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凉山之旅 第一部 走进大凉山 第10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2.html


山色渐黑,满天星斗,渐渐以模糊轮廓出现在山道边上的是一幢山里特有的木楼。眼镜打亮手电筒一照,木楼共两层,从大小看仅有两个房间,楼上的窗口发出微弱的光亮,楼下的房屋黑古隆冬,门却大开着。几人站在楼前,对着楼上的窗口大声喊叫,楼里没有任何反应。小声商量了一会,几人小心进了门。屋里地上长着厚厚的一层青苔,青苔的表面早已枯黄,踩在脚下发出折断的微弱声响。屋中间有一个坑,周围支着三块石头,坑里是黑乎乎的灰烬,让人能想出很久以前坑里火光熊熊的情景。在直通二楼的木楼梯下面,堆着一大堆干松针,凹着一个大坑,像是有人睡过。顺墙放着一口漏底的锈铁锅,一根草绳挂在墙上,绳的一端打着三个死结。

几个学生悄声说着话,我姥爷也满脑子奇思异想,但谁也没把三个死结与自己后来的命数联系在一起。我姥爷没手电筒,却领头上了楼,楼梯摇摇晃晃,吱吱作响。伴随长长的嘎吱一声响,他推开一扇沉重的木门。房顶压得很低,一根燃烧的细长松明插在空地板上,把屋子照亮。一左一右顺墙放着两个松木棒捆扎的木架,木棒还没褪掉树皮,样子像汉人的单人床。旁边有一块一头尖一头平的木板,上面画着一些人形和动物图案,歪歪斜斜写着一些非汉语文字,边上还扔着几根很旧的竹签,头尖尾大,像占卜的法具。

屋里没人,是空屋。

乔拾起那块木板看了看说,“这是彝文。”看见花花扭扭的彝文,我姥爷跟学生们都感觉头晕目眩。大家不敢久留,下楼出门,继续沿山道往前走。夜风轻拂,有细雨飘来,几人昏沉沉的脑袋渐渐清醒,路边又出现一幢房屋。几人喊叫了一阵,仍无回应。深山的夜晚把一切都模糊起来,我姥爷觉得自己的喊叫声和面前没有光亮的木屋似乎在早年的一个梦中出现过。几个人动作轻悄地转身重新上路。行不多远,一个看地窝棚兀立在路边。

记不清这已是路上碰见的第几个茅棚,相比之下,这个茅棚搭得特别高,而且有两个梯子。也许过了这个村就找不着那个店了,几人爬上去,在厚厚的一层松针上倒下来。眼镜打亮手电筒,从包里掏出干粮放在面前,五个人一阵狼吞虎咽。

我姥爷问,怎么大山里连一个彝族人的影子也见不到呢?

眼镜说,是呀,谁知道彝族人长什么样呢,到时候一见到没准会被吓一跳。

乔说,彝族人有高低贵贱的等级,分黑彝、白彝,还有娃子③什么的。

我姥爷问,你见过彝族人?

乔说,梦见过。

雨打茅棚,淅淅沥沥,远处天空亮起一道道火闪。我姥爷和眼镜刚点燃香烟,外面突然传来两声枪响,我姥爷正好看见从对面那个木屋的方向吐出两股刺眼的火光。很快回过神来后,几人一跃而起,慌慌张张逃进雨中,脚步声、身上雨布的摩擦声、行包里面铝饭盒跟酒瓶的碰撞声响成一气。估摸着那个开枪的木楼已经很远了,几人停下来,回头朝远处望。好像没什么人追来,就是有也无法发现,雨夜隐蔽了一切,包括他们自己。“没准客栈就在前面什么地方。”眼镜说,但没人接话。不远的林中传来几声野兽的低声吼叫。听响声,有活物正朝他们赶来。几人不敢打亮手电筒,先是小步快走,逐渐大步飞跑,野物的声音听上去越来越近。乔忽然蹲在地上倒不过气来,猛喘着说了一句“我跑不动了。”我姥爷说了句,“不跑咋行?”拉起乔又是一阵狂奔。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