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外武工队 第二卷 戮寇 第四十五章 斗智斗勇

zjl0503 收藏 10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size][/URL] 原来,看鬼子开始往汽车后面跑,赵威龙知道,鬼子要开炮了,而这时他们的机枪子弹也打光了,“撤到楼下。”他对刘强喊道。那里放着刚才缴获的十六支三八大盖和剩下的十多颗备用的手雷。 他们都集中到了鬼子炮楼的二层,郑刚因打光了子弹,也从楼下上到这里来,鬼子的炮弹并不能打到他们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2.html




原来,看鬼子开始往汽车后面跑,赵威龙知道,鬼子要开炮了,而这时他们的机枪子弹也打光了,“撤到楼下。”他对刘强喊道。那里放着刚才缴获的十六支三八大盖和剩下的十多颗备用的手雷。

他们都集中到了鬼子炮楼的二层,郑刚因打光了子弹,也从楼下上到这里来,鬼子的炮弹并不能打到他们一根毫毛;只不过一开始的时候,鬼子的迫击炮炮弹一落下,震得他们晕头转向,从而情不自禁紧紧捂住耳朵;但很快他们发现不过如此,也就很快恢复了平静,而有条不紊向鬼子开起了枪。

从炮楼里又传出枪声来看,梅津治郎大尉知道,刚才的炮火看来对敌人没起多大作用,看来他们已及时转移到炮楼底下了,那么,以他现有的武器来看,他对藏身于炮楼里的武工队就够不成威胁了,因为炮楼太结实了!

鬼子开始猫着腰成战斗队形慢慢往前推进而来,“啪啪”炮楼里传出清脆的枪声,鬼子兵们马上被武工队的枪声吓得卧倒在地;待站起身时,发现又有几个鬼子没有随着立起,而永远倒在了地上。三通枪响过后,梅津治郎大尉一看如此不行,伤亡太大,只好又下令往后退去;于是鬼子兵们不用教,都各寻稳妥地方隐蔽起来。


梅津治郎大尉眼望报废的汽车,计上心来,他喊过一个鬼子少尉,命令如此这般。于是鬼子们躲在一辆被炸坏的汽车后面,从后面推着汽车慢慢靠近了上来,他们又发动了新一轮的进攻。


眼望汽车一步步靠近,武工队员对着汽车打了半天,也没有效果;赵威龙眼盯着鬼子的汽车,习惯性用食指蹭起鼻尖,三圈过后,他对刘强喊道:“上三楼,用手雷炸。”


刘强心领神会点头,低头在墙角取了几颗手雷,“蹬蹬蹬”顺楼梯跑了上去。刘强来到炮楼顶层,看鬼子兵们躲在汽车之后,撅着屁股正推得来劲;他拉开一颗手雷的保险,往墙上一磕,然后往汽车后面掷去。

“轰”手雷在刘强想像中的地点准确无误的爆炸,然后就看见有几个鬼子的尸体支离破碎飞上了半空。其他正推车的鬼子见势不妙,在第二颗手雷落地之前,撒丫子往回跑去;让楼上的刘强直感叹,这些小鬼子跑得简直比兔子还快!无奈何,只好拎着剩下的两颗手雷下楼。

双方的战斗又陷入了僵局,鬼子兵一时攻不进去,而武工队员也是跑不出来。


怎么办?奸诈狡猾的梅津治郎大尉眼珠子转转,又想出了一个诡计;他悄悄叫来一个曹长,授计如此这般。然后,他又挥起指挥刀:射击!

机枪、步枪子弹又扑天盖地向炮楼打来,打得炮楼外墙“啪啪”直响,除此之外,并不能对炮楼里面的人构成什么威胁。

炮楼顶上不能去了,去也没有用了,那里的机枪已被炸成了废铁;因此上四个武工队同集中在炮楼的二层,透过炮楼上的枪眼瞄着下面的鬼子射击。

这是一场不平等的战斗,炮楼里面的四个人好整以暇的瞄准着外面的鬼子射击,基本上在每声枪声过后,就有一个鬼子身子一颤翻白了——武工队都是神枪手啊!当然,鬼子也是越来越不好打了,他们都躲在更安全的地方,让武工队找寻起来很是费力。


而外面的枪声却是雷声大,雨点小,虽然“乒乒、乓乓”枪声震天响,却是对里面基本构不成什么威胁;以至于刘强感叹的说:“鬼子造的这玩意儿真好,真结实。”话音未落,他们就听见身后传来“哧哧”的动静;赵威龙转头一看,可是吓得心惊肉跳了!一颗手雷冒着烟,在地上“哧哧”的直转着。

武工队神通广大,个个是英雄好汉,但他们对敌作战经验确实不足,他们光顾打着前面的鬼子了,没注意到,在鬼子开枪吸引他们火力的时候,一个班的鬼子偷偷离开了。


他们悄无声息的迂回到炮楼后面,趴在地上匍匐前进,慢慢接近了炮楼;而此时武工队员们正聚精会神打着鬼子,谁也没有注意到那里。

十几个鬼子兵十分顺利的进到了炮楼里,而再往下他们就产生了分歧:曹长的意思是往上冲;而军曹的意思是往上扔手雷。

曹长一个大嘴巴子就冲军曹扇了过去,说我是这里的最高长官,得听我的!后者只好唯唯诺诺。曹长命令鬼子兵们端枪冲上去,可鬼子兵们都龟缩着往后躲,谁也不敢冲在最前;上面有神通广大的武工队,谁敢上去和他们面对面作战啊!无奈他只好按军曹的意思来:往上扔手雷。

军曹忘了刚才的脸上之痛,得意洋洋的取出了一颗手雷,拉开保险,往墙上一磕,顺楼梯口就扔了上去;然后他们张着嘴,抬着脑袋瓜子,等待很快就会到来的爆炸那一刻,那让他们激动人心的时刻。


眼望楼下突然冒出来一颗直冒烟的手雷,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武功高强的武工队员们也没有慌乱;赵威龙在转身的同时抬手就是一枪,只见那手雷转个方向,顺来路向楼梯口滚去,转眼又落了下去。

“轰”在爆炸声响起的同时,楼下也传来鬼哭狼嚎的动静,两个鬼子倒在了血泊中。鬼子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空间狭窄,这要是上面再扔下来几颗?”鬼子们不约而同的想到;剩下的鬼子见势不妙,拔腿就争先恐后往炮楼外跑去,转眼间跑了个一个不剩。

“啪啪”枪声接二连三响起,那十几个鬼子没等跑到队伍前,就被炮楼里的武工队员们练了靶子。


津治郎大尉的诡计又一次失败了。他眼珠子转了转,为防武工队逃脱,他命令鬼子四散开来,各寻隐蔽地藏好,远远的将炮楼牢牢包围了起来。

刚才有鬼子闯进了炮楼这个结果也提醒了赵威龙,他也让四人分散开来,每人负责一个方向。赵威龙没学过兵法,战斗经验不足,不知声东击西,暗渡陈仓之计;不过吃一堑长一智,他以后记住了教训,就没再犯过类似错误;而且随着打鬼子的经验不断增长,他在战火中也不断受到洗礼而成长。

趁这空闲,武工队赶紧往三八大盖里压子弹;他们每人面前都摆着四支步枪,他们将子弹都压足了,以作好迎接接下来的战斗准备。


武工队冲不出去,鬼子一时也冲不进来,鬼子一时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天寒地冻,也没法挖战壕、掩体,以靠近炮楼。

堂堂大日本皇军三百多人打不下对方区区四人,一开始梅津治郎大尉是气急败坏,急得焦头烂额;可随着枪声的“乒乒、乓乓”的响起,就如敲打在他的脑瓜壳上,将他敲得渐渐冷静下来。他反应了过来,“我这个混蛋加笨蛋,我急什么,着急的应当是炮楼里的人?”

梅津治郎大尉终于反应了过来,于是他对能否打下炮楼变得不在呼起来,他心里已经有他的小九九了:“呵呵,咱就这样对耗着,反正你们也跑不出去,你们就困兽犹斗吧,你们早晚有将子弹打光的时候,那时看你们怎么办?哼哼,早晚你们得让我瓮中捉鳖!”

如此一想,他便摆摆手坐在了汽车后,鬼子兵也便放松了射击。只是随着梅津治郎大尉时不时的发神经般站起:“射击!”于是响起一阵密集的枪声,而后随着他的摆手,枪声便又渐渐零星起来。双方打起了拉锯战。鬼子已得到指令,严防炮楼上的人逃脱,因此上他们都对此严加防范,至于能不能打死里面的人,他们不在呼了。


很快,鬼子方面站着的和躺下的一边多了……很快,站着的没躺下的多了……很快,只剩下一百多个胆小如鼠的鬼子兵龟缩着,紧紧趴在地上,轻易不肯起来;只偶而在长官的淫威下,象征性的往炮楼方向打几枪。


“强子,你打死多少鬼子了?”一边往外面开着枪,赵威龙问刘强道;四人中练飞刀出身的他枪法也是最准的,这在他们在山里练枪时就体现出来了。

“十八个,吉利数,大师兄你呢?”刘强的头依旧埋在三八大盖上,慢慢找寻着一不小心露出头的倒霉鬼子。

“唉,不如你,仅仅十五个。”赵威龙频频摇头,很遗憾的样子。紧接着,他静下心来,开如向汽车后一只频频在趾高气扬舞动着的魔爪瞄准。


梅津治郎大尉一直躲在汽车之后指挥着鬼子兵向炮楼里射击,这时他正将军刀挥得高高的,突然一颗子弹射来,打在他的手背上;立时手背被打穿,指挥刀“咣铛”一声掉在地上,吓得他赶紧卧倒趴在汽车轮子后面,再也不敢张牙舞爪了,甚至于连指挥刀都没敢再去拾。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