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真正需要毁灭的是日本

在我国的周边地区,情势很不稳定。我认为真正对我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是东北亚的日本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驻军。这里面着重要注意的是日本,应该说,到目前为止,其已经发展起来了成为世界之二的常备军事力量,其海空军的战力已经遥遥领先于我国以及俄罗斯的空中力量,尤其是在武器装备的技术层面,目前其又打算从美国购买最先进的F-22战斗机,同时你自主研发的一款新型战机相信极可能在今后一个时期投入使用;同时,在水面舰艇方面,日本的主力战舰数量和质量上也明显高于我国和俄罗斯,特别要强调的是,日本很注意反潜与防空以及反水雷力量的建设,其拥有的大型反潜巡逻机的数量将近100多架,水下潜艇部队列装的新型潜艇,战力不容小视!而我国与日本爆发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很大,大致有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1、钓鱼岛问题。目前日本已经派遣几艘大型船舰常驻“钓雨岛”附近海域,我们认为这是一场以军事实力做后盾的挑衅行为,事态非常严重。


2、“春晓油气田”附近的海洋领土分界问题。在该海域,日本经常性派遣舰艇和飞机“巡视”,与我国相应的海事巡逻船与海军舰艇的极易形成对峙,擦枪走火极易发生,以日本人的性格与行为方式,以及过去在“二战”中的表现,我有理由相信,其策划一场军事危机,进而采取“先发制人”的军事行动的可能性非常大。


3、台海问题。日本曾明确表示,一旦台海有事,日本将会伙同美军,加入台湾军队对华作战,这其实是非常明显的战争叫嚣,其嚣张程度已经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要注意的是,日本进行战争决策的效率是非常高的,因为其历任首相其实都可以说是战争首相,一旦需要,其政府机构可以立马转入战时内阁。当然,随着两岸的关系和缓,这方面的威胁程度下降了一点。


4、中国在南中国海的领土主权问题。中国历来宣称对南沙、西沙等岛礁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但现实是有很大一片领土目前为外国侵占,一旦发生武装冲突,日本以保卫你海上生命线为由,极可能出兵干预,要强调的是,日本海军是一支“蓝水海军”,也就是远洋海军,其虽然没有航空母舰,但其海军主力舰艇数量很多,吨位也较大,相比较而言,我国海军力量发展明显滞后,数量、吨位、技术水平都有一定的差距,一些老式舰船在实战中究竟能发挥什么样的作用?这点令人担忧,海洋不同于陆地,我们能够选择的战法是有限的。因此,积极进行战备,大力发展我国的先进的远洋海军迫在眉睫。


5、日本同“安保”和约国一起发动战争。不能排除这种可能性,美国近些年来积极在西太平洋加强军事部署,妄图扼守第一、第二岛链,将中国海军困在近海水域,成为真正的“黄水海军”,在我们积极拓展自己空间的过程中,发生摩擦的可能性进一步上升。


6、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朝鲜半岛局势恶化,日本卷入冲突,派兵积极干预,造成一定的武装冲突。当然,这里面有一个问题,那就是我国与北朝鲜签定了一个带有安保性质的协议,一旦朝鲜发生事变,我们进行干预是可能的。事实上,笔者有一个观点就是,颠覆朝鲜政权原本是一件好事,因为朝鲜的老百姓确实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经济发展滞后,个人崇拜盛行,政治空气僵化,舆论不自由等,50多年前我们打的这场战争,从表面上看,我们是为了建立一个缓冲区,事实上,我们成为里美苏两国争霸的牺牲品,从一些历史资料方面看,我们是被当时的老大哥,也就是苏联出卖了,这场战争消耗了我们很多的元气,死伤了无数的共和国英烈们,我不知道,当他们在九泉之下看到为之献身的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至尽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时该作何感想。当然,这些是从感情角度来讲。从理性角度来看,目前朝鲜半岛局势很微妙,处于一种临界的平衡状态,这是符合中国的利益的,局势恶化觉不符合中国利益,而局势缓和,实现统一,在中国周边地区诞生一个新的、统一的亲美政权似乎也不合乎中国的实际利益。维持现状同时避免激化矛盾,同时劝说北朝鲜政权积极进行改革,扩大开放,进行经贸合作是可行的。


以前我看过一个论点就是,日本和美国签定“安保和约”之后,有人说,“从此日本被绑在美国的战争机器上”。当时看,似乎很有道理,因为日本的宪法明确规定,日本自卫队属于专守防卫,不进行攻击行动,而如今,日本通过修改相关法律,积极为对外用兵寻找法律依据,日本已经由“专守防卫”的国防战略转变为“一切为了国家利益而战”,即使是为了别国领土的归属权也不惜一战。所以,我觉得之前那句话应该反过来说,那就是——“美国被日本绑在了战车之上”。


除了上面所说的,日本的国防战略的转变这一因素外,最重要的是日本目前和我国以及俄罗斯与韩国的领土主权争议,而在这与三方的争议中,尤其在钓鱼岛以及周边地区油气田的开发问题上与中国发生冲突的可能性最大,这主要基于以下几点考虑:


1、日本一直将中国视为潜在对手,对中国的国防政策吹胡子瞪眼,这里面没有是否相互信任问题,因为两国从未相互信任过,而将中国视为战略对手这一点与美国一致,尤其会得到美国军方的同意,而一旦日本拉美国的石油公司进行共同开发,这就演变成一个利益共同体,那么无论从经济层面还是军事层面,其都有理由采取一致的立场,包括武装行动。这是一个时期较长的过程。


2、在当前金融危机不断深化的阶段,美国积极寻求中国的帮助,从表面上看,中美两国依存度进一步加深,两国间进行战略对话的级别也在进一步加深,但有一点我们不能够忽视,那就是这还仅仅是量变的一个开始,很大程度上是这场危机将两国紧紧联系在一起,相互之间还没有达到完全的彼此信任,这需要相当长的一个磨合期,在这中间能否一帆风顺不得而知,因为这是战略性还是策略性的问题谁都说不好。我们不能一直抬头仰视着他猜测他们的想法。


3、中日之间的历史遗留问题并没有得到解决,两国民众积怨挺深,尽管两国政府都在一定程度上希望加大两国之间的各方面交流,但是由于日本在历史遗留问题、靖国神社问题、慰安妇问题上多次伤害中国人民的感情,民间反日情绪很大,而日本的右翼势力也非常猖獗,在日本政府内部和民间都有着相当强的势力,在以议会选举为方向标的日本,政府换届选举也演变得很市侩,日本的对外关系缺乏全球视野,这在一定程度上加深了人们对于它是经济上巨人,政治上矮人的理解和认识。在中日关系以及两国之间的分歧,缺乏耐心,不注重协调与磋商。


4、通过战争来转变国内民众的视野成为可能。这种形式的民主实际上有其非常大的弊端,民众被放在天平的一端,通过选票来影响政治,一旦出现失业率上升,经济下行或放缓,民众就很容易怨声载道,往往以****、骚乱等多种方式表现出来,国内政局非常不稳,近两年日本频繁地换届选举新的内阁首相就说明这个问题,再夹杂国家关系中的不确定性,使得这方面的风险非常大。


5、日本除了与中国的领土争端以外,与韩国有“独岛”之争,与俄罗斯有“北方四岛”之争,日本有可能选择一次军事冒险来显示其在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俄罗斯的海空军实力虽不及从前,但其曾公开表示俄罗斯在国家安全受到威胁的时候,将考虑首先使用核武器,这降低了日本冒险尝试的可能性;而与韩国之间的“独岛”之争也还没有到非得打一场战争的地步,况且他们都是美国的盟友,在这个安全框架下日本绝不会进行这种愚蠢的战争行为。若以日本的单个力量,它很难下定决心进行一场战争,但美日同盟助长了它的嚣张气焰,使得其有可能进行一场军事冒险尝试。从这个意义上讲,美国和日本所签定的“安保协议”不仅不利于东北亚地区的和平与稳定,相反加剧了地区局势的紧张。


6、中国虽然有核武器,但中国公开承诺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不对无核国家和地区使用核武器。而在常规力量准备方面,我国目前的海空军力量还仅仅局限于近海,远洋作战能力有限,军舰与战机的续航和补给能力成为考验,在高技术以及完全信息条件下打赢局部战争的能力明显不足,而随着我国加大对海空军建设的投入,日本对打赢未来高科技条件下的海洋局部战争的信心越来越不足,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增大了日本进行军事冒险的可能性。


7、未来能源是支撑一国经济发展的命脉,该海域所蕴藏的丰富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对日本的吸引力是巨大的,尤其在日本“岛国危机论”很有市场,这也可能促使它放手一博。


以上所说的各个方面,可能概括的还不是很全面,其实很多时候,我们总是把我们的假想敌定义为美国,这是愚蠢和没有必要的,其实中西方之间很多时候是文化上的差异以及意识形态上的差异,其实我们通常所讲的“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并没有一个非常显著的概念上的差异,各国谋求和平与发展这个目标,实际上就是有的学者所讲到的“善治”,在这个问题上我们目标是一致的,在经济领域,无非就是“有管理的市场经济”与“自由市场经济”的差别,事实上,很多西方国家也同样意识到单纯、放任的自由市场经济有一定的弊端,在管理国家事务以及制定宏观经济政策的时候也在积极运用行政手段进行干预,尤其在当前情况下表现得更为明显,而至今我国周边一些国家所坚持的“社会主义”实际上是一种呆板的教条的社会制度,按照社会主义的广义概念来说,这根本不能称之为“社会主义”,因为时至今日,他们仍没有解放和发展生产力。落后不是社会主义,而制度的优越性往往通过先进的生产力表现出来。


我们与西方在一些核心价值观与利益问题上也是完全可以通过交流,做到相互尊重和理解的。这两年中国与欧盟之间的合作就很能说明问题,虽然两者之间有一定的分歧,但总的方面还是向好的转变,一些逆流是挡不住双方要求加强对话与交流的愿望,双方都希望加强在一些国际与地区性的事务中进行协调与合作。一个缩影就是“中法关系”,虽然时有摩擦,但中法关系也有过相当长一段时间的蜜月期,而两国关系也会更趋理性,依存也会进一步加深。尤其是经过这次“中法风波”以后,我相信中欧关系将向着更成熟的方面发展。


而中美关系也在慢慢地向前发展,方向是明确的,而未来双方合作的空间将更大。所不同的是中日两国之间的关系,我认为中国的潜在对手应该锁定日本,这是对中国的最大安全威胁。我记得曾经和朋友聊过这个国家,当时我用了一个词,那就是“委琐”,缺乏大气,超理性,很精于算计,文化也缺乏一种深度与厚度,缺乏包容性,尽管在亚洲国家中,日本是较早受到侵略的国家之一,也是较早引进西方先进技术,发展生产力的国家。但其发生转变以后,也同样的选择了一条对外扩张的路,而这永远都是一条不归的路。中日两国间贸易额比较大,但是由于政治上,双方还是完全处于戒备状态,这就使得两国的合作大打折扣,在军事上,短期内形成一个双边的稳定的安全框架为不可能。我们能够选择的是与日美韩,甚至包括朝鲜签定一个多边的安全协议,实现相互监督与制约,这对于维护我国的国家安全非常重要,在东海油气田的开发方面,除了我国既成事实的开采项目以外,也可以考虑邀请美国进行共同开发,当然,利益分配可以达成一个各方都能够接受的协议,保证共同利益。这要比进行一场代价高昂的战争要来得合算。这是一个美好的愿景,在国家层面上,我们要做好战的准备,大力发展我国的海空军力量已经刻不容缓!


近日,看到美国著名经济战略学家、《世界是弯曲的》一书的作者大卫·斯米克(David Smick)日前撰文建议,美国应该放弃中国,让日本充当自己的“救世主”。文章中提到一些观点对美国很有借鉴意义,对我们来说也有一定的启示意义。文章说,美国已经醒悟过来,解决金融危机可能超出了美国政府的财政能力。因此,尽管美国需要缓解对国外资本的依赖性,但现在仍急需一个与美国的长期经济和安全目标相一致的“买家”。而美国的选择是“中国或日本”。他写道,中国社会存在着“泡沫”,而一旦这些泡沫破掉,中国将把大量的“全球储蓄”收回用于国内事物。因此,日本成为了更合理的“焦点”。


文章将中日进行对比称,不同于中国,日本有着更成熟、结构更稳定的经济。文章同时称,日元的持续升值可能恰好是美国的良机。文章说,如果日元的升值到了失控的地步,那么这将破坏日本的国际竞争力,依赖外向型经济的日本可能将面临衰落,日本对中国的出口下降更无法解决这些问题。“简单而言,日本将不顾一切地寻求货币救济,就像美国寻求信用救济一样。”


斯米克就此建议,美日之间应进行“G2交易”,即日本同意购买美国国债和金融资产,以此给予美国足够的喘息空间进行经济恢复。作为回报,美国同意日元兑美元保持较低的水平。文章最后称,也许该交易的最终结果是日本人没有足够资本购买美国日益增长的国债,但“G2交易”比金融窒息还是要强得多。如果美日同盟失败的话,那么奥巴马政府就必须迅速选择 一个“替代计划”。斯米克最后称:“无论我们对此多么厌恶,美国需要一个买家。”


笔者认为,如果这样的建议被华盛顿采纳的话,那么中国在国际事务中所获取的弹性就更大一点。在这里需要特别提醒我们注意的是,日本是仅次于中国的美元外汇最多持有国,当危机发生的那一刻,全球的目光立刻聚焦到中国身上,因为你是最大的发展中国家,是人口最多的国家,同时也是外汇储备最多的国家,这种聚焦有一定的道理,然而我们忽视了日本,这个全球第二的经济体,在那一刻选择了沉默,他们的舆论、媒体同样没有跳出来嚷嚷自己也有非常多的美元外汇,需要注意的是,日本还是一个发达国家,有数据表明日本的对外贸易依存度达到80%,也就是说,日本的经济增长更大程度上依靠对外贸易,日本的制造业在全球遥遥领先,它的电子、机械、造船、汽车、金融业等等全球闻名,科技含量也非常高,它进行出口贸易所获取的资本数额是庞大的,以前甚至有人说过,日本人富得甚至可以买下美国,当然,这是一句笑谈。


日本在出口这些制成品的同时,也在大量进口石油、矿石、煤炭、原木等原材料,它甚至建立起了覆盖面非常广的资源储备库,他们的危机意识是非常强的,而这些方面我们却远远走在后面,落后的还不是一点点,从资源、能源消耗量来看,我们是他们的很多倍,有一个指标能够说明一切问题,那就是我们的人口数量,过去我们讲到人均可能没什么概念,因为那还没有到稀缺的程度,然而,现今资源、能源问题日益突出,至于庞大的工业体系每日所耗更是惊人。现撇开这些不谈,日本在进口大量原材料和资源、能源,并将大量资本投入到资本深化领域(其以资本形式控股的公司非常多,例如:百度、雅虎等这些互联网行业的领军企业,还包括一些其他领域的如农产品进出口买卖、粮食供应等领域,这也严重威胁了我们的国家安全)以后,其仍然握有巨额的外汇储备(要知道,我们的出口创汇很多是以低附加值的出口加工以及原材料出口来获取的),因此,日本动用这些巨额的外汇储备,巩固与传统盟友的关系,拉近彼此之间的距离,深化相关领域的合作是可行的,除了这些,日本还有安全领域的关切,而这些美国盟邦同样可以照顾到这些,这种形式的合作,应该是美日之间更现实的一层关系,这比意识形态领域或者传统领域内为遏止中国而结成的统一战线来得更可靠。


相比较而言,我们就失去了这样一个“优势”,我们的外汇储备是出于国家战略的需要,同时也是由于我们这些年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对外发展经贸关系点滴积攒起来的,实属不易,我们购买美国的债券,实质上是基于国家安全高度,相当于买了一份保险,当然,这不是我们要求取得对方的保护,而是要告诉对方,我们之间可以合作,我们相互需要,相互依存,我们有共同的利益。这里我屏弃了关于这次金融危机是国家阴谋论这一说法,我认为这是商业信誉膨胀到破产所导致的危机,美联储可以随意地发放纸币,但是无法控制美元货币的自由流动,这是它从一开始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到后来的“牙买加体系”,直至今天的世界经济体系和货币体系就注定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在维持美元市场的稳定,避免美元贬值这个问题上,中日美三国有共同的诉求,如前面斯米克所说,美国政府为改变目前经济发展的状况,必然要大量发行美国债券,那么中国购买美国债券对于稳定外汇市场秩序至关重要,这里面有个前提就是我国拥有大量的外汇储备,没有的话就是想买也不可能。这是一个角色的问题,有钱且必须要买。而笔者认为,日本在这个问题上可以扮演更好的角色,因为它和美国在一些利益的诉求上,比中国更较一致,作为盟邦在购买美国国债这个问题上应该更有理由,当然,这也符合日本的国家利益。历史上,美日之间有过类似的“合作”,美国曾压迫日元升值,从1985年「广场协定」兑240日元,升至1995年的79日元,10年间升幅达到203%。由于汇率过度升值,日本出口及经济竞争力遭受削弱,最终酿成巨大泡沫及破灭。当然,人民币兑美元也存在较大升值压力,前不久,刚上任的美国新财长盖特纳就指责中国操纵人民币汇率,欧盟也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强硬要求人民币升值。人民币过早过快升值并不符合中国利益,特别是在当前金融危机的情况下,压迫人民币升值只会加剧金融市场的动荡,这也不符合相关国家利益,人民币的升值历程还很漫长。


我们在国家关系上一向奉行独立自主的外交政策,在领土、主权、安全问题上,我们彼此理解和尊重,并坚决捍卫这些核心利益,我们深刻理解并尊重现行的世界秩序,并基于建立一个更加和谐、美好的新世界而努力,我们不是破坏分子,在我们自身来说我们也还要面临很多的困难,我们的国家还很不富裕,发展还很不平衡,我们正在做的就是建立一个更加和谐的社会,我们要让生养我们的人民越来越富裕。


当今世界,很不平静。恐怖主义活动与一些局部战争还一直在延续,每天都有人倒在枪口下,鲜血淋漓的场景我们总是能够从电视荧屏中看到;饥饿与贫穷正在威胁着数以亿计的人们的生命;气候与环境的变化也让人们揪心……这让我们很痛心,但是我们坚信这个世界会变得越来越美好,和平与发展仍然是当今世界的主题,中国致力于维护世界和平与安宁的决心没有变,我们积极致力于发展非洲地区的经济,帮助其完成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当地的医疗与卫生条件,我们积极参与联合国授权的维和部队,承担相应的后勤保障任务……我们寻求的是世界的和平,我们不需要相互漫骂与指责,我们需要协调与沟通。记得**先生曾讲过一句话,“我们中国人说话是算数的!”当然,这有当时的背景,延伸到现今的国际事务中,信誉也是非常重要的,中国人好客,“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们交朋友是真诚的,虽不求什么回报,但决不容忍背信弃义的行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如此,商业信誉如此,国家信誉更要如此!当然,倘若来的不是朋友,没关系,我们不止有“胡萝卜”,我们也有大棒!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