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念阎崇年君---评[明亡清兴二十年][原创写了一天,转载请注明作者落款]

国产推土机 收藏 19 261
导读:纪念阎崇年君 公元2008年10月6日,就是北京满学会会长、百家讲坛主讲阎崇年先生在无锡新华书店签售时,遭一年轻男子掌掴的第二天。我独自在铁血论坛徘徊,遇到洪秀全君,他问道:“阎崇年先生被人掌掴,你知道吧?你可曾为阎崇年先生写过些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推土机你还是写一些吧,阎崇年被掌掴前就没有看过你的帖子和[第九战区]这部爱国小说。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写的作品,大概总是愤青情结的缘故吧,常常为一些专家、精英所诟病,点击一向就很寥寥,然而在如此萧条困顿之中,订阅我的作品的就有像洪秀

纪念阎崇年君



公元2008年10月6日,就是北京满学会会长、百家讲坛主讲阎崇年先生在无锡新华书店签售时,遭一年轻男子掌掴的第二天。我独自在铁血论坛徘徊,遇到洪秀全君,他问道:“阎崇年先生被人掌掴,你知道吧?你可曾为阎崇年先生写过些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推土机你还是写一些吧,阎崇年被掌掴前就没有看过你的帖子和[第九战区]这部爱国小说

这是我知道的,凡我写的作品,大概总是愤青情结的缘故吧,常常为一些专家、精英所诟病,点击一向就很寥寥,然而在如此萧条困顿之中,订阅我的作品的就有像洪秀全这样的粉丝。倘若我能够给黄姓青年封一个[掴学大师]的尊称,也胜过于给无锡市拘留所送一碗扬州狮子头那么简单淳朴的心意吧,掴学从今日黄氏始,也可以让诸多满学会专家和辫子戏的作俑者感到些许震动吧?然而现在,我也只有写这篇短文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住的并非满清。一个热血青年的是手掌,洋溢在阎崇年的脸前,使清史学者难于信口雌黄,那里还能有什么谬论?鼓盆而歌,是必须在痛定之后的。而此后几个所谓主流媒体的阴险的论调,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愤怒了。我将深味这满学会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哀痛显示于铁血论坛,使网友快意于我的苦痛,就将这作为满血专家的菲薄的祭品,奉献于被掌掴者的脸前。

真的掴学大师,敢于触碰话语霸权的专家,敢于正视待掴的老脸。这是怎样的抗议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为大裤衩所设计,以讲坛的阙词,来亵渎历史,仅使留下淡红的血色和打肿的脸孔。在这淡红的血色和打肿的脸孔中,又给人混淆视听,维持着没有专著不与之争论的态度。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大裤衩笼罩下活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10月5日也已有一天,满清的辫子戏就要灰飞烟灭了罢,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掌掴阎崇年的人之中,黄海清是第一位掴学大师。网名大汉之风者,我向来这样默默支持,这样默默推崇,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他的巴掌奉献我的悲哀与尊敬。他不是“苟活到现在的清狗”,是为了中国历史而掌掴的中国的青年。

他的姓名第一次为我所见,是在搜狐新浪网的新闻中,治安管理处罚条例所管制的大师级人物。其中的第一个就是他;但是我不认识。直到后来,也许已经是某些主流媒体口诛笔伐出言斥责鞭笞的缘故吧,才有人指着铁血论坛的热议告诉我,说:这就是黄海清。其时我才能将姓名和实体联合起来,心中却暗自诧异。我平素想,能够不为话语霸权所屈,掌掴一广有羽翼的清史专家的青年,无论如何,总该是有些桀骜锋利的,但他却常常微笑着举起手掌,神态很从容。待到偏安于拘留所里,陈述缘由之后,他依然坚持自己的学术观点,于是关注的兴趣就更浓厚了,也还是始终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待到大裤衩恢复旧观,往日的专家精英们以为责任已尽,准备陆续引退的时候,我还猜测他虑及学术问题,黯然至于不语。此后似乎就不相见。总之,在我的记忆上,那一次掌掴就是永恒了。

我在2009年2月,才知道有“舞蹈《掌掴天下》,表演者阎崇年”的春晚节目单;不久便得到噩耗,说阎崇年仍在大裤衩的讲坛上肆虐。但我对于这些满学专家,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满学专家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混淆视听歪曲历史到这地步。况且始终微笑着的和蔼的黄海清君,更何至于无端在无锡售书会上掌掴呢?

然而即日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便是他自己的手掌,还是两次。而且又证明着这不但是掌掴,简直是掴学大师之风,因为血脉里上流动着热血青年的呼喊。

但大裤衩有平抑,说他是“暴徒”!

但接着就有流言,说他是受人利用的。

满学,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衰亡民族之所以默无声息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热火,就在沉默中掌掴。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我没有亲见;听说他,黄海清君,那时是欣然前往的。自然,辩论而已,稍有平等之心,谁也不会料到有这样的掌掴。但竟在售书会上掌掴了,从脸部掌掴,打红老脸,已是惊世的举动,只是没有打死。同去的满学粉丝们想制止他,拉住了,有许多人,推搡阻拦;然而第二掌掴出,也立中,简直是秒掴!但他还能站出来,一群警察将他的手臂和肩膀揪住,于是拘留了。

始终微笑寻求学术争辩的和蔼的黄海清君确是被捕了,这是真的,有报上的头版头条为证;热爱大清扬州十日和嘉定三屠的阎崇年也丢脸了,有他自己的红色臀部为证;只有一样沉勇而友爱的网民们还在论坛里热议。当崇祯、袁崇焕、阎崇年这个“三崇门”从容地转辗于文明人所记载的历史和论坛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呵!满清士兵屠戮平民妇婴的文明征服,大兴文字狱惩治汉族文人的社会稳定,不幸全被这两记掌掴抹杀了。

但是论坛的学者们却居然昂起头来,不知道个个脸上有着急需掌掴的光晕……

满学永是讲述,裤衩依旧燃烧,有限的几个巴掌,在中国是不算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闲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总觉得很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徒手的请愿。人类的学术辩论的呼喊,正如裤衩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建材,结果却只是鞭燃烧后的废墟,但掌掴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是掴学大师黄海清。

然而既然有了掌掴了,当然不觉要争议。至少,也当浸渍了历史记录者;爱国者,同胞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绯红,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微笑的掌掴的声音。天地会的人说过,“为人不识阎崇年,掌掴到死也枉然”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满学会竟会这样地无耻,一是阎崇年竟至如此之下劣,一是中国的青年学术争论竟能如是之艰难。

我目睹学术大师的办事,是始于昨天的,虽然是满学专家,但看他那颠倒黑白,百折不回的气概,曾经屡次为之感叹。至于这一回在无锡售书会上被掌掴,虽脸红却不以为耻的镇定,则更足为无知者无畏的勇毅,虽遭掌掴,羞辱至数日,而终于没有消亡的明证了。倘要寻求这一次掌掴事件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清史专家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脸上贴金的希望;真的掴学大师,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黄海清君!

2009年6月18日

国产推土机

发表于二零零九年六月十八日《铁血论坛》书评区


本文内容于 2009-6-18 12:05:40 被国产推土机编辑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