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诉说 第三章开基双屿 第三节镜子

acomlf 收藏 0 1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size][/URL]   清清泉边水,晶莹剔透,阳光一射金光灿灿。一个小小的身影此时正蹲在泉边,他就是刚刚与习完武术之后休息的罗承续。而此时他正小心的照着流动的泉水看着自己的样子。只见水面之上一个明显有些营养不良的孩子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脸,乱乱的头发象是草堆一样的堆积在头顶之上,蔫不拉几的。薄薄的嘴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24.html


清清泉边水,晶莹剔透,阳光一射金光灿灿。一个小小的身影此时正蹲在泉边,他就是刚刚与习完武术之后休息的罗承续。而此时他正小心的照着流动的泉水看着自己的样子。只见水面之上一个明显有些营养不良的孩子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脸,乱乱的头发象是草堆一样的堆积在头顶之上,蔫不拉几的。薄薄的嘴唇干得象是老树皮一般。


这就是我,好长时间没有照过镜子,也没有管过自己的形象的罗承续才这发现他居然憔悴这了这付模样。罗承续轻轻的触摸他消瘦的脸,现在才发现自己居然已是颧骨高耸。越看越难受。罗承续失落的坐在了一块大石之上。原来那个样貌俊翘、斯文端庄的罗承续已经不知道不见了多久了。


自从来到了岛上之后他就很长时间没有注意过自己的形象了。不过岛上都是一些男人或是他们的老婆子女的,注意形象意义也不大。但是当他突然想了解一下自己的形象的时候却发现居然是这样的不堪。


突然罗承续想到既然自己的脸这样不堪,那么身材呢?是不是也一样瘦骨嶙峋,象人老黄牛一样的。一种难受的心情划过了他的内心。一路之上回到山寨当中,他第一次觉得每个人看他的时候仿佛都在感到好笑。这种感觉让他非常的不舒服,所以他希望有一些改变。他希望回复到当年的那个自己。


形象,首先要改变的就是这个,但是看着自己的办公室里,这里居然连一个镜子都没有。罗承续突然意识到明代是没有玻璃的镜子的,只有模糊不清的铜镜。


“嘶,镜子也能当做商品吧。”罗承续自语道:“对啊,如果只此一家,那么这东西应当不便宜吧。”


罗承续突然又大笑了起来,看来最近一段时间困扰自己的经济问题又可以因为另外的一样商品而消失了。自从商会人口大量的增加之后罗承续就发现银子象不流水一样的花了去出。但是收入却没有明显的增加。于是罗承续又准备要进行一些开源的行为了。他首先想到的是搞个珍尼机出来,然后工业制棉布。来增加商会的收入。于是这个计划很快被他提上了仪事的日程。但是让他没有想到了现在还有一个比棉布更适合快速提高经济的方法。他如何能够不兴奋。


“二公子,小人已经打听清楚了。事情确如你的估计,这次的倭寇当真不简单。他们只打劫那些富户并不过多的抢老百性。这些人目标明确行事狠辣,一个月不到就有六十余大户被抢。看来是事前就已经下过捍(侦察过的意思)了。这些就是那些未被倭寇所抢的大户。”李二狗当真是一个优秀的情报人员。无论罗承续要哪些情报,他都能够比章成和徐氏兄弟们收集的快得多。罗承续感觉他的一脸赖皮象无论是放在哪里都是容易被人给忽视的人物,加上他天生的的演员细胞的作用下才会有这样的效率。


“嗯。”罗承续拿起眼前李二狗给他的几张表格,里边清楚的记录了那些没有被倭寇抢的大户们家里的位置、家丁、生意情况等细致的情报。这种做表格的方式是罗承续教与徐氏兄弟的,但是结果李二狗这家伙很快就学会了,由于很多字李二狗都不会写,所以干脆让罗承续给他派了好几个会写几百个字的孩子放在身边调用。这些大户里有大伯提到了那几家要罗家针经的大户。这更加使得罗承续感到这些人可能是加害自己家族的凶手。只有他们才能够那样方便的在罗家的船上放置那样多的倭寇用具。犹其是这几家窝点众多又多靠海。除非倭寇都是瞎子。而这次倭寇如此的有组织的抢掠居然会放过他们?


而且下面还有一个名字更是让他冒火。那个名字便是——冯胜。这个大汉奸可真是让他恨到了牙根里。但是他却发现他现在拿这个大汉奸没有任何的办法,因为李二狗的表格里清楚的注明了他的居住地:平户。他就是说他现在住在日本,而商会目前显然想去日本还是有相当的难度的。


“这就是汉奸的作用。”罗承续虽然话语冰冰的,但是聪明如李二狗又怎么能体会不到他话语里的愤怒和无奈呢。


“汉奸?”李二狗不解的看着罗承续。这个时代汉奸还不是流行词语,虽然已有人把秦桧当作汉奸,但是更多的时候在书里都称他为败类。其实在人们还没有民族意识的时代里汉奸这个词是没有意义的。所以李二狗并不能理解罗承续的愤怒。


“没错,我等皆为汉族同胞。自三皇五帝始即中央之国之子民。其身何其尊贵,奈何居然有人甘感放弃我等高贵身份。居做那东洋倭奴之走狗。不是汉奸是甚?”罗承续这一次的怒火之盛,虽然有意隐藏还是让李二狗感受深刻。虽不理解,但是李二狗也知道罗承续此人对于汉奸最为痛恨。


“那二公子是想……”


“对,这几张纸里自是有汉奸败类藏身其中。我欲为国除之。”罗承续恨恨道。


“二公子且听我一言。这些大户平日里家丁拱奉众多,又是深墙大院。攻之不易。且全都与官府交情极深。二公子现在身负血海深仇,又被奸人所害。现在倭身海岛不问世事方可逼祸。若是一意用强,怕是引起这些豪强联手攻击。届时只怕是通倭身份就被坐实了。所以二公子还需忍耐为上啊。”


罗承续知道李二狗说得有理,自己也知道这个道理。但是每当看到这些汉奸引着倭寇攻打他的祖国他就混身上下都冒火。于是一时没有说话。


“唔!”罗承续突然描了一眼李二狗。他到现在才意识到李二狗从没有对自己说过任何体已的话。而今突然说这些证明这个家伙在双屿之战之后已经看到自己影影有了实力,这才百分之百的他当做了是一个罗承续的人。


而李二狗不知道罗承续的意思,道:“二公子可是不信我李二狗。”


“信,如何不信。”罗承续抓住他的手道(古人抓抓手很正常,不象现在两个男人一抓手旁人就是认为他们是……):“二狗对承续的帮助如同再造,我若不信二狗将来有何面目去见家父与大伯。”


李二狗也没有想到罗承续会这么直白的来个表达。于是一下子也感动异常,古人云:士为知已者死。罗承续虽小小年纪却让他感到是唯一了解他的人。所以李二狗自跟随罗承续以来才会如此卖力。而今听到罗承续的话再联想自己以前受到了种种冷眼,不公一时间居然流下泪来。


“那此事便从长计议便是了。二狗,还有件事情同样重要。”


“二公子但说。”


“你帮我寻几个制弩与造船的工匠与我。我有重用。想来昌国卫里当有此工匠罢。”


“那我寻寻。”李二狗这次难得没有再打保票,倒是让罗承续有些担心。


“还有罗家当年那个制做玻璃的工匠叫麻哈麻的,你有应象否。”


“此人当是二狗的兄弟跟踪过。二公子,此人有问题!”李二狗完全没有想到罗承续的计划,他只是以为罗承续认为这个家伙可能会出卖罗家。


“未有,我而今需要再请来他。罗家的身份又不合适,只好让二狗去辛苦一次了。”


“原来是此事。好说。一定给二公子办得妥妥当当的。”李二狗最善长的便是这些事情一听到罗承续的要求,想都没有想就拍了胸噗。


“二狗勿要大意。此事可让章成那里交两人与你更易成事。”罗承续怕李二狗大意。


“二公子放心吧。这些小事哪需要章长老那里的高手,便交给二狗一定办成。”


再与李二狗布置了一些任务之后罗承续就与他分开。这次回来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请一些船匠们回去。如果岛上没有船匠的话光是依靠张达潮等几人是远远不足用的。罗承续经过这一次倭寇入侵之后深感到海权之重要。若是有着强大的战舰那哪里需要让这些倭寇上得陆地来。而张达潮也只是会修修补补而以,离会造大船还有很大的距离。于是战斗结束后马上让徐氏兄弟们前往寻找会造战舰之人。回到了小码头之后罗承续看到了在这里等着他的徐氏兄弟。然后与其乘船一起北上去寻找那些他们发现的工匠们。


由于顺风号年纪已经很大了,所以当商会的船多起来之后罗承续决定先让他退役了。这只船对于罗承续来说非常有意义。所以罗承续决定将来一定要建一个海事博物馆。然后将这只船做为第一只展品。顺风号退役之后有大量的船只可以使用。所以罗承续挑了其中一只样子非常普通的杭州船作为自己的座船,船号007,船名:帮得号。


帮得号不大。因为罗承续只用来进行一些海上活动,所以不需要太大。这只船居操船的人说有300料。长二十四米,宽六米。双桅。是周边海域里四处能够见到的船。之所以用这样一只普通的船就是因为罗承续刻意的想要低调办事。


现在他与徐闻达,石锁还有两个班的陆战队员一起坐着这只船前往刘家港。他的目的地。


……


麻哈麻打着哈欠慢慢的向着家里走着。玻璃这一行在明代实在不有什么市场可言。明代只有一些大户人家家里能够消费得志玻璃制品。但是相比磁器这种产品,透明的玻璃实在在大明没有太好的市场。所以每天累死累话的他也收入一般。每当想起他的付出与收入不成正比的时候他就怀念起了去年之前那段在罗府家里的幸福岁月。只是可怜的罗府居然一下子就全完了。以至于他自己还要在牢里被关了几天。


宁波虽然在大城市,但是到了晚上之后街上的行人便十分的稀少了。麻哈麻走进了一个拐角的小巷里,突然发现前面居然出现了一个神情古怪的汉子,一付欠揍的样子与一身泼皮的打扮让麻哈麻开始小心。麻哈麻故意装作没有看到这个汉子,小心的往里边走着。从这里再拐一次便是一条大道。


看着远处的那个戴着白帽子的回回慢慢的走过了自己的兄弟的身边李二狗开始放心。这个回回已经跳进了自己的陷井了。李二狗也不是第一次干这种堵人的事儿了,所以也算是非常的有经验了(小混混好象都善长这个)。


于是算到了麻哈麻就要走到身边的的时候李二狗突然一个串出。原本依着李二狗的经验,现在麻哈麻应当是吓了一跳,然后大叫道:“你要干什么,我,我可没有银子?”


然后李二狗的兄弟再从后面给他一蒙棍子,这家伙倒在地上。再麻布袋一个收拾走人。


不过这只是原本。而现在的情况下,李二狗刚一冲出还没有反应的时候便被人给一头撞倒。而那个人也倒在了他的身边,李怜的李二狗还没有搞清楚状况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然后他才发现他的兄弟拿着根大木棍从他身边跳过。


李二狗这才反应过来,他们是来绑人地。回过头看到不远处那撞倒自己回回正飞快的趴了起来。向着巷口跑去了。


“快,快拦住他……”李二狗激动的一边起身一边叫道。但是他刚起来便发现他的兄弟不可能在回回跑出巷口之前拦下他来。于是又叫道:“棍子,棍子。扔他。”


夜色之下,宁波城的主街之上宁静而黑暗,远处的灯光并不能给这大街带来太多的光明。时不时的几个行人也都是行色匆匆而以。突然一条小巷里飞出一个人景。没错,他就是飞出来的。然后只见这个人景飞出来后经过地心引力的作用扑倒在地上。然后两个泼皮跑了出来,一下将他拉回了巷子里边。一边拉还一边说:“叫你用棍子,在想什么呢?”


“我哪里听到你说的是甚……快拉吧。”


……


双屿岛台门村。麻哈麻醒来之后一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几个凶恶的汉子,顿时吓了一跳:“你们,你们是谁。我,我家中只有八十两银子。要的话都给你们。”


但是麻哈麻的话却起来了这些人的一阵大笑:“我们到码砂了,下船吧你。”


麻哈麻才注意到他原来在船上。于是他只好与这些人一起从船上下来。跟着这些人一直往里麻哈麻突然发现岛上人口众多。许多小孩子在这里象是大人一样肩抗手拿的。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欢声笑语。更有许多女人居然与男人们一样一群群的聚集在一起修补着渔网,或是防着丝线。


“这是什么地方。”麻哈麻惊讶了。他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地方象是这里一样充满着生气与活力的。幸福这种东西什么时候也会传染了吗?突然远处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他的面前,那一动作、那神态与当年他的那个主子是多么的象。突然那个少年回过头来,一眼看到了他,那笑容不是正发当年那个少年吗。


“二少爷……”麻哈麻突然象一个孩子一样冲向了眼前的少年。抱着他痛苦了起来,半年多的辛苦与焦虑在这时候突然成为了泪水流了出来。


“嗯,麻哈麻。我不是还活着吗?”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