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简单的询问笔录

聚散如风 收藏 10 834
导读:老马摊上了个大案子,说是大案子,倒不是因为后果多严重,而是受害者太多——这是起假化肥坑农的案子,有将近500户村民因为买了一个私人农资站的化肥导致小麦死亡,还造成了群众上访。嗯,就是这样~上访,很严重。   500人的询问笔录,老马想了想,只要问问基本情况,是否买过化肥,买了多少,受了多大灾就可以了。   这是最简单的笔录了。   抽调上10名民警,去村里,铺上桌子,大喇叭一广播,群众都来了,排队,打笔录,老马看着,悠闲的抽着烟,嗯,看来按时完成任务没问题了。自己先歇歇,理下思路,打笔录这简单体力劳动

老马摊上了个大案子,说是大案子,倒不是因为后果多严重,而是受害者太多——这是起假化肥坑农的案子,有将近500户村民因为买了一个私人农资站的化肥导致小麦死亡,还造成了群众上访。嗯,就是这样~上访,很严重。

500人的询问笔录,老马想了想,只要问问基本情况,是否买过化肥,买了多少,受了多大灾就可以了。

这是最简单的笔录了。

抽调上10名民警,去村里,铺上桌子,大喇叭一广播,群众都来了,排队,打笔录,老马看着,悠闲的抽着烟,嗯,看来按时完成任务没问题了。自己先歇歇,理下思路,打笔录这简单体力劳动,先让给别人吧。


然后小猴就和一个老头打起来了。

为什么打啊?小猴都快哭了:他骂人!

老头很气愤:没见过这么笨的警察


噢?掐灭烟:小侯你去给别人打吧,这个大爷的我来打。看来是有麻烦,这笔录得高素质的人来记了。


老马赔笑:姓名?

老汉余怒未消:傻货。

我问您叫什么?

傻货。

哦,您说您小名呢吧?您大名叫什么?

就是傻货。

老马回首,村长!这位大爷叫什么?

傻货!

大名呢?

没大名,就叫傻货,不傻,精着呢还他妈会酸哩!

咳!呵呵,那您户口本上登记的名字是什么?(注意措辞,一定能让老头理解)

你有病!

大爷您别生气,我不是查您户口,我是问您登记的名字是什么?(忍住,一定忍住)

就是你有病!

哦,明白了!您是姓倪!哪个有病啊?(素质!这就是素质!必须反向思维,才能解决问题)

朋友的友,并蒂之并,是我爷爷起的,他是个老秀才了,那时候平民只能穿鞋,只有官才能穿靴子,我爷爷是秀才,就穿短靴的,哪里像现在,连个小姐都穿靴子,我们村长家丫头居然也穿靴子(村长骂:傻货,你娘了个啾啾啊!大爷一哆嗦),~~村长按辈份是俺孙儿哩~现在的孩子就这么不懂事,什么烂世道呀,还有那个小警察,连个人话都听不明白~~

小猴插嘴:嘿!老家伙~~

老马大吼:鳖犊子,你丫怎么他妈的骂人啊!?记你的!大爷,您别管他,他两天没睡了,火气大。你多大岁数了?高寿?

明白,不气他,小孩子,也是为国为民,一上案子就回不了家吧?虚火上升,肾水不足,又没地败火~~

大爷!高寿?(做警察,要善于剥离无关的话题)

哦~我属兔,66了!是山林之兔。兔子在山林里自由啊,跑来跑去,想吃口啥就吃口啥,不过兔子吃了带露水的草就拉稀,10个有8个得死!前几年我养的兔子~~

大爷!咱先说正事!您家里还有谁?(淡定,一定要淡定)

有谁?没了,孩子都走了,老伴在我70那年也死了~~

哎!大爷,您今年不是66么?!(不信这世界有鬼!)

啊?啊~~咳!其实我是蟾宫之兔,78了!我倒是不嫌岁数大,谁也想年轻啊!不过78也不丢人啊,谁敢说自己再活78岁?可是蟾宫太冷清啊,兔子在那能吃什么啊?再说了蟾是什么啊?蟾蜍!就是癞蛤蟆!本来该叫冰轮的~太阳~太阴!也叫婵娟的~~

嗤~记好的半页撕掉了,从写首页,老马揉了揉眉毛:大爷大爷!您家用了谢辰的化肥吗?

谁的?

大噗嗤!

哦用了,一共两袋,二铵,是底肥,底肥得在耩麦子的时候使,早年都是使大粪的,现在都用这洋化肥!大粪谁都能看出真假,化肥你看得出?出事了吧?外国鬼子的事情能学吗?那年,我买的气儿肥,叫什么碳铵,我说当底肥吧,结果大冬天麦子长一尺多高,要冻死,我拿辘轳压,放羊啃,弄的跟麦地鬼剃头似的!结果开春又没肥力了,麦苗细黄细黄的!后来我又找大粪,学校的粪满了,狗日的来喜还不让我淘~~

大爷,您什么时候买的?

秋里啊!我那天说上地里看看我那辣椒,辣椒拉秧子了,我说小辣椒和辣椒叶子都能腌了吃,60年的时候,那家伙~~

哦,那您买化肥是否索要了发票,或者有什么人证明吗?

发票!村里人讲信用!哪像你们城里人那么多花花肠子!谁会要发票!再说我也没买啊!

啊?!您是说您没买过大噗嗤的化肥?(要注意对群众的态度)

对啊!没买!

那您说用了两袋二铵?(要牢记服务群众)

二铵?对啊,用二铵了,不过那是前年用的!我说去年用了吗?

那您怎么来了?(群众素质低也要理解)

村里广播集合,我就来了啊!

老马眉毛拧成了疙瘩,我这名单上有您名字啊!您看:傻货~(我就当您是我亲爷爷,我不生气)

有我也没买!

老马想了想,又挠了挠眉毛:没买,那您签个名吧,那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忍过去就算了!)

有!得让大噗嗤赔我!

为啥赔?(嗯?我爷爷要敲人竹杠?!)

他化肥把我麦苗毒死了!

嗯?您不是没买他的化肥吗?

是没买啊!我是借的!借!掏钱取物为买~欠钱取物为借!懂么?!借了两袋!打算开春了再还钱的,结果他先毒死我麦苗了!我得让他先赔了我麦苗我再还他化肥钱!

哦借的!老马眉毛又开始掉:可您说两袋二铵是前年的事情啊?(我上辈子一定欠大爷的!)

是啊,二铵是前年的事情啊!我也没说我麦苗是二铵毒死的啊!我去年借的是复混肥!赵本山在电视里说:复混肥谁用谁发,我就改复混肥了,看来赵本山弄不好也收着大噗嗤的黑钱哩!大噗嗤老婆就也姓赵的~~

旁边传来村民放肆的大笑,端着饭碗来看热闹的妇女也跟了唧唧的笑,记笔录的民警们把身子压在桌上,强烈的哆嗦着,强行憋着笑,变成了阵阵噗嗤声,老马看了看即将沉下的夕阳,拼命挠着剩下的几根眉毛,心中苦叹一声:看来明天的任务还很艰巨啊~~~(谁知道还有多少爷爷啊~~)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