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掌大陆工人讨赔款遭拒 捅杀两台湾高管,谁之痛!!!

雪山飛狐 收藏 1 171
导读:[size=16]昨天中午12点20分许,东莞市大朗大井头展明家私有限公司发生血案:员工刘某黄因为屡次讨工伤赔款未果,与工厂的台湾高管发生冲突,随后掏出弹簧刀,将生产经理赖振瑞捅成重伤,随后又追捅总经理林玉腾和副总邵正吉,致两人死亡。 昨天(15日)中午12点20分许,东莞市大朗大井头展明家私有限公司发生血案:员工刘某黄因为屡次讨工伤赔款未果,与工厂的台湾高管发生冲突,随后掏出弹簧刀,将生产经理赖振瑞捅成重伤,随后又追捅总经理林玉腾和副总邵正吉,致两人死亡。目前,刘某黄已被警方拘捕。 据了解,就

昨天中午12点20分许,东莞市大朗大井头展明家私有限公司发生血案:员工刘某黄因为屡次讨工伤赔款未果,与工厂的台湾高管发生冲突,随后掏出弹簧刀,将生产经理赖振瑞捅成重伤,随后又追捅总经理林玉腾和副总邵正吉,致两人死亡。


昨天(15日)中午12点20分许,东莞市大朗大井头展明家私有限公司发生血案:员工刘某黄因为屡次讨工伤赔款未果,与工厂的台湾高管发生冲突,随后掏出弹簧刀,将生产经理赖振瑞捅成重伤,随后又追捅总经理林玉腾和副总邵正吉,致两人死亡。目前,刘某黄已被警方拘捕。


据了解,就在杀人的前两天,刘某黄曾爬到工厂五楼欲跳楼自杀,经过警方一个多小时的劝说,才放弃自杀念头。


截肢后仍然吃住在工厂


据了解,来自贵州的刘某黄去年8月进了展明五金厂,一个多月后在操控机器时,不小心把右手给轧伤,最后被迫将右手掌切掉。


在工友眼里,刘某黄很瘦,个子不到1.7米,平时不怎么爱说话,特别是被截肢后,更少跟别人交流。刘某黄从医院回来后一直住在厂里,没再干活,但工厂还是照样给吃住。开始几个月,工厂给他补了几个月工资,后来好像就没有再给钱了。


为了讨回工伤赔款,刘某黄在“断粮”后将工厂告上法庭,经仲裁,工厂要为其断手买单18万。“工厂觉得赔得太多,重新上诉,再次上诉的结果没下来,工厂也就一直耗着,”工厂知情人士张先生说,工厂只肯赔偿9万元,所以双方一直都谈不拢。


杀人前两天曾以跳楼相威胁


一直拿不到工伤赔款的刘某黄慢慢心灰意冷。6月13日早上10时许,刘某黄爬上了工厂5楼,欲逼工厂高层出来谈判。刘某黄站在5楼大声说,如果不赔钱给他,他就从5楼跳下来。


“他在5楼徘徊了一个多小时,警察费尽口舌才把他劝下来。”张先生说,当时他下来的条件就是尽快安排他跟工厂老板坐下来谈判,尽量按照他的要求给赔付。接近中午12时,警察和大井头管理区的干部才将跳楼自杀的刘某黄劝说下来。


两死者致命伤都在颈大动脉


昨日事发时是12点30分许,工厂对面一饮食店老板娘当时突然看到工厂门口几个人大打出手,她吓得跑回店内。过了一会儿出来看时,工厂门口已经倒下一个人,持刀男子追着两人跑,跑到一百多米处,其中一人也被捅倒在地。另外一人又掉头朝工厂方向跑,但跑到离工厂十米远处,还是被追到捅了几刀。


记者从警方通报看到,经查明,刘某黄系该五金制品厂员工,被捅3名男子分别叫林玉腾(男,33岁,该厂总经理)、邵正吉(男,50岁,该厂副总经理)、赖振瑞(男,40岁,该厂生产经理)。昨日上午,刘某黄与林玉腾、邵正吉、赖振瑞在该厂办公室商谈工伤赔偿,因存在分歧未达成协议,故约定下午3时继续协商。


但到中午12点20分许,刘某黄突然在该厂门口拦住正要外出的赖振瑞,双方发生争吵,林玉腾、邵正吉闻讯赶来调解。不料,刘某黄突然掏出弹簧刀,于是惨剧发生了。


林玉腾的朋友汪先生告诉记者,林、邵、赖三人都来自台湾台中县,邵正吉当场被捅死,林玉腾是后来送到医院抢救无效才死亡的,两个人的致命伤口都在脖子的大动脉,邵正吉是林玉腾的舅舅。


声音


死者家属:工厂待凶手不薄


“我三弟绝对是无辜的,这原本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林玉腾的大哥林富健说,当时林玉腾看到刘某黄已经将舅父邵正吉和赖振瑞刺伤,就打开车门,准备去拦阻,于是就从小车里拿了根铁棍自卫。“我弟弟是很老实的一个人,他拿了根铁棍只是想自卫,并没有主动去出击的意思”,林富健说,从头到尾林玉腾都没有用铁棍打过刘某黄,却被捅到脖子的大动脉,后来刘某黄还朝林玉腾的胸口刺了一刀。


“要是当时不让刘某黄再呆在厂里的话,这事情完全可以避免的”,林富健说,工伤以来,刘某黄一直住在厂里。“上周工厂请来的律师说,刘某黄已经将工厂告上法院,法院也暂扣了工厂价值10万元的机器,至此就应完全按照法律程序来办事。工厂就没必要再负责员工的吃住了,可以将其劝离出厂。在劝离过程中,刘某黄以跳楼为威胁,后来管理区的人将其劝下,却仍旧是安排员工住在厂里。这无疑是埋下了个定时炸弹。”


林富健说,“不少围观者说台湾老板小气没人情味,但其实自工伤以来,这名员工一直住在厂里,工厂待其不薄的。”


凶手同事:断掌后他一直藏着右手


“自从右手掌被切掉后,他一直羞于跟别人交流。”工厂保安说,刘某黄来自贵州一个贫穷家庭,今年26岁,家里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在读高中的弟弟。他家里很穷,工伤后经常说一辈子做不了活了。刘某黄后来经常找邵正吉讨赔偿,但都没讨到,因为刘某黄讨不到钱就经常闹事,所以邵正吉要求所有保安不准跟他有任何接触,也不准跟他说话。


因为工厂内没多少人理刘某黄,刘某黄慢慢变得沉默寡言。因为刘某黄工伤后吃住都在工厂,工友透露其几乎不到外面走动,跟工友的交流也不多。刘某黄的日常举动也显示他残疾后的自卑,大热天穿长袖衣掩住残疾右手,走路时不习惯缺了手掌,经常将右手夹在左手腋下。


在工厂里开饮食店的张先生可能是刘某黄曾交过的一名厂外朋友。“他是个老实结巴的人。很难想象他会杀人。他吃饭时神情落寞,跟我讲工伤赔偿的钱一直得不到,心里非常痛苦,”张先生说,如果刘某黄不是被逼上绝路,肯定不会做出这种极端行为。

6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