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为权力通吃到公务员招录而愤怒

蓝色紫砂 收藏 0 61

权力能吃什么,可能不好回答了。吃地,吃房,吃救济,吃空饷,吃项目,吃指标……除了如此这般的吃利;也吃名,譬如拿公款买版面,出书,把自己包装成这个家、那个家;也吃色,养情妇,包二奶,甚至还嫖宿幼女。既然都叫“权力通吃”了,大概只能说说什么不吃,或者看看吃后还能剩下什么。以前我天真地想,权力再能吃,总会有一些岩缝里的屎,是任嘴尖到什么地步的狗也吃不着的。譬如高考,分数面前人人平等,让“学会数理化,不如一个好爸爸”的时代成为过去;再譬如公务员招录,笔试、面试都挺较真,草民百姓也有望考进中央部委,“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旧梦,又再度能圆了。谁知前不久,罗彩霞案曝光了,一个县公安局政委,就能让神圣的高考,成了狗嘴里的屎;新近广东曝出公务员招录的“人情名单”(6月4日《时代时报》),又证明着权力通吃的狗嘴里,早就嚼上公务员的招录了。

一回回的“触目惊心”,其实早就没什么可“惊”了。想想也是,既然什么都吃了,还有什么不可吃?既然他可吃,你可吃,凭什么我就不可吃?所谓权力通吃,这“通”的可能不仅包括被吃的东西,很可能也包括吃东西的人。曾经热议过“59岁现象”,说是卸任之前,抓紧吃一通,怕的是以后再也吃不着了;现在听说出现了“39岁现象”,上任伊始就吃起来,怕的又是什么呢?最积极的理解,就是他们可能意识到,权力通吃终究不会允许这么一直吃下去,吃得越疯狂,意味着不允许再吃的一天越是近了。若不抓紧时间狂吃一把,用不着等到59岁,恐怕早就不让吃了。这也许正是权力通吃日趋疯狂的心理背景。

吃惊是多余的,愤怒是没用的,这回广东公务员招考内幕,跟那些公款出国的账单,公款按摩的账单一样,也是“不慎透露”的。在其它“慎”之又“慎”的地方,又会怎样呢?别怪人们已经不惮于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什么都敢吃的权力在握者了,因为觉悟和良知靠不住,左手管右手的制度也靠不住,惟一的期待,就是将这一切“不慎透露”的东西,从程序到结果,都能够依法地公开,主动地透明,特别是要让“慎”之又“慎”没有可能。虽然公开出来的东西,仍有可能做过手脚,但考虑到公开后的质疑,通吃时留点顾忌,大概也是一种进步。如果这种公开、透明能进步到做不了手脚,再想权力通吃,可能就有些难了。除非到那时,愤怒才是多余的。


浙江省温岭市委党校 (317500) 慕毅飞(媒体评论员)

笔名:慕容、莫心、易非、一飞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