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勋 第十一卷 喜马拉雅 第十四章节 最后攻势(八)

月亮下的船 收藏 19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9219.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461.html


到处都是尸体,战车在爆炸的烈焰被扭曲成为了一团废铁,炸得稀烂,被掀飞得破散的零件散落的到处都是。而在链式机炮下被杀伤的尸首更是横七竖八着倒毙在地。不到半个小时,所有的进攻就这样的全面崩溃了。没有人会是想到会是这样。

而在攻击直升机的火力的掩护下啊,成群的中国机降步兵则是在轻型突击车辆的支持下,接连的发起反击,试图一举击垮‘越人阵’试图由土木龙退往西贡城的念头。

“中国人反击了”刚刚在武装直升机的疯狂杀戮下,几乎崩溃了的‘越人阵’士兵们缩成了一团,依然还趴在地面上,躲避着那致命弹雨的洗礼。虽然军官们不断的叫骂着,但没有人想去这样的去找死,颤抖着的尖叫声在这些可怜虫们依然嗡鸣着的耳畔响起,可是爆炸声打来的懵头懵脑的混浊感又启示这些慌乱的尖叫声所能够驱散的。

有人在破口大骂着,有人依然在发呆,还有些士兵则是一轰而散,不管三七二十一,胡乱的操起手中的武器就对着远处杀气腾腾而来的中国人的锋线打了过去。

无数闪亮的弹道,就如同划破天空的流星样,拖曳的着绚烂的尾痕,急速的流逝在夜幕之中,同样是那样的灿美,又同样是那样的转瞬即逝,随着这从天空之中,暴风骤雨般的划落而下的死亡,地面之上顿时的盛开了无数灿烂的烟花,冲涌而起的火光直勾勾的冲向入那宛若天鹅绒样的黑幕之中,直至将那天幕染成淡淡的橙红之色。

耀眼的火光在西贡城内都可以看得到,此起彼伏的爆炸声更是不绝于耳,一声接着一声,如同雨季类的滚雷样,从那遥远的天边轰隆隆的渐渐弥散过来,带着些许的沉闷感,但却又带着更多的狰狞突兀感,总之这样的‘雷声’更多的只是具有怖意。

浑身是血的士兵们尖叫着,狂奔着,那些高速冲过来的轻型突击车、高机动车上的12.7毫米重机枪正狂风暴雨般的泼洒着纷飞致命的弹雨,闪亮着的弹道里间杂着曳光弹不时的清晰的点出一道道微微弧线的轨痕。

灼热的气浪澎湃汹涌着,冲天的烈焰中红与黑袅绕着,盘旋着,翻滚着,到处的充斥着阵朵朵的盛开的死亡之花,似乎这种绚丽就如同是忘川河畔那成片成片铺满着的烂漫绚美、灿若云霞的曼陀罗花一样,只不过这种死亡之花所绽放之地无不是一片死亡之地。

爆炸的声声巨响之中,冲天的火光照亮开了夜色的深沉,染红了天空的昏黑,在这一声声,如同重锤样拼命砸槌着大地的急促爆炸声中,还有那如同闪光般绵密成一片的火球,无比绚烂的热焰就在那红黑之色的烟云之中歌唱、舞蹈,尽情的绽放那瞬间的美丽,冲开寂黑的束缚,将生命化作自己盛开时候的燃料,这是一种死亡的舞蹈。

几乎整个通讯频道里都是响彻着各种各样的叫骂声,拉下着夜视仪的钱鹏飞紧跟着双翼和红隼之后,借托着猛烈的火力的掩护,逐次向前推进,抱着枪的特战队员们彼此之前声嘶力竭的呼喊着“妈的,注意8点钟方向,我们需要掩护。”

一辆P1吉普车上的‘越人阵’机枪手操枪拼命扫射着,试图阻止中国军队的反击,但随即便是遭到了一阵密集弹雨的覆盖,架着机枪的红隼咬着牙一个长点,哒哒哒飞窜出去的子弹带着灼热直接的将车上的‘越人阵’机枪手打得血蛇乱溅。

“冲上去,冲上去,干掉这些狗操的” 钱鹏飞吼叫着,送上肩头的突击步枪不断的发出哒哒的射击声,轰砸出来的手雷不断的炸起阵阵的灰土尘烟。

“别给这些家伙喘息之机。”就在两架‘直-16’嘶吼着掠过头顶,用航空机枪掩护扫射的时候,提着枪的卓大队从后面匆匆上来,79旅的那些个家伙说得在理,被动防御只能一味被动,要想坚持更多的时间,只能打一场典型的攻势防御。

趁敌新败之际,以断然之决心发起猛烈的逆袭,一鼓作气打垮‘越人阵’的突围决心,让他们不得不重新思量自己的战斗力,而主要182师沿着土木龙一线展开追击作战,则新山一基地外围的‘越人阵’将全线崩溃。直到这个时候,西贡城内还没有动静,这说明什么?说明了西贡城内的守军压根就没有能力展开增援,或者说,他们担心一旦展开增援,反倒会偷鸡不成折把米。既然你们这样想,那老子我们就不客气了。

两枚单兵反坦克火箭弹带着拖长着的危迹,一头扎进了一辆AMX-10P履带式步兵战车的车身内,这两枚先后击中目标的PF-89火箭弹在瞬间便是撕开了AMX-10P步兵战车那脆弱不堪的铝合金装甲车身,这也难怪,采用两级串联战斗部的PF89式80毫米单兵火箭1型破甲弹,可不是这种轻装甲的步兵战车所能够抵挡得了的,别说没有反应装甲,就算是有,也没有招儿,本身PF-89B就是采用一级战斗部先诱爆反应装甲,然后二级战斗部起爆,金属射流击穿目标主装甲的攻击方式,来专门对付轻型装甲战车的。

撕心裂肺的爆炸声中,一截被炸断的人体从战车顶部打开的舱盖处,被炮塔内突然冲出的烈焰,给掀起飞上了半空,转眼之间,这辆战车便轰的燃成一团,看火势就知道已经没救了。

汲汲可危的战况让‘越人阵’的士兵们多少感受到了一丝的绝望,西贡城尽管已经不远了,但在新山一基地这里确实遭到了中国军队的猛烈反击,根本无法前进半步,而土木龙一线的缩起来的防御,则是已经面临着崩溃,事实上,他们在一个中国重装机步师的无情打击下已经近乎于崩溃,只不过还在作着困兽之斗罢了。

左翼的部队在密集的炮火掩护下的成群中国战车的冲击下,早就已经伤亡惨重,许多连、排几乎在中国人第一轮攻击中,就丧失了他们所有的重装武器,就连派去支援的那两个营也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战车造已经成为了正在燃烧着的残骸,士兵则是成群的被炸死、打死,少量几个依然掌握在己方手里的阵地则如同淹没在洪水中的孤岛,随时的都有可能被彻底的吞没,只不过中国人并不想胶着于这样的进攻中,他们只想迅速的撕开土木龙的防御罢了。这样的情景简直就是一场噩梦,而右翼的部队此时正在脱离战斗,会同中央位置上损失了两个营力量西贡防卫军第1旅一齐向西贡方向撤退。

没有人知道这样的撤退到最后会是变成什么样,在中国人大规模的电磁压制下,基本上的通讯联系都陷入了中断,所有的电台中传来的都只有一片沙沙的嘈杂声。而就算有了足够通畅的联系又能够怎么样,西贡城内的情况谁都知道的。

现在西贡防卫军的第1、2、4、6旅已经被切断在土木龙到西贡一线,而第3、5旅则是在边和附近被中国第13集团军所钳夹住。没人知道接下来会是怎么样。

萧扬此时也正在考虑西贡城外的局势,‘联指’命令第85机动步兵师绕道向南,两天之内,必须突破一切防御,进抵新山一基地,配合第182机步师,一切将西贡防卫军第1、2、4、6旅围歼在西贡城外。”而接到命令后的85师师长-刘天年当即调整部署,以第253机动步兵团并师直属侦察营、师直属工兵营一个连、师直属炮兵营两个连组成第1快速打击集群,由253团团长-萧扬指挥,经南线,直扑新山一基地,开路搭桥,以做先锋;

由254团、师直属陆航团、师直属工兵营一个连,组成第2快速打击集群,经由西南方向,进击新山一至土木龙之间的D区域,直接如同尖刀样,插入‘越人阵’纵深,打乱敌人、搅杂敌人,使敌人全面陷入混乱,就如同辽沈会战中的胡家窝棚之战那样。

以255团、师直属主力、配合以集团军直属炮兵旅一个营,控制于第1快速打击集群之后约30公里之处,作为机动力量使用,以便策应第1、第2两个快速打击集群,同时填补两个集群之间的空档。并最终配合第182师、第1、第2打击集群形成一个L形攻击之势。

“协调战区上空一切可以调用的航空力量,配合以炮兵,在前进的道路上给我炸开一条出路出来。”恶狠狠的扭曲了面庞的萧扬,转身对团参谋长命令到。

“可是这样。”参谋长稍稍的迟疑了下,他有些不敢相信团长会是下达这样的命令,因为在他看来,萧扬不是一个过分强调火力打击第一的指挥官。

“可是什么,执行命令。”萧扬毫不犹豫的肯定了自己的命令,对参谋长吼道。

“过得硬的连队,过得硬的兵……过得硬的子弹长着眼, 过得硬的刺刀血染红, 冲击像狂风, 坚守像铁长城, 过得硬的连队英雄多……”通信车的大喇嘛疯狂的一遍遍的播放着这首《过得硬的连队》响彻着的歌声混合着战车引擎的嘶吼声,在这越南南方的平原上交鸣着。

这是一曲总攻的交响乐,这是一曲会战西贡城下的胜利进行乐章,这是将最后响彻印支半岛上空的凯旋之歌。‘战无不胜、攻无不克、守无不坚、催无不毁’方才是英雄部队的本色。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