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变脸 第一部 血染丛林战他乡 第四十九章 噩耗传来

zhouxuxiang999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size][/URL] 昆明的和平解放,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也是卢汉明智的选择,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昆明城的那一天,人们在城门洞前用扁柏树枝扎了一个牌坊,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欢迎解放军进入昆明”,全城人民奔走相告,喜笑颜开,手拿五颜六色的小彩旗夹道欢迎,一时间锣鼓掀天,鞭炮齐鸣,响彻云霄。而恰在这时,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93.html


昆明的和平解放,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也是卢汉明智的选择,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昆明城的那一天,人们在城门洞前用扁柏树枝扎了一个牌坊,上面写着几个大字“欢迎解放军进入昆明”,全城人民奔走相告,喜笑颜开,手拿五颜六色的小彩旗夹道欢迎,一时间锣鼓掀天,鞭炮齐鸣,响彻云霄。而恰在这时,正有一架飞机像只乌鸦在昆明城上空盘旋,它是从重庆飞过来的,坐着的正是国民党的头号人物蒋介石,一会儿,他的秘书神色慌张地走到他跟前对他说:“委座,卢汉已经起义投靠了共军,解放军已进入昆明,我们回去吧!”

蒋介石呆若木鸡的坐着,脸色难看,他没有想到中国人民解放军来得这么快,更没有想到卢汉竟然不听他的话把昆明恭手送给共军,如今大势已去,最后瞟了一眼飞机窗外下面的昆明城,说了一句:“娘希屁,都反啦!”这架飞机最后只得灰溜溜的消失在天边的云层之中------

那天下午两点过后,青云刚到报社上班,正坐在办公桌前整理早上解放军进城的新闻稿件,其他的同行也陆续来到了办公室,他们的脸上都堆满了笑容,正兴高采列高声谈论着昆明城近久来的新鲜事,这时,总编也跟着走了进来,径直走到她面前对她说:“杨青云,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有人找你。”

青去不知道是谁找她,赶紧放下手中的稿子,跟着总编走了出去。

来到总编的办公室,见里面坐着一个身穿解放军军装的人,个子高大,浓眉大眼,神采奕奕,容光焕发,年纪在四十岁翻上,腰间扎着一根黄牛皮带,一支小手枪系在枪套里扎在皮带上,看样子是个当官的。

进来后,总编指着青云笑着对那人说道:“首长,她就是杨青云同志,你们谈吧,我出去啦。”总编说完,就转身拉上门走了出去,屋子里就剩下他俩。

眼前的这个军人青云看着眼生,好象以前从来没有在什么地方见到过,见他是来找自己的,就站着非常有礼貌的问了一句:“首长,您找我有什么事?”

“坐下,坐下。”他招呼青云坐下,过后静静的打量着坐在椅子上的青云,一时间没有说话。

青云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赶紧低下头来,心也“嗵嗵”的快了好多,她不知道会有什么事要发生。

屋子里一时间变得静悄悄的,这样过了片刻,那人问她:“你叫杨青云?”

“嗯。”她点头应了一声。过后两人又没有答话。

长时间的静寂过后,那人抽起一支香烟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一边来来回回的在屋子里踱步大口大口地吸着香烟,一边看着坐着的青云,他的嘴唇动了几次却欲言又止,看来他有难言之隐,这样过了些时候他又坐了下来。

“我叫王绍成,”他抽了一口香烟过后对青云介绍自己说,“今天早上刚进昆明城,就住在军管会里,你就叫我老王同志吧!”

“还是叫您首长吧,”青云笑着跟他说,“明天,昆明和平解放的消息就可见报了,不知首长对我们的工作有什么指示?”

“哎呀,小杨同志,你别这么说,我来报社不是来指导工作,我是来看你的哟,是私事,跟工作无关。”王绍成笑着说道。

“看我?”青云不解地问了一句,“首长,我好象跟您以前不认识嘛,您------找我有什么事?”

“我们现在不是认识了吗?”王绍成对她笑了笑,接着说道,“不过嘛,小杨,你的名字我以前就所说过了。”

青云“咯咯”地笑了起来,她对王绍成说道:“看首长您说的,我又不是什么名人,小小的一个记者,我俩以前又不认识,您是听谁说起过我的名字的呀?”

“李大为。”王绍成嘴里突然说道。

“什么?李大为?”青云“啊”地一声惊叫起来,“腾”地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冲过去就把王绍成的手死死的拉住,脸上充满惊喜地问道:“首长,您认识李大为?他------如今在哪里?首长,您快告诉我,他人在哪里?”

看着眼前这个死死抓住自己不放的姑娘,看着她满脸露出的那种惊喜,王绍成的心里难过到了极点,脸上布满了乌云,他心里面不由得对自己说:“我应该如何告诉她李大为的事呢?”

“你是李大为的什么人?”稍许,他问了一句。

“我------我是他的妹妹。”青云对他脸上变化的表情没有在意,她一心想着几年没有消息的大为哥,心里正高兴着,“首长,您快告诉我,我哥哥李大为如今在哪里?”

“你姓杨,他姓李,你们俩怎么可能是兄妹?”王绍成不解地问了一句。

“哎呀,首长,这事说来就话长了,”青云解释道,“我们两家是世交,好得没法说,我从小就把他看成是自己的亲哥哥了。”

“那李大红呢?”

“哦,您说大红哥啊,”青云听了他的话,说道:“他也是我的哥哥嘛,他对我太好啦,”想到牺牲了的大红哥,她难过地接着说,“嗯,可惜的是------我大红哥------他牺牲了。”她拉着王绍成的手也放了下来。

“这事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来昆明后,是大为哥告诉我的。”青云回答道,过后她又拉着王绍成追问,“首长,您快说,我大为哥他人如今在哪里?”

看着眼前这个拉着他问个不休的姑娘,王绍成心里一下子犯难了,他虽然是条铮铮铁骨的汉子,战场上死人的场面他见过的多啦,可面对这个姑娘,他却难于启齿,因为他给她带来的不是什么好消息,他满脸痛苦难过地低下了头。

“首长您快说呀,我大为哥他在哪里?”青云再一次的追问着他,过后看到他难看的表情,心里顿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首长,您------您怎么不说话了。我大为哥他------”

“你有两个非常优秀的哥哥,可------他们都------牺牲了。”王绍成终于还是把话说了出来。

“啊!”青云听了,犹如青天霹雳,整个人惊呆了片刻,过后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