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别人的奴隶么?——《潜伏》在办公室之二

sccd88 收藏 1 235
导读:职场潜规则第二条:别被理想忽悠,理想是需要的,但不是别人的理想,而是你自己的。 中国人是很容易被忽悠的,这体现在我们时常会被别人的理想打动,然后奋不顾身的投入其中,根本不会去想,这究竟是不是我们当初自己的理想。 譬如在电视剧《潜伏》里,国民党特务头子口口声声的说国家事业,保护领袖。到最后,相信他们话的人都成了先死的鬼,就连李涯这么聪明的人,也因此一命呜呼。 反倒是满嘴党国事业的站长,却老谋深算的捞足了钱,逃到台湾区当富家翁了。 站长和李涯的差距在哪里? 就差在站长知道别人的理想只是梦想,发梦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职场潜规则第二条:别被理想忽悠,理想是需要的,但不是别人的理想,而是你自己的。


中国人是很容易被忽悠的,这体现在我们时常会被别人的理想打动,然后奋不顾身的投入其中,根本不会去想,这究竟是不是我们当初自己的理想。

譬如在电视剧《潜伏》里,国民党特务头子口口声声的说国家事业,保护领袖。到最后,相信他们话的人都成了先死的鬼,就连李涯这么聪明的人,也因此一命呜呼。

反倒是满嘴党国事业的站长,却老谋深算的捞足了钱,逃到台湾区当富家翁了。

站长和李涯的差距在哪里?

就差在站长知道别人的理想只是梦想,发梦和空谈就可以。而自己的理想才是理想,才需要去努力奋斗。

为别人的理想努力的人,不过是别人控制下的奴隶而已,你的思想被别人同化,成为他人手上的工具,你就算做再大的努力,那也不过是帮人搭梯子,请人上台而已。

永远要记住一点,只有自己的才是自己的。

这绝不是废话,因为我们每个人都有经验,当一个演讲高手上台,慷慨激昂的讲上几十分钟,我们接受了他描述的东西,就好像那就是我们自己的思想似的。

错了,完全错了。

别人的东西永远是别人的,除非你可以抢过来,或者掌握共享的主动权,否则你就是这理想的奴隶,只要控制权掌握在别人的手里,那东西就是别人的,不管你做了多少,投入多少,以后绝不会有一分属于你。

为什么每天都会有那么多人被煽动家利用?就是因为他们不明白这道理。

这世界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煽动。

煽动家之所以要发表煽动演讲,就是想把他的思想强加于你,让你为他的理想而奋斗。

如果你迷失在煽动家的演讲里,真的被那理想俘虏,丧失了自我的志向的话,那恭喜你,你成了一个别人思想的奴隶。

我们之中,有很多很多,多到数不清的人,已经这样的思想的奴隶了。

牢牢记住自己的理想,把它写下来,刻在心里,因为只有这才是值得你付出人生代价去奋斗的。



案例:


公司有一个新项目,是将一些保健器械跟随“农村合作医疗”的政策,进入农村市场。简单来说就是把保健器械卖到农村去。

这是个短期项目,并不值得付出太多的资源进去。所以当项目落实到东区销售部时,主管把王小峰和五个业绩一般的员工放在一个组里。

正在大家以为这又会是个死单时,林丛却主动提出来负责整个项目。

主管乐的有人出来顶,就让林丛担任整个项目组的组长。

于是王小峰等几人,就在林丛组长的带领下四处活动,一个部门一个部门的跑过去。但一周下来,收效甚微。

农村合作医疗虽然正如火如荼,但医疗器械的采购却是统一的,需要专门和相应部门沟通,而这些部门早就有了长期的合作对象。

更何况A公司是跨国企业,价格普遍比较高,而推出的又非医疗器械而是保健产品。

林丛找了很多人,甚至通过父亲的关系与有关部门接触,但还是无功而返。

眼见着,整个项目真的快要完蛋了,林丛突然在一天夜里,把小组成员召集在一起。

“我们都尽了努力,可失败就是失败。”林丛就算到宣布失败的时候还是声音高亢,“但我不甘心,我真的不甘心。你们都不知道,做这个项目我根本就不是为了提成。”

做项目不是为提成那还是为什么,众人都面面相觑。

“你们下过乡么?见过农村里是什么景象么?”林丛有些激动,“那些在田里劳作的男人,才三十岁就有职业病,这本来只是小问题,可缺少医疗条件的农民不会寻求治疗,日积月累下去,等他们五十岁时小病变成大病,其中很多人才刚刚进入老年就没办法下床了。”

“啊,怎么会这样?”王小峰也激动起来。

“我们公司这批器械,就是让农民们在家做保健的,有了这些东西,他们得职业病的几率会大大降低,老年后卧床率也会成倍下降。”林丛慷慨激昂。

“可是现在推不出去,还能怎么办?”王小峰颇无奈,“我们都干了一周了,一点机会都没有。”

“可我有了一个新想法。”林丛说,“我们不卖了,这批保健器械不卖了!”

小组里的人都傻眼了,还以为林丛脑袋烧坏掉。而事实上,林丛给人的感觉向来是冷冰冰,处处显得高人一等,很少有现在那么高亢激昂的时候。

“如果我们真的是为了农民身体着想,真心想让他们老年后可以行动自如,那就应该主动让产品下乡,而不是把产品卖出去。”林丛说,“因为我们是要让农民有足够的保健,而不是为了赚钱。”

王小峰似乎理解林丛的意思了,小心翼翼道:“你是说,我们应该让农民用上这批器械,而不是卖给他们?”

“就是这样!”林丛朝空中挥了下手,“我准备向总公司提申请,让这批保健器械成为公益产品,免费提供给这个省内的农村。”

“上千万的产品,免费提供?”大家被林丛这个点子震住了,“公司会批准这个方案?”

林丛拿出一大叠文件:“这个礼拜,我几乎跑遍了周边的乡村,拍了上百张照片,做了几百份调查案卷。实际上,我们提供的器械,可以让几十万个农村家庭受益,从而让十多万人摆脱晚年卧床的命运。”

王小峰仔细的看林丛的案卷,这工作确实做的很仔细,而拍摄下的那些老人的照片,也令人触目惊心,如果农村人在三十岁左右就能使用器械开始做保健的话,确实能够缓解很多医疗上的问题,而公司这批器械将是最好的产品。

现在无法推入市场,但如果能够免费提供给农村,那简直造福万千。

王小峰只是看着照片和调查案卷,就能感觉到这个计划的意义有多么重大。

“总公司看到这个计划后就会批准么?我觉着有点异想天开,我们是大集团,什么事情都讲程序按流程,公共关系有直接部门在做,什么时候轮到销售系了?”

“所以才需要你们的帮助,因为我们是在第一线的人,只有让总公司的人知道我们这里的情形,让他们看到我们所看到的,这才有成功的希望。”林丛再度语出惊人,“我打算在这份报告上签字,放弃自己在这个项目里的所有提成和收入,力劝总公司推行这套方案。”

王小峰陷入了思索,说实话,经过这一周的下乡,他也看到农村里许多人吃的苦,如果真的能得到免费保健,真是做了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

王小峰心里沉寂很久的善良复苏了,他第一个站出来,支持林丛:“我跟你一起签,放弃这个项目的提成算不了什么,如果真的办成了,我们可以救上万人。”

“好!”林丛重重的拍打王小峰的肩膀,两人并肩站在一起,简直犹如兄弟一般。

最后的结果,整个小组的六个人都签了那份报告,提交上去后,在等待总公司回复前,林丛决定不空等待。

他先从主管的手里,争取到限额内的试用器械,然后交给王小峰他们五人,让他们每个负责两个村,拿着器械去农村里给乡民们试用。

接下来的一周是忙碌而充实的,王小峰几乎吃住都在周边的贫困村庄里面。大批保健器械的到来,对于没怎么见世面的村民是极为新鲜的事情,几乎周边十里八乡的人都会赶过来。到最后,附近的合作医疗机构、医院,乃至于乡、县政府的官员都被这次活动吸引。

王小峰他们每到一个村子,就会形成万人拥堵的境况,乡村一级的官员听说他们将会免费提供保健器械,便为他们的活动大开绿灯。

王小峰等人从没这么认真的做过事情,就算从前每一单都有提成奖,也不曾这样用心勤奋过。日以继夜的教农民们怎么使用器械,教导他们如何预防职业病,平时应该怎样做康复。

而林丛也没有歇着,他带着大小媒体四面出击,一个村子一个村子的拍拥挤的人海场面。没过几天,全国媒体上都出现了A公司保健下乡的消息,几乎成了一个热点新闻。

小组成员们虽然忙碌,但每个人都很幸福,他们觉得这么搞下去,总公司应该会批准提交的方案。

但半个月后的某一天,主管突然把所有人都召回公司,并宣布这个项目组正式解散,整个项目到此结束。

简直如晴天霹雳,王小峰等人被震的不轻,由于林丛不在,所以王小峰被推举出来和主管交涉。

“项目为什么停止了?”

主管意味深长的看了王小峰一眼:“项目结束了,自然会停止。”

“可项目没停止啊。”王小峰不解,“免费提供器械的报告还没批下来呢,附近村里面都等着我们送过去。”

“报告不会批准了,已经结束了。”主管淡淡一笑。

“为什么?”

主管看了王小峰一会,似乎对他的激动又叹又笑:“小峰,你何必呢。”

“总公司怎么能这样?我们做了很多事情,和那么多村子都说好了,他们还等着我们的。。。。。。”王小峰有点语无伦次,“什么叫何必?这是我们这几个的理想啊,还有林丛。”

主管冷笑:“跟你说实话吧,这个项目已经加入了农村合作医疗整体规划,我们的所有产品,几千万的产品都由政府采购了。所以,不会再有什么免费器械下乡。”

“不可能,政府明明拒绝了!”

“之前是拒绝,可现在不同,你们的宣传做这么大,气势那么足,和政策宣传刚好契合,所以就临时采购。”主管的目光里甚至还带着点怜悯,“你还不懂么?整个计划,就是林丛做的,这个采购计划,也是林丛一个人完成的。”

听着主管特意将“一个人完成”几个字咬的特别重,王小峰彻底明白了。

他们被涮了,被林丛彻底给涮了。

就在林丛对他们慷慨激昂发布演讲的时候,其实已经定下了利用他们的计划。林丛让他们签字附议免费器械的申请,一方面是让他们这些人放弃项目提成以便未来他可以独占功劳。而另一方面则是给总公司施压,让他们知道这项目并不是容易完成的。

而王小峰他们五个人下乡试用活动,则是整个计划的戏肉。也是项目的转折点。

林丛利用五个人被激发起来的善良,让他们可以不计报酬的住在乡下,竭力推销保健器材。而林丛则带着媒体到处追踪新闻热点,将公司的项目彻底炒大。

他很明白,政府部门的采购,追求的除了价格疗效外,更重要的还是宣传性和影响力,当这些保健器械的影响力覆盖全国后,最后的采购就是顺理成章了。

而当王小峰他们自以为免费提供计划很快会批准时,林丛却已经单枪匹马的把整批产品都卖完了。

而且还留给总公司一个完成不可能任务的印象。

高明,实在是太高明了。

王小峰被真相彻底的震傻了,他知道自己再度掉入职场陷阱,但用了很久很久,他还是没有想通,自己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王小峰的问题,究竟出在哪里?

从一开始,他就错了。

进入这个项目组,王小峰是有目标的,那就是卖掉产品,完成项目,拿到提成。如果他围绕着自己的目标去做,不管成败,结局都是可以接受的。

但他和同事经过林丛一番慷慨激昂后,却完全忘记了自己本来的目标,反而将林丛的理想当作自我理想。

这就是被别人的理想俘虏,成为了他人价值观的奴隶。

而这一点,比做不到单子更恐怖。

看本书的读者里,或许有很多正处于一个团队一个公司里,你们必然听过老板如宣誓般发表自己的理想感言,一般都会把这叫做企业文化或者共同目标。

为了这个目标,你们可以无偿加班,可以降薪,可以做很多本不愿做的事情。

你们真的以为这是共同目标么?错了。

共同目标是以共同所有权为基础的,当一个公司不属于你们,而只属于老板私有时,何谈共同目标?

相同道理,当一件事情做成后,只有你上司有好处,只有他可以升职加薪,而你依旧是籍籍无名的小人物,那又何谈共同目标呢?

真正的共同目标,是基于共同所有权,并享有共同的利益。

我说这番话,或许会遭老板、团队领袖们的恨,但毫无疑问,这是真话,以前从没人说过的真话。

每个人都是需要理想的,这理想并非空话,而是要去实施。而真正的强者,是把自己的理想强加于人,而不是被别人的理想俘虏。

所以,各位,请凝思一下,你们现在究竟是在为自己的理想奋斗,而是为别人的理想奋斗。

如果是后者,那就需要重新规划你的职场计划了。




案例:


经过“保健下乡”计划折磨后的王小峰,整日闷闷不乐,既不做新单子,又天天很晚回家,整日不晓得在做什么。

那天冯晖加班,准备回家,路过王小峰办公桌前说了句:“别想了,再想也没用,你又不能吃了他。”

王小峰正一肚子委屈呢,立刻拉住冯晖:“你说做人怎么可以这样?”

“这不是他的错,而是你的错。”冯晖低头看苦恼的王小峰,笑道,“当初你不答应帮他推计划,不就没今天的结果了么?”

“我想做好事难道还错了么?”

冯晖叹口气,知道走不成了,干脆坐下来:“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句话,我不同意。但就算你不为自己,也犯不着总给别人去奋斗吧。”

“我是在帮看不起病的穷人啊,有错么?”王小峰委屈更甚。

“你这不是帮穷人。”冯晖却连连摇头,“你从自己口袋里掏钱出来,捐给别人,那才叫帮穷人。而你们在做的是什么?加入林丛的计划,在林丛的指挥下,想用公司的资源去送人。这叫帮穷人么?不是,因为无论成功与否,唯一得利的人就是林丛,所以你帮的根本不是村里的农民,而是林丛。既然林丛是最后得益人,他选择了个最大好处的结果,并没错,错的反而是你。”

“我被骗了,难道还是我的错?”王小峰想不通。

“当然,你该怪的应该是自己,究竟是什么才让你失去了自己呢?”

王小峰郁郁道:“还不是林丛忽悠的么,他三言两语就把我们说服了。”

冯晖更是大笑:“在项目组里,你本来是有自己的计划的,为什么又会轻易被林丛说服呢?你轻而易举的放弃了自己的目标,而跟随林丛的目标,这么轻易放弃自我,把命运牵在别人手里,难道还不是错么?”

“按你这么说,我们就不需要团队精神了?”

冯晖顿了下,似是犹豫,但还是说了出来:“有句话说的好,团队精神只是弱者的借口。对于一个精神上的强者来说,团队精神只有在两种情况下出现,一种就是所有人以你的目标位目标,努力为你奋斗,这个时候团队精神就是绑住人的绳索,是利用人为你卖命的最好武器。而另一种情况就是最终利益大家共享,而事情的所有权共有,譬如大家都有股份的企业,这时候团队精神是让利益最大化的有效工具。”

王小峰张大的嘴又合不拢了。

冯晖大概觉着说多了,欲言又止:“事情都是这样了,你看别人就没说什么。”

“那是,林丛把他得的那份提成分给了我们,那几个人都见钱眼开,哪还会想到村里人都等着我们的免费器械呢。”王小峰恨恨的说。

“等等。”冯晖抿嘴思虑,“这倒是有趣,他分了多少给你们?”

“我们每人分了10%的奖金,林丛留了50%。”王小峰叹气,“之前我们都签过放弃提成奖金的申请书,这次能捞回来就不错了,那几个人对林丛都感恩戴德。”

“这倒是妙招。”

“怎么说?”

冯晖敲敲桌上的键盘:“你想啊,如果林丛没骗你们签放弃奖金的申请书,你们每个人都能心安理得拿到15%的奖金。现在林丛一个人把功劳全占了,只分了每人10%,可你们反而觉着捡了宝贝似的感恩戴德,这不是现实里朝三暮四的故事么?”

“对啊!”王小峰猛然一拍桌子,“这个林丛太过分了,简直把我们都当猴子耍!”

“耍都耍过了,还能怎么办?”

王小峰气的满脸通红,噼里啪啦的打起键盘来:“我要给主管写EMAIL,揭发林丛做的事情?”

“主管才不会帮你,他只管卖掉产品,更何况你又没证据。”冯晖劝道。

“怎么没证据,我这几天收到几十封村里和乡里的来信,催我们尽快送器械下乡,这至少也算是林丛破坏公司形象的证据吧。”

“信?”冯晖有点兴趣了,“我看看。”

王小峰把一叠几可列为活化石的手写信丢给冯晖。冯晖一封一封的打开看,在王小峰激烈的敲击键盘声音中,冯晖脸上笑意更浓。

看完后,冯晖却摁住王小峰想要立刻把邮件发给主管的手:“这封EMAIL,你发给主管没用,他肯定会保林丛的。”

“为什么?”王小峰怒道,“林丛做了破坏公司形象的事情,主管会保他?”

“林丛一口气完成这张死单,替公司制造了几百万的利润,一直汇报到大中国区,就连我们主管也受到嘉奖,他怎么会让你这种小人物把事情捅破?如果事情闹翻了,不止是林丛会完蛋,就连主管自己也要遭殃。”

“难道我们就对林丛没办法了?”

冯晖想了想,干脆绕到办公桌后,输入了一个全新的EMAIL地址。

王小峰问:“这是谁的信箱?”

“是华东大区销售副总,他一直和东区销售经理不合,而我们主管又是东区销售经理的直系。把EMAIL发给他,应该会有效果。”

“好嘞!”王小峰说干就干,丝毫不考虑就点了发送。

冯晖拿起那叠信:“这东西我有用,过几天再还你。”

王小峰呆呆看着冯晖走出办公室的身影,他还不晓得,今天晚上他已经丢下了一个多大的炸弹。

事态扩大到不可收拾,仅仅花了一周的时间。王小峰发出的邮件并没有引起什么回应,但邻省一家重要媒体却突然丢下重磅炸弹,发出上万字的长篇报道,讲述A公司送保健下乡的“骗局”,其中更附录了大批村民来信以及对村民的专访。各种证据都证明,A公司曾经承诺要赠送大批保健器械,而最终却食言。

这种承诺慈善却不兑现的新闻,立刻引起巨大反响,A公司总部每天都收到大量愤怒的电话,而各个层面都给公司巨大压力。A公司经营多年的名牌跨国集团形象顿时荡然无存。

而就在媒体报道持续发酵的时候,王小峰的邮件已经在A公司高层中传阅了很久。通过这封邮件,高层完全明白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A公司的公共关系部门超速运转,从终端调集价值数百万元的保健器械,以公益事业名义下发到原先承诺过的农村,才算将丑闻事件平息下去。

这件事情令A公司损失数百万,品牌形象损失更难以估量,最终需要人来负责任。

王小峰从没想到这件事情会闹得这么大,他一直以为电子邮件发给内部高层,只会在公司内调查。可媒体的突然介入,让整个局面失控。

究竟是谁把内情透露给媒体的?王小峰想到是冯晖,但却没敢确认,他也不理解冯晖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又过了段时间,公司的最终处理下来,结局让绝大部分的人吃惊。最后负责的人竟然是华东大区销售总经理,他被认作负有直接责任而被降级。原来的华东大区销售副总直接扶正,成为东、西两区销售系的直接上司。

而林丛和主管只是被发警告信批评,对他们来说,这几乎是不伤皮毛的最佳后果。

让大多数人吃惊的结局,对冯晖自不会意外。这件事看似失控,其实却完全在他的预测轨道上运行。

在冯晖把内情透露给媒体之前他就算准,几百万的产品对A公司是九牛一毛,总公司可以轻而易举的平息舆论压力。

但同时,冯晖也明白,这件事情对林丛的影响不会很大。因为一方面事情出的太大,需要有重量级的人来负责。第二方面公司为稳定终端销售人员的情绪,不可能直接拿底层干活的人开刀。第三方面林丛在董事局是有大靠山的,关键时刻不可能不说话,总公司自然不会因为一个销售员而得罪董事。

所以有时候,出了事情不一定是做小的倒霉,天塌下来有个子高的顶着,这句古话自有道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