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七十四章:亚洲小姐选美大赛前的举动

王大三 收藏 1 20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两个魔头觉得现在一切都已经在他们的掌握中了,甚为得意。

但是就是在被他们才放弃了不久的我里平村这个小小的根据地里,江南大队在市委领导的主持下正召开着紧急会议。

会议的议题就是如何实行“美人鱼行动”和营救基地临时看押所的女同志。


欧阳佳慧也带着华野独立旅派出的二十人小分队赶到了里平。

“目前形势和局面就不得不使我们要两步棋并在一起走了。

郭书记说:“营救和爆破要同时进行,详细的方案欧阳和许军同志已经带过来了。但是自从谢长林放弃了里平后,却加强了对基地内外的防卫力量,硬攻是肯定不行的。汤凯的宪兵三团已经驻在了基地附近,另外还有正规军的两个营,嘉定不是宝山,无周旋余地,一旦接上了火就停不下来了,不是我们成功,就是被敌人全部打死,所以行动之前一定要把敌人的防卫部队设法调开。”


汪正生副书记马上接着郭书记的话说:“因此市委决定近期我们对上海的行动采取低调的方针,尽量在远离嘉定罪恶花基地的地方进行,让敌人的注意力分散。”

“对,总部首长就是这个意思。”

欧阳佳慧补充着说:“总部首长指示,在青浦地区和南翔分别有宁、沪、杭警备司令部的物资仓库和油料库,争取在那附近制造假象,造成我们要破坏的那里的迹象,让汤恩伯的神经紧张起来,这样他势必要调宪兵三团和正规军去保护,那时候我们马上实施‘美人鱼’行动。”


“好啊,看来要唱一场大戏了。”

江南大队的大队长九月不由的兴奋了起来。

“是啊。”

政委梁晴说:“1946年亚洲小姐的选美比赛就要在上海召开了,届时许多外国友人都要到上海来,现在蒋介石不是在搞新生活运动吗,上海市长吴铁城一定要争这个脸面的,届时治安工作做不好,连汤恩伯都不好向南京交代的。”

中队长盛联山说:“到时候给他掀个底朝天,让他们在外国盟友面前丢大脸。”


郭长涛笑了,他说:“不,联山同志。我们不需要他们丢脸,还需要配合他们争脸。”

“哦,这是为什么啊?”

大家都等着郭书记的下文。


汪正生说:“我来解释吧。总部指示我们,利用亚洲小姐大赛的机会营救出关在罪恶花基地一部分的同志,减少届时爆破行动中我们的压力。还有四年一度的亚洲小姐选美比赛是一项重大的国际形象的赛事,我们国家之前在历届比赛上从未拿到过名次。本次大赛移师国内要是再拿不到名次会很难堪的。这不仅仅是国民党的事,也是我们共产党和全民的事,所以要争取到好的名次,为中国争光。”

“好啊,好啊。”

大家拍起了巴掌。


岳家进道:“我们的小梁政委和欧阳副政委去参加的话,肯定会夺冠的。”

梁晴笑了:“我和欧阳佳慧去,那不正好是往敌人的虎口里送食吗?呵呵。”


“不对,你应该去。”

汪正生的样子并不是象开玩笑。

他说:“这次赛事是由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和国际大赦组织联合举办的,议程规定无论何党派,何团体和个人都有权参加,假如是执政党不得阻止反对党的参与,并且还将对获奖的选手实行大赦,也就是说对俘虏也是一样,一旦选手能够获奖,就必须立即公开释放。因此,国民党也不得不向我党发出照会,邀请我党派出选手参加。”


“哦,那就是说我们梁政委可以堂而皇之的去参加比赛,而不必担心被逮捕了?”

许军一下理解了汪副书记的解释。

“是啊,上级已经通知下来,让江南大队派出梁晴同志参加四十天后开始的比赛了。”

梁晴从没经历过这样的事,脸一下红了起来。


“我……,那我服从组织决定,欧阳副政委也去吧,她比我还长的好看,一定能拿到名次的。”

“欧阳佳慧同志本来是有资格参加的,但是比赛组委会规定,参赛选手经过检查必须是处女,因此欧阳同志可能就无缘了,请理解。”

汪副书记低沉的说,他怕勾起欧阳的伤心事。


欧阳佳慧非常大度,她说:“有梁晴就行了,我帮她做参选助手就是,我推荐被敌人俘虏的张莉莉指导员和于洁参谋也参加,只要能拿到名次奖项,我们不用营救,敌人也不得不释放她们。”

“恩,你说的很好,组织也早考虑到了这点,但是敌人的上层还不知道张莉莉和于洁是何许人也,我们必须通过一定的方式让上海的国府组织者和市长吴铁城晓得她们才行。”

郭长涛完全赞成了欧阳佳慧的倡议。


汪正生又说:“这次参加的人几乎全是我们的同志,代表敌人方正面参加的有顾燕,黄艳两位同志,她们俩肯定各能拿到名次的。”

九月插嘴道:“为什么没有我们机要员孙雁那,她长的也很漂亮啊。”


汪书记说:“考虑到这次参赛的美女众多,来自亚洲的十六个国家和地区,而名次有限,万一不能获奖,敌人有权以反对派奸细的名义进行逮捕,怕是得不偿失,因此没让孙雁姑娘参加。”

大家一想也很有道理,孙雁虽说也十分漂亮,但山外有山,有顾燕等超级美女的加入,孙雁拿不到名次的可能很大,但时候反倒等于白送给敌人一个俘虏,完全是没有必要的。


说完了这些,大家又研究起如何转移敌人视线完成‘美人鱼行动’来的事上来了。


但是几天以后,杨乐乐从基地里带出了不好的消息:黄艳失去了外出的自由了。

但是郭书记和汪正生还是没察觉出黄艳已经暴露的事,他们认为这是敌人为了自己的便利而采取的一定措施。

“你通知黄艳同志,建立临时看押所党组织,由于洁同志担任党小组长,利用亚洲小姐选美大赛的机会争取先自我解脱出来,还要团结其他同志联合起来和军统特务斗,配合完成‘美人鱼行动’。”

汪正生向杨乐乐交代着。


“是,首长,是不是黄艳同志已经暴露了啊,为什么敌人不让她外出了那?”

杨乐乐说的也是黄艳告诉她的自己的担忧。

“应该不会,要是暴露,敌人肯定会立即逮捕她的。没必要只是把她软禁起来,并且她现在还是看押所所长,并没有被撤职,还有黄艳同志的伯父是国民党有名的将军黄伯韬,谢长林岂敢轻易的动她?你告诉黄艳同志不要草木皆兵,自己吓自己的。”

“好的,我会转达黄艳同志的。黄艳同志让我通知首长,谢长林最近组织了一场表彰会,会上他把田莉老师和其它新被捕的我军女兵分配给了几个头目,估计近期他们就要来基地临时看押所对几个女同志采取暴力侵占了。请首长指示。”

杨乐乐表情很凝重。


“近期采取营救肯定是不现实的事了,你告诉黄艳、于洁,不要为此而贸然行事,要她们通知女兵们坚持住,组织上是不会不管她们的。对了,敌人对张莉莉指导员和于洁没有采取什么吧?”

“没有,黄艳说目前张莉莉和于洁同志的处境暂时还安全,但以后会如何就难说了。”

“好,乐乐姑娘,你先回去吧,有事及时联络我们。”

郭长涛和汪正生虽然十分难过,但目前的情况和能力告诉他们,解救田莉老师和张晓敏她们几个女战士已经是不可能了。


谢长林不久就接到了上海市政府转来的公文,要他保护好所抓捕的“那边”的两个女人,张莉莉和于洁。

理由是延安已经报请“亚洲小姐选美大赛”组织委员会,派出团队参与本届比赛,参赛先手里正好有这两个名字。


“共军还挺狡猾,一下保护住了两个重要人犯。”

金大牙拿着谢长林递给他的文件,看过后说道。

“是啊,他们以为这样张莉莉和于洁就可以由此获得自由,想的可真好。”

谢长林对此文件不仅嗤之以鼻。

金大牙说:“组委会还不是由我们操纵吗,只要买通几个外国评委,不给张莉莉和于洁名次,她们也就一样还得在我们的手心里。”

“恩,说的很好,这事你去办,慎重点。既然是市政府发来的文件,那一定有人在吴铁城跟前做了工作。”


“好,我负责办好此事,那站座你看我们上海站的‘庆功会’还开不开了?”

金大牙说的“庆功会”早就在谢长林的酝酿中了。

“开,这两件事不矛盾,顶多暂时不去动张莉莉和于洁罢了,不影响其他人的。”


原来他们说的所谓的“庆功会”就是要把关在罪恶花基地临时看押所里的年轻女犯人进行“分配”而已。


两天后,在76号礼堂里,谢长林正如期召开着“总结表彰大会。”

虽说是里平的清剿以失败的结局告终,但是在整个清剿过程中抓住了于洁,抓住过欧阳佳慧和几乎抓住了江南大队的政委梁晴,以及汤凯和张望鹤在“掏心行动”中抓住了张莉莉等六名女军人,谢长林也因此觉得并不吃亏,最关键的是罪恶花基地没有受到任何威胁。

所以他请示毛人凤后,召开了这个所谓的“庆功会。”


金红强被授予了二级青天白日勋章,胡胖子和王黑子被授予了三级勇士勋章,陈五兄弟也获得了奖励。


谢长林很狡猾,特意让金大牙宣布的这一奖励。

金大牙读完奖励书后,底下的小头目们议论纷纷,不满的情绪十分高涨。

“我们那?难道我们出生入死的就没点功劳?为什么奖励美人没我们的份,太不公平了。”

“过分,拿我们不当人啊。”


谢长林才站了出来。

“弟兄们,不要吵。这仅仅是第一期的奖赏,后面都要陆续的照顾给大家的。谁要是特别的不满,现在我就开除他。”

众人这才悻悻的闭了嘴。

“今天大家去百乐门放松,钱由站里出,这也算是没亏待了大家吧?”

谢长林补上了这一句,大家这才有了笑容。


胡胖子道:“百乐门的风月女子有什么玩头,给钱上床就干的货。基地临时看押所里才真是上等的好货那,站座何时点个头,让弟兄们也去乐和乐和,别光便宜了黑子和韩有平那样的外来户啊。”

其他的特务也跟着起哄。

“是啊,据说老满抓了六个女共军,个个都韵味十足啊,是吧,老满。”

满财宝这次苏北之行从头到尾都是吃力不讨好,还挨了拷打,不是谢长林念他是个反共人才,早关进监狱了,听特务们说的热火,也只好尴尬的点点头。


谢长林道:“呵呵,弟兄们好这一口啊,可以满足,但得慢慢来,凡是今天立功授奖的军官,明天准假一天,去基地参观,由我带队。”

“万岁啊站座,那一定是快乐的一天了。”

众特务哄了起来。

胡胖子道:“站座,您老人家已经答应让我看看青浦师范的那位美人老师田莉了,这次我可以去她的地方单独‘谈谈’了吧?”

谢长林知道胡胖子的“单独谈谈”是什么意思,点头示意表示同意。


看到谢长林要带队,金大牙表示不去了。

因为他想得到的人和谢长林一样,就是于洁,既然谢长林去了,恐怕自己挨上边的机会就不多了,加上里面的性感大美女张莉莉指导员谢长林有令任何人都不许碰,金大牙对其他女人不感兴趣。

谢长林看出了金大牙的思想动态,他说:“老金啊,你不去也好,在家里负责着。下星期你带队再去,我看家。”

“那可谢谢站座了。”

金大牙很高兴谢长林对他心理的领悟。


黄艳见是谢长林亲自带队来“参观”,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知道有谢在场,自己任何一点微小的举动都会引起他的警觉,她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

从表面上看,王黑子和韩有平也和她一样不得擅自外出,这造成了她还不能准确的判断自己的处境。


吴国栋亲自带着总工程师助理杨乐乐陪同军统参观,赵海龙自然也参加了陪同。

小组参观了基地的研究所,生产车间,试制场所,和生活设施,但是核心实验室与成品仓库是严禁进入的。

完了以后就是午饭时间,吴国栋安排了丰盛的宴席招待了谢长林等。


下午两点,王黑子通知于洁,转移牢房。

这次终于把于洁换进了条件很好的单身监舍来了。

于洁正在观察,谢长林走了进来。


“呵呵,于小姐。不,不,我应该叫您于参谋才对。还记得去年你和梁晴来上海市政厅接国府接记者观摩团时的场景了吗?”

“哦,我记得,怎么谢社长,不,我现在应该叫你谢站长吧,你的记忆很好啊。”

看到谢长林坐在自己的床上,于洁就坐到了椅子上去。


“是啊,是啊,我年纪虽说不轻了,但记忆还好。于参谋还记得我说过你要早说自己是共军的话,我会帮你的吗?”

谢长林此刻有一种报复的快感。

“我当然记得,你不是已经把我帮助到监狱里来了吗?”

于洁讥讽道,不过她有点紧张,因为谢长林的眼睛直勾勾的盯在了她那双脚上,因为入狱时于洁只有这么一双白色的高跟皮鞋,所以只能一直穿着它。


“监狱嘛,暂时的而已,于参谋要是不乐意的话,我可以带你到任何你想去的地方啊,只怕是于参谋不肯吧。”

“哦,你谢站长要放我出去?那好啊,我能现在就走吗?”

于洁还是讥讽着谢长林。


“呵呵,没有问题,只要于参谋交待出你们‘美人鱼行动’的参加人员,时间以及行动细节和负责人,我马上就让黄上尉放人。”

谢长林对于于洁这只笼中鸟、阶下囚保持了足够的耐心。

“哈哈,谢长林,你不觉得你这话和废话毫无区别吗?你要是想审讯的话,我马上和你去审讯室,有什么手段你尽管使出来好了。”


“哦,看上去于参谋早就做好了准备啊,精神可嘉。您不觉得你这细皮嫩肉的被打的皮开肉绽的很可惜吗?”

“没什么可惜啊,为信仰奋斗,肉体又算的了什么那,我看谢站长还是别废话了,把你的老虎凳、辣椒水准备好,我和你过去好了。”

于洁站起身,大义凛然的说道。


“好,好,于参谋你有种,有勇气,不过今天安排的内容拷打你,而是要让你享受享受人生的一大快乐,今天我带了多少人来你于洁参谋也看到了吧,我敢说他们裤裆里的玩意这时候都为你翘着那,希望你去帮他们放松放松,你既然什么也不怕,想来也乐意让我的手下们挨个的骑在你身上吧。”

谢长林对于洁开始了真正的威胁。


于洁虽说心理上早有准备,但事到临头还是紧张的心直跳。正好这时候走道里传来了隔壁田莉老师的叫骂和搏斗的声音,听声音是胡胖子按住了她。

“小骚美娘,你都想死我了,还记得当初我和老满去青浦抓人,你打电话报告市政府的事儿了吗?害得我们站长被吴铁城大骂,今天我就让你还了这个债。”

胡胖子恶狠狠的嚷嚷着,“呲啦、呲啦”的撕扯起了田莉的衣服和丝袜。


“流氓,不要脸,滚……,放开我啊,不要啊…..。”

“呵呵,想叫你就大声叫好了,看谁来救你。哎呀,这对小奶子真挺啊,上次隔着衣服才摸了一下,你就大喊大叫的,这回这对宝贝我可得尽情的享用了,来啊…….。”

“啊……,救命啊,来人啊,放开我,啊……。”

田莉的叫声十分的凄厉。


“你,你们,谢长林,快叫你的手下停止侮辱妇女,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于洁知道此刻谁都救不了田莉老师了。

“想干什么,你不是也听见了吗?需要带你到隔壁去看田莉老师的情况吗?一会你也和她将有同样的遭遇,需要先观察一下吗?”

谢长林又是一阵的冷笑。


于洁明白谢长林的意思,气的肺都要炸了。

同时羞涩的无地自容,她骂道“你们这些混蛋男人怎么这么无耻恶心啊。你们没有母亲和姐妹啊?要是她们被男人这样,你会怎样?”

“哈哈哈哈,于参谋你不仅是个大美人,说的也有道理,可是我和我的手下天生就都不是好人啊,所以也听不进去的。”

“那你到底要我做什么,我是接到通知的,参赛亚洲小姐选美,你要是对我进行性侵害而造成我的缺席,你们的国府无法向公众和组委会交待的,舆论会对你不利,到时候你怎么向你的主子交差那?”

于洁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抛了出来,灵不灵她自己也没把握。


“呵呵,于小姐消息灵通啊。”

“当然,这是吴所长通知下来的,赵处长把通知书给我的,你想看看吗?”

“用不着看,这我都知道。你以为一张通知书就能吓着我谢长林吗?你也太小看我了。我要是想得到你的身体,谁也阻拦不了。不过那,我还是准备给吴铁城这个面子,暂时保留着完整的处女之身。”

谢长林说的也是实话,他就是做了于洁,顶多也就是通知组委会说于洁经查不是处女了而已。


“那谢谢你的‘恩赐’了。”

于洁听谢长林的口吻有松动,也放缓和了语气。

“呵呵,于洁,你也别想的太美了。俗话说的好,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这个你该听过吧?”

谢长林又是冷冷的一笑,面部肌肉显示着有淫意。

“谢长林,你怎么意思啊?”


“我是这个意思,今天不破你的处,而是要好好的玩你的敏感部位,包括你这双号称上海第一美脚的脚,你要配合那,就少受点罪。要是想反抗,那就是自讨苦吃,信不信你反抗一下,我就敢扒开你的内裤拔掉你一根阴毛啊?”

谢长随着隔壁胡胖子发出的粗喘和田莉老师由喊叫变成了呻吟,他说话也越发的不客气了。

伪君子的面孔并非每时每刻都能表现的很好。


于洁被他这话吓住了,自己换监舍时一直被反铐着,进来后,王黑子也没她打开,她才这明白了王黑子是受到命令的。

她想此刻反抗也是无力的,尚诺真是被他的脏手伸进自己的内裤里,那结果会更凄惨。

所以于洁没有再说话,只是把自己那双正被谢长林盯着看,仿佛要想吞吃了的双脚往椅子下收了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