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二章 穿越 第十一节 收服

我爱奇奇 收藏 7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李琮没理会吴德宝地挑衅,接着说:“没关系,你不说也不打紧,不过我还是那几句话要对你再说说,你们大当家的祸害这四里八乡,你想必比我还清楚,我也不多说,我就想问问你,你就那么愿意跟着你们大当家的作那么些坏事?看着那些无辜的人被打死,你心里就不愧疚?你也是穷苦百姓出身,落草也情非得以,看着以前和你一样的人倒在你的枪口下,你心里就好受?说不定这些人还和你沾亲带故呢。而你手下这些弟兄,哪一个不是活不下去了才来这里,你们活不下去了,就去祸害那些和你们一样的穷老百姓,当土匪,你们就不怕被人指着脊梁骨骂,背一世的骂名,死了你们怎么面对你们的祖宗,你们怎么进得了祖坟?”

李琮这些话其实说给在场的土匪们听的。果然土匪们听了这话,都面露惭色,在心里泛起一阵波澜:谁说不是呢,每次下山打劫,就害怕被熟人认出来,别看当了土匪平日里凶神恶煞似的,其实,心里比谁都低半截,这毕竟不是什么有前途的职业,让人戳着脊梁骨骂,死后进不了祖坟,这事放谁头上也受不了啊。但凡要是能有一口饭吃,谁愿意当土匪啊。想到这里,土匪们的枪口不知不觉地低了更多,士气显得很低沉。

李琮接着自己的攻心战,说:“说句不过分的话,你们大当家的不过是把你们当成给他卖命的卒子,你们在他眼里根本就不值钱,每次打劫回来,钱财他给你们能分多少?每次遇到官兵追剿,不是让你们当炮灰?跟着他,早晚你们都会被他给卖了。”

吴德宝也低着头不说话:是啊,每次弟兄们拼死拼活的打劫回来,总是望穿秋水般的期望大当家的能分红给他们,然而,他们是一次又一次的失望而归,大当家的死活抱住钱财不放,就连他们这个二当家、三当家的都不给多少,都是大当家的一个人私藏了,还美其名月的说这是为了大家好,害怕手底下的弟兄们钱财多了,会失去“前进”的动力,会放弃土匪这个很有“前途”的职业,跑回家去,过上一亩地、一头牛、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从而导致整个队伍的瓦解。他经常在私底下“教育”黄东和吴德宝,要对手下的弟兄们刻薄一点,只要让他们吃饱就可以了,不要对他们太好,否则,这些泼皮、落魄户会蹬鼻子上脸,难以管束。更有甚者,大当家的甚至表示,自己“收留”这些土匪,完全是因为自己有着一颗仁爱的心,是自己给了他们一条活路,自己就是他们的再生父母,因此,他们应该无条件的感激自己,为自己出生入死是他们应尽的本分。为劫财,大当家的不择手段,不管是富人还是穷人,只要碰上自己了,一律抢的精光,只要稍有反抗,立刻将其打死,有时甚至为了自己取乐,无故杀人,其行径简直令人发指。这还不算,口口声声说是为了大家好的大当家的,悄悄的拿着兄弟们拼死得来的钱财,养了两个窑子里面的小妾,在这两个婊子的身上大把的花钱。这事情放在谁身上谁能心甘情愿啊。最可气的是,每次遇到官兵围剿,大当家的都是自顾自的先开溜,把弟兄们留下来当炮灰,好几次都差点让吴德宝送了命。说起这事,吴德宝就来气,虽然,大当家的是瓢把子,可是对待弟兄们却显得十分薄情,在他的心中,这个世界唯有他自己是可以保存的,其他人都是随时可以牺牲掉的挡箭牌而已。这样的老大,跟着他还有什意思呢?

想到这里,吴德宝不禁暗自叹了口气。

听见自己的花言巧语,似乎是起了作用,李琮是再接再厉:“其实当土匪,没人愿意,谁想成天在这刀口上过日子。所以,一旦当上了,如果能早一点扒下这张皮,活的像个人样,而且能吃饱穿暖,不也是好事吗?”

李琮开始晓之以德,诱之以利了。

吴德宝一听,心里吃了一惊:自古以来,当上土匪的下场无非两个,一是接受政府的诏安,二是被政府剿灭。这个家伙说可以让我们这些土匪吃饱穿暖,还不用再干土匪这个行当,这真是土匪们最大心愿啊。这家伙说得如此轻松,难道他有什么好主意吗?

吴德宝冷笑道:“说得轻巧,扒下这张皮,你让我喝西北风去。这里的弟兄们怎么办?都是活不下去的才来这里,扒下这张皮,我们去哪里?”

李琮笑着说:“我既然说出来,自然是有办法的,只是本山人的妙计还不到说出来的时候。”

看着李琮故弄玄虚一般,吴德宝的心里还是有点激动,毕竟这个诱惑很大,能吃饱穿暖,还不用再招来官府的围剿,当然是好事啊,吴德宝不由自主的落入到了李琮的圈套中:“你要是能让我们脱了这张皮,还有口饭吃,我就让兄弟们跟你走。”吴德宝的话说的斩钉截铁。

其实,吴德宝也不是傻子,他的心理也在精打细算,决不会因为李琮几句看似不着边际的话、几个摸不着的誓言,就对李琮臣服,吴德宝早就有了自己的判断:黄东一口咬定眼前这人相当厉害,吃了不少的亏,现在已经对李琮是心悦诚服。自己经过刚才一番交谈,发现此人面对危险,是临危不惧,镇定自若,且不说他的胆大心细,单就他那份挥洒自如的气质,这里就没有人能比得上他,自己在他的面前,总是感觉五脏六腑都被他看穿了一样,不知不觉的落了下风,看来此人也是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如今大当家的也已经死了,这里已经是群龙无首,自己也无法彻底的控制这支队伍,至少黄东已经被李琮拉过去了,跟着他的弟兄也会投靠李琮的,自己要是不愿意,少不得这里会有一场恶战,纵然自己能获胜,也会丧失很大的实力,到时候,这只本来就弱小的土匪队伍,就更无法面对其他土匪的挑衅了,时间一长,随着官府和其他土匪队伍的来回围剿和吞并,这支队伍能不能存在下去还是个问题了,所以,现在,只能是团结,不能分裂。再说了,眼前这群兄弟也就是为了混口饭吃,万一拼了命,不知大要死伤多少弟兄,这就不值得了。他说有办法让大家吃饱,不如跟了他,到时候万一不行再说吧。

李琮根本没有想到吴德宝的归顺是因为内外交困的压力,还以为是自己从后世学来的临时招数发挥了意想不到的作用了。这也怨不得李琮,他从电影上、书本上接触到的收编土匪队伍就是用劳苦大众的阶级仇恨来感动土匪,再用兄弟般的友谊与土匪们建立起牢不可破的革命情意,最后再用吃饱穿暖的物质利益来武装革命战士的头脑和身体,所以,李琮也照猫画虎般的运用起这些招数,希望能一举验证其真实性、可操作性,没想到,这些招数还真是管用,吴德宝尽然被自己说服了,看来这些招数经过无数实践检验是有效可行的。李琮已经感觉飘飘然了,当头炮一炮打响,自然让李琮欣喜不已。

李琮生怕吴德宝反悔,连忙笑着说:“一言为定。”同时伸出手掌,要和吴德宝三击掌,立誓为号。

吴德宝爽快的上前,“啪啪啪”,用力的和李琮击了三次掌。

这阴错阳差的结合,让双方都松了一口气,各取所需,各怀鬼胎,暂时看得见的利益让双方走到了一起。

其实,李琮之所以敢放出大话,在心里早就盘算好了,那即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李琮早就瞅上了原来大当家的口袋,要知道这厮估计也搜刮了不少油水,放在那里岂不是太可惜了,这些不义之财当然要被广大的人民群众所利用,既可以拿出来养活眼前这些人,还可以拿出来做点买卖,就凭李琮年长在场的土匪们几十岁的年龄和这21世纪的脑袋还能亏本不成,这样也就解决这群土匪的吃饭问题了。

看到问题已经解决,吴德宝对这些土匪们挥挥手,示意大家可以散开了。土匪们也从紧张中缓解过来,纷纷收起了枪,吴德宝也大声喊道:“弟兄们,从今天起,咱们大当家的就是这位李琮了,谁要是有二心,我就毙了他。”说罢,一拱手,单腿跪下:“大哥在上,请受小弟一拜。希望大哥能让我们这些弟兄吃饱穿暖。”在拜服李琮的时候,还不忘提醒李琮要履行他的誓言,看来这重点是在后面。

在拜倒的同时,吴德宝可是使了大劲儿,他知道李琮必然要上前来扶他起来,因此,准备试探试探李琮。

李琮赶忙上前要扶起吴德宝,手刚一搭上吴德宝的手臂,就知道吴德宝在试探自己,吴德宝用尽了力气向下沉,抗拒着李琮向上的力量。李琮也毫不含糊,当即一用力,硬生生的将吴德宝扶了起来,吴德宝也只觉得一股大力从手臂上传来,自己竟然无法抗拒,以至于起来的时候,还保持着双手拱卫的样子,吴德宝立刻知道这一下高下立判,自己在力量方面不是李琮的对手。旁边没看出门道的土匪们还暗自觉得:这三当家的还真是实心实意归顺了李琮,你看着跪得多扎实。

扶起了吴德宝,李琮笑着说:“以后是自家兄弟了,可不兴这一套。三当家的,你看是不是请我们进去喝杯茶啊,我这说了半天,嗓子早就冒烟了。”这话说得吴德宝的脸如同变色龙一般,红一阵白一阵,连忙招呼大家进入大厅。

李琮忽然想起了刘进还在树林里面埋伏着等待自己的命令,于是赶紧对这树林里面发出了一个暗号,笑着解释说:“三当家的莫怪,刚才为了以防不测,特让一个兄弟在树林子里面等待。现在都是自己人了,我们大家都好好认识一下。”

随着暗号的发出,吴德宝和众多土匪看见近在咫尺的树林里面突然出现了一颗高大的草人,浑身都被草覆盖着,如果不是他主动现身,自己怎么也不会发现树林里如此近的距离还会有人埋伏着。

吴德宝心里一惊:好家伙,还有这么厉害得后手,看来,刚才要是自己不答应,很可能这会儿就已经是躺在地上的一具死尸了。想到自己从鬼门关惊险的溜了一圈回来,吴德宝浑身霎时被冷汗浸透,暗自庆幸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同时也对李琮的心思缜密、心狠手辣有了新的认识。

众人来到了大厅,李琮接着又介绍起刘进和张宏,各自认识不提。

回到山寨,李琮立刻让人带领去了原来大当家的房间,从里面搜出了大笔金银财宝,原来这大当家也真是抠门,放这么多的财宝不用,不去收买人心,现在倒好,整个一个树倒猢狲散,被李琮轻易的接管了山寨的一切,真是为他人做嫁衣了。

凭白得了这么的钱,李琮立刻吩咐手下拿钱去买酒买肉,晚上在山寨大摆宴席,其间,大家纷纷开始斗酒,整个大厅热闹非凡。尤其是这群土匪的吃相,整个一个饿死鬼投胎,生怕自己比别人少吃了几口,抓住菜盘子就往自己嘴里面拨拉,看的李琮目瞪口呆,只好让厨子把所有的菜做了三遍方才了事,看得李琮顿时也没了胃口。这些土匪也真是可怜,大概很长时间没有吃肉了,再加上被大当家的不断盘剥和克扣,日子也过得很艰难,这年头当个土匪也不容易啊。直喝到半夜时分,大家伙儿一个个喝得东倒西歪,吃的满嘴留油,方才沉沉睡去。

李琮却没有喝醉,看着这些新手下醉倒了一地,招呼刘进和张宏进了房间里,三个人默默地坐了一会,从生到死、从死到生,再到收编土匪,占山为王,大家还没有从今天这些事情中解脱出来。

过了一会,李琮率先开口:“我们三个人既然已近来到了这里,已经是无可挽回的事情了,你们说说看怎么办?”刘进说:“在原来的世界,你就是队长,到了这里,你依然还是我的队长,我听你的。”张宏也说:“队长,你说怎么干我们就怎么干。”

李琮看看他们两个,郑重其事的说道:“中国现在还是处在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时间,我们作为一个中国人当然不希望看着我们国家继续这么贫弱下去,我们要想办法改变着一些,纵然不能改变所有的一切,我们也作为一个中国人而无憾了。来到这里,是我们的不幸,但是,既来之,则安之,我们总要混出点名堂,干出点大事,否则,我们也无颜面对我们的祖宗和我们的子孙了。谁不想自己的国家强大呢,谁愿意整天看别人的脸色行事呢,既然我们这些后世的人来到了这里,凭借我们的知识,我们就要改变这里的一切,说直白点儿,我们要好好教训教训那些个外国杂毛,打不死他们,也要让他们脱层皮,也好出出我们中国人的恶气,让我们祖国所受的深重灾难减轻一点儿,早点结束这种局面,为我国赢得一个有利的二战结束的形势。总之,一句话,为中华之强盛而奋斗!”

刘进和张宏一听,互相看了看,也立刻低声说:“为中华之强盛而奋斗!”

刘进问道:“队长可有计划啊?”

李琮想了想说:“目前,我还没有想好一个完整的计划,不过,无论如何,首先我们要组建自己的军队,然后取得源源不断的财源,打出自己的地盘,这是必须要做的,大致我就先这么想了一下发展的方向。你们说怎么样?”

:“好,先组建自己的军队。”刘进和张宏一致同意,毕竟这年月有军队才有地盘,军队是一切的基础。想到军队,三个人不由自主的看了看房间外面,那里躺着60多个第一批烂醉如泥的未来军队的“精英”们,只不过这素质还是差了点儿,只好将就着,聊以自慰吧。还有就是这二龙山暂时成为根据地了,要好好经营。李琮和刘进、张宏又商量了半宿,天明时分才各自睡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