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公章骗了一座城市

lixiaoming0407 收藏 0 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一枚公章骗了一座城市


这枚公章的名号可是“中国教研网”。“‘中国’啊!”一位当事人特意强调了一下,他经常浏览这家网站,发现上面出现的都是“国家科研基金”、“重点课题”、“教育部改革纲要”等字眼。



故事,从一个带有国字头的公章开始。


这枚公章印在一份介绍信上,大概是说有个全国性研究课题,希望各地教研部门配合。后面附着一份调查问卷,题为“中小学生学习意识与学习方法现状调查”。


听起来,这没有什么不对劲。更何况,这枚公章的名号可是“中国教研网”。“‘中国’啊!”一位当事人特意强调了一下,他经常浏览这家网站,发现上面出现的都是“国家科研基金”、“重点课题”、“教育部改革纲要”等字眼。


6月初,成都市不少区县的教研部门都接到了这份介绍信。带着信上门的人,自称陈芳。她还介绍道,这家网站隶属于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基层搞教研的都知道,这是个挺权威的机构。”一个内部人士说。


“来自中央”的工作人员并没有什么架子,也没有提太多的要求。她甚至表示,愿意支付1000元的调研费用,而且调查结果将以论著等形式发表,这些成果会与本地教研部门共享。


不过,在填写问卷之前,她特意指出,学生要在家长的陪同下收看一个电视讲座。这个名叫《如何高效学习》的电视节目,将在一个周末的早晨6点半播出。


为了孩子什么事情做不了?


“这也太早了吧!”成都市玉林小学一名学生的家长很是奇怪。他本来准备趁着周末好好休息,谁知儿子递来一张A4纸大小的调查表,说是老师布置的家庭作业,要求下周一上交。


这份问卷的“使用指导”专门提示:为了更好地了解中小学生的学习意识和学习方法现状,请家长陪同学生一起,在6月6日上午6时30分左右收看《如何高效学习》的电视讲座,并请在收看完毕后,共同填写以下问卷。


当然,只能拨好闹钟,甚至准备好纸笔。“为了孩子什么事情做不了?你没有孩子,根本体会不到!”一个父亲解释说。


成都市教育局的一个副处长也收到了同样的通知,方式是学校发送的“温馨短信”。由于前一天加班太晚,他还略带歉意地对孩子说:“你还是自己起床看吧!”


成都电视台的一个记者,担心晚点耽误女儿的作业,事先嘱咐同事在节目播出时拷贝一份。还有一个家庭由于没有安装有线电视,不得不提前到朋友家准备收看。


这一天,成都市锦江区、武侯区和成华区等5个区的中小学生都被布置了这样的作业。这个城市共有19个区县(其中市辖9区)、大约150万名中小学生。据知情人士保守估计,起码有十多万名学生在这个清晨打开了成都电视台的少儿频道。


令人奇怪的是,事先几乎没有人知道这档节目的内容。一位班主任表示,调查问卷是由年级组长下发的,“看上去非常正规”,不仅用密封的文件袋包装,上面还有回收通知。


包括张罗此事的区级教研部门,也表示毫不知情。作为教育局的下属事业单位,诸如教师进修学校和继续教育中心之类的教研部门,为了配合“中国教研网”的调研需要,发布通知到各个中小学,要求学生填写这份问卷。


似乎也没有人深究。一个家长问过老师,得到的回答是“不知道”。另一个老师说:“上面没有任何解释,我们当老师的只能照着做。”


无论如何,数以万计的家长和孩子,不管怀疑与否,也不管情愿与否,在这天清晨早早起床,乖乖地打开了电视。


起初,节目看起来还算有模有样。一位女主持人开场就讲如何获得高效的学习方法。为此,她还特意采访了一个“神童”,号称是6岁读完小学、7岁读完中学。面对镜头,这个孩子大声纠正道:“我不是神童,是因为我有高效的学习方法!”


接下来的内容就一目了然了:几位来自清华、北大和北师大的教授纷纷出场,推荐《中国状元学习法》一书,屏幕下方开始出现滚动字幕,介绍这本书的销售地点,并且宣称原价280元,在成都只卖一天,售价200元。


至此,这座一大早就被折腾起来的城市,恍然发现自己被忽悠了。


恨不得把电视砸掉!


先别着急,这个故事才刚刚开始。


6月6日,成都市一家小书店的门口挤了上百人。其经理亲眼目睹,不少家长在孩子的哭闹中买下了《中国状元学习法》。这本价值200元的书只有200页,另附两张光盘。仅仅一个上午,这里就卖掉了100多套。经理笑着解释说:“孩子把老师的话当作圣旨,以为这本书是必须买的,不买就完不成作业。”


媒体曝光后家长们前去退款,销售商早已离开了成都。他们还事先为销售网点做好了开脱:一份促销协议书表示,书店只为《中国状元学习法》的销售商北京欣学佳软件有限公司提供一天的促销场地,售后服务由“欣学佳”自行负责。


更多人觉得上当了。一位家长给当地媒体报料,说自己当时“恨不得把电视砸掉”。另一位家长干脆在问卷后面写道:“建议以后少发此类广告。”还有人打电话给电视台,指责说:“一看就是骗局,怎么你们没有发现?”


据说,成都市教育局局长气得“骂起了人”。周围人透露,这位医生出身的教育局领导,一直是位谦谦君子,连粗话都不会讲一句。另一位副局长也当面质问这些教研部门的负责人:“如果让你们6点半起床,你们会怎么想?你们认为正常吗?”


对此,另一方当事人则在当地媒体上大呼冤枉。


武侯区继续教育中心的王主任说:“表面上看不出任何商业的东西”,自己是一时大意被利用了。锦江区教师进修学校的蒋校长坚称自己是清白的,也是受了蒙蔽。不过,这两位负责人都拒绝了记者的采访。


至于成都电视台少儿频道,也表示毫不知情。这个30分钟的电视节目,其实是以“购物广告”的形式播出的。“我们审片的标准是适合少儿观看。”一位总监解释说,“并不知道事先通知了学生。”


经过中国青年报记者调查,这场连环骗局的来龙去脉逐渐清晰起来。“中国教研网”的幕后,原来是“北京腾宇时代网络技术有限公司”。根据注册登记地址,记者来到北京市海淀区文慧园,却发现并没有这家单位。同样的,欣学佳公司登记注册的地址如今也是人去楼空。物业客服中心的工作人员表示:“他们什么时候来的,什么时候走的,我们都不知道。”


就是这样两个不见踪影的公司,竟然忽悠了一座城市。其中的主线就是从上到下的教研部门:中国教研网联系基层教研部门,促使他们向学校发布通知。而这些教研部门又隶属当地教育局,这让不少学校难以拒绝。


而令基层教研部门难以拒绝的,恰恰是“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的名义。中国青年报记者致电这家机构,被告知中国教研网和该所没有任何关系。一位拒绝透露身份的工作人员建议记者到教科所的网站上,寻找已经发表的声明。但记者在该网站的公告栏中,并没有看到有关声明,一份《强化我所科研活动公益性的第三次公告》也只是说:“社会上某些单位或个人盗用中央教科所名义开展的活动属于侵权行为,我所将保留追究其法律责任的权利。”


不过,至少从表面上看,中国教研网和中央教科所的关系确实相当密切。在这个网站的首页,最为醒目的位置有一行字:“国家教师科研基金‘十一五’规划重点课题《教师指导下的英语快速学习的研究》总课题组”。课题的负责人之一程方平,曾担任中央教科所学术委员会主任。


记者采访了程方平。据他说,在2003~2006年期间,自己主管的中央教科所教育与人力资源研究部和中国教研网曾有过合作。“当时我发现不少老师只顾教学,不注重研究教学方法。看到教研网提出注重教学研究的想法,觉得我们国家无论是老师还是家长都需要这方面的知识,就想扶持他们一下。”不过他强调,这种合作关系在2006年已经结束。


为什么李鬼这么容易得逞呢?


不要以为故事就此结束了。


几天前,中国教研网主动给成都市教育局发来一份声明。在这份印有“中国教研网”公章的传真里,这家单位表示这次活动与各教育行政部门一概无关,造成的一切后果和责任由其承担。最后,网站表示对于活动给成都电视台造成的不便“深表遗憾”。


6月15日,这家网站的总经理戎澜接受了中国青年报记者的采访。她一再试图澄清,自己的公司和教育部门并无经济瓜葛,并声称“教育局跟我们有过多年的合作,也算是帮我们一个忙”。


在戎澜看来,是欣学佳公司的注册法人代表孙绍明搞砸了整个事情。她介绍说,孙绍明作为中国教研网的投资人之一,担任教研网的培训部主任。“让人去做调研,是教研网的事情,但推销书是他自作主张的事情。”戎总经理用“自己监管不力”来解释这个“误会”。


孙绍明在电话中向记者解释,问卷里那句要求家长和学生一起看电视的话,“是底下的人加的”。因为调研毕竟要产生一定的费用,总得找个办法弥补一下。在问卷里提提这个事情,“看广告的人会更多一些”。


但同时,这位当事人否认中国教研网打过中央教育科学研究所的旗号。她的主要证据还是这枚公章,“明明是中国教研网,并不是中央教科所”。


但凭借这枚国字头的公章,这家网站的调研活动已经从小县城逐步发展到大城市,造成的影响力也逐渐扩大。根据各地媒体报道,从2007年开始,中国教研网先后在河北沙河市、桂林市秀峰区、湖南省郴州市和重庆市璧山县开展与广告绑定的调研活动,结局都是发篇声明了事。


成都市教育局宣教处处长反复建议记者把采访重点放在“揭穿中国教研网的嘴脸”上面。“他们在全国骗了好多地方,成都不是第一家,希望通过你们的报道能够成为最后一家。”这位处长说。


“我真不明白他们怎么会屡屡得逞?”当地媒体的一位负责人纳闷。


这家媒体也曾经和本地中小学合作。“现在学校都很‘牛气’,也可以说谨慎,一般都不是很情愿‘接招’的。”该负责人表示,“怎么面对这样一个李鬼,就轻易答应了呢?”


就在事发前一个月,玉林小学的校长透露,曾经有人来学校说要搞调查,希望学校通知家长和孩子一起看电视讲座,当时她就以无权组织予以拒绝。没想到不久后区里的教师继续教育中心突然下发通知,要求配合调研,校方只有执行。


“为什么一个下属事业单位就有这个行政权呢?”面对记者的提问,市教育局的一位副局长解释说:“校方肯定以为这是区教育局的意思。”


他随即拿笔画出一个表,从教育局到教育厅再到教育部,“这样一级一级上去,上面有什么意思,下面必须执行。”


但该副局长随即表示,教研部门不能因此用“受骗上当”来推卸责任。在6月8日召开的紧急会议上,他还拿出问卷表,指着上面类似“你希望孩子考多少分?节目中的专家叫什么名字?”这样的问题,质问说:“这些题目非常幼稚可笑,科研就这么没底线?你们无法说自己上当受骗。”


与此同时,家长态度的左右摇摆也让媒体头疼。接受采访时,不少人都拒绝透露学校的名称。虽然有人到书店要求退款,但没有人到工商部门举报。在北京市工商局登记的信息里,欣学佳公司没有任何不良记录。


“也就200块钱,给老师个面子算了!”一位家长私下里说,“我也不愿意孩子因此受影响。”


他们大概都没有计算过,导演这个故事的成本,实在低得吓人。这家公司选用的是一天中最为便宜的广告时段,收费大约2000元左右,租用促销场地的费用每处只有300元,加上聘请临时人员和印刷的成本,中国教研网在成都不过投入了万余元。


然而就是这笔钱,由于一枚公章印记的发酵,折腾得一座特大城市团团转。


转自 http://focus.news.163.com/09/0617/09/5C0H4M0H00011SM9.html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