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硬与友善缺一不可 鹰派与鸽派谁更爱国

yzgr 收藏 1 72
导读:前些天在新加坡召开的第八届亚洲安全大会上,曾经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中国海军某高级将领被外国记者追问如何面对南海利益争端与“建设和谐海洋”这两个问题之间的矛盾时,被追问得左支右拙,无言以对,最后只得拂袖而去。 [img]http://pic.itiexue.net/pics/2009_6_18_73507_9473507.jpg[/img] 说实话,看到这条消息,我的心里真是好象打翻了五味酱,既泛酸又苦涩,既气愤难平,又百般无奈。这个时候,我竟不禁怀念起沙祖康来,就是那位在联合国正式会议上,公开质令美国

前些天在新加坡召开的第八届亚洲安全大会上,曾经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中国海军某高级将领被外国记者追问如何面对南海利益争端与“建设和谐海洋”这两个问题之间的矛盾时,被追问得左支右拙,无言以对,最后只得拂袖而去。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说实话,看到这条消息,我的心里真是好象打翻了五味酱,既泛酸又苦涩,既气愤难平,又百般无奈。这个时候,我竟不禁怀念起沙祖康来,就是那位在联合国正式会议上,公开质令美国代表“闭嘴”的那位可爱的老头子。我也想起了当年的朱成虎少将,敢于在公开场合以“中国也有能力摧毁美国西海岸几百座城市”来回应美国人赤裸裸的核威胁言论。

最近这几年来,中国的综合国力是跃升了,中国军队的武器装备是先进了,新式武器陆续亮相,海军也有能力远赴几万里外执行打击海盗任务了。但是,这些年来,“沙祖康们”逐渐退出了政治舞台,“朱成虎们”也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线,军人也越来越少在公开场合说那些本应该由军人说出来的、代表中华民族血性的言论了。网络论坛成了中国唯一硕果仅存的鹰派阵地,我们也只能从普通网民口中方可偶尔听见强硬的鹰派语言。

这是很不正常的。

纵观世界上任何一个强大的民族,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无论是政府高层,还是民间智库,或者普通百姓,无一不并存着“鹰派”和“鸽派”,也即是我们平时所说的“理性的民族主义”和“理性的妥协”这两大阵营。这些国家里鹰派和鸽派和平相处,各自表达自己的处置国家内部和国际事务的立场与方法。同时推进国家的进程,同时维护着国家民族的利益,力图实现自己本国本民族利益的最大化。

代表鹰派的一般是军方、警察等国家机器,以及部分热情的民族主义党派,鹰派为极力维护本国本民族至高无上利益为宗旨,过多考虑自己国家和民族的利益,较少顾及他国人民的感受和他国利益。从狭义上看,鹰派是最坚定的爱国者,但由于其往往缺乏大局观念,为照顾自己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甚至不惜牺牲或损害他国的利益,因此,鹰派经常备受“不顾全大局”的责骂。鹰派也被人称之为“左派”,崇尚“枪杆子里面出真理”的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

代表鸽派的通常都会是文官,他们通常会比较“理性”,喜欢从更大的局面来看问题,崇尚“人性”与“友爱”,坚持认为“爱”与“宽容”会令世界大同。鸽派对为了实现和平的目的,往往可以接受牺牲小部分本国本民族的利益,来换取与外人和平相处的机会。鸽派一般也被称作为“右派”,崇尚“理性与友善”。

几百年来,中国遭受外国欺凌的日子,远远比自己欺凌外国的日子要多得多。这主要的原因就是长期以来,中国的鸽派太多了,鸽派言论占据了中国太长时间的主流导向;而强硬的鹰派太少了。

只要我们认真看一看中国近代发展史,我们就会发现,近代史著名的历史人物中,康熙和乾隆可以算得上是鹰派,毛泽东和蒋介石也都算得上是鹰派。所以,康熙乾隆期间,中国的疆土面积可以得到巩固及扩大,蒋介石统治下的旧中国也可以取得抗日战争的胜利。毛泽东率领麾下众将可以取得解放战争抗美援朝、对印对苏自卫反击战等系列战争的胜利。毛泽东领导下的新中国才得已抵挡住帝国主义的疯狂围堵,成功捍卫了中华民族在世界民族之林中的尊严。特别是在新中国刚成立的那十几二十年里,如果没有坚强的鹰派主导着中国的话,中国很难抵挡得住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前后夹击,更就别说进行社会主义建设,以及取得“两弹一星”等科技工程的重大突破了。

然而,现在看来,我们国内的舆论界好象成了鸽派的天下。一切为了稳定,一切为了和谐,一切为了团结。就连本应该代表强硬鹰派出现,并对外国威胁作出强硬反应的军方人士,也是开口谈“和平”,闭口讲“稳定”,言必称“搁置争议”,面对祖国领土被蚕食的现实时是顾左右而言他、或者是视而不见。面对外国公然掠夺资源时,却是哀求与对方“共同开发”。我们的海军有能力远赴几万里之外,打击索马里海盗,却对在家门口疯狂抢夺中国海洋资源的东南亚群盗听之任之、视而不见。因此,我们的海军将领在外国记者的穷追猛打下,狼狈不堪、无言以对也就不足为奇了。

要让别人尊重自己,必须先做到自己尊重自己。既然中国的国家战略发展目标是“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地区性大国”,那么为何对东南亚周边国家肆意盗取我海洋资源的行动无动于衷呢。我理解,“负责任的大国”固然是要对国际社会负责任,但更加必须对自己的国家负责任,对自己的国民负责任。只有先对自己的国民负上了责任,方可赢得国际社会的尊重,方可有资格谈对国际社会负责任。“搁置争议共同开发”这个政策,事实上已经证明是行不通的了。因为,我们单方面的“搁置争议”换回来的是别国的“单独开发”,我们的善良忍让换回来的却是他国对我岛屿更加疯狂的抢占。我们的“负责任”,首先必须对中华民族的祖先“负责任”,要守住祖先浴血奋战、辛辛苦苦打下来的江山;其次要对我们当代的老百姓“负责任”,让我们占有更多的资源,过上更加幸福的日子;更要对我们的子孙万代“负责任”,不要让这些海洋争端变得更加复杂,不能将这些烂摊子撒手扔给我们的后代。我想,这才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真正“负责任”的政府。相对于我们军方的软弱,周边外国可是狠话频放。

越南:频频在南沙群岛问题上放出硬话,先是在2月10日声称要在南沙群岛建立“地方政府”以“方便行政管理”,“决不放弃一寸土地”,并“不惜一战”,接着又在2月16日以“最新的考古发现”证明“南沙群岛自古以来就属于越南”。

菲律宾:海军司令声称要为保卫南沙“战至最后一人”。

马来西亚:海军司令阿都阿兹加法上将在谈到中国“渔政311”在南中国海专属经济区巡逻一事时说:“海军将根据其战略的规定作出反应以保护我们的水域。如果她(中国渔政311船)被发现入侵我们的领土,她将被一直驻扎在那的马来西亚海军舰艇驱逐。”

甚至日本:南海对于日本来讲,是其至关重要的海上石油运输生命线。日本政府希望东盟国家采取一致行动,对抗中国。这也是日本政府的战略目标之一。今年2月24日,《日本时报》甚至公然鼓动东盟四国“合纵”对抗中国,夺取南沙群岛,其战略野心暴露无疑。

甚至印度:印度为了实现其地区霸权的战略目标,提出了“东进政策”。2000年以后,印度加强了同越南、印尼、马来西亚等国的军事联系,试图扩大对南海问题的发言权。

甚至澳大利亚:澳大利亚以及某些欧盟大国,也以“南海航行权”关系到其国家利益为由,表示“不能对此视而不见”。其插手南海争端的野心可见一斑。

没有哪个国家会主动放弃既得利益,更何况是涉及海洋战略纵深和油气资源的海域和领土,这对任何国家来说,都是没有任何别的什么东西可以拿来交换的。

有人说,中国在南海争端中无所作为的原因在于现在我们的海军力量还弱。但请问,相对中国海军实力而言,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汶莱等国家的海军力量就很强大了吗?

事实上,现在我们的问题并不是海军实力还不够强大,而是我们有没有胆量与强盗进行强硬的抗争。这种抗争首先应该表现在态度上、立场上、言论上,其次才表现在实际行动上。如果连态度都不敢强硬表达,老百姓还可以奢望军方采取强硬的实际行动来捍卫国家领土完整吗?

不同的群体应该有不同的发言风格与方式,军方本应该属于鹰派,无论在什么场合,都要经清晰声音、严肃的态度强硬发表强硬捍卫国家利益的言论。而文官则应该相对平和,适当谈论一些“和谐”“友善”的言论,为政府留有进退自如的余地。现在,中国的难堪之处在于,文官固然大肆宣扬“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言论。但军方却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忘记了自己保卫疆土的神圣职责,也随着鸽派们在公开场合大谈特谈“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政治主张。这既与军人的身份非常不合,也与中国的大国地位非常不相称,更与中国强调“要成为一个负责任的地区大国”的战略构想不符合。

曾经有国内的有识之士质疑: 我们在南海有争议的海域为什么不钻井开采?是技术原因开采不了?还是政治原因?为何只能眼吧吧看着人家把油抽走而无能为力。举例:2006年上半年,仅越南油气总公司就在南海开采油气产量达到1237万吨,其中原油为860万吨,天然气为37亿立方米。

现在的事实是:南沙海域被分割,岛礁被占领,资源被掠夺,周边国家在南沙大肆开采石油,而中国迄今为止还没有在南沙竖起一座井架,没有打出一桶油,请问这算什么“共同开发”呢?请问我们的友善和忍让除了给中华民族继续带来耻辱和伤痕以外,还能够带来什么呢?

我们的底线是一切以“和谐”为主,一边扛着共同开发“和谐海洋”的大旗;另一边却眼巴巴看着别人在南沙大肆开采石油,而没能在这其中分到一杯羹,请问这样算是什么“和谐”呀?

现在,由于我们错误地打压民族主义,打压鹰派,因此,在国际事务中鲜见中国鹰派的声音。没有了鹰派的强硬反击,鸽派们面对列强的步步进迫,只能一退再退,一让再让,忍气吞声,低声下气。现在,美国、日本以及西方反华势力早已摸清中国的底细,放手继续大肆实施遏制中国,剥削中国、掠夺中国财富外,连那些原本对中国唯唯诺诺的小国家,也胆敢公然在南海挑衅中国的国家利益了。

我们现在的情况是:国内鸽派太多、声音太盛了,鹰派太少、声音太微弱了。民族主义唯一的缺点便是容易挑动群众情绪,造成社会不稳定。其实,这丝毫不用慌张,只要对民族主义情绪作适应的引导,让群众的情绪有渲泄的渠道,民族主义其实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不能“斩脚趾避沙虫”,为避免社会争议而扼杀了爱国的民族主义情绪。

从爱国主义这个层面来讲,我认为,鹰派其实是更加坚定的爱国主义者,他们比鸽派更加热爱自己的祖国。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里,鹰派与鸽派缺一不可,强硬与友善其实并不对立,在强硬态度保护下的友好关系其实会更加安全与持久,战争与和平永远都是我们必须时刻做好的两种准备。否则,我们永远只能过仰人鼻息的生活,纵使国家强大了、富裕了,也会成为一只任人宰割的羔羊。


本文内容于 2009-6-18 8:19:20 被mylier0728编辑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