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四十七章敌机追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越离“皖南事变”在即,我是越不敢放松对新八军的监备,虽然我和周强凭我们两个人的能力是不能改变历史惨案“皖南事变”,也不能阻止蒋介石政府中的反动派军队围攻皖南新四军的事实。但我是决不允许刚刚诞生的中国第一支民族的军队“新八军”参与到国共战争之中。

凭借新八军捷报的昂扬士气,我们本可以与中国的友军进一步扩大对日的战果。可惜我和周强的这一美好的愿望又遭到无情的重挫,国民党三战区在没有经过我的同意和审核,就直接越过我这个新八军的长官,就命令新八军的第一师马忠武部和第二师罗百成部开赴苏中的黄桥地区。而新八军的第三师陈东部和炮兵师蒋怀中部则进入镇江、无为地区。可是军令如山,我身为新八军的长官,也不得为而为之。我们也想过与蒋介石政府绝裂,直接投奔中共延安,但是这会对我们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有所不利。因为这会加深蒋介石政府对中共的恐惧,也会加大他们铲除中共延安之决心。

我和周强知道这是蒋介石独裁反动政府进行的反民族的一个重要的步骤。他们这样调动新八军到国共紧张热点地区,无非是想要新八军充当蒋介石政府的反共急先锋的队伍。这样不但可以把新八军这支实力强大的军队牢牢控制在蒋介石他自己的手里,又可以得到消灭皖南的新四军和犍为李聚之目的。

针对蒋介石反动政府的调动阴谋,我和周强的心情都是沉重的痛苦和无比悲愤。我以蒋介石、顾祝同等人不敢明确告诉世人他们要铲除犍为李聚和消灭皖南新四军的阴谋状况。我命令新八军的各师、各团的将领禁止与中共军队发生摸擦和战斗。如有违令,将以新八军的军事条律处置。

为此我和周强还专门到国民党的三战区司令部向顾祝同等人提出抗议和理争。要顾祝同下令新八军的将士不得参与国共纷争,我才肯罢休。我使用强硬态度和辞职来威胁顾祝同等人,由于顾祝同害怕此事件没有人背黑锅,还是怕我辞职后,会暴露他们的阴谋诡计。于是只得对我们说道;“调动新八军到黄桥地区和镇江地区不是为了反共,是为了巩固前线抗日。”竟然顾祝同这样说,我们还能说什么,但我们也与顾祝同展开了斗志斗勇,并顺水推舟让顾祝同向新八军的各师下过此令,我就是要做到点水不漏,不让顾祝同他们有一丝可利用。因为只要我们有一丝的松懈,就会对我们会造成致命的一击。我和周强拿到这一上方指令,就可以理所当然处置新八军违令的军官,这也可以成为我们的护身把柄。

根据“北山事件”和“孙城辉事件”的历史惨痛流血教训,蒋介石独裁政府的反民族反共的阴谋诡计还是防不胜防,为了小心驶得万年船,我每天都会加强巡视新八军的各部。

我和军部的几名参谋人员在十名民解特工队员的护送下,乘坐三辆越野吉普车赴前线视察部队。我们风驰在崎岖的山道上,绿树山溪从我们的身边一闪而过。正在这时,日军的两架战斗机低空向我们飞来。日军的飞机也看到我们行驶在山道上的吉普车,于是它们拼命的向我们飞来。

更可恶的是,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向我们开着机炮横扫过来,一颗颗的机炮在我们的身边爆炸,顿时山道上硝烟滚滚,弹片横飞,劲浪四起。吉普车在硝烟中穿梭,在弹雨中飞驰。日军的飞机是越来越猖狂,向我们急追。并越飞越低,离我们是越来越近啦!民解特工赶紧手持冲锋枪对日军的飞机进行扫射。子弹打在飞机上是火星四射,“刚”“刚”的直响,就象给飞机搓痒似的。

飞机上的小日本鬼子看到最前面的一部吉普军上坐着几名国民党的高级指挥官,日军的战斗机更奋不顾身向我们呼啸而来。两架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向左右一分,企图越过后面两部吉普车上的民解特工的射击,从两翼俯冲进攻前面奔驰的一部吉普车。

“军座,我们下车躲一躲吧!”车上的一名参谋叫道。

忽然我发觉额头的左边怎么火辣辣的,我用手一摸,才发现是血,不知是吉普车颠簸碰撞的,还是被敌人的子弹擦伤的。“老虎不发威,把我当成病猫。”越是退让,小日本在老子面前越是猖獗。

“民解特工,车上有没有机关枪。”我在飞速的吉普车上大声问道。

“大哥,第二辆车上有一挺机关枪。”民解特工一边持枪还击,一边向我回答道。

有枪就好,我令第一辆的吉普车放慢速度,当两部越野吉普车只有三、四米远时,我脚下一点,身体快如流星向第二部吉普车飞去。我一踏上第二辆吉普车,马上就俯身去抱机关枪。“大哥小心啊!”一名特工队员这时用他身体,把我护住在他的身体下,敌人飞机上的一梭子弹射进了他的整个身体。原来是小日本鬼子发现了我们的作战意图。于是狗日的小日本鬼子向我们发射出罪恶的子弹。

“兄弟,大哥为你报仇。”我含着眼泪,左手护着这名特工队员的遗体,机关枪长长的一串子弹披在我的肩上。右手持机关枪向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发出了复仇的子弹。哒、哒、哒的机枪扫射声。我手上的机关枪子弹全部射进日机上的三名小日本鬼子的身体。敌人战斗机上的飞行师、投弹手和机枪手被我打成马蜂窝。敌人的这一架飞机在空中摇摇晃晃的飘荡着……。

突然小日本鬼子的飞行师的眼睛一睁,鲜血不停从他身上的无数伤口流出,鲜血也染红了他的全身,他的嘴中、耳鼻也开始在冒血,他看见我们在车上露出胜利的笑容,于是龟儿子的目光一悚,马上变得狞狰起来。抓紧操作杆,驾驶颠簸的战斗机向我们疯狂冲来。

看见敌机向我们撞击而来,我们一个个不由惊恐万状地睁大着眼睛。“狗日的小日本鬼子临死之前也要拉我们掂背。”我看到敌人机身下的油箱,大声喊道;“大家赶快趴下。”我的一梭子弹打中日军战斗机的油箱。敌人的飞机在空中“轰”的一声巨响爆炸,机体迅速强烈的分解,并拌着熊熊的大火四射。虽然大家趴的快,但是车上有人的身体还是着了火。我们一边扑火,一边持枪还击另一架的日军战斗机。

战斗机上的小日本鬼子好象知道越野吉普车上有大鱼似的,象一只讨厌的苍蝇对我们是紧追不舍。不消灭我们誓不罢休的样子。敌人的飞机在天上始终对我们是一个巨大的危险,对敌人宽容,就是对自己凶残。

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开到我们吉普车的前面的上空,在我们的头顶上盘旋着不走,并虎视眈眈怒视着我们。摆开阵式,完全是要跟我们决一死战的样子。敌人的飞机竟然是一只讨厌的苍蝇,那我们就消灭它。

在对峙中,我又装好机关枪的子弹,并向民解特工面授机意……!我手一挥,三部越野吉普车向毫不退缩的勇士向强盗侵略者冲去,手持冲锋枪向日军战斗机扫射。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看到我们冲锋,也向我们俯冲而来,他们的机炮和机枪子弹也向我们急驰的吉普车射击。

在生与死的较量中,新八军的参谋人员也手持冲锋枪向敌机展开射击。小日本鬼子仗着机身坚固,顶着我们的冲锋枪的强大火力冲来。敌人的子弹也在我们的身边穿梭不停,机炮声是震天欲聋。

我看到我军的冲锋枪火力也吸引了小日本鬼子,我从越野吉普车上飞起,然后向一棵笔直的树梢点去,我借助树梢的强大弹力向空中弹去,向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飞去。战斗机的小日本鬼子看到飞驰的吉普车离他们越来越近,手也按在炸弹的键上,手也握在机炮的板机上,他们露出了胜利的喜悦,准备给我们最后一击……!

突然小日本鬼子看到他们的当头一个黑压压的人影向他们飞来。顿时全身打起抖来,我不等他们开枪、开炮,双手抱着一挺机关枪向小日本鬼子猛烈扫射,我的机枪不仅给战斗机的三个小日本鬼子打成猪脑袋,还被我的机关枪打成了马蜂窝。

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夹着一条长长的黑色尾巴,夹着熊熊燃烧的大火向飞驰的越野吉普车冲碰而来,我军吉普车的驾驶员临危不惧,迎着熊熊大火,滚滚的热浪向战斗机行驶。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擦着越野吉普车的车顶滑行。大火烤着将士们的身体,炽着将士们的衣服。真是危险至极……!我军驾驶员的高超精湛的驾驶技术终于冲出了死亡线,三部越野吉普车刚刚滑过小日本鬼子燃烧的战斗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就在身后腾空响起。

我们看到侵略者终于得到惩罚,准备驾车离去。我们又看到前方的上空云层里飞来二十多架小日本鬼子的战斗机和运输轰炸机……!现在面临强大的日军,我们只有躲避,我们刚一下车,向山林中跑去。身后就传来,我们生死与共的越野吉普车遭到日机的狂轰乱炸,在熊熊的大火中,在巨烈的爆炸声中,三部吉普车成为一堆废墟……!

日军的飞机在山林中也不停地追逐我们,看到日军运输机下的天空是朵朵白云,我知道小日本鬼子向我们动用了空降特种部队。看来我们新八军中有小日本潜伏的特工情报人员,还是有人向小日本鬼子泄露了我们的行踪,让我们成了小日本鬼子追逐的对象,还使我们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