赏金猎人 正文 第十章 误染毒瘾(1)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3.html


马凯离开唐伟桦的办公室回到楼下的赌场,迎面遇到阿旺和鬼眼两个手下,鬼眼见马凯满脸的不高兴,关切地问:“大哥怎么了?好像不开心,谁惹大哥生气了?”

马凯没有说话,一边推开办公室的门,一边示意两人进来。走进办公室,马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从口袋里掏出一盒苏烟,抽出一根顺手把烟盒扔在茶几上。

阿旺急忙摸出火机给马凯点上,然后自己和鬼眼都在烟盒里抽出烟点上,然后问马凯:“大哥有什么事情不顺心。”

马凯猛吸了一口烟,说:“还不是那个傻小子。妈的,今天想试探他一下,没成想这小子不上当,还让董事长知道了把老子训了一顿,真他妈的窝火。”

“董事长是什么意思?”鬼眼轻声问。

“还能有什么意思?让我以后少招惹这个傻小子。我就想不明白,一个穷放羊的傻蛋,大哥怎么就那么信任他?”马凯愤愤不平地说。

鬼眼的两个眼睛一个大一个小,还是斜吊眼,所以得了鬼眼这么一个诨号。正如人们常说的,五官不正者常常心术也不正,鬼眼就是一肚子的坏水。这小子把一对鬼眼珠转了几圈,然后问马凯:“大哥有什么想法没有?”

“妈的,当然是想把这个傻蛋从大哥身边赶走了,可是大哥一直罩着他,能有什么办法?”马凯恶狠狠地说。

“嘿嘿……其实让这个傻小子跟在董事长身边也没什么,让他以后听大哥的不就行了?不一定非要把他赶走。”

马凯抬头望着鬼眼,知道这家伙鬼点子多,于是问他:“什么意思?你是不是有什么好计策?”

鬼眼压低声音把自己想到的坏注意说了一遍,马凯边听边点头,最后高兴地说:“不错,还是你小子鬼主意多,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俩办,如果大哥怪罪下来有我顶着。”

“没问题,大哥尽管放心,不出一个月保证让傻蛋对大哥俯首称臣,乖乖地听大哥的话。”

唐伟桦依旧每天盯着手提电脑看,不论在办公室还是在家里,除了吃饭睡觉,其他时间都在看电脑。铁蛋虽然不知道他在看什么,但是能猜出来一定与赌场有关系,否则他不会那么上心。

这台手提电脑是唐伟桦的随身之物,无论走到哪里他都会携带着。办公室、车上,甚至在卧室里都会把这台手提电脑放在床头橱上,只要有时间他就会打开电脑来看。

铁蛋注意到,唐伟桦的心情似乎越来越好,时常情不自禁地露出微笑。马凯来唐伟桦办公室里的次数也越来越多。铁蛋估计一定是赌场里的生意好起来了。

令铁蛋着急的是他跟随唐伟桦已经半个多月了,赌场却一次也没进去过。自从17楼的网投中心开始营业,唐伟桦就再也没有进去过。铁蛋想不透唐伟桦为什么不去赌场?难道他不关心赌场的事情?

唐伟桦不去赌场,铁蛋就不能进去,铁蛋到现在还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子,更不用说了解网投的运作了。铁蛋心里干着急却没有办法。

铁蛋听到马凯的手下议论网投厅的事情,好像生意特别好,开业不到一个月,营业额已经超过了燕滨,所以唐伟桦特别高兴。听说有可能会在家里庆祝一下。

第二天下午,唐伟桦果然提前离开了办公室。现在唐伟桦只要出行身边必有三个人,紧跟在他身后的是铁蛋,铁蛋后面是他原来的两个保镖阿昭和安建。

这两个保镖有个重要工作,就是随时携带唐伟桦使用的手提电脑。电脑放在一个精致的黑皮箱内,由一个保镖用手铐把皮箱和自己的手腕铐在一起,只有回到别墅才把手铐打开。

铁蛋对电脑不太懂,仅仅跟李萱学了一点皮毛,但是他能看出这台手提电脑对唐伟桦有多重要。他曾有意无意地问过保镖安建,这个电脑为什么总带着,安建告诉他里面装着公司的全部秘密。

铁蛋听后惊讶地说:“那要是被人偷走了可就麻烦了。”

安建笑了笑说:“偷了也是白偷,电脑被密码锁住了,输错三次密码电脑硬盘就会自动烧毁。”

铁蛋不知道安建说的电脑硬盘是什么东西,他却将这个名词记住了。

跟随唐伟桦回到别墅,铁蛋发现酒店的厨师已经在忙碌了,不过这次来的不是表哥。

他们回来不多时,马凯带着阿旺和鬼眼两个亲信来了,铁蛋注意到唐伟桦和马凯在书房里待了好大一会儿才出来。

平时吃饭都是唐伟桦一个人在餐厅吃,铁蛋和两个保镖在另外一间屋子吃。今晚唐伟桦很高兴,特意让几个人陪他一起吃饭。加上马凯带来的两个亲信,一桌七个人。长方形的餐桌,铁蛋和两个保镖坐一边,马凯和他的两个手下坐对面,唐伟桦坐顶端。

唐伟桦让每个人都倒上酒,铁蛋看到酒瓶上的商标都是外文,酒杯里的酒是红色的,他不知道这是什么酒。

唐伟桦微笑着对几个人说:“阔州的网投厅正式运营后,也没有跟大家聚聚,在马经理和几位的共同努力下,阔州网投厅的生意非常红火,成了公司效益最好的网投厅。我今天特意请你们来庆祝一下。来,都端起来,干了……”

铁蛋端起酒杯喝了一大口,他没想到这种酒又苦又涩,咽到喉咙里像辣椒水,非常冲,把铁蛋呛得脸红脖子粗,铁蛋的窘样惹得其他几个人哈哈大笑起来。

唐伟桦知道铁蛋是第一次喝洋酒,就笑着对他说:“喝这种酒的时候要含在嘴里品一下,然后顺着舌头一点一点地往下咽,你就不会呛了。”

其他几个人好像有意让他出丑,都轮番同他喝酒。特别是马凯身边的阿旺和鬼眼,两人干脆从女佣手里夺过酒瓶,忙不迭地给铁蛋倒酒。

铁蛋的酒量其实很大,山村里的人本来就有拼酒的习惯,每逢过节,乡里乡亲都会聚在一起开怀畅饮。如果遇到哪家有喜事,喝得更是厉害,不喝个酩酊大醉决不罢休。山里人喝酒都是用茶碗,一碗能有二两多,喝的都是五十多度的老白干。

铁蛋年龄虽然不大,酒量在村里却是出了名的,没有人能把他喝趴下,二斤老白干下肚,照样能跑能跳。所以喝这种洋酒铁蛋刚开始并没有放在心上,不过几杯下去后却发现肚子里有些发烧,酒的后劲很大,头也开始发晕。

唐伟桦见几个手下不停地跟铁蛋喝酒,猜到他们想出铁蛋的丑,于是摆摆手想制止几个人,说:“好了,别跟铁蛋喝了,你们是不是想把他灌醉?”

“大哥,你怎么喝酒也护着铁蛋?要是什么事情都护着他,兄弟们可不乐意了。”马凯开玩笑说。

“好好,既然大家高兴就放开喝,随便你们,只要别捅破天就行了,我要去书房了,你们几个在这里喝吧。”

说着唐伟桦起身离开了餐厅去了书房,马凯当然知道唐伟桦是去查看各个网投中心的经营情况。

目前包括刚开业不久的阔州网投厅,唐伟桦已经在不同省区开设了四条网投线。他的手提电脑中就存储着这四条网投线的全部资料。通过电脑他可以随时随地查看每条网投线的经营情况,有多少营业收入,有多少赌徒在玩,都一目了然。所以唐伟桦不用去赌场,就能掌握网投运营的全部情况。这也就是铁蛋跟了他这么长时间,没有去过赌场的原因。

铁蛋见唐伟桦离开餐厅,他起身要跟过去,被坐在他旁边的阿昭一把拽住,阿昭带着醉意说:“不用这么紧张,这是在自己家里,况且外面还有兄弟们,你来这么长时间了也没跟我们好好玩玩……”

“俺不能再喝了,再喝就醉了。”铁蛋推辞说。

“铁蛋,别给咱们燕滨人丢脸,别的不行,要说喝酒咱们燕滨人可都是豪杰。”鬼眼在一边激铁蛋。

铁蛋最怕别人说这个,在村里跟同伴们一起喝酒的时候,谁要是被人说成孬种,那是最没面子的事情。不过现在不同,他心里明白自己身处狼窝,稍不小心就会被这些恶狼吞噬了。

铁蛋摇摇手,笑着说:“我喝不惯这种洋酒,一股怪味,喝了就想吐。”

“哈哈……不能喝就说不行,用不着找理由。我有个方法,保证你一下子就喝不出怪味来了,你信不信?”鬼眼大笑着问铁蛋。

铁蛋摇着头说:“我不信,如果真的像你说的这么灵验,我就跟你再喝一杯。”

鬼眼见自己激起了铁蛋的好奇心,嘴角忍不住流露出一丝奸笑,他又加上了一把劲,说:“铁蛋你说话算话!”

“当然算话了,喝杯酒有什么了不起,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就是杯毒药我也敢喝。”铁蛋满不在乎地说。

鬼眼抓起桌子上的酒瓶对铁蛋说:“这可是世界上最好的威士忌,苏格兰的芝华士,这瓶酒一万多,你算算喝一口值多少钱?”

“俺的娘,这么多钱!”铁蛋惊得张大了嘴,他做梦也想不到这一口酒就好几百,如果换成老白干够冯爷爷喝一年了。

望着铁蛋惊讶的表情,鬼眼接着说:“这么好的酒谁不想多喝点?兄弟们让你喝也是为你好。”

“谢谢各位大哥了,我的确喝不来这种怪味,否则再喝几杯绝对没问题。”

“铁蛋,这种酒喝在嘴里是不是有种淡淡的烟草味?”

铁蛋点点头,回味了一下说:“嗯,不错,是有烟草的味道。”

鬼眼从口袋里摸出一包三五烟,抽出一根递给铁蛋。

铁蛋急忙摆摆手,说:“我不吸烟。”

“我知道你不吸烟,你就吸一口,然后咽下去,保证你再喝酒一点怪味都没有了,而且有种特别的香味儿。”说着话,鬼眼“啪”地一声打燃打火机,然后伸到铁蛋面前。

铁蛋也没有多想,把烟放进嘴里点燃,然后猛吸了一口,咽了下去。一股辛辣的味道呛得铁蛋猛烈地咳嗽起来,马凯几个人看着铁蛋难受的样子哄堂大笑。

鬼眼马上殷勤地端起铁蛋面前的酒杯对他说:“赶快喝口酒,保证立马就好了。”

铁蛋感觉吸的这口烟又苦又涩,把烟咽下去后只觉得头一阵眩晕,想呕吐。他急忙喝了一小口威士忌,果然没有了刚才的怪味。

鬼眼又劝铁蛋:“你只要把这只烟吸完,保证你以后喝酒再喝不出怪味了。”

铁蛋迷迷糊糊地又吸了一口烟,他感觉头晕得难受,赶紧把烟按在了烟灰缸里,然后摇晃着头说:“不……不行了,不能……再吸了,我感觉头晕眼花好像喝醉了。”铁蛋说话时舌头也不那么利索了。

铁蛋做梦也想不到鬼眼给他的烟里,竟然有最纯的四号海洛因。这种纯度的海洛因不同于市面上卖的,市面上的海洛因都掺了假,高纯度海洛因的危害超出了人们的想像,只要吸一口即可上瘾。仅仅是吸了这么一口烟,铁蛋就在不知不觉中染上了可怕的毒瘾。

马凯见目的已经达到,就对几个手下说:“好了,都不要再喝了,酒店那边还有事,你们俩马上跟我回去。”

看着铁蛋晕晕乎乎的样子,马凯又对安建和阿昭说:“你们把铁蛋送到楼上的卧室去,让他休息一会儿。”

说话间马凯从口袋里掏出两盒三五烟递给阿昭,叮嘱他说:“把这两盒烟放在他的房间里,他醒了也许很想吸。”

阿昭接过烟,会意地笑了:“明白。”

喝了几杯威士忌,又猛吸了两口海洛因,在酒精和毒品的作用下,铁蛋昏昏沉沉地睡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