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看看现在乡镇娱乐场所现状,再来论事非。每年象这样被强奸的良家妇女数量远超过“南京、南京”中被日本人害的数量,我们的国家每天都在发生“南京南京”,邓玉娇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敢于当场反抗的女孩。

转载一酒店保安的自述:

“一次有一个W小姐刚被老乡带出来第一天上班,坐上酒桌后被一个T老板看上,要带她进包房.这位W小姐被这架势吓坏了,满脸通红,死活不从.这时桌上的其他 客人小姐进行又哄又劝,后来W小姐还是被半拉半推弄进了包间.过了一会儿T老板气踹嘘嘘的跑出包间,T老板头直摇说"不让上".桌上几个同来的哥们一听有 点不答应,立马站起三个大**T老板再进包间.脱衣的脱衣,拉裤的拉裤,按手按脚让T老板硬上.包间里传出杀猪似的叫喊和欢快的笑声.一个保安赶紧过去把 包间门关好.过了一会儿三个大汉先出来,酒桌上立刻就是包间里的话题."皮肤白,毛毛多.""T老板今天一定吃药的,不然不会这么强."半个小时后T老板 心满意足的跑出包间,满头是汗,口中只喊爽.桌上的人一起要T老板多付钱,T老板头直点口中说到"多付钱,多付钱".

还有一次,一个Y小姐老家传来有亲人病危的消息,心情很悲伤,不愿意出来陪客人.Y小姐长的娇娇小小,非常可爱.这一天来了一个镇上的书记非要要她,结果 Y小姐被人拉出宿舍抬进包间让X书记硬上了.Y小姐当时气的钱都没要,第二天一早就回老家去了,再也没有回来.

我们这里硬上是常有的事, 那种情况下都不认为是强奸,员工都在看热闹呢,完事后还会有专人去开导、威吓被害人,此事就算不了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