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第一骑兵师::中国人让我们知道什么叫绝望!!(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国第一骑兵师的标志




战斗更加激烈。我的士兵们一批批倒下。时任美国第一骑兵师第一装甲骑兵团约科雷尔上校,在会议中说:黎明刚刚破晓,一声嘹亮的号角,从不远处传来。我知道,中国人开始进攻了。他们!可以说是我见过的最凶狠敌人。在冰冻的河面上,我们的机枪射手,将前面的一批中国士兵扫倒,而后面他们依旧如洪水一般蜂拥而来。我的士兵越来来越少。美国的军队主要特点,必须有强有力的地空炮火支援。可是现在,我们陷入了短兵相接的地步。麦克将军虽然派来了大批雷电,但是,对如此密 集的交战,他们在空中,丝毫没有半点办法,只能眼睁睁看着。C营主阵地被突破。这个曾在西西里痛击纳粹,在硫磺岛全歼日本军队的光荣的营,在11:00左右撤下来不足100人。


我在一次命令通信兵向师部喊话。这一次,上帝果然灵验,通了。师长命令我部向师部地段靠拢收缩。我随即下令,丢掉所有重武器和伤员。部队集中向师部突围。此时,我心里十分清楚,带着那些受伤的弟兄,他们的命运很可能就是死亡。我对中国人军队的仁慈,早在来这里以前就很清楚了。他们不会象无耻的日本人那样残害战俘。虽然,表面上我要给士兵宣传"红色魔鬼"的丑陋,但是,实际他们是跟我们一样的,十分人道主义的军队。


终于,我在丢下220名伤员,以及全部的坦克、装甲车以后,退回到师部所在地。但是,我在那里看到的,美国第一骑兵师,已经不再是那个在欧洲驰骋的雄师了。全师此时还有约3000人。通信部的消息,土耳其1,2两个步兵旅,从北面赶来。我们听了十分高兴。师部接到麦克的命令:骑1师火速南撤。所属阵地较由土耳其旅负责。


我以为我可以逃脱了,心里甚是高兴。但是,我们最终还是没有逃出厄运。土耳其人抵抗了不到2小时。我们后面就听见中国人的怒吼声。结果,我们再一次被合围。最后,我们整个师团仅仅剩下不足1000人。其中一半是伤员。我也负了伤。只经过简单包扎的右臂,依旧在流血,很疼。我依旧迫使自己清醒。并且,依托着半堵墙勉强站起来,我有气无力的在招呼我的士兵。可是,回答者寥寥无几。最后,我们于14:00宣布:美国骑兵第一师:丧失战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