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岁月 第三卷 一百二十八章

nickhand 收藏 14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921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970.html


一百二十八章

山下奉文第一次感到悲哀,大日本帝国军队现在竟然丧失了制空权,在敌人的陆空联合打击下节节败退。

山下奉文打着撤退的如意算盘,但是近八万(日军征招的奴兵以一个日军士兵,控制一到两个奴兵为基本数,故而山下奉文的兵力达到了满员的三个甲种师编制),往那里撤也是个大问题。

后勤补给山下奉文已经不再忧心,他现在打的就是走到那就抢到那里的主意。但是八万人的队伍猬集一团也不行啊!撤退也得有点章法不是,虽说他的兵法偷学自中国,学的还真的不咋地,但是简单的主次掩护,什么明修检道暗度陈仓、虚实奇诡他还是知道一点点的!不过他的计划大本营还没有批准。

山下的打算其实很简单,兵分两路,以五千余日军控制五万余奴兵,佯作主力向乌兰乌德进攻,吸引苏军视线,其余二万日军精锐急速西进,留一千日军死士控制乌兰巴托作殊死抵抗。山下实际是已经看到外蒙兵团没有啥出路了,要么降、要么拼命,最好的下场不过是将苏联新西伯利亚搞个鸡飞狗跳,和苏军在新西伯利亚拼个鱼死网破。最好的结局就是在德军攻陷苏联后换取德军对东北的进军,直接支援大日本帝国东北的作战,改善帝国已经日益艰难的境况。

日大本营对于山下奉文的计划迟迟没有回复。山下奉文察觉到再打下去会连两个师团都会被沾住,马上就当机立断,命令前线日军趁黑夜撤出。

山下奉文命令日军在各地埋设大量的苏制反坦克地雷,迟滞中国军队机械化部队的追击。日军撤出部队迅速依照计划整合部队。



王晓此时已经移交了前锋部队指挥权,仅仅率领自己营的部队作战,白天的战斗很激烈。日军缴获了苏军大量的火炮,对装甲兵的威胁非常严重,好在援助作战的战机来得快,对鬼子的炮兵进行高强度、高密度打击。营里坦克机动性也极强,火力也强劲,部队损失不大。日军夜间撤退被他发现了,但是王晓没有命令部队追击,只是派出了侦察兵潜向日军阵地。

日军撤退的情报报到陈刘礼这里,鬼子在撤退的时候在通行要道上埋设了大量的地雷,随军的苏联联络人员请求陈师长用火炮轰开道路追击,陈刘礼没有答应,只是派出专业的排雷工兵前往排雷。

第二天,日军顶着头顶的轰炸继续转移,几万人分成多路扑向乌兰乌德。飞机侦察的报告来后侦察兵的披告也来了,侦察兵报告的情况表明鬼子驻于库尔图克的部队汇合一支从乌兰巴托出去的鬼子向克孜勒一带消失,随军携带的物资几乎席卷了库尔图克一带的所有。

张大富马上下令部队追击鬼子大部队,装甲骑兵第二师和直属骑兵第五师立即攻占乌兰巴托,之后再进军库尔图克,大部队直接转向乌兰乌德。


坦克的炮塔缓缓转过,轻轻一个停顿,‘轰’的一声震响,一百毫米线膛炮的高速弹丸轰然炸的一辆逃窜的吉普车残渣四飞!

腊肠紧紧勒住胯下的马匹,四周被震起的灰尘随风飘动,此起彼伏的坦克主炮射击震起的灰尘弥漫在四处。腊肠胯下的马匹是新补充的缴获骏马,他乘坐的日制装甲车被鬼子击毁,临时换乘的马儿性子很烈,明显不适应炮声隆隆的战场,夹在骑队中十分焦燥。

腊肠不停的轻抚坐马不断扬起的脖颈,安抚着它保持现在的速度,保持骑队队形。骑兵团紧跟在坦克战车的旁边,因为随行的是骑兵,坦克之间的间距也比较宽,不少装备火箭筒的战士就在马背上瞄着鬼子的目标进行打击。

腊肠后面传来马蹄声,张团长纵马驰来,手中的马刀在侧排战士竖起的马刀上滑过,激起一片叮叮铛铛的脆想。

“骑兵团、出击!”张团长大声命令。

缓慢策马跑动的骑兵蔬散阵中爆发出一阵震天的呼喝,‘冲、吼!’骑兵们逐渐加速越过露履带吱呀的坦克。

后面的炮火开始对重整阵形的敌人进行打击,头顶的机群轰隆着向前飞去,那里是乌兰巴托的土城围子。

时隔年多之后,腊肠再次骑上马背,胸中似乎涌出一股难以拟制的豪情,颤粟从心底直上脑后,激的握枪的手都是一颤,喉间一声猛兽般的嘶吼,胯下的马匹也是极度兴奋,蹄声如雷,迎着扑面的冷风酣呼杀出。

如巨浪席卷一切气势,骑兵们漫过戈壁、草原,后面的坦克等机械化部队紧跟着向前突击,千军叩关,雄兵临城!

乌兰巴托的驻守鬼子仅仅千人,一个炮兵中队,接到的命令是死守,但是无坚城依托,少纵深防御兵力。鬼子的炮兵仅仅来得及露头开上一两炮,就被头顶上几架轰鸣的远程螺旋桨轰炸机给炸了。

紧接着十几架奇形怪状的飞机飞来,两架飞的极低、速度很快的飞机腹下‘嗖、嗖、嗖------------------’的飞出一支支火箭弹,炸在日军阵中,每架飞机机身两侧伸出的两挺机枪泼雨般的子弹追击着地上的日军,十一架大肚子飞机上突然抛下一根根绳索,一个个身着迷彩的战士飞速落下,迅速在日军阵中清理出一个空处,紧接着就是二十几架怪模怪样的大肚子飞机悬停在半空,一个个精锐的战士迅速降下。

大肚子、头顶着螺旋桨的怪飞机飞走了,低空中五架速度极快,来回穿梭的飞机依旧在向鬼子阵地抛撒着弹药和火箭弹。

张少阳一落地,就将HQ40顺到手中,特别纵队的战士因为作战性质决定,选择的武器都是弹夹容量较多的红旗40(波波沙),以突击作战为主,讲究突然近战打击的特别纵队轻武器由通用机枪、HQ40冲锋枪、手雷、手枪为主,喷火筒之类的特种作战武器虽然列装,但不是单兵标配武器。

“团长,鬼子跑了!”小马头也没回的大声报告。肩上的单兵火箭筒‘嗤’的一声射出一枚火箭弹。

张少阳原是田猛两栖特种部队中的营长,田猛在外兴安岭地区组建国际纵队之时被调离,他和林德两人率领二千‘种子’部队分成两队,现在在集团军中组建了特种纵队,辖四个特种作战团。张少阳以纵队副司令(副师级)兼任了特种机降团团长。

耳边如雷的蹄声已经清晰,骑兵战士们高喝呼啸的冲杀声由远而近。“向集团军指挥部报告,机降作战已经成功,但是实战中敌方的高射机枪等防空炮火对机降作战的威胁非常大,向指挥部建议,直升机空降作战应以夜间为主。”张少阳在机上可是很受了一些惊吓,好在鬼子初次见到这些奇怪的直升机,聊聊两挺防空机枪的射击也打偏了,但是低空飞行的直升运输机的危险性也是十分明显的,虽然有飞行速度更快、反应更灵敏的战斗直升机护航,但在白天视线良好的情况下,想击中运输直升机也不是很难的,起码在集团军步兵团普遍装备的单兵火箭筒就可以击中。

五军迅速夺取了乌兰巴托、库尔图克。知道中国军队正追在日军后面的苏军乌兰乌德、赤塔部队坚壁清野,三个师的部队连民众撤往北方基连斯科。斯大林意识到欧洲形势的险恶,立即将贝加尔湖以东的部队全部西调,根据和中国签订的协议贝加尔湖以东、基连斯科以南的地方反正要交给中国,以苏军现在宝贵的兵力来说犯不着在乌兰乌德、赤塔在浪费兵力!


胖子在飞往重庆的飞机上接到指挥部转来的电文,五军已经击败日军乌兰乌德,赤塔的部队,但是近四万的俘虏其中仅有日军士兵千余人。鬼子的主力与张大富他们的预测中一样,现在正在向苏军克孜勒一带潜去。

飞机发动机轰隆隆的声音传来,军机就是军机,虽然经过改装,也只是将内部一些空间改成加压舱室,舒适性是谈不上的。有些武器操作位置的舱室也是没有加压。

解放者的飞行高度升限只有八千多米,临行前空二师一再要求派战机护航,胖子没有同意。指挥机经过改装后本身的防御火力就已经很强大了。胖子手旁的电文厚厚一叠,这是他一向养成的习惯,电台滴滴答答的不停接收着各部传来的消息。

第五军歼灭乌兰乌德赤塔日军后,以三个骑兵师、一个步兵师、装甲骑兵第二师西进,空一师进驻乌兰巴托。胖子看着张少阳的报告眉开眼笑,他奶奶的!这直升机总算搞成功了!美国人现在还在论证阶段,可是一个镙丝都还没有生产!但是美国人现在的原子弹计划进展非常顺利,胖子寻思着是不是现在开始搞个釜底抽薪,争取战略主动是很重要的哈!

正想得出神刘炴过来报告:飞机已经到达重庆上空,国军战机已经升空,掩护指挥机的降落。胖子停下思索,注意力回到眼前。

胖胖在延安呆了整整半个月,沟通解释工作虽然磕磕碰碰,但他还是做得不差,效果也不差。飞机就是从延安机场直接起飞的,只是为了胖子的大飞机起降,延安机场被扩大了不少。

飞机临近机场,胖子发现整个空域中遍布着三四只飞行编队,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胖子有点纳闷,难道今天鬼子的飞机会来轰炸?可是小鬼子关内的飞行兵团还有这个实力吗?胖子很是怀疑!

换上上将军服,胖子开始准备重庆之行。

飞机落下。机舱门打开,胖子刚刚出来,一阵山呼海啸般的掌声响起,欢呼声响彻天空!一丝感动漫遍全身,体内的七彩真元旋涡一阵波动,三个真元循环内核刹那间共振上千万次。一丝明悟涌上识海,胖子的心底再次悸动,面对如此盛情的场面,要说胖子能冷静酷然,那是不可能的!

在机场四周震耳的‘战神’呼喊声中步下舷梯,一个肩上三颗闪亮金星的军人举手敬礼,胖子庄严还礼。

两个孩童向他献上一束鲜花,四周的镁光灯一直闪烁,机场四周的警卫排成人墙维护着秩序。

刘炴身着少校军服随在后面,其余战士都是一身尉官军服散在四周。前来迎接的陈上将心下惊讶,胖子身周的警卫班松散的站位却是一个战斗突击队形,但攻击箭头却是眼前的北方集团军总司令!

这些战士笔挺的军服下面隐隐透露出的杀气产生出一种迫人的压力,陈上将连忙将胖子迎上车。

沿途的欢迎民众络绎不绝,胖子很是感慨!陈上将轻轻介绍,政府本来对胖子南下的行程进行了保密,但是这根本做不到,说到这里,陈上将有点感叹胖子的名声大响。战神将临重庆的消息还是从国防部泄出的,最后还是决定公开欢迎,这也是政府显露信心和决心的一个姿态。

胖子住的是军方招待所。入住后发现屋中、楼内有不少小玩意,随手布下一个结界。出了房屋,胖子招呼刘炴几人出门。

车到半路,刘炴告诉胖子:后面朱老总的车子来了,胖子忙下车,上了老总的车子。朱老总示意车子启动,开始给胖子介绍国军系统的一些情况。

胖子的谍报系统虽然收集了大量这方面的情报,但从朱老总娓娓道来的各个派糸的渊源、恩怨纠缠,使这些国军将领的形象在胖子脑海中鲜活起来。

军方安排的盛大宴会并不奢华。将星云集的现场隐约分成三个团体,朱老总携胖子进场后两人就分开了,宴会很热闹,胖子感触也颇深的。蒋总统(临时总统)连诀史迪威出席宴会,蒋总统以总司令的身份祝过酒后就离开了,临走之时很是亲热的跟胖子唠了两句,叮嘱胖子好好休息。

国军中的热血将领很多,几个东北藉的军人对着胖子一说起东北都是哽咽着嗓子说话。胖子随后在宴会上很低调,外面轰传的‘战神’之号已经够让他头痛,现在高调那不是自己找不自在么!

宴会因为人多,采用的是中式、仿西方自助餐形式,只是真正吃东西的人少,大家都是端着杯子相互敬酒,联络感情或是讽言冷语的各派势力全落于胖子眼中。胖子也不渗合,端着个大盘子,在一个角落细嚼慢咽。

史迪威找胖子有事,只是胖子这个宴会主客只是一开始的时候呆在他和蒋总统旁边一小会,接下来就不见人影了。史迪威从将星褶褶的人缝里看到胖子呆在桌上吃饭,摇摇头,向胖子走去。

胖子看着史迪威走过来,一路应付了几个半路跑出的‘程咬金’,额头上带着密密的细汗坐到胖子旁边。

胖胖朝他举杯示意一下,一口喝干杯中的烈酒。

史迪威无奈的接过刘炴递过的酒杯,一口喝干。

胖胖放下筷子,用流利的英语和史迪威谈了起来。史迪威找胖子是受南亚战场的压力所迫。日军现在在南亚-南太平洋地区的战略形势还是占据了一定的优势,但是盟军的形势比起年初之时已经大大好转,这得益于东北战略轰炸编队对日本本土的大规模轰炸,日军满洲关东军的全军覆灭对其的打击是极重的!面对东北集团军咄咄逼人的气势,鬼子现在正在抽调精锐师团在朝鲜组建防线。带来的直接结果就是南亚-南太平洋战区盟军压力的减轻!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