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别在我的床上谈情说爱

叶落知声 收藏 1 113

男人,别在我的床上谈情说爱




不管是爱情还是*,女人总喜欢在床上问男人爱不爱自己?男人的答案只有一个,而且你绝对能相信他的认真:我爱你,如果我不爱你的话,就不会跟你上床了,我不会跟一个没有感觉的女人ML的。


女人千万不要为这句话沾沾自喜,如果拿男人的下半身跟动物比,都会侮辱了那些可爱的动物们,男人的那条东东远比他们自己想象得,还要脆弱的多,他说这话,只不过想让你在床上多卖力一些。


女人在床上谈爱情是最不理智的,第二天醒来看他冷漠的脸你就会发现自己又被骗了。在床上,ML就是ML,彼此生理的需要,不要谈廉价又喜欢装高尚的爱情。女人永远无法像男人那么狡猾,他们像商人,把ML当买卖,只不过拿了货后又不肯付钱给你。女人也无法像男人把性爱放得那么开,女人总以为,上了床就是爱情,即使被平时相处的男人强奸了,再见面时也不会恨他,并会以为自己爱上他了,因为他成了自己身体的男人。


旁观者总说,女人在爱情里是最傻的,智商几乎为零。常常看着那些对爱情和性爱分不清楚的女人感到心疼。她对男人爱得死去活来,殊不知,男人只想把她的身体折腾得死去活来。


有时我真不明白,从古至今,女人都很小心眼,唯独对男人和爱情显得宽容,让男人更加得寸进尺,男人永远不可能只对一个女人专情,即使我们伟大的诗人徐志摩亦是如此,徐志摩和张幼仪在沙士顿生活时,他有两年时间与伦敦的女朋友明小姐谈情,有一天还把这女人带到家里与张幼仪见面,给了她暗示,他要娶明小姐做二太太。


张幼仪这样想:我替他生了儿子,又服侍过他父母,我永远都是原配夫人。于是我发誓,我要以庄重高贵的姿态超脱徐志摩强迫我接受的这项侮辱,对这女人的态度要坚定随和,不要表现出嫉妒或生气。


后来,徐志摩又迷恋上林徽因,执意要离婚。张幼仪知道不可挽回时说:“我不忍心看你受罪,也不愿意让自己变成讨人嫌的角色。假如可以使你得到幸福,我自愿做出牺牲。”


离婚时张幼仪有孕在身,她这样形容自己:“被徐志摩孤零零丢在沙士顿的我:我是一把“秋天的扇子”,是个遭人遗弃的妻子。就在这个时候,我考虑要了断自己和孩子的性命。我想,我干脆从世界上消失。”


看这段话时我几乎落泪,天下的女人在爱情中都是一个劲地傻,都不知道到底把自己放在哪里?


后来,徐志摩爱上了林徽因,他在伦敦的剑桥上跟她表白:“徽因你知道吗?我父亲送我出洋留学,是要我将来进入金融界。可和你在一起的时候,我总是想写诗。”


再后来,徐志摩又是这样对陆小曼表白:“我没有别的办法,我就有爱;没有别的天才,就是爱;没有别的能力,只是爱。”


这样的话,哪个女人能招架得住?而现在我们身边所有的男人,个个都是再生徐志摩,在感情上都是诗情画意的诗人,他们对女人编得甜言蜜语,如果谁有心记下来的话,会发现他们的才情绝对不会输给徐志摩,难怪女人被男人的下半身中插痛了也硬说是快感,死多少回也都明白不过来。


说到底徐志摩只是个喜新厌旧的世俗男人,而世人不但没对这位薄情的诗人有什么责怪,反而还认为他是个敢爱敢恨真性情的男子,对他抱以景仰之情。徐志摩的诗固然美,来自于这三个世间难有却同时让他拥有的红颜知已,可他始乱终弃、见异思迁的爱情有什么值得我们去提倡的?每个男人如果有他这种幸运,同时拥有这几个绝世女人,个个也早成了“诗名远扬”的诗人。


人们只是因为喜欢徐志摩的诗句,又喜欢美好的爱情故事,固给他披上华丽的外衣,让他成为一个美丽披着羊皮的狼?女人的感情都被他给忽悠了,这个男人跟他的诗一样美,却一点也不中用。男人都这样,只是想享受爱情的快乐和肉体的快感?却不愿意承担生活的责任。


最近跟我倾诉的女网友,大多都是单纯小妹遭遇婚后成熟男,她们伤心欲绝地恨君娶时未相识,又痴情地对我说,我们是相爱。


其实我想说,对于男人,性交也可以叫作相爱,你爱他给你的虚假谎言,他爱你的年轻身体。如果一个男人真的爱你,他会有两种选择,一,他会不惜一切代价的与妻子离婚,然后娶你,不过你也难免遭遇他妻子的同样下场;二,他绝对不会碰你的身体,就连他的感情也不会表达出来,因为不想伤害你。


有时,女人的爱情只是一场独角戏,自导自演,自己想把自己感动,以为越得不到越伤感的,才能叫作爱情,我们太多情了,太投入了,就连男人带着他的谎言和身体早从自己身边抽身离去了,还浑然不知。


如果玩得起,跟男人在床上打打情骂骂俏,增加点情调,天亮后系上胸罩的带子,比男人抢先一步潇洒地离去。如果玩不起,没领证之前别拿着身体的筹码与男人在床上谈价还价,只有真正娶你的那个男人,才是真正爱你的,才有资格和你在床上谈爱情。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这游戏竟让你如此无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