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馗灭日 第二章   入伍抗战 第二十二回

天师钟馗 收藏 0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size][/URL]    第二十二回 张大虎问鸡头岭事由所然   钟馗潜心练神功大有所成      上一回切说到钟馗被那银玲一家救起,正在钟馗转醒后银玲的父母从外面回到了家中。   钟馗正想再起床来见那一对救命的恩人,可是又一想,伤口实在是不能再折腾了,就没有起身,过不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73.html


第二十二回 张大虎问鸡头岭事由所然 钟馗潜心练神功大有所成


上一回切说到钟馗被那银玲一家救起,正在钟馗转醒后银玲的父母从外面回到了家中。

钟馗正想再起床来见那一对救命的恩人,可是又一想,伤口实在是不能再折腾了,就没有起身,过不多时,一对中年夫妇走便从外屋进了屋内,这对中年夫妇,男的身背一支自制的抬枪,年纪约莫有四十多岁,身形高大,一脸的粗壮之色,一看便是一个猎户,再看那中年妇人,手中拿着一支篮子,里面放着一些青菜,正是那天自己在第一次醒来之时,看到的那个善良中年妇人,两人均是面带微笑的看着钟馗。

钟馗看到这里不由的起身要致谢。

“你可千万不要起身,快躺下!”那中年男人急忙说道,并且一步上前扶住了钟馗,教他躺下。

钟馗躺下后道,“多谢三位恩公救命之恩,俺日后定当报答。”

“孩子!别那么客气,一看你也是个苦命人,都人穷人家的孩子,无论谁见到了都会救的,哎,你这枪伤是什么人打的,是土匪么?”那女人问道。

“呕!这是被那些天杀的日本鬼子打伤的。”钟馗说道,听钟馗这么一说三个人皆是一愣。

“我听银玲刚刚对我提起,你是钟家镇人氏,莫不是钟家镇被屠之时逃出来的吧。”那中年男人说道。

“不,我是在鸡头岭受得伤,是被一个鬼子的头领打伤的,不过俺也没有绕了他,将他也毙了。”钟馗说道。

“哎呀!早就看出来你是一个英雄好汉了!好!好!杀得好!没看出来你一个青年也是这等的英雄好汉呀!哈哈!…………”说到这里那男人一顿,“鸡头岭…………”那中年男人的言语有点结可了。

“爹爹,有什么不对的吗?”银玲问道,钟馗也好奇的看着那中年男人,难道他知道些什么。

“我救你之日,也正是那一日…………”那中年男子自言自语道。

“爹爹!那一日呀?”银玲好奇的问道,钟馗的心中已然明白了,他肯定是听说了鸡头岭的那件事了,那些小鬼子都在一夜之间上吊自杀这件事,无论从那一点上来说对这些凡人都是一个大的震惊。

“就在当夜,那些在鸡头岭的东洋鬼子都死了。”那中年男子说道。

“那又有什么,那些东洋鬼子死得不该么,听西山的大叔说那些鬼子在北平城里和河北地界上无恶不作,早就应该死了。”银玲说道。

“为父的不是说那些东洋鬼子不该死,只是……”说到这里那中年男人顿了一顿,“他们的死法很是蹊跷,一百多个鬼子呀,一夜之间全部都上吊自杀了。”说到这里银玲,“呀!”的一声惊叫了起来,显是被吓得。

“你是在鸡头岭受的伤,我救你之处离鸡头岭有五六里地之远,想必你一定知那时到底怎么了。”那中年男人对钟馗问道。

钟馗的心中自然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是他确半点儿也说不得,因为他对他们说自己是天神,就是你们家中挂的那个钟馗,他们会相信么,自是不会相信他的话,这事还要编一个可以说得过去的理由方可。

“那一日,俺是从钟家镇上到鸡头岭走亲戚,没想到在半路上就遇到鬼子们,然后俺就逃了出来,后在在路上俺遇到了一个鬼子头领,他要打俺,当下之余不及细想,就把他给杀了,可是俺自己也受了伤,于是俺就逃了起来,生怕那后面的鬼子撵上俺,最后就倒在一条小溪边,当时俺并没有进村,所以那村中发生了什么事情,俺便不知了。”钟馗解说道,这样一来,钟馗说得他并没有进村,当然对那些鬼子的死不知晓了,这个谎撒的极圆。

“是这样呀!”那中年男从说道。

“爹爹,你说的是真的么,那些东洋真是上吊自杀而死的。”银玲神色恐惧的说道,并且一只手拉住了她娘的手。

“不会有假的,我今日和你娘到得西村去拿些野味去买,听西村的人说起此事,当下也很吃惊,不过好多人都在说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了,这些可恶的鬼子竟然一个个的不得好死,难道真得是这些天杀的东洋鬼子作恶太多,终于报应不爽,还是遇到了恶鬼么。”中年男人说道。

听那中年男人这么一说,银玲更加的害怕了,一下便躲到了他娘的后面。

“是便是得,不是便不是得,又和我们有甚相干,那鸡头岭离得再近也终究不是咱们家,咱们不必为此操这份闲心,当家的,你莫再说些鬼话,看把银玲给吓得。”那妇人说道,她一手抱着女儿,另一手抚摸着女儿的秀发,“对了,你卖了几个钱,还不让我看。”

说到这里那中年男人一笑,“你就给我留些酒钱吧,每日只饮一角酒,不有什么关系。”

“这日子当真过得越来越紧了,钱也不钱了,以前一千还能买得一头牛,可是现在只能买上十斤面粉了,你只是一个打猎的,又不是种田的,光吃肉怎么行,你还不会过些,看到了粮贵之时,咱们又吃得什么,光吃你那打得野味么。”那妇人说道,那中年男人只是一笑而置之,并不理会。

“对了,你把钱给我,我来拿着,免得你借打猎为由到西村和鸡头岭去偷偷的喝酒,油盐还有一些,待下个月,再给你去卖些油盐来。”那妇人还是不饶的说道。

“好好!老子不喝酒了,过几日,我带了钱去便是了,你个妇人话竟如此之多。”那中年男人不得已只得将钱拿出来,极为不愿的交给了那妇人。

后来,钟馗便在此家养伤,此地为大山之中,左右并无其他人家,距离最近的村子西村也有二十几里的距离,距离鸡头岭则有着三十里地,钟馗得知这间主人,也就是那个中年男人,姓张,名大虎,是此间山中的猎户,早先张大虎曾在私塾读过几年书,后来父亲病故,母亲无奈只得让其回家来打猎养家,他身手敏捷猎术也经过几年的打练自是有着一身的本事,他凭着这一身的本事,在山中打起猎来也是游刃有余,山中又多有野鸡、野狗、野猪等可猎之物,家境倒也算不错,祖上又传有一套医治外伤的医术,专治跌打损伤,是以在这一带也算是小有名气。

不出半个月,钟馗身上的伤就好的差不多了,子弹当时只是撕开了他的皮肉,并没有伤到筋骨,再加上这位名叫大牛的青年身体强壮如牛,是以好的快一些,伤好后钟馗本想离开,但是张大虎夫妇及银玲就是不让,钟馗又想自己也没有地方可去,于是就留了下来,帮帮张大虎上山下套、打猎,或是留在家中劈柴修屋,或是陪着银玲上山玩耍,日子过得倒也自在,时日一多,钟馗便觉得自己老这样下去终究不是长计,于是就将那记在心中的茅山之术拾起,重新修炼,钟馗现在只是凡人之体,并不能做到像以前那般做神仙之时随心所欲,但是这茅山之术也是道术的一重,修真界的法门之一,他的主旨是以激发人身体内的潜能,做出一些超脱凡人能力的事情,这个大牛的身体本就粗壮,力气很大,再加上钟馗的茅山修炼之术,不多日就将几大阵法及心法炼成,只是一日钟馗练红线飞身之术时,被恰被银玲看到,银玲惊得目瞪口呆,钟馗只得以自己是学道之人来搪塞,方才躲过,然银玲竟要求钟馗教她一些法术,钟馗心想,本身这条命就是她们救的,教她一些法术倒也不妨,再者有些茅山之术重在修炼者的心志及天资,凡修炼之人并不是每人皆有所成,然这银玲姑娘竟是聪明之极,一点即透,不多几日,竟然将一套五雷掌法炼的小有所成,钟馗吃惊之余也感银玲的天资甚好,于是当下就教他一些别的法术。


正道是: 钟馗巧妙圆谎言之方信 张大虎虽疑当未再怀疑


钟馗修炼神功大有所成 教银玲些法术吃惊有余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