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4.html


老兵做向导,第二天下午三个人就越过了中缅边境,来到了距离边境只有十多公里的一处山坡上。

三个人站在一块突出的岩石上,极目远眺,视野中满是崇山峻岭,山峰之间则覆盖着茂密的丛林。在这片危机四伏,人迹罕至的山野中,除了人数很少的原始土著狩猎民族外,就是顽强地繁衍生息下来的明代汉族遗民生活在这里。

老兵指着对面一座山峰对东方焜说:“公子请看前面那座山的半山腰,有一条像腰带一样的东西,那里就是我们找的地方。”

顺着老兵手指的方向望去,两山之间夹着一座险要的山峰,三座山的造型像汉字“山”,中间最高的那个山峰,半山腰以下是个断崖,山的断面如同刀削斧剁般整齐。

在断崖的顶部,沿着山势走向有一个狭长的山寨位于半山腰中,猛然一看真的如同一条玉带缠绕在山峰上,在悬崖之上建造这个狭长的山寨有种鬼斧神工的气势。

远远望去,悬崖前面有洁白的云雾如丝带般飘舞,悬崖顶上的山寨又似坐落在云端上,真有些琼楼玉宇的感觉。

阿强忍不住惊叹道,“太险要了,他们的寨子建造那么高的悬崖上从什么地方上去?”

东方焜知道这些明朝遗民能够生存下来非常不容易,当时既要躲避清廷的追杀,还有与当地的土著人斗争,可以说是在夹缝中生存,所以他们选择居住的地方多是些地势险要,易守难攻的地方,所以他们把山寨建造在这样的山峰上也不足为奇。

老兵接着说:“想当年日本鬼子来了几百人,打了半个多月都没有拿下这个山寨,还是我们团长带兵来替他们解了围,所以我跟着团长上去过,只有一条小路可以上到一半的地方,要想上到寨子里,必须要乘坐吊筐上去。”

“你是说根本就没有路可以上到寨子里?”东方焜惊讶地问。

老兵肯定地点点头,“太详细的情况我不清楚,反正据我所知上面的山民出入悬崖上山寨都是靠那个吊筐上下,有没有其它路就不好说了。”

就凭他们三个人到上面的山寨去救人,势必登天还难,东方焜眯起眼睛遥望着悬崖绝壁上的山寨陷入了深思,他知道稍不小心不但救不人来,他们几个也会陷入其中难以脱身。

阿强和老兵都看出东方焜在思考着对策,俩人都默默地站在一边不敢打搅他。

东方焜忽然转过身来看着老兵问:“请问慈梦薇的父亲叫什么名字?”

“哦,我们团长叫慈煜恒。”说完老兵又补充了一句,“团长虽然后来提成了少将副师长,但是我们还是习惯称他团长。”

“你既然跟随慈团长上过这个山寨,一定知道他们寨主的情况吧?”东方焜又问。

“了解一些,我听其他人谈起过,这个寨子叫沐家寨,就是因为寨主叫沐岩,据说是他们是明朝沐王府的后人,沐寨主有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分别叫天龙、天虎和天娇,我曾经见过这兄弟俩……”

听老兵说到这里,东方焜忽然想起了一件事,马上问:“你见过沐家兄弟俩没有?”

老兵点点头,同时流露出疑惑的表情,不知道东方焜问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见过两次,我们在山寨里只待了很短的时间,虽然认识他们兄弟俩,不过不熟悉。”

阿强似乎猜出了东方焜的心思,他笑着说:“慈梦薇的父亲救过沐家寨,所以山寨里的人应该不会难为她,少爷是不是这个意思?”

东方焜的表情并没有轻松的意思,他没有回答阿强的话,继续问老兵,“沐家兄弟俩个子长得都不高,不过都很结实,其中一个的额头上有块伤疤,对不对?”

阿强感觉挺奇怪,少爷没见过沐家兄弟,怎么会知道人家额头上有块伤疤?

“不错,沐天龙的额头的确是有个很长的伤疤,公子认识他们?”老兵同样露出好奇的表情。

东方焜侧脸看着阿强说:“还记得咱们去医院探望方紫菱,回云大的路上遇到两个绑架我的人吗?如果我猜测的不错,他们就是沐家兄弟。”

“靠,这么说跟咱们还是冤家对头,看来这件事更不好对付了,我还以为少爷是在想沐家人看在梦薇的父亲帮过他们,求他们放过梦薇呢,哎,看来是没戏了。”阿强忍不住叹了一口气。

“公子怎么会跟他们打过交道?”老兵疑惑地问。

“说来话长,咱们还是边走边说。”说着话东方焜从岩石上跳下来,“从这里到达前面的山还得需要走一天时间吧?”

“差不多,天黑前能到断崖下面就不错了。”老兵依旧是走在前面,领着东方焜和阿强继续朝沐家寨方向去。

穿行在茂密的丛林中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情,树木盘根错节,而且还有许多树藤与枝干缠绕在一起,许多地方根本就无法通过,不过老兵似乎总能找到通过的地方,他领着俩人穿来绕去,朝着一个方向行进。

阿强很好奇地问老兵,“老兵,别人在森林里行走很容易迷失方向,你是不是有什么秘诀?”

“呵呵,哪里有什么秘诀,有句老话叫老马识途,我养了一辈子马,别的没学会,跟着马学会了如何认路。”老兵开玩笑地说。

说着话一条溪流出现在他们面前,因为湿润的原因两边的杂草和树木显得特别茂盛,河流两边的树木枝繁叶茂,树叶比别处长得宽大,而且还油光发亮。

三个人趟过膝盖深的河水,刚来到河对岸,河边的岩石上长满青苔,踩上去溜滑,阿强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屁股一下子坐在地上,东方焜伸手拉了他一把,将他拽起来。

“妈的,把我的屁股摔成两瓣了……”

阿强还没说完,东方焜忽然把食指放在嘴唇上嘘了一声,示意阿强安静。阿强以为有情况,本能地拔出二十响,竖起耳朵听着周围的动静。

很快他们就听到周围的灌木丛中响起了簌簌的声音,那些树叶仿佛是在微风的吹动下哗哗地抖动起来,浓密的树叶如同泛起的波浪一层一层地朝他们站立的这个位置涌过来。

只见无数条十几公分长的森林蚂蝗,昂着头从树叶上快速朝三个人蜂拥而来,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冒出了这么多令人毛骨悚然的东西,仿佛每个树叶上都有一只蠕动的蚂蝗。

这些可怕的嗜血魔王是热带森林最可怕的生物之一,缅甸的蚂蟥个头特别大,据说一只大蚂蟥一次能吸一斤血。森林中的河边经常有倒毙的动物,就是被埋伏在这里的旱地蚂蝗突然围拢上吸干了血而死。

这些没有眼睛,黏糊糊的东西身体像弹簧,向前爬行的时候,身体忽然伸长好几倍,行动起来非常迅速,而且嗅觉异常灵敏。

三个人都知道这种东西的可怕,不过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多的蚂蝗一起进攻的场景,黑压压的沿着周围的树丛围拢过来,而且有一些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头顶的树叶上落下来,掉在他们的头上、身上。三个人顿时感觉脊背发凉,汗毛孔仿佛都炸开了,头皮生生发麻,感觉像是陷入了魔窟之中。

东方焜抢先大喊了一声,“快跑……”

三个人急忙掉头往回跑,不顾一切地又跳回小河中,往河对岸逃窜,而且一边跑一边不停地把落在身上的蚂蝗往下拽,这些可怕的小东西一旦粘贴到皮肤上,吸盘就牢牢的吸附住,滑滑的身体用手抓不住,很难将它们撕扯下来。

回到对岸后,东方焜感觉自己脖子上有两条黏糊糊的东西,他用力拽了几下都没弄掉。阿强急忙用小刀把东方焜脖子上的,两个身体已经滚圆的蚂蝗挑下来。

令人奇怪的是虽然仅仅隔着几米宽的一条小河,这边却没有那些讨厌的小东西,好像它们都有独立的领地一样。

“咱们沿着小河向前走一段,寻找灌木稀疏的地方后再过河吧,那些地方应该没有蚂蝗。”老兵心有余悸地说。

“好吧,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蚂蝗,而且还这么凶猛。”

老兵看着东方焜笑着说:“等到了野人山你就知道了,那里的蚂蝗比这些还可怕,好在不早雨季,否则根本就不敢进入。五年前我们从野人山撤离的时候,有好多士兵就是被这种可怕的东西弄死的。”

“这么厉害?”阿强有些惊恐地问。

“当时刚好遇到雨季,有时被迫在晚上行军。你们知道这种东西爬到人身上吸血的时候,开始的时候人根本没有感觉,等发觉时它已经吸饱了,有的士兵太困了,坐在树下睡着了,全身爬满了都不知道,等发觉时已经晚了,哎,情景太惨了……”老兵似乎不愿意说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