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氓也识女人香 第二部 草原小流氓 第55章 坐着热汽球去侦察

sxpnceo 收藏 17 36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924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39.html


重炮卸下火车,炮兵列队完毕,从车上又跳下来一个大队日军,他们是来增援的。

盛厚大尉急吼吼的要赶赴前线作战,打算立个大功,辻政信悻悻的安排士兵运送重炮,汽车少,全靠战马牵引重炮,上万斤的重炮在松软的沙地上东倒西歪,在硬土地上需要十六匹马才能拉动,在沙地上用了三十匹马勉强能行,而在阿尔山的战马不到二百匹,大部分靠士兵人力拉动,士兵们使劲吃奶的劲也拉不动重炮,有的士兵气极用脚狠狠踢大炮的轮子,盛厚见23师团的迎接如此草率、士兵们如此粗鲁,叫喊着“八嘎”,把五六个士兵踹倒在地,高叫着,“要像爱护你们的眼睛一样爱护重炮!”士兵们喘着粗气立正回答“哈依!”

上去更多的士兵拖炮,辻政信退到一边,让冈本指挥。西一欧挤过来,“少佐阁下!”

辻政信见了西一欧顿觉有了底气,这还有个尊重人的大尉,“什么事?”

“天黑了,明天我再筹集一些军马拉炮,不必要赶这么急呀!”

“不!大炮这么多,很容易引起露军侦察机注意的,此次炮战我们准备打露军个措手不及,晚上运炮。”

“照这样的速度,一晚走不了多远呀?”

“唉,走多少是多少,我回头再派更多的马和汽车过来。”

“盛厚亲王很能干啊,指挥这么多炮?”

“哼,他只是个大尉,只能指挥四门炮!”

“露军的火炮很多,我们只派来十六门炮,远远不够的!”

“哈哈,这次出动了关东军的所有重炮,准备了足够打三天的弹药,据我估计,只需三个小时就能把露军的火炮全部摧毁,仙人君,要辛苦你啦,往后这几天,还有炮和弹药、士兵过来,你要加紧巡视铁路,保障他们的安全,不能有一丝差错。”

“哈依!”

等炮队离开阿尔山,西一欧装模作样在铁路上巡视,跑到一个树林里,找出电台,给朱可夫发报:日军派来关东军所有重炮,数量不详,另有少量步兵。

朱可夫接到电报,立即通过情报系统,查清了日军重炮数量,这些重炮部队在以前的驻地打靶演练,有多少火炮、有多大的威力,露军了如指掌,大致有:第一师团野战重炮兵第三旅团(16门九六式150毫米榴弹炮、炮兵第7联队16门九二式100毫米加农炮、8门90式野炮)、驻黑龙江穆陵的满洲独立重炮兵联队(6门八九式150毫米加农炮),加上第23师团所属的野炮第13联队的24门三八式野炮、三八式120毫米榴弹炮,共计80多门。

日军的火炮不过而而,露军在哈啦哈河西岸高地上的重炮有90门,在东岸的火炮有170门,还不算200多辆重型坦克上的火炮,朱可夫最爱“人海战术”,对日军的重炮军团一点也不掉以轻心,立即向斯大林发报,要坦克、要飞机、要大炮、要弹药,弹药至少比日本人多五倍,这毕竟是露国建国以来最大的战役,只能胜不能败。

西一欧忙碌,很忙碌,以“亲民”大尉的形象天天忙碌在阿尔山各地,晚上抽出时间还要护送火炮一段,战场附近的战马基本都被征集过来运送火炮,火炮依然走的很慢,天亮前藏到挖好的大坑里盖上草,白天不动,天黑才敢上路,西一欧从铁路司机嘴里得知,海拉尔那边的铁路才是重炮的主要集结地,那里的大炮比这阿尔山还多还重,西一欧有多少情报给朱可夫发多少,换取他对柳天罡的照顾,朱可夫其实对这些情报早已知晓,并不打击他的积极性,照顾柳天罡是理所应当,钞票也是大大嘀,让柳天罡代收了,让西一欧多关注日军的进攻时间。张成那边多了趁手的工具,挖掘地道进展很快,得力于洋毛子膀大腰圆、干活卖力。

这天晚上,西一欧累的半死,刚克扣了一批粮食,黑木和彦一喜滋滋的跑来了,“仙人君,太谢谢您啦!”

黑木私自上前线打仗,气坏了他的上级,但是黑木说出了日军头部中弹的秘密后,军官们莫不震惊,赖以为可靠安全的头部安全套居然是死亡诱因,一级一级上报,震动了关东军总部,关东军总部下令前线士兵钢盔可以不按《步兵操典》要求,允许把红五角星转向后面,为此黑木得了一枚勋章和一千日元奖金。前天彦一他们一共出动了四支分队计四十个狙击手,只回来了彦一一个人,枪支尽损,彦一向长官介绍了狙击的经验,得到了嘉奖,并任命黑木为狙击队的辅助教练,他和彦一分在了一起。

两人语无伦次,“阿里牙多!阿里牙多!”叫个不停,西一欧为能教出两个日本徒弟而高兴,黑木要把一千日元送给西一欧,西一欧人情做到底,哪能收徒弟的钱?黑木很不快,彦一劝他,“你家里很困难,把钱赶快寄回家吧!”

日军的月饷不高,像彦一这样的兵一个月发8日元,黑木推辞了几下这才同意,西一欧把他俩叫回寓所吃个便饭,前线的饭太差了,好不容易煮好一锅米饭,死不要脸的露军的侦察机顺着木柴的黑烟就过来了,随之而来就是劈头盖脸的炮弹,铁锅往往变成漏斗,草原上的沙子丰富,米饭混上沙子,吃个屁呀。

拉开门,西一欧叫道,“我回来啦!”

“您辛苦啦!”阿信应声从内室出来,黑木兴高采烈的脸唰的僵住,“信子!”

“哥哥!是你吗?哥哥!”

“是我,阿信!”黑木紧紧把阿信搂在怀里,眼里流出泪,“父母都好吗?”

“他们----他们都去世了!”

“什么?”黑木如遭电击,扯住阿信的肩膀,“怎么可能?”

阿信哭道,“我们没钱治病,他们都病死了。”

“我不是月月都寄给你们钱吗?”

“没有啊!两年来只收到你三封信,没见过钱啊!”

“不会的!怎么是这样呢?”黑木大声吼叫。

“确实没有收到啊!我给你写了几封信,你应该早就知道的?”

“我没有收到啊!八嘎!邮政官,他们骗我!”黑木狠狠的顿着脚。

良久,阿信打破痛苦的场面,“哥哥,你好吗?”

“我很好,你看,这是我的勋章,这是我的奖金!”黑木拿出勋章和钱交给阿信,阿信抱着钱嚎啕大哭,“要是早有这么多钱,爸爸妈妈就不会死啦!”

黑木安慰道,“妹妹,我在前线打仗立功,多挣些钱养活你,你,你怎么来这儿了?”眼睛从阿信的脸上转到西一欧脸上,蓦的明白,声嘶力竭,“八嘎!”双手抓住西一欧的衣领,“我当你是个好人,你是个畜生,她是个孩子,她还是个孩子!”右手高举,一拳打向西一欧脸。

端着饭进来的角荣生气的扔下盘子,挡住黑木的拳,抽了他一巴掌,“八嘎亚路!仙人君是长官,他是我们的长官!”

彦一不知该咋办,“黑木,冷静,冷静!”

阿信跪在地上,“哥哥,仙人君,他是好人,没有碰我!他还保护我!”

“是吗?”黑木收起拳头,阿信可怜的捣着头,黑木搀起她,细细的打量后,站起向西一欧鞠躬,“仙人君,太对不起您啦!你处罚我吧!”

“哈哈,没事,没事!角荣君,你退下吧,我们吃个便饭。”

角荣瞪了一眼黑木,敢这样对待敬爱的大尉,以后再收拾你,收拾好破碎的碗离去。

阿信跑去端来饭菜,四人边吃边喝,黑木对西一欧一再感谢,但是阿信签的合同是三年,军部定的规矩很严厉,是不能更改的,黑木此刻只希望仙人大尉能一直带着妹妹,如果妹妹落到别的军官手里,那就不用想像了。但是从此时起,黑木和彦一对西一欧的叫法就改了,一口一个“老师”。

饭吃了半截,角荣报告,火车送来了又一批士兵,是第7师团28联队的,联队长指名要阿尔山主官带队上前线,原因很简单,第7师团士兵来自于北海道,他听说阿尔山的主官说话口音也是北海道那边的。

第7师团是日本陆军王牌师团,参加过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部队驻防在齐齐哈尔,每天高达10小时的野外训练,28联队是精锐中的精锐,由于第7师团26联队被打的半残,关东军总部又将其28联队调来复仇。

西一欧留了十分心,北海道压根都没去过,万一被几千个北海道士兵察觉,跑都跑不掉,不去又不行,黑木和彦一正好要返回前线,一起离开阿尔山。

西一欧很为难,怎么应付28联队长呢?磨蹭着不愿去。

彦一看出老师的心事,咋咋呼呼上去领路,触了个霉头,28联队长一木清直大佐受过天皇赐予的金鹰三级勋章,比辻政信得到的勋章要高的多,哪把一个二等兵看到眼里,臭骂一顿,还是点名要西一欧,巧的是下起了小雨,西一欧躲过一劫,只在前面领路,28联队的士兵雷厉风行,一夜急行军60公里赶到诺门坎。

日本的炮兵军团已悉数到达诺门坎,一尊尊炮口在青草遮掩下露出黑黑的炮管,一木清直到达后立即请战,冈本德三参谋长出来又把西一欧骂个狗血喷头,你他妈的不在阿尔山呆着,跑这儿干啥?西一欧当了“日本兵”后,没少挨军官骂,不过这次不怨他,一木清直上来打圆场,西一欧灰溜溜撤退,冈本德三又逮着彦一和黑木狂骂,你他妈的是狙击手,还不去打狙击去?哪知炮兵司令内山英太郎少将听见“狙击手”这仨字,上了劲。日本空军的12架侦察机打光了,炮兵打仗需要定位,前线露军狙击手太多,炮兵联队的侦察兵去了二十多个没一个回来,他想起了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原始方法----热气球。侦察员、测量仪都有了,缺一个狙击手保护他们的安全,想打磕睡送个枕头,彦一被抓了个壮丁,西一欧和黑木目送彦一坐上热气球升的越来越高,心里在骂内山,这他妈是啥损招?露军高射炮正少靶子呢?

热气球飘呀飘,飘向露军阵地,露军的士兵看着热气球挺好奇,没有开枪,但引来了三架露军战斗机,围着热气球转,彦一忠诚的履行着自己的使命,拿着狙击步枪打飞机。

露军战斗机像猫捉老鼠似的,时快时慢的飞着,彦一的步枪没一点儿用处,战斗机开火了,航炮打在热气球上,气球烂了几串洞,呼的向下坠去,西一欧和黑木拍着马背干着急、束手无策,眼看汽球离地有个四五十米,一架战斗机呼啸着从热气球中间穿过,来个精彩的穿球表演,西一欧眼一闭,彦一完了,自己的徒弟挂鸟。

汽球下面挂的筐子径直摔了下去,被沙丘挡住,不见了。黑木要冲上去救彦一,西一欧拦住他,没用,那是露人的阵地,摔下去九死一生,那“一生”恐怕还要被乱枪打死,果然,对面响起了枪声。

5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