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小兵 正文 第三十三章 爱的感觉

bloodamoon 收藏 1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size][/URL] 风暴过后的第二天,我的生活逐渐恢复了正常,但心中的那个世界仍旧是一团浆糊,胡乱地无法理出个顺序。小洁的问题让我着实紧张,不知道该想什么法子来解决。 我现在不缺乏承认错误的勇气,可心里担心的东西太多,怕一旦说不清楚,就会把所有的人都得捎上。 石老大,仿佛凶神恶煞般时刻悬在我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1.html


风暴过后的第二天,我的生活逐渐恢复了正常,但心中的那个世界仍旧是一团浆糊,胡乱地无法理出个顺序。小洁的问题让我着实紧张,不知道该想什么法子来解决。

我现在不缺乏承认错误的勇气,可心里担心的东西太多,怕一旦说不清楚,就会把所有的人都得捎上。

石老大,仿佛凶神恶煞般时刻悬在我的眼前,咧着大嘴,嘿嘿笑着,瞪着我。

面对他,我有一种基乎本能的恐惧,这种害怕不是他强加给我的,而是我自己觉得自己无法面对他,不敢正视他的眼神。

在这里,我不得不再打心底把张小飞佩服一番,的确牛!张小飞是我眼中的英雄,类似于普罗米修斯那类为了理想而敢于放弃其他一切的家伙!当然张小飞是为列爱情,这就更让我佩服了!

在部队里面很少看到这种为了爱情而放弃前途的,有但很少!往往很多都是相反,很多军人是为了事业和前途而放弃爱情!

这两种类型的行为,我都能理解,但佩服的却是前者,张小飞之流的!

为什么呢?

可能因为我没有爱过,没有遇到过浪漫的爱情和现实的无奈之间的矛盾。不明白,也就不太懂。不太懂也就无所谓理解,也就都能理解了。

小时候听得多的,是大丈夫何患无妻或者功成名就然后自由佳人相许等诸如此类的话。

可见中国古代至近代对女人都是残酷的,极端不平等。就算到了非常开放的现代,生孩子还分男孩女孩,有男孩叫有后,生女孩叫绝户。

在中国女人不金贵。

女人不金贵,所以一直都是生儿育女传宗接代的工具,当然还是男人泄欲的工具。

据我猜测,女人在中国从来都不是男人首要的人生目标,那么爱情也就永远只能排在事业和前途之后了。

说现代女孩现实,不知道是不是女人(当然是一小部分)翻了身之后的一种报复呢?

这点我是真弄不清楚!

在我们部队里,听班长说军官找对象不好找。当时我是非常吃惊的,毕竟军官在我眼里那是永远可望不可及的幻想的目标。要知道对于我这样一个小兵,想穿上那身军官服装,几乎只能在梦里偶尔体验一下。

为什么?很简单,部队里战士考学名额太少,像我们一个团一年才一个考学指标,甚至还没有。另外的原因,我想也是主要原因,是我自己脑袋瓜子太笨了,念书都念成“阿弥陀佛”的家伙,能考上军校?如果这样的事情真发生了,估计石老大真的会让老母猪爬树了,打死谁都不会相信!当然,这个“谁”也包括我自己!

试想军官找对象都难,那么对于我这样一个小兵,按照正常逻辑,我的幸福对象只能在家乡那个山沟里。当然,我们家乡出美女,这点我常常聊以自慰。

军人找对象难,不代表找不到。条件嘛,房子先、票子先,还得有时间哄着,否则还真成了刘班长那媳妇那样的,跟人跑了。

现在这社会,反正干啥的都有,有人就专门喜欢别人的媳妇。我是听说过那句话很流行,“老婆是别人的好!”

小洁,一名长得非常漂亮的女大学生,城市人。为了证明我们可能的爱情的纯洁,我把她家的财产排除在外,毕竟我必须在一个人思考的时候充满照顾我的自尊心。这是原则啊,一个大男人难道还能要靠女人吗?

这点我非常遗传老爹,有点男人的骨气!

而我呢?除了所谓的遗传老爹男人的骨气之外,山窝里的泥腿子,高中毕业(假的),现在黑不溜秋长相不帅(怨老爹)。尽管市场上流行的男“才(财)”女貌,可不管那个“cai”是第几声调的,我都只有一点点。

想到这里,我不由自主地伸出自己的无名指,盯着那指甲盖的上部发笑,估计着一点点的范围到底是多少。

我不知道此时自己笑的有多难看,但小洁后来说我的笑容如果用汉语来形容的话,128个形容词那是必须的!

此时此刻,就在我不经意地看着自己的小手指甲盖发笑的时候,小洁来到我的身边,还有小黑。

想曹操曹操到!小洁来地悄无声息,把我吓得差点用手指毙了自己。

无名岛上现在正是中午时光,太阳老爷子终于休息够了,不痛不痒地在天空中晃荡着,是不是打着呵欠。估计这老爷子前段时间不上班的时候,肯定猫着赌博呢,连续战斗,整出一幅蔫了吧唧的模样。不知道赢钱还是输钱?

小洁现在,一幅青春无限好的模样,让我的春心有点荡漾。我对这小洁全身行驶注目礼,从上到小巡视着。

仙女!我暗暗吞下口水,心里只想到这两个字。

可想到之后,我又开始后悔自己真是头猪,小洁不能是仙女!绝对不能!

否则,仙女下凡只是溜达一下,完了之后还得走的啊!

我后悔的牙都被我咬疼了,心里念叨着“小洁是猪!小洁是猪!”

“干什么呢?傻啦?咯咯——”小洁看着我的模样估计看傻了,话都说不清,笑得像个刚下蛋的小母鸡一般。

“不冷啊?你怎么穿这么薄?海边风大。”我开口了,毕竟小洁现在算是媳妇吧,真得小心照顾着,尽管不知道有没有这种可能。

小洁穿着T恤、牛仔裤,上面还有些污迹,可能是在被绑架过程中不知道在哪里沾到的。污迹已经很淡了,小洁应该自己稍微擦拭过了,上面还留有一些水印。

我坐在灯塔旁的石头上,小洁立在我身旁向远方眺望着,不知道是不是想着回去。

小黑这个色狗,可能见到我在这里,有点心虚,不敢离小洁太近,远远地蹲在后面,伸着舌头探着脑袋在地上搜寻着。

雨停了,太阳出来了,可海风依然不小,风吹无名山峰,发出不规则的怪叫。

“想家了吧?”我试探着问。

“嗯——”

“你说的那条船什么时候来啊?我怕同学和家里找不到我,到时候就麻烦了!”小洁脸上满是焦急,手臂不安分地插到我的衣服领子里。

这丫头估计是被惯得,任性而刁蛮。这是我对小洁又有了更深层的认识。

“快了,快了!”我安慰她。

“你回去后,会不会把我给丢了啊?”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这句话,但还是说了出来。

“你这个大坏蛋,我是想把你给丢了呢!”小洁说着话,突然转过身,一屁股坐到我腿上,差点把我给坐废了。

挪挪屁股,我搂着小洁,一时无语。

“看你,真是的!逗你呢!”小洁两只手不时地揉着我的脸,还不时狠狠地捏上两把。

然后小洁恶狠狠地说:“你这个坏蛋,要是敢把我忘了,看我到时不掐死你!说,你会不会?”说着小洁的那对小手使劲揉着我的脸蛋,差点把我眼泪给挤了出来。

“不可能!我现在巴不得天天守着你!真的!”我在这种“残酷手段”的威逼下,立即放弃了一个无产阶级革命者宁死不屈的气概,开始求饶。

“唉!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我在逃过了她的魔手之后,不由地发出感慨,心里却想到美女和魔鬼往往都是混合体。

小洁在收拾完了我之后,坐在我怀里也不说话了,神情有些忧郁。看着小洁的表情,我心里觉得不忍。

“小洁,你怎么啦?”

“没什么!只是心里觉得闷得慌!觉得自己像在做梦一样,总是渴望着很多,却总怕梦醒了什么都是假的!”小洁说着,眼眶开始慢慢湿润。

是啊!我们都是在梦里吗?这一切都让我感觉到诸多的不真实,太过于巧合了就会给人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我不知道喜欢的是你这个人,还是你这身军装。你不会怪我吧?”小洁幽幽地说。

我摇摇头。

“我恨爸爸,恨他为了所谓的事业让我失去了妈妈!我总觉得是爸爸那身军装让我失去了妈妈,后来我连军装都极其厌恶!很讨厌!”

小洁说完后,歪着脑袋躺在我肩上,用手摩挲着我的脸,眼睛里泪花朵朵,顺着脸颊流淌着。

我不由地心里一顿,心想仙女终究只能一亲芳泽而已,断然不可能长相厮守的。

“不知道为什么,当我被他们带到这岛上时,看到你及你身上的军装,我觉得迷彩服真好看!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疯了?”

“这个时候,我觉得你穿着这身军装让我心动,我爱上了你!可我却不知道你的名字,也不知道你其他什么。后来你对我那样,我无法拒绝。我是不是疯了?你说。”

我不忍心看小洁泪流满面,自己眼里不知道是不是被海风吹进了什么,泪腺不停地在分泌着那种久违的液体,在酝酿着。

“我恨我爸爸,也恨所有的男人!为了所谓的事业和前途,什么妻子什么爱情都是假的!

“我很渴望有一个真爱我的男人,尽管我还小,但我依然渴望!我不知道你爱不爱我,不知道。可我希望你能,希望你像个真正的男人,爱我!别让我失望,好吗?”

望着小洁那渴望的眼神,我郑重地点了点头,不经意的动作让我眼里的那滴泪水脱落,滴进小洁的眼里,在我心里发出“砰”的一声巨响……

不知到从哪里来的勇气,我抬头面对大海,用近乎嚎叫的声音发着我的誓言:“我爱你!小洁!一辈子不变!”

涛声轰响,海风传递着爱的誓言,向着大海深处……

我爱小洁,好好爱她!我相信自己能做到!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