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媒不解:G8对中国“*”中国“性冷淡”ZT

shan..lin 收藏 0 189
导读: 当今世界,国际多边合作架构已有不少,如G8、G20等,而6月16日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办的首届“金砖四国”峰会,则可能又催生一个重要架构——“四国集团”(G4)。   从2003年美国高盛投资银行提出“金砖四国”概念起,占全球1/4人口、15%GDP总值的四个新兴大国(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就被国际舆论紧紧绑在了一起,日益被视为某个具有实际意义的“联合”或“集团”,尽管看地缘、民族、经济结构、政治制度及文化传统——对一个共同体特别至关重要,它们的差异要远远多过共性。   事实上,正因为广泛的差异

当今世界,国际多边合作架构已有不少,如G8、G20等,而6月16日在俄罗斯叶卡捷琳堡举办的首届“金砖四国”峰会,则可能又催生一个重要架构——“四国集团”(G4)。

从2003年美国高盛投资银行提出“金砖四国”概念起,占全球1/4人口、15%GDP总值的四个新兴大国(中国、俄罗斯、印度、巴西),就被国际舆论紧紧绑在了一起,日益被视为某个具有实际意义的“联合”或“集团”,尽管看地缘、民族、经济结构、政治制度及文化传统——对一个共同体特别至关重要,它们的差异要远远多过共性。

事实上,正因为广泛的差异,不同于历史上存在过和现在仍然发挥着或大或小影响力的共同体——如“东亚”、“西方”等,人为建构的“金砖四国”并不具有自然纽带,松散到甚至还不是经常性的对话机制,只代表发展最迅猛、但彼此关联甚少、字面串联甚多的“经济联合体”。

最近几年的G8、G20框架之下,“金砖四国”都有过非正式的高层会晤,但一直没开启G4对话平台。这四个天南地北的国家的领袖此次能够首次正式单独坐在一起开会,作为一个整体在世界舞台上亮相,意味着四国之间的相互认同越来越紧密;表明“金砖四国”正走出纸面,走向机制化,将展开具备可行性的政经合作,自然会让全球瞩目。

耐人寻味的是,中国此前屡次曾婉拒G8抛出的橄榄枝。相比已运转多年的G8,北京为何对还未完全成型的G4兴趣浓厚呢?

G8(严格地说应是G7),一直由发达国家主导,协调西方发达国家的经济立场、整合内部资源等(后来加入的俄罗斯只能参与政治议题),过去20年间江河日下。面对中国等新兴经济体国的持续崛起进程,G8试图将前者纳入其对话机制。但有俄罗斯前车之鉴,中国假若委身于一个出自旧时代的过气机构,与徒有虚名的“世界领袖”们为伍,在现有框架下参与国际协调,只能扮演微不足道的配角。

应对亚洲金融危机建立的G20,拥有中国等11个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代表了发达国家和重要新兴经济体的对话机制,已在全球金融危机下让只包容发达国家的七国集团黯然失色。但这一有望成为影响国际事务的主要对话和协商平台,也并不完美——有发达国家的既得利益在其中,决定了它不能完全为发展中国家的利益发声,因而明显存在议题散、协调难、利益杂、制衡多的难题。

当此之时,中国参与创建新兴经济体国家主导的对话机制,无疑有利于增强新兴经济体的声音和影响力。而无论是从国土面积、人口,还是从资源、市场、经济增长率等多方考量,包含中国在内的“金砖四国”都在世界范围内举足轻重,在新兴经济体中最具代表性、最具发言权,已被视为带领世界经济走出危机的火车头。在当前国际金融危机尚未见底的大背景下,“金砖四国”具有广阔的市场,各国之间的双边贸易量都很大,并不断增长,加强对话与沟通,加强在国际事务尤其是国际经济事务中的合作,显得十分重要。如果能深化合作方向,因发展阶段、利益诉求相近而形成的协调,显然有利于各自国家的经济复苏。如对外贸依存度很高的中国,就能从中受益——这也就不难理解胡锦涛会以积极姿态参与“金砖四国”活动。

一旦“四国集团”(G4)对话机制形成,就可能吸引更多新兴经济体加入,共同磋商解决金融危机的“全球方法”,促进国际经济体系走向公平与合理化。如此一来,也符合国际社会的共同期待与利益,短期有助于世界经济的早日复苏,长远则有助于全球经济平衡发展。

当然,由于“金砖四国”各国国情复杂、价值观不同、双边关系不对等,4国未必能于短期内组成紧密的经济或金融实体,此次峰会也顶多能为与会各方就9月下旬在美国匹兹堡举行的下一次G20峰会更好地协调新兴经济体立场。但最关键之处在于,这四国之间的联动机制开始运行,四国首脑会晤很可能固定化,未来也就不难发展成为有效的机制化对话平台,从而真正改变世界经济与政治的格局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