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潜规则第三条:你一定要有长远志向,如果实在没有,那就赚钱吧。


胸怀大志是做主角的首要条件。

在职场上,你若没有一个奋斗目标,就不可能进取的往上爬,到最后只能沦为龙套,成为别人的牺牲品。

而这个奋斗目标,绝对不能是短期内可以实现的。一个人太容易得到满足,就会沉溺在满足里面不思进取。

而人类进步的源泉,就是欲望,永不停歇的欲望。

站在人类角度看,所有的伟人都具有比天还高的志向,正是这种信念,才支撑着他们克服种种艰险,达到最后的目标。

千万别以为,自己不可能象伟人一样。

因为就算你抱着要成为伟人的志向,最多也就能做到伟人的百分之一甚至千分之一。如果你连想都不敢想的话,那你就注定是地下的一条虫子。

伟人统治虫子,虫子的命运不受自己操纵,这就是主角和龙套。如果看完第一章,你决定要做主角,做自己的主人,那就继续看下去。


一个长期的志向为什么必须存在?

因为在职场上,你要安身立命,想要做主角,想要往上爬,就必定会遇到千难万险。

这种困难既是在工作上,更是在办公室政治里。

你会遇到客户的责难,遇到同事的排挤,遇到上司的打压。你会陷入人际关系和办公室政治的漩涡里。

而且,你必定会遇到失败。请相信我,所有人都经历过失败,包括伟人们。

等到你陷进困难,遭到失败,想要放弃的时候,你该怎么办?

没错,你的志向就是指路的明灯,它会告诉你该怎么做,该往哪个方向去,是不是该坚持下去。

你的长期志向,就是你职场之路的保险带。


这绝不是空泛的一句口号而已,你必须定下志向,而且为此努力。我建议每个人都把自己的职场目标写下来,然后放在一个每天都能看到的地方。(当然不建议放在同事也能看到的地方。)

从此以后,你所做的每件事情,都必须和这个目标有关。你的职场生涯,就是围绕这个目标打转的。

在你做一个决定前,先要问问自己,这个抉择符合我的利益么?能让我离目标更近么?

如果可以,那就去做,别管其他。如果不可以,那就别做,不管有什么好处。


案例:

公司里很多人都不喜欢冯晖和林丛,但相比之下,冯晖的人缘稍好一些,因为他不像林丛那样冷冰冰,接人待物都和蔼。

只是,很多城市人都看不起冯晖,觉着他一直没脱了那股子乡下来的土气。象冯晖这种人有个专有名词,叫做“凤凰男”,就是从鸡窝里飞出的凤凰,虽然现在是凤凰,但根还在土鸡窝里。

冯晖有很大的志向。从小时起,他看着父辈们从地里刨食吃的苦难,就下决心要离开穷的没有边的山沟沟。

所以冯晖的成绩很好,从小学开始就一直是同级里的第一名。获得城市里好心人的捐助后,冯晖得以上高中,乃至于有机会考大学。

在高考前夕,冯晖有了一个巨大的变化,这个转折来的并无征兆,很是突然,让所有人都极其意外。

原本冯晖是文科生,语文和历史两门尤其出色,但在参加高考前的几个月,冯晖突然决定转理科。

这个决定震惊了全校,因为在不久之前学校就接获通知,冯晖成为整个县十里八乡所有高中里唯一的一个文科保送生,保送的还是重点大学复旦的历史系,为此校长专门召开集会宣布过。

但冯晖却要放弃绝佳的保送机会,他准备用高考前最后几个月时间攻读理科课程。

为什么?没人知道真正的原因。

只有冯晖心里清楚,因为他的志向改变了,这是他人生最紧要的转折。

志向是什么?志向就是你愿意为实现它而放弃别的东西。

以冯晖的成绩,跳出山区已经不是难事,而在高考前夕,他收到了来自城市捐助者的一封信,那封信使冯晖有了新的志向。

冯晖的捐助者,本是A公司(即冯晖现在任职公司)的大中国区销售总监,但在最近一次公司内部斗争里被击垮,发配到下属小公司去了。

捐助者虽然自己事业受挫,却依然愿意支持冯晖读大学,并随信附来了第一年的大学学费和生活费,整整一万五千块钱。

那是冯晖第一次读到职场的内幕,而他心中的恩人遭到前所未有的挫折,也令冯晖改变了志向。

他有了一个新的理想。

那就是在大学毕业后,成为A公司(即冯晖现在任职公司)的大中国区销售总监。他要为资助他的恩人夺回失去的一切,这个理想变得无比强烈。

冯晖从高中备考开始努力,他丢开了熟读的历史书,开始拼命攻理科,最后他以县、市第一名,全省理科第五名的成绩考入了浙大工商管理系。

进大学后,冯晖并未松懈,他一直围绕自己的目标制定计划。

在大学第一年里,他开始了解A公司的业务资料,公司背景。第一年的暑期,他以勤工俭学之名,成为A公司在杭州的一名终端推广员,进一步了解行业和公司的运作。

大学的第二年,冯晖的观察已经扩展到A公司所处的行业,由于这是个跨国集团,所以冯晖开始苦读英语。这年的暑期的勤工俭学,冯晖进入了A公司的竞争对手企业,借此机会对竞争几方都有了解。

大学第三年,冯晖英语轻松过六级。他开始制作一个与A公司行业有关的网站,这个专业性极强的网站并不能为冯晖带来收入,却让他与很多行业高人接触,并且了解到许多内幕资料。

这个行业网站直至冯晖毕业进入A公司,也没有关闭,并逐渐成为行业内知名的专业网站,但很少有人知道,它的创立者是冯晖,这为冯晖日后实施计划奠定基础。

大学第四年,冯晖的英语过八级,在实习期间就顺利考入A公司东区销售部。虽然只是个不起眼的销售代表,可没人知道,他为这一天付出了多少努力,花费了多少时间。

在别人看来,冯晖就是那么个和蔼而进取的年轻人,脱不干净身上的泥土气。

但毫无疑问,立下志向后,冯晖的每一步都是围绕着它进行的。在大学四年里,冯晖没有谈过恋爱,几乎没娱乐,不参加社团,全部精力都投入未来的计划。

虽然他毕业后没有立刻成功,但却已经为他将来的成功奠定基础。


冯晖是一个特殊的例子,但也是典型的凤凰男实例。他出身不好,必须费尽心思,奋斗十多年才可以和城市人站在同一起跑线上。

但你有没有想过,即使你和同事站在一条起步线上,但本质可能并不同。你不知道他曾做过什么,不知道他为这一天准备了什么,你更不知道他有什么志向,不晓得他会为此付出多少努力。

千万不能小看一个心怀梦想的人。


并不是每个人都能象冯晖这样,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惜代价。

但要在职场上生存,你必须要有一个目标,这是你前进路线的引领,如果没有了这个目标,那就会陷进迷茫。

努力工作是为了什么?拼命表现搏升职是为了什么?勾心斗角是为了什么?

一旦这种迷茫出现且无法解决,那你就有可能陷入道家无为思想,职场前途堪忧。


但有的人说,我不像冯晖这样一心想着往上爬,我就没那么大的野心,也不想处心积虑的跟人斗,难道象我这种人,就没法有自己的志向么?


其实很简单,如果你实在没有大志,那就赚钱吧!


因为现在正是个商业社会,所有的一切都是用钱来衡量,你可以不物欲,但挡不住别人用物欲的眼光来看你。

一个淡泊名利的人适合隐居山野,却不适合在职场上打拼,你没有向上爬的欲望,就一定要有赚钱的想法。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金钱是衡量你价值的标准(很多时候是唯一标准)。

在政府部门事业单位里,职务是一个人价值的体现。而在商业公司大部分职场上,薪金才是价值高低的标准。

在新兴公司里任职有种很危险的境地,那就是当公司业绩不佳,或者刚刚初创时,老板用理想煽动员工,要大家一起共渡时艰。言下之意,便是所有人都不拿钱,免费帮他打工。

千万别小看这情景,很多新人都会上这种当,有时候是抹不下同事的面子,有时候是真的被老板说动。

很多人心里会冒出个想法:“现在我帮老板打免费工,以后公司发达我就是元老了。”

错!大错特错!

你要记住,当你肯不收钱干活时,你唯一的价值就是免费的劳动力。你的智慧,你的能力,你的才干都被抹杀了,廉价将是你唯一的标签。

当公司处于困境时,老板急需廉价劳动力,当然要利用你这点价值。

可等公司发达后,老板有的是钱,再不需要免费劳力,等到那时候,你觉得他还会记得你的好处么?

真有那一天,你就是被嚼过的甘蔗渣子,被丢在地上。老板会花重金礼聘职场高手加盟,你的位子迟早会被取代。

就算你的实际能力很强,可用什么证明呢?你不过是个廉价劳力而已,早就被证明过毫无价值了。

已经有许多许多人掉进陷阱,万万不可忽略自己的薪金,那是你在职场的身份象征,什么名片也比不过一份有很多零的薪水单。

打工皇帝才是各个公司追逐的目标,谁又会去追一个打工乞丐呢?


案例:

王小峰最近又很颓废。前两个月,为了摘掉死单峰的帽子,他曾拼命过一段时间,可经过“送产品下乡活动”后,被林丛忽悠的不轻的王小峰又失去了自己的目标。他没了天天做单子的动力,又开始办公室“闲人”生涯。

同事张琮名跑过来,神秘兮兮的说:“最近想不想换个环境?”

“跳槽?”王小峰头也不抬,“张琮名,你什么时候干上猎头了?”

“不算跳槽,只是换个环境。”张琮名压低声音,“知道强SIR么?”

“西区销售副经理?”

“他升啦!”张琮名嘀嘀咕咕,“论年资,论来历,他早就该升了。”

王小峰虽然颓废,可心里那本帐还是很清楚的。强SIR是老外,听说是前几年直接从总部空降下来的,按说该是高层才对。可一个老外哪里玩得过中国人的手段,没用几年就被人挤兑的一路下滑,最后只做了西区销售副经理,而且还没什么实权。

“怎么就升了?他做西区销售经理了?”王小峰念叨,“按说不会,这个强SIR被冷落很久。”

“不是西区销售经理。”张琮名啧了一声,“是公共营销部的经理,直接向华东大区销售总经理报告,和西区销售经理同级。”

“公共营销部是什么东西?”王小峰愕然。

“专门为强SIR设立的部门,整个集团里独一份,在我们华东大区做试点呢。”张琮名郑重其事,“这事情和你也有点关系。”

“又关我事?”

“上次你搞的下乡活动虽然无疾而终,不过强SIR却很欣赏这个点子,觉得我们公司应该专门有一个部门来做公益性事业。”

王小峰不解:“集团不是一直有部门在做么。”

“可我们销售系没有啊,这个公共营销部就是直属销售系的公益事业部门,专门做慈善性的活动,强SIR就是部门负责人,懂了不?”张琮名一口气说完。

“那找我做什么?”王小峰觉得张琮名不是讲八卦那么简单。

“啧!强SIR指名要你去跟他,要不我来找你干嘛?”

王小峰惊了下,他也听说过公司里有不同派系,各有各的山头,不过有人来拉他入伙却是第一次:“为什么指名要我?”

“上次的活动虽然没成功,但强SIR却欣赏你,觉得你和他理念相似,公共营销部就是需要你这种人才去做。”张琮名又叹了口气,“就是新部门才刚刚成立,预算不够,你要是转过去,就只能拿现在薪水的一半。”

“差这么多?”王小峰撇了下嘴。

“别咋呼呀!”张琮名一屁股坐在办公桌上,“你现在做的很开心么?不是吧,上次被林丛涮的还不够?强SIR那里拿钱虽然少,可干的是真正的公益事业,不正好遂了你的心愿么?做什么也没做开心的事情好啊。”

王小峰犹豫了下:“可薪水少这么多。。。。。。”

“薪水虽然少了,但地位却不同了。”张琮名点着王小峰的鼻子,颇有些恨铁不成钢,“你可是强SIR点名要过去的,至少要给你副主管的位子。你呆在销售部里就是个小人物,跳过去就是主管级了,这才是你进公司第一年,哪有人像你升这么快,就算林丛也没这速度啊。”

王小峰听到这话怦然心动,他进公司以来,几乎被压在最底层,按冯晖的话说,是看不到希望的龙套。如果进强SIR的部门,可以直升副主管的话,那该少奋斗多少年啊。

冯晖和林丛拼死拼活的干,还不是为了升这个部门的副主管么,他王小峰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拿到手。

“怎么样啊,强SIR那可等我回话呢。”张琮名扬眉。

“且容我想想。”王小峰虽然心动,却没立刻答应。他受到上次的教训,知道不能把别人的理想当自己的理想。

这事情,他还得去问问冯晖。


晚上,王小峰请冯晖吃饭。

冯晖对王小峰的用意早就成竹于胸,等两杯红酒下肚,便说:“有事情要问?”

王小峰急切说:“你知不知道。。。。。。”

“强SIR要你过去?”冯晖抢先说。

“你怎么知道?”王小峰大惊。

冯晖晃晃红酒杯:“今天张琮名找你找的这么高调,谁会不知道,别说我了,恐怕主管和经理都收到风声了。”

“这个张琮名,连地下工作都不会做。”王小峰心里有点惴惴。

“他是故意的。”冯晖淡淡一笑。

“故意?”王小峰大惑不解。

“张琮名故意高调的来拉你跳槽,就是要让部门里的人知道这回事情,彻底断了你的退路。”

王小峰深吸一口气,这才明白:“够贼的啊,这家伙。”

“你是怎么想的?”冯晖问,“强SIR拉你过去的事情。”

“嗯。。。。。。”王小峰在冯晖面前就不再摆架子,“其实我是挺想过去的,那边做的是公益事业挺适合我,而且又有升职,你知道从小职员到副主管之间虽然差的不多,可没机会就是一辈子的事情了。”

“那你就过去吧。”冯晖点点头。

王小峰从冯晖的眼神里发觉了一丝戏谑,他晓得问题并没有这么简单,于是便放下身段不耻下问:“我不是在跟你商量么,你倒是说说,如果是你会不会去?”

“不会。”

“为什么?”王小峰奇怪,“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不去?”

“你最近为什么又颓了?干吗心思不在工作上?”冯晖反问。

“嗨!反正我也不想升职,老那么拼命干嘛。”

“恩,那我问你。”冯晖话赶话,“既然你没想升职,为什么还要自降薪水去强SIR的新部门呢?”

“额。。。。。。”王小峰一时答不上来,勉强说,“我也。。。也想换个环境。”

“跳槽有往高了跳,也有往低了跳。你首先要弄清楚自己想要什么,就连自己的目标都不清晰,乱换环境是很危险的。如果你没想过要升职的话,去强SIR的新部门,对你只有降薪的劣势而没有优势。”

“可除了降薪外,也没什么坏处啊。”王小峰似乎觉着哪里受到了轻视,竭力争辩。

“降薪就是最大的坏处。”冯晖淡淡说,“你先要搞清楚,为什么要降薪。”

“因为预算少啊。”王小峰问。

“一个新成立的部门,和东区、西区销售部平级,怎么可能会预算少到一个副主管都只能拿半薪?你有没有想过这原因?”

“为什么?”

“你知不知道强SIR为什么会升职?”

“不知道。”王小峰还是呆呆的摇头。

冯晖真有点哭笑不得:“你什么都不知道,就敢瞎跳槽,这不是傻大胆是什么。”

“你倒是给我说说啊!”王小峰急了,“上千块的红酒你都喝了,还不快教教我?”

“强SIR升职,因为他在西区销售部呆不下去了,被人排挤的很惨,强SIR已经被人斗垮,他的前程彻底完蛋了。”

“被斗垮了怎么可能升职呢?这也不符合逻辑啊。”

冯晖慢条斯理的解释:“因为强SIR是总部直接空降下来的人,大中华区不可能直接把他裁掉。而按照中国人的艺术,想要裁掉一个人最好的办法,莫过于先让他升职。”

“明升暗降?”王小峰略有所悟。

“不完全是,新部门是真的,升职也是真的,也的确是和东区、西区销售经理同级,强SIR的职权没有暗降只有明升。”冯晖说,“问题就出在这个部门的性质上,你别忘了,这是个公益性的部门。”

“那又怎么样?”

“这个部门是向华东大区销售总经理直接报告的,自然属于销售系,而在我们销售系里,每年唯一的评估标准是什么?”

“哦!”王小峰恍然大悟,“是业绩!销售系的评估就是看业绩,而强SIR的新部门纯公益性,不可能有业绩。”

“没错,等到年底评估时,强SIR部门业绩为零,还消耗了大量资源和预算,那时候大中华区上报总部裁撤掉这个部门,老外自然也没话可说。”

“我明白了,原来成立这个部门就是为了裁掉强SIR。”

“想要裁掉一个不能被裁的人,那就创造一个部门,再裁掉整个部门。”冯晖悠然的喝了口酒,“雕虫小技尔。”

王小峰擦擦头上的冷汗,长长的出了一口气,他现在算知道了,自己不做任何调查就妄想着升职跳槽是多危险的事情。

“不过张琮名也去新部门。。。。。。”王小峰心里还有最有一丝希望。

冯晖嗤之以鼻:“你又犯了人云亦云的毛病。你要学会独立思考,这世界哪有天上掉的馅饼,当别人给你一个好处,自然是先有他的好处。强SIR要你去当副主管,可有提过主管是谁么?”

“张琮名?”王小峰一拍桌子,“这个家伙,原来早盘算着骑在我头上了。”

“其实要做跳槽的抉择很简单,那就是必须符合你的理想。”冯晖微笑,“做公益事业或许是强SIR的理想,却不是你的,别再犯拿别人理想当自己的错误了。”

“可我真的没什么大志啊!”王小峰苦恼的挠头。

“如果你真的没大志的话,那就挣钱吧。在销售系里,还有什么比挣钱多更有说服力呢?”

“可我挣的钱也够花了呀!”

“够?”冯晖笑的直摇头,“你挣的够天天喝这上千块的红酒么?你舍得买几万块一件的定制衬衫么?你能住上几百万的房子么?你能带着女朋友去欧洲旅游购物么?在咱们部门里,也就你敢说出个够字,因为别人都是用赚钱多少来衡量自己地位,只有你不是。”

“等等!”王小峰想起来了,“我们同时进公司,底薪应该都是五千人民币,那你现在一个月赚多少钱?”

冯晖不答,只竖了一根手指。

“一万?”王小峰狐疑。

冯晖笑着摸出了钱包里的白金卡:“今天这顿,还是我买单吧。”

顿时,王小峰彻底明白了,脸色有些白:“你一个月能赚十万?十万?”

这顿饭,最后还是冯晖付账的,因为当他摸出白金卡时,两个人之间高低立下。就像是冯晖所说,当你的心里没有什么可支撑你的理想存在,那唯一让你有地位的就是金钱。

这是王小峰上过最昂贵的一堂课,虽然他没有付上千块红酒钱,但支付的却是在冯晖面前的自尊。

他们同时进公司,职务平等。

但从今天起,他们之间无形中有了阶层的差别。


在潜伏里,每个人都是有大志的。

譬如余则成的信仰,陆桥山和马奎想往上爬,李涯为军统的事业奋斗等等,就算如站长这样信仰沦丧的人,到最后,依然会一心捞钱。

所以要成大事者,必须有心里的方向,即使是只想着赚大钱成世界首富也可以。


章后疑问:王小峰事事都向冯晖请教,可他是否真的象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