卓越说:“人云亦云!”说着,卓越指着墙上一块白塑料黑板说:“连长说,因为它是黑板,所以它是黑的。你一定也会说,因为它是黑板,所以它是黑的。指导员说:因为它是黑板,所以它是黑的。你也一定会说:因为它是黑板,所以它是黑的。即使,是你心里N看不起的马后虎说,因为它是黑板,所以它是黑的。你也一定会违心地应承。可是,你看看,它明明是白的嘛!”

班副说,“卓越啊,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什么叫服从?按我理解,上级说的对的就是对的,错的也是对的。没商量的余地。再说了,人在屋檐下,还是得低头不是?你就是太认真,生活中哪有那么多真理、谬误?哪能动不动就上纲上线,为这个你得罪了多少人了!”

卓越一脸无辜地说:“没有啊,我从来不跟人记仇!又怎么会得罪人?”

班副无奈地叹了口气,说,“你呀,真是个新兵蛋,不知该怎么说你!算了,我今天还要出去,懒得跟你细理论,找时间再细说。”

班副说完了,一边转身去,一副要开路的架势。卓越却不干了,双手伸开拦住李文杰说:“你不能走!”

班副李文杰转身过来,愣愣地看着卓越,半天他才说道,“妈的,你跟我也来这一套?”

卓越愣怔着看了班副好一会儿,说,“来哪一套?”

李文杰说:“那你拦住我,什么意思?真是要不得!”

卓越说:“没什么意思,我不喜欢没头没尾,你既然说了头,就得把你话里有话的话说完。像唱戏,叫了板就得开腔?再说,你说话‘带把’了,这是咱俩的私事,我待会儿再追究你,你说吧?!”

班副急眼了,“说?说什么?”

卓越不紧不慢地说:“你就跟我说说,我怎么太个性了?又怎么太认真了?我动不动跟谁上纲上线了?我都得罪谁了?”

班副傻眼了!


卓越不依不饶。没办法,班副只能笼统地说,“上政治教育课,你纠正指导员。上军事课,你给蓝参谋指错误。师长选你当公务员,你给师长打电话拒绝。连长点名时,说了一句他妈的,你让连长给全连道歉。班长马后虎骂梁领光,你见义勇为、拔刀相助,结果梁领光跟班长好得一个人似的,班长一看见你眼睛都黑了……哎呀,还有好多好多,你往往得罪的还不仅仅是哪一个人,你一得罪就是一帮,你知不知道?”

卓越问,“这些事,我错了吗?”

班副说:“你怎么跟台湾的陈水扁似的,错了还明知故问?再详细了,我也说不上来,人贵有自知之明。你这个人,硬是要不得。”

卓越说:“都是一对一的事,我又怎么会一得罪就一帮呢?”

班副说:“你得罪了连长、指导员,就得罪了全连干部。你得罪了班长,你就得罪了所有的班长和他老乡。就你这个性,你完蛋了!你真的很难在部队混下去!要不得啊,兄弟。”

卓越说:“你怎么说着说着,也上纲上线了?你说的那些,只说明我正直。而正直,又怎么是毛病?再说,如果连正直者都无法在部队——我必须更正你的措词——是‘干’下去,不是‘混’下去。如果所有爱部队的正直者,都无法干下去,我们军队的未来,又是什么?!”

李文杰气呼呼连说了几个“好”之后,说,“算你厉害,行了吧?列兵同志,我再也不说你了。”说着,班副就要走,可还是被卓越拦住了,“哎,班副,请你也像连长一样,为你说话带把儿,道歉吧!”

李文杰气得直翻白眼儿,良久,他大声喊道,“对不起,卓越同志!李文杰向你道歉。好了吧?”

班副的声音,在住院部的楼道中回荡,在楼道里穿行的人们,有好奇者从门口探进头来,看耍猴似的看着他们,微微笑笑,过去走了。李文杰的脸红得不逊于天边霞光。卓越却镇定正色道,“班副同志,你的道歉不诚恳,简直是抗议,你必须重新道歉!”

班副闭上了眼,使劲摇了摇头,又猛然睁开,尽可能平静地说:“对不起,卓越同志,我真诚向你致歉!”

卓越得意地笑笑说,“你是我最好的朋友,按理说,我应该给你面子。这个事在很多人看来根本不算什么,可在我看来是天大的事。大约是电视、电影看多了,里面的军人一个个骂骂咧咧,愣是把恶习误导成了‘个性’,遗害匪浅。以至于,直到今天,很多带兵人,还在以讹传讹地发扬光大着那本属粗鄙、耻辱的‘光荣’:好歹管点事,开口就骂人;大小是个官,满嘴他妈的!我告诉你班副,时代不同了,战士的素质和勇气,再也骂不出来了。虽然,在相当长的时期内,我们还是‘农民军队’。可农家孩子,却再不是当年那样,他们的文明程度决定了,他们不可能容忍、接受这些。还有,可连队很多人是独生子女,人家长这么大,父母都没舍得骂过,凭什么连队谁想骂骂?”

班副没说话,抬眼看了看卓越,心里正想着如何抽身而去。卓越也环视了一圈,觉得差不多了,再争执下去也没啥意思。于是,两个人都在寻找走出困局的台阶,可没想到找到了台阶之后,却又把矛盾引上了歧途……


卓越说:“算了,班副,你忙去吧,我散散步,待会回来看书,坚决执行您的指示。这你放心了吧?班副大人?”

班副说:“好吧,好吧,好好休养着吧。让我说,休养就是修心养性,你得现实点,别老去想诸如中美、中日、中印关系、台湾县市长选举、伊拉克战争、伊朗核问题、菲律宾政变、泰国政府危机。事关我国的,有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外交部管。不关我国的,有联合国秘书长、联合国安理会协调。属于哪个国家的,人家都会自扫门前雪,犯不着你操心。要不得啊,小兄弟!”

卓越一直静静听着,他没想到不吭不哈的班副,竟说出了那么一大通话来。卓越心想,本来我都让你去了,你怎么会说出这些?看来争论还未结束,于是卓越反问道,“班副,你说什么和我们有关呢?”

李文杰心想,自己那番貌似语重心长的话,其实多半是为了挽回刚才失去的面子,还有一点就是想在某种程度上,让卓越感到我并没记恨他,我是最真心关心他的人。可是,当他听到卓越的反问之后,不禁暗暗叫苦:问题又复杂了。既然到了这个份上,后退是不可能了。卓越是个死认真的家伙。想到这儿,李文杰采取防御态势说:“前面我不是说了吗?你还不明白?”

卓越说:“你那些云山雾罩的话,让人怎么明白?更何况,凡是我听明白了的,我认为都是你强词夺理,所以我要批驳你。”

李文杰说:“批驳别人是你的强项,你批驳过的人又不是我一个,你批吧,我洗耳恭听。你这个人,硬是要不得。”

卓越说:“难得如此雅量,那我就不客气了!首先我坚决不认同你对国内国际问题的认识,你所说跟我们没关系的问题,恰恰与我们息息相关。全球化时代,只要美国打一个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军事的喷嚏,整个地球村家家户户重感冒。”

李文杰说:“得、得、得,别说的神乎其神,就算美国打喷嚏全球发瘟疫,怎么了?真要不得!”

卓越笑了笑,说:“很不幸,我们住在地球村啊。所以,你刚刚说中美关系与我没关系,是一个缺乏全球化视野小农式的可怕眼界。从任何角度看来,中美关系都是我国的外交重点,没办法。内政上我们有个台湾问题,美国人表面一套、背后一套、暗中作梗。外交上,我们与虎狼邻国日本恩怨情仇、错综复杂。美国是日本的BOOS,让日本往东,他们就不敢往西。还有邻近我们的朝鲜半岛、中亚各国、中印关系、东盟国家整体的及其各自的亲疏走向,都与美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解决好中美关系,是解决好其他国际关系的基本。”

李文杰看了看表,时间都快九点了,他心里有点着急。可是这个认真到有点可恶的卓越,还在和他较劲。于是李文杰没好气地说:“我知道了,行不?可我就不信,只盯着中美关系,就能解决所有问题?”

卓越反问,“我说所有了吗?请注意,我刚刚说的是基本。我是说:它是重中之重。”

李文杰真着急了,说道,“哎呀,卓越啊,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些是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外交部管的,跟我们没关系!”

卓越明明看出班副真是急了,可是在他看来就是有关系的。卓越说:“班副,真不知道,在你眼里国家养我们干什么?”

李文杰左右摆着脑袋,理直气壮地说:“保卫祖国,抵抗侵略,保卫人民的和平劳动,捍卫社会主义制度啊。我穿烂的解放裤衩比你多,这还用问?”

卓越哈哈大笑起来,笑完了说:“哟、哟、哟,还知道是老兵?据说:老鼠老不老要看胡子,来、来、来,我看看您老的胡子?”

“你,哎,你这个家伙,要气死人了。”李文杰本来气鼓鼓的,被他这么一说,竟然笑起来,“你说完没?我是否可以走了?”

卓越说:“班副啊,我告诉你吧,就在三多塘里,甚至推而广之到全军许多部队,像您老这种观点、说法,绝非个别。这正是我军在人员素质、思想认识的悲哀。直言不讳地说:如果军人都说这些与自己没关系,简直是对军人称谓、职责的亵渎。明白吗,班副?”

李文杰愣愣地看着卓越,他越来越搞不懂他了,刚刚还嬉皮笑脸的,可说到这儿眼里竟烁起亮光、像要流泪了。李文杰几乎是在刹那间想到:“是的,我以前也认为卓越倔强、死认真之后有表现的成分。是的,我从来没想过,他表象背后的真诚,这……”


稍稍思忖,李文杰平静下来,说:“你看问题眼光毒、指问题毫不含糊,可是你也要知道,不要说我们了,就是营里、团里、师里、军里的参谋、干事、助理员们,又都在关注什么?”

卓越点点头,说道,“是,这正是我的担心。我担心,长期的和平环境会废了我们的战斗精神。当鲜花的浓香把硝烟气都消解、掩盖殆尽时;当儿女柔情把铁血男儿的激情,都溶化在龙凤呈祥的鸳鸯暖被时;当酣醇的美酒把铁骨泡软,集体得了小儿麻痹症时;当不少军官孜孜以保官位,盘算着甜蜜的小日子时;当不计成本往菜地撒钱,几乎让菜地快成公园时;当许多训练课目成了纯粹的表演,与街头的把式沦为一谈时;当一场场耗费公帑、兵力的演习,都成了预定好了结果的奢侈游戏时……那么,我们……?”

李文杰静静看着卓越,眼里怨气渐渐消散,听得越来越认真了。卓越看了看他又说道,“如今,有多少军人在忧心民族的处境?又有多少军人常想起国家的威胁?又有多少国民还能够理解军人的价值?‘做好军事斗争准备’、‘首战用我,用我必胜’,把耳朵都磨出老茧了。可是,班副你说实话,做的怎样?”

李文杰想了想,隐晦的黯然浮在脸上,稍顿,他缓缓说:“不好说……恐怕只有到战争中才能检验。像我,三五年,船到码头车到站,也就打道回府了。回家种几亩水田,盖座大房子,讨个好老婆,生个靓娃娃,够了。估计我是打不上打仗了。不过,我敢保证,有朝一日,一声召唤,冲锋陷阵,绝不孬种。”

“哎!”卓越长叹一声说:“恕我直言,你这话我不爱听。穿着军装都还麻木不仁呢,说将来又有什么意义?做不好今天,就做不好明天。”

李文杰顿了顿、想了想,郑重问道,“我知道,美国人不愿看到中国崛起,就像老艺术家们看到新星冒出来,感到威胁、不顺眼一样。你说,不久的将来,真会打仗?”

卓越说:“可能性非常小,但并非不可能。一个较长有时期内,美国会继续矛盾、摇摆,鹰派得势,矛盾立现。鸽派得势,情势立缓。现在两国政治、经济利益交织、息息相关。开战,意味着玉瓦俱碎、两败俱伤。”

李文杰听完就笑了,笑完了说:“说说前,倒倒后,废话一堆。”

卓越听后立刻正色道,“我认为,对待战争你不该这样说。《孙子兵法》上说:‘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善用兵者,屈人之兵而非战也,拔人之城而非攻也,毁人之国而非久也,必以全争于天下,故兵不顿而利可全……⑵’一个长复句说出了几个规律,一是在危机管控阶段,充分运用谋略、外交手段。孙子崇尚实力,没有实力,就没有‘兵不顿而利可全’。用我们今天的话说,就是必须能战、必胜,才能不战而胜。这对军队的要求,相当高……可是……我们……”

李文杰问道:“言外之意,你认为我们实力不够?”

卓越诡谲地笑了笑,说:“我只说了,实力够强,才能避免战争。”

李文杰冷冷地笑笑说:“你很鬼,给我下套?”

卓越得意地笑了笑说:“我们注定会成为强国,可目前还只是穷中之富,路还很长,势头很猛。正是这种趋势,引起美国的警惕和不安,他们生怕一个新主导者——我们——出现。即使是共同主导,他们也不情愿。因而,我们面对着处心积虑、咄咄逼人的美国,处境依然困难、微妙。”

李文杰看了看表,都快要十点钟了,于是说道,“好了吧,卓越同志,不管三七二十一,我要出去了。”说完,李文杰大摇大摆地走了……


注释


⑴遭遇战斗:敌对双方在运动中相遇发生的战斗。通常分为预期遭遇战、不预期遭遇战两种。

⑵上兵伐谋……兵不顿而利可全:出自《孙子兵法》 谋攻篇。为孙子重要思想。


1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