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尊金正云“英明同志”,10分钟能摧毁韩国

浅红 收藏 0 80
导读: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被指定为朝鲜领导人金正日继承人的三子金正云,获得“英明同志”的尊号。韩美特殊情报交流协会日前在汉城召开,情报人士表示“所谓‘英明同志’实际是为了使金正云‘贤明领导者’形象深入民心。”此前,朝鲜将金日成尊为“伟大领袖”,将金正日尊为“亲爱领袖”。 此外,金正日的多年朋友吴克烈获任命为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以防金正日突然去世、金正云接班后出现不稳定状况。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1874号决议6月12日获得通过,对限制朝鲜进出口武器、检查进出朝鲜的船只、在公海检查与朝鲜有关的船只等做出

韩国《中央日报》报道,被指定为朝鲜领导人金正日继承人的三子金正云,获得“英明同志”的尊号。韩美特殊情报交流协会日前在汉城召开,情报人士表示“所谓‘英明同志’实际是为了使金正云‘贤明领导者’形象深入民心。”此前,朝鲜将金日成尊为“伟大领袖”,将金正日尊为“亲爱领袖”。


此外,金正日的多年朋友吴克烈获任命为国防委员会副委员长,以防金正日突然去世、金正云接班后出现不稳定状况。


联合国安全理事会第1874号决议6月12日获得通过,对限制朝鲜进出口武器、检查进出朝鲜的船只、在公海检查与朝鲜有关的船只等做出了明确规定,并要求所有联合国会员国在相关问题上予以合作。此时,金正云获得“英明同志”的尊号,似乎具有特别意义。它可能向国际社会传达这样一个信号:朝鲜的政权移交已经基本完成,可以应对任何不测。朝鲜的所有宣传机器也在不断重复一个话题:奉劝任何有强权、霸道思想的国家,将自取灭亡!


安理会新决议酝酿期间,朝鲜外务省就发表声明说,如果安理会决定就朝鲜核试验问题对朝鲜实施进一步制裁,那么朝鲜将“不可避免地”采取进一步“自卫”行动;“安理会的任何敌对活动将被视作撕毁朝鲜战争停战协定。”安理会新决议通过后,朝鲜立即发布声明说,美国及其随从国任何形式的封锁企图都将被视为战争行为,将遇到决定性军事回应。


人们不知道朝鲜用怎样的“决定性军事回应”国际社会,但韩国却是心惊胆战。


西方防务专家认为,朝鲜可能拥有800枚射程可达韩国及日本的导弹和1.2万个地下发射设施,平均每座驻韩美军兵营都会摊上10枚左右导弹的袭击,而部署在“非军事区”以北的重炮、火箭炮能在开战瞬间将5万多发炮弹投射到汉城经济圈,“10分钟把汉城变成火海”。而汉城经济圈内的人口和经济总量,大约分别占到韩国全国的1/4和1/2。摧毁了汉城,也将等于摧毁了韩国。


据美国全球安全网站披露,朝鲜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按照苏联战略火箭军的模式建立自己的远程战略火箭兵部队,并在人民军总参谋部下面增设了战略火箭司令部。外界推测朝军建制应以苏联战略火箭旅为蓝本,每一个旅装备18枚导弹。驻韩美军司令估计,朝鲜可能拥有800枚射程可达韩国及日本的导弹和1.2万个地下发射设施,其数量大到平均每座驻韩美军兵营都会摊上10枚左右导弹的袭击。


韩国军方认为,朝鲜战略火箭兵真正形成战斗力的导弹品种主要是“火星”-5/6号和“劳动-1”号导弹。“火星”-5号射程300公里以上,之后朝鲜又将其射程提高到500公里,发展出威力更大的“火星”-6号导弹。韩国国防部宣称,朝鲜至少部署了600枚左右的“火星”-5/6号导弹。“劳动-1”号导弹则是朝鲜自主设计的中程弹道导弹,射程超过1000公里。据韩国国防部称,从1997年9月开始,专门用于运输“劳动-1”号导弹的车辆已装备到朝鲜军一级作战单位,朝鲜可能组建了至少6个“劳动-1”号战略火箭旅。


从1948年建国以来,朝鲜便按照苏联二战作战思想组建武装力量,“大炮兵主义”作为苏式战法中的一大法宝也被朝鲜完整接受下来。经过多年建设,朝鲜组建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两支特种炮兵军,装备有近1.1万门重炮、2200门多管火箭炮、1.25万门高射炮,其火力密度居世界之最。加拿大《**防务评论》称,部署在“非军事区”以北的朝鲜重炮、火箭炮能在开战瞬间将5万多发炮弹投射到汉城经济圈,“10分钟把汉城变成火海”。


据日本《PANZER》杂志报道,有一个令人惊讶的事实——并不富裕的朝鲜维持着一支全球大规模的特种武装力量。据估计,朝鲜人民军特种部队规模在7万- 10万人左右,编有23个旅,占陆军总兵力的9%。其成员都是最忠实可靠、爱国觉悟最高的,同时也拥有朝鲜武装力量中最高的训练水平。据美国情报官员说,他们能用狙击枪在15秒内射中200米外的多个目标,这支队伍有许多“勇气训练”,其中一项是穿越“非军事区”,从南方拿一块牌子或其他纪念物回来。如果不能完成任务,他们将被淘汰。韩国军事专家洪成彪认为,如果未来爆发冲突,朝鲜特种部队将会投送到韩国后方,成为打败美韩现代化军队关键力量。


目前,朝鲜已对三分之一的乏燃料棒进行了再处理,同时,为了建设自己的轻水反应堆,而且已成功地进行了浓缩铀的技术开发并已进入了试验阶段。据悉,朝鲜将“以报复对付制裁,以全面对抗对应对抗”。


出于对朝鲜的防范,美日韩防务部门及军方都有相应举措。据美军《星条旗报》报道,美国陆军参谋长凯西上将日前公开说,美国陆军有能力与可能拥有核武器的朝鲜,打一次新形式的常规战争;这种战争不同于美军现在正在伊拉克和阿富汗从事的反恐战争。如果朝韩爆发战争,美军是否参与。凯西说:“答案很明确——是。”凯西还透露,一旦爆发战事,部署在全球某些地区的10个作战旅会尽快赶到战区。据称,韩国和美国已经厌倦对朝鲜发出警告了,不会向朝鲜妥协。同时,日本防卫相也刻意强调日本已准备好应对朝鲜的威胁。军事专家分析认为,美日韩三国的发言如果联系到一起,会发现一个有趣现象:三国向朝鲜发出的强硬信号,不再是过去朝核危机时的“独立宣言”,而是具有军事集团性质的“共同警告”;这反映和体现了美国对朝斗争方式的变化,决心务必拉住日韩两个盟国,以共同的名义给朝鲜画下红线。


美国奥巴马政府已经公布了对朝鲜4大原则;第一、朝鲜半岛彻底实现无核化是美国不变的目标;第二、绝不承认朝鲜是核武器拥有国;第三、不容许朝鲜转移核武器和核物质;第四、美国将在东亚同盟国防御问题上竭尽全力,保证“为防御盟国而不惜一切”。


《华盛顿邮报》还刊登了专栏作家安娜·阿普尔鲍姆的题目为《朝鲜核威胁?最好去问中国》的文章。文章指中国大陆是幕后的操纵者,共产朝鲜不过是一个前台傀儡。阿普尔鲍姆文章开头便称,中共希望制造朝鲜核爆转移焦点,而朝鲜也希望制造更多的紧张或引起华盛顿进一步关注而做出某种让步。朝鲜抛出强硬的战争论调,进行战争准备,是因为中共希望朝鲜如此行事。


阿普尔鲍姆文章称,北京是唯一的真正对朝鲜具有影响力的政权。不仅因为北京是唯一一个保持对朝鲜经常性外交与防务接触的政权,还因为如果北京愿意,就可以在一夜间把朝鲜政权颠覆。北京可以切断对朝鲜的能源贸易,北京可以关闭对朝鲜贸易通道。或者北京可以对朝鲜人开放边境:难民将潮水般蜂拥而入而朝鲜政权将崩塌,就像20年前的东德一样。换言之,北京对朝鲜的影响力比联合国安理会其它所有成员对朝鲜的影响力之和还要大,但北京却并没有运用其影响力去停止朝鲜核项目。相反,北京保持了对朝鲜贸易与能源贸易,“加高”它的边境墙并且仅动动嘴皮子来敷衍国际社会对于叫停朝鲜核项目的努力,坐看朝鲜事态恶化。


而韩国媒体6月16日称,急遽跃升为朝鲜权力接班人的金正云,尽管亲信最近企图暗杀他的长兄金正男,却因中国当局的坚决反对而未果。韩国KBS报道说,据中国方面的消息透露,虽然刺杀金正男的计划最近在隐密中进行,但中国当局事先获悉内情,积极反对而加以制止,并向金正男提供庇护所,严加保护他的安全。消息人士透露,金正男和中国高层领导的私交甚笃,中国才会积极给予保护,金正男目前在中国提供的庇护所,并有可能寻求政治庇护。


不过,韩国《中央日报》却报道,朝鲜二次核试验后,中国认为需要重新设定与朝鲜的关系,并正在着手就对朝政策进行大手术;“这次将对已有对朝政策是否妥当为起点上进行重新讨论”,“这是根据包括国家主席胡锦涛在内的政府最高领导人的指示进行的。”知情人士预测,“研究结果将会报告给胡主席,由中央政治局决定最终方向”;“这可能对中国的中长期对朝政策产生较大影响。”


知情人士表示,“继2006年10月,朝鲜这次又强行进行核试验,令中国领导层非常震惊,也认识到中国也会因此受到损害。”朝鲜核试验直接影响吉林省一带中国居民的生活,给中国带来不安,朝鲜的行为更可能会刺激日本和韩国的核保有论。中国担心,一旦朝鲜拥有核武器,会导致日本、韩国乃至台湾地区完成核军备;中国将面临核包围这一最为恶劣的情况。知情人士表示,“一直机械地讨论中国对朝政策的中国朝鲜半岛问题专家,最近史无前例地开始对外国专家关于对朝政策的意见进行攻击性收集。中国媒体也都百家争鸣,各种观点层出不穷”;“据了解,这是根据高层的积极指示进行的。”


中国政府一位消息灵通人士表示,“面对两次朝鲜核试验,中国方面都束手无策。因此中国政府认为有必要调整对朝政策。在政府内部有人对于六方会谈提出了批评,认为这一机制花费了大量的金钱、时间与精力却没有起到实际作用。”


另一方面,朝鲜批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为“伪善国家”,“伪善国家”当然也就包含了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之一的中国,代表朝鲜开始与中国进行对抗。


中国将全面调整对朝政策,从而对于东北亚的安保秩序产生重大影响。北京的一位朝鲜问题专家表示,现在“六方会谈继续存在的必要性大大减小了。”


联合国安理会在6月12日,就朝鲜核试通过极严厉的制裁措施,中英美法俄五个常任理事国,罕有的立场一致。这是中国首次在安理会制裁朝鲜的议案上,毫无保留与美国站在同一阵线。过去,朝鲜多次不顾国际压力,一意孤行的推动核计划,美国、日本及南韩三番四次在安理会提出严厉的制裁措施,都遭到北京及莫斯科反对。因为中国在安理会拥有否决权,欧美在讨论制裁朝鲜决议时,不得不与北京妥协,以致以往的谴责朝鲜议案都非常温和,从没出现像今次那样强烈的回应方案。


以往,中国朝鲜有争拗,又或关系出现问题时,双方都会派出特使,又或以最高领导层互访去消弭误解和分歧。1992年7月,北京准备与韩国建交前夕,派出外长钱其琛作为特使,到平壤面见金日成,告知中韩建交的计划;金日成恼怒不已,连午宴也没安排就请钱其琛离开。2006年10月9日,朝鲜成功进行第一次地下核爆,10天后,国务委员唐家璇就以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特使身份,出使平壤,金正日当面表明“没有再次进行核试验的计划”。相反,今次平壤核试,中国不但没派出特使,还取消了全国人大副委员长陈至立的平壤之行,显见两国连基本沟通大门,也慢慢关上了。从今次联合国制裁决议的出笼,可见北京对平壤三番四次的“核讹诈”已经忍无可忍。


对此,朝鲜强硬回应,声言绝不屈服于国际压力,一定全力发展核武器。从近期中国官方言论及行动来看,中国公开反目,似已进入倒数阶段。当然,在“同志加兄弟”传统友谊下,两国现在还不便撕破脸,维持表面的关系。但如果某天一夜醒来,发现中朝已公开反目成仇,也在意料之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