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莞一工厂整栋楼被洗劫 女员工遭轮奸蹂躏

全村俺最丑 收藏 3 40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广东东莞高埗某工厂在金融危机中逆市盈利,员工的收入增加了,却招来歹徒注意,半年来,该厂员工轻则被刀捅明抢,重则遭污辱轮奸,甚至租住的整栋楼遭歹徒持刀洗劫。记者调查发现,该工厂所处工业区少见治安队员巡逻,治安亭近日更遭不明人士放火焚烧。


工厂盈利招匪注意


凭借自身实力,位于高埗冼沙工业区的某制衣工厂今年仍能逆市盈利。开春以来,几乎每个星期都要加班赶货,员工们下班都带着满足的笑容。


然而,这些提成丰厚的员工却不知已有贪婪凶恶的目光在注视着他们。“我被捅了,钱没了!”“她被害惨了,这辈子怎么见人!”“太可怕了,两个人拿着刀守在一楼,其他人冲到楼上逐层洗劫!”自2008年12月至今,这些恶性事件不断发生在该厂员工身上。“我们成了歹徒的靶子了。”该厂员工之间流传着这一说法。“我们真的成了最倒霉的工厂。”该厂一经理说。


花季少女惨遭蹂躏


2009年1月下旬的一个晚上,一位年仅17岁女工的悲惨经历,在该厂员工心中留下难以磨灭的伤痕——这名女工在夜半归家途中遭掳劫轮奸,其间其下体还被歹徒以铁管狂插。


据该厂人事经理吴小姐表示,当天晚上10时30分左右,艳艳(化名)和一同事走在工厂旁的北王路上,突然路口有一辆白色面包车出现,边叫着她们俩边追着,过了一会儿,车上跳下两个人想要抓她们,艳艳因受惊过度摔倒在地,来不及逃跑被擒,另一同事则跑得快,逃过了一劫。“后来她看到面包车上的人抓了艳艳向石碣方向开去了,马上报警,30分钟后警方到现场给她做笔录。”该厂人事主管陈先生说。


“(次日)凌晨2时30分左右,艳艳自己摸回宿舍了。”吴小姐曾向当晚逃脱的同事了解情况并进行心理辅导,对当时的情况仍历历在目。吴小姐回忆,那同事当晚看到艳艳衣衫褴褛,满身都是伤痕和血迹,便和艳艳的舅妈一起送她去医院。“我第二天去医院看望艳艳,看到她目光呆滞躺在床上,一个字都不说,嘴巴又烂又肿,手腕处发紫,听医生说,她的下体要缝针,听到她舅妈说‘害了这孩子,还用铁管捅’。”吴小姐说。当时负责向医生了解情况的人事主管陈先生也告诉记者:“医生当时说,艳艳下体存在严重的裂口,创伤面极广,是被人用铁管狂插下体所致,也有被轮奸的痕迹,可能导致不育。”


事后,厂方为艳艳垫付了全部医药费用,还想留她在厂工作,但艳艳出院后决意辞工返乡,当时侥幸逃脱魔掌的同事也没留在该厂。6月10日下午5时许,记者欲向该区警务室求证艳艳的案例,但该警务室门户已闭。而据附近居民透露,整个工业区的人都知道这事。


6月14日,记者再次到该厂采访时,看到公告上贴有一张警告。原来就在几天前,该厂某女工在回家路上遇见了可疑的面包车跟踪,幸而机警地奔跑回厂,才没让悲剧发生。


歹徒洗劫整栋住楼


员工廖先生说:“很多同事住在工厂旁边的一栋住楼,1月的时候,我亲眼看见有两个人提着刀守住路口,两个人守在一楼入口,其他十多人声势浩荡地冲上楼去,挨家逐户地打劫,太可怕了。”


记者随后走访了该住楼,房东及住户皆三缄其口。有知情者透露,以前遭劫的住户差不多都搬走了,现在的住户大多的确不知情,而房东惧于某种势力,但求不得罪人和求得自身安全。

一天三被抢员工常挨刀


记者多次采访该厂,所找的每一位员工,几乎都称遭受过打劫。吴小姐说:“从2009年1月到3月,我们的员工几乎是一天三被抢,4、5月治安稍好,到了6月又开始了。”该厂保安队长李先生也说:“我们已经总结出规律来,他们(歹徒)对待我们厂的人都是先捅后抢,明抢!”


“那是晚上7时多,他们先在我的脚上砍一刀,再抢我手机。”该厂员工严先生说。“突然背后一凉一痛,原来他们已经把刀直捅我背脊了,我后来跟他们拼命,才保住钱财。”该厂员工唐先生说。


保安护驾专车接送


鉴于治安环境如此混乱,这家“倒霉”的工厂如何保障员工安全?李先生说:“今年以来,我们的工作量很大,每天晚上特别是发工资的那几天,都要保安提着钢管护送住得较近的员工回家,住得远的还要雇一辆专车接送,但保安队队员们难免还是频繁给厂里报工伤。”


李先生建议该工业区各厂的保安组成联防队,维护区内基本的治安环境,但有关部门对此迟迟未予回应。


治安亭被烧通顶


连日来,记者在白天及黑夜走访该工业区以及据称常遭歹徒打劫的工厂一带,甚少看到有治安员巡逻,只有一些工厂内的保安走出厂外范围巡查。某工厂的值班保安说:“6月8日,一家工厂的男员工被抢手机了,他和歹徒争执很久,很多居民围观,治安员就在5米外的治安亭里没有出来,后来我们有保安去喝斥,那歹徒才逃跑。”顺着该保安手指方向,记者看到不远处有一治安亭,亭内无人值班。“他们(治安员)都隐形了吧?”有居民戏称。


6月10日,记者在走访冼沙工业区时,看到一被烧通顶的治安亭,只剩下铁框。据知情者透露,该亭是6月7日凌晨2时许被不明人士放火烧掉的,几天来没看到有治安员调查此事。


6月14日,记者在这一带找到一位治安员,他透露了部分治安员“不作为”的原因:“我们一个月收入才1000余元,大队又不给我们买社保,眼看着生活没有保障,还不如去干点别的,有时候看到危险的情况,心里真的很害怕。”该治安员还表示,治安亭被烧,是对他们的公然挑衅,但他们对此也无能为力。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