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子不小:男兵竟敢骑到女兵肚子上去!

dengjinshou 收藏 0 4071
导读:刚才看了一篇文章,说的是连长骂一个兵:“老母猪你都要多看一眼。”我特为那个兵生气,怎么就没见过女兵吗?看得俩眼发直干吗呢,害得人家女兵烫了腿,自己冤枉挨连长一顿骂。划不来呀划不来! 要说当兵的,尤其是长年不见那么漂亮的女兵的男兵们,谁不想多看几眼漂亮的女兵呢。我当年在四川当兵时,记得好象是1975年底,成都军区体工大队女子篮球 2队到基层慰问,与我们庙儿岗部队PK了一场友谊赛,就在老6连新9连的操场上。哎呀,我们营里从各连队选了几个篮球打得还算可以的上去与之PK。我们4 连上的是一个彝族的和一个藏

刚才看了一篇文章,说的是连长骂一个兵:“老母猪你都要多看一眼。”我特为那个兵生气,怎么就没见过女兵吗?看得俩眼发直干吗呢,害得人家女兵烫了腿,自己冤枉挨连长一顿骂。划不来呀划不来!



要说当兵的,尤其是长年不见那么漂亮的女兵的男兵们,谁不想多看几眼漂亮的女兵呢。我当年在四川当兵时,记得好象是1975年底,成都军区体工大队女子篮球 2队到基层慰问,与我们庙儿岗部队PK了一场友谊赛,就在老6连新9连的操场上。哎呀,我们营里从各连队选了几个篮球打得还算可以的上去与之PK。我们4 连上的是一个彝族的和一个藏族的球手,彝族那个叫阿牛瓦铁,藏族那个叫王一夫。


开赛哨声一响,男兵女兵都上场了,互相握手后分列两边。裁判在中间把球往上一抛,女兵中锋白晃晃的玉臂一挥,球就落入了女兵队友的手里了。男兵大概是被女兵的白晃晃晃晕了,只知道跟着球跑,半天抓不到球,更别谈进球得分了。我们在球场边看过瘾了白晃晃,就反应过来,怎么男兵老不进球呢?就起哄,大呼小叫。一会工夫,半场结束了,双方比分10:40。这怎么行,大男人怎能输得这样惨?!


营里的领导好生训了一通男兵,说:“你们管她是男的还是女的,只管猛扑猛上,多进几个球,别把我们加农炮营的人丢光了!”这话一讲,男兵就不管不顾了。好啊,你叫我猛上,我还求之不得呢。


下半场开始,男兵一扫羞涩,摔开膀子大上特上,横冲直撞,一会就打乱了女兵的阵脚。比分在慢慢地缩小差距。为了适应男兵的横冲直撞,女兵们采用灵活的身段规避着男兵的冲撞。快结束时,大概是女兵的前锋吧,带着球直扑篮底,就在她即将起跳时,我们连的阿牛瓦铁猛地跳起盖帽,谁知那女中锋是虚晃一枪,身子往下一低,就见阿牛瓦铁一下子坐在人家的怀里,小黑个子与大白美人叠在一起,黑白分明呀。闹得我们在场边笑得前仰后合,直喊肚子痛。这不,不但没抓到球,还犯了规,让人家女兵白捡2分,亏得不得了。


最后的比分,大家不用再追问了。回到连里,我问阿


牛瓦铁:“诶,你胆子不小呀,敢骑到人家女兵的肚子上?”你猜他怎么讲?“啊——勃、勃,还没弄清怎么回事呢,就下来了。”看他那样子,逗得我又大笑一场,把眼泪都笑出来了。


后来,我当了干部。大概是1979年打仗回来后,团里让我去庙儿岗组织排长训练。有一天,训练科目是“野外现地定点”,我就申请了一辆大“解放”,带到他们一个生疏地方去。我知道他们都挺捣蛋的,因为都才从战场回来,什么都不在乎,就放着驾驶楼不坐,跟他们一起在车上,想看看他们这些个家伙,究竟能闹出什么笑话来。



车子出了营区,经过漫水桥,上了峨眉到龙池的柏油马路。我当时站在车栏板的边上,眼睛能看到大家的表现。忽然,见几个排长俩眼直直地往前看,而且由远及近,身太体渐渐转过来,再往后看。我也瞄了一眼,哦,原来是个姑娘家,长得还不错。我再收回眼光看这些排长,他们居然还在盯着。车子拐了个弯,大概使看不见了,那几个排长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眼光,一脸的遗憾。


下操课讲评时,我最后开了个玩笑,说:“今天,有几位同志饱了眼福,把人家一个女孩都看转弯了,还舍不得呢!以后可别这样了,看到眼里可拔不出来呀。”


有网友可能会说,你又是好人,你难道就不想多看看吗?嘿嘿,我可不一样。我们连队住在一个知青点旁,成都知青、重庆知青,一个赛一个的漂亮。我当战士时,因为画“战士画”的原因,经常与知青们在一起写生、切磋绘画技艺,所以对女孩已经不感兴趣。再说,我毕竟是高中生么,当兵前与班上的女同学交往都正常着呢,可不象小学和初中时老跟女孩划清男女界限。如此,对女孩子不是那么太想看,除非特别漂亮的。哈哈!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