匪妻 第一部 第十二章:报应

蒺藜 收藏 5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size][/URL] 第十二章:报应 “老爷,老爷!刺客……刺客逃跑了……”牛德旺急匆匆的闯进客厅,垂着头胆战心惊的对牛志起说道。 “你们这群饭桶!平日里吃我的、喝我的,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养你们有何用!滚、滚!”牛志起脖子里吊着一根纱布,正焦急地端坐在客厅中间的一把椅子上等着听捷报呢。现在一听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6.html


第十二章:报应

“老爷,老爷!刺客……刺客逃跑了……”牛德旺急匆匆的闯进客厅,垂着头胆战心惊的对牛志起说道。

“你们这群饭桶!平日里吃我的、喝我的,连这点小事都办不了,养你们有何用!滚、滚!”牛志起脖子里吊着一根纱布,正焦急地端坐在客厅中间的一把椅子上等着听捷报呢。现在一听说刺客跑了,立即张大了嘴巴,瞪着一双铜铃般大小的牛眼骂了起来,气得浑身上下也颤抖起来。

“奴才无能!该死!辜负了老爷的培养,奴才没用!请老爷惩罚。”牛德旺看到牛志起发起火来,赶紧吓得跪在地上,抬起两个巴掌左右开弓抽打起自己嘴巴来。他一边装模作样地打着,一边却用眼角偷偷地瞅着太师椅上的牛志起。

“老爷,您消消气。跑了就跑了呗,再生气也没有用,当心气大伤了身子骨。只要能查出是谁干的,还愁抓不住他?再说,管家他们也尽力了。”坐在牛志起旁边的四姨太,嘴里打着哈欠劝道,随后冲牛德旺使了个眼神,示意他住手。

牛志起想了一下,感觉四姨太的话也用道理,便不耐烦的冲牛德旺挥了挥手,让他站一边去。

“老爷,还有……护院头目牛全忠和歹人串通一气放跑了刺客……”牛德旺看到四姨太替自己说了话,赶紧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股脑地把自己的无能全推到了牛全忠的身上。

“什么?牛全忠反了!……”牛志起不等他把话说完,呼的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脸上的神情一下僵硬住了,身上不由地冒出了一身冷汗。他万万没有想到平时最信任的牛全忠竟背叛了自己!还放走了刺客!哪他以后还怎敢相信人?自己的安全还有什么保障?他从内心深处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但又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但他转念一想,牛全忠反了也好。如果不是这件事让他露出马脚,说不定那天会在背后里打自己的冷枪哩!那自己的性命岂不比现在更危险……想到这,牛志起的心里反而有一种十分庆幸的感觉,脸上又恢复了常态,便怒气冲冲的问道:

“牛全忠他人呢?抓住了没有!”

“跑了……跟刺客一道跑了……”。

“知道了……你下去吧。哎,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就算是一只狼崽子喂了两年也应该喂熟了,更何况是一个人?”他重新坐到了椅子上,无力地冲管家挥了挥手。牛德旺巴不得赶紧脱身,一听牛志起让他出去,赶紧倒退着向门外走去……

“哎哟!”他刚刚退出房门就和二姨太的贴身丫环小玉撞在了一起,两人一下跌倒在门前的空地上。牛德旺从地上爬起来,用手揉着额头刚想冲她瞪眼,丫环却扑通一下跪倒在门槛前:

“老爷!二奶奶!小少爷他……他……”丫环浑身发抖,满脸是汗,一下瘫倒在地上,再也说不出话来。

“少年,少爷怎么了?快说!”一个三十出头、面容姣好、身材丰满的女人从椅子上一下站起身,快步来到了丫环跟前,花容失色的问道。

“二奶奶!小少爷……小少爷他……他死了。”

“什么,少爷死了?不可能!你敢骗我?我撕裂了你的嘴!”女人一把将丫环从地上拽了起来,尖声叫了起来,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

“二奶奶!少爷,他被杀了……”

“我的福财呀……”这个女人正是牛志起的二姨太、小少爷的亲娘。她一听宝贝儿子被杀了,两眼一翻,身子一软,瘫倒在地上,昏厥了过去……。


牛家大院里灯火通明,到处站满了持枪的家丁,整个院子里如临大敌一般。卧房门外的走廊下平躺着一个赤着上身的丫环,屋里层外站满了垂手伏首的下人。牛志起坐在小少爷身边,用手抚摸着儿子早已冰凉的身体,抹着眼泪,捶胸顿足的大哭着。

“儿啊!我的儿啊!你醒醒啊!你死得好惨啊!呜呜---!崔命硬,我与你不共戴天!我要抽了你的筋!活剥了你的皮!”牛志起两眼通红,咬牙切齿的吼道。他虽然有三房姨太太,但却只有二姨太给他生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这就好比十亩地的一根独苗苗,放在太阳底下怕晒着,搁在树荫地里怕冻着,珍贵的很。现在到好,这唯一的一根苗也断了根,牛志起感到自己头上的天一下塌了下来。他伤心的痛哭着,身子竟摇晃起来,身边的丫环赶紧把他搀扶在了椅子上,又是打扇子又是掐人中好一通忙活。二姨太则趴在小少爷的尸体上更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地死去活来……。

“我的福财呀!你走了娘可咋过呀!老天呀,我也不想活啊……老爷,你可得给我娘俩做主呀!不能饶了他们啊!你得给咱儿报仇啊!”二姨太见牛志起缓过神来,转身扑倒在牛志起的脚下,两手紧紧抱住了他的腿,痛哭流涕地哭喊起来。丰满的身子把翠绿色的棉旗袍撑得鼓鼓的,随着一阵阵的抽咽有节律的颤抖起来。

“老天啊,你要绝了我牛家呀!”牛志起用力地拍打着大腿,仰天大叫了一声。他的脸上挂满了眼泪,眼睛里闪着绝望的神情……。

牛志起祖上也不知道做了什么缺德事,人丁一直不兴旺,到了他这一辈更是如此。大老婆给他生了个丫头,结果难产死了;后来填房的三个姨太太中只有二姨太还算争气给生了个宝贝儿子。其他两个姨太太虽然过门多年了,但肚子依然平平,没有一丝动静。这个出生就含着金砖长大的宝贝儿子一死,就彻底断送了牛志起的香火。

“去!快去县城把仕达给我找来!快去!连夜就去!”牛志起忽然抬起那张泪水纵横的老脸冲着管家大喊了起来,绝望的眼睛里又有了一丝光茫,仿佛溺水的人抓住了根救命草似的。

“是!”管家接了令,赶紧哈着腰从屋子里跑出来,骑上早就准备好的马匹,消失在漆黑的夜色里。

“崔命硬!我要让你不得好死……”寒风里传来了牛志起狼嚎般的声音。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