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63.html


被一大群丧尸追赶的滋味说起来很特别,其实跟一条狂怒的成年藏獒追赶着你,并没有太大的区别,被追上的结果两者都一样,被活生生咬死。

谁愿意死呢?谁都不愿意,你别说寻死的人愿意,他也必定不愿意,只不过是被环境和生活所迫而已。

李凌当然也不愿意,所以他只能拼命地逃,一直跑到胸膛都快点着了,那凉悠悠的空气几乎是直接被大口的灌进肺里,又快速地变成热辣辣的气息从嘴里和鼻孔同时喷出。他的两条腿每迈动一次都要花费他巨大的力气,沉得跟拖着两座山一般。

可身后的丧尸依然紧追不舍,而且越来越近,现在已经能够闻道丧尸身上那股几年不洗澡的骚臭味。

李凌几乎绝望了,他从南京一路经历沧桑风险,来到陕西可不是来自投尸口的,他是想要找到自己外出旅游的双亲。没想到打了一路的丧尸,却在阴沟里翻了船。

就在此时,月光下一座小村庄出现在荒芜的野地里,停放在村庄周围的车辆,起起伏伏像是一只只巨大的猛兽蹲伏在那里,给他带来了无比的希望,他大声叫喊着,希望引起对面的注意。

然而欣喜之中的李凌却没有注意到脚下一块石头,他高大的身躯被石头一绊,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地冲了几步,差点摔倒在地。

这一耽误,立刻拉近了和后面的丧尸距离,它们那种恶心的气息离李凌越来越近。

李凌不敢回头,提起全身剩余的力气加速地奔跑,他生怕只要一回头就永远失去了找到双亲的机会。

他的脚步越来越沉,剧烈的喘息在燃烧着他的生命。

在他几乎想要放弃的时刻,“嗖”一道尖锐的啸声从耳边划过,那声音似乎要撕裂空气,接着身后传来物体碰撞倒地的声音,李凌不自禁地回头一瞥,在月色之下他清楚的看到一具丧尸头部中弹倒在了地上。

“这是狙击步枪!”李凌不敢停下,他一边奔跑,一边想到:

身后的丧尸接连二三的倒下,越发证实了李凌的想法。

对于武器性能格外熟悉的李凌在如此危及的环境中依然在惊讶,谁能在这种昏暗的环境下能够准确的命中数百米外的目标,即使是在大白天也不容易。

幸运的是这个狙击手是朋友而不是敌人,李凌不在多想,他鼓起最后的力气,继续拖着那沉重的双腿跑向前方的小村庄。

离小村子越来越近,李凌生存的希望也越来越大,内心深处求生的本能,往往能激发人的潜能,他几乎连续不停地奔跑了好几个小时,可此时他仍然处于快速地奔跑状态,尤其是在看到希望的时候。

随着距离的看尽,李凌隐约看见了前方有很多人,他们拿着武器虎视眈眈地对着自己这边,心中再次升起一股欢喜,那种死里逃生的喜悦感,让他的鼻头有些发酸,他激动的用自己所剩不多的气力晃动着双手叫喊着:“我是人类,我没有被感染,救我!”

……。

那是一个人类,吴欢可以确定。

只是对方的体力已经严重透支,看他摇摇晃晃地步伐,给人一种随时都可能倒下的感觉。

左凝藏身处不时传来的枪响声吸引了吴欢,他回头看了看。这个冷冰冰的女人趴在了附近的一栋房顶上,她黑色的运动装加上她一动不动的身躯几乎和环境融为一体,让人很难注意到那里藏着一个可怕的杀手,随着她的每一次射击奔跑者周围的丧尸在一只只减少。

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了,宿营地里几乎所有的人都集中到了这条土埂上,形成了一条宽达百米的防御带。从人类的防御带居高临下地看向荒野里,一条黑压压扑来的滚滚尸潮越来越近,它们在月光的照耀下滚动在不远处的荒野中,犹如一波黑色的浪潮冲击向防御的人类。

明亮的疝气灯突然从车顶上亮了起来,一盏盏强烈的灯光刺破黑夜照射着即将靠近的尸群,那一张张苍白,破碎,毫无表情的丧尸脸出现在人类的视线中,在尸群前的李凌突兀的奔跑着,面向灯光奔跑的他并不知道前面的人类已经全部举起了手中的武器,那一杆杆步枪即将激射出收割生灵的子弹。

吴欢已经可以看到幸存者的脸,双方的距离超不出50米,此时的情景和他在感知时获得的景像完全一样。这名幸存者就是他脑海里曾经见过的壮汉。

“趴下,快趴下!”吴欢突然朝着壮汉高声地呼喊道:

李凌迎着灯光看不清楚对面的情况,但他明显听到有人在叫他趴下,一种感觉突然升上心头,他反应过来对面肯定要开枪了,来不及半点思考,李凌朝着前方一扑,匍匐到了地上。

几乎就在同时,枪械的射击声爆响在荒野中,人与尸的大战拉开了序幕。

李凌连头都不敢抬,他的上空子弹横飞,地面上飞沙溅石,周围不断有丧尸冲上前来,又摔倒在李凌的四周。他不敢在这种环境中继续呆下去,于是朝着前方爬行起来,希望能够脱离这该死的战场。

……。

这群丧尸的数量估计在500头以上,而人类的数量只有近百人,吴欢可以肯定有一部分丧尸会绕到两侧,这并不是因为丧尸会知道侧翼攻击的好处,而是因为战场无法排开这么多丧尸,多余的丧尸自然而然地会绕向两翼。

古文对此应该也有所预防,然而他堤防着吴欢和孙杰这两拨人的俘虏身份,真正能够动用的兵力只有三、四十人,所以他只派了几个人象征性地守在侧翼。

当侧翼的枪声响起时,证实了吴欢此前的担忧。

谁都知道唇亡齿寒的道理,在这危机关头,人类只能团结在一起,也唯有团结才能生存。

“庞涛,我们去支援那边。”吴欢望着吞吐在夜色里的步枪火舌说道:

庞涛点了点头,正要扶着吴欢离开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从地面传来:“帮我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