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在天堂里堕落 『第一卷』 〓第八章〓

老衲葡萄 收藏 1 3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size][/URL] 大东方娱乐城座落在西区的一个偏僻角落,不经意的话,很难寻找到,可对于吴总这样的玩家来说,就算是藏猫猫,吴总也会嗅出味来。到达时,我弟没像接待贵宾那样在门口恭候着等我,我脸上有些挂不住,好歹吴总是我的上宾,弟弟亲自迎接的话,我多有面子啊!看来我的份量在弟的脑门里是个水泡,可有可无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66.html


大东方娱乐城座落在西区的一个偏僻角落,不经意的话,很难寻找到,可对于吴总这样的玩家来说,就算是藏猫猫,吴总也会嗅出味来。到达时,我弟没像接待贵宾那样在门口恭候着等我,我脸上有些挂不住,好歹吴总是我的上宾,弟弟亲自迎接的话,我多有面子啊!看来我的份量在弟的脑门里是个水泡,可有可无不搭噶。

本来在车里就坐得有点热,下车后我把休闲衫脱下挂在手腕上,走起路来装得像个绅士。吴富才很刁的叼了根中华烟,问我要不要来一支,我没要。

刚走到霓虹灯广告牌下,失神了几秒,我看见从玻璃大门内走出三个人来,全是肥肥胖胖的领导模样,中间一个好象有点面熟,方头大耳的,矮胖个子。当我欣赏到他鼻子边那颗痣时,我一下子想起来了,这人不就是派出所的吴光达所长吗。

此人我以前见过一次,他鼻子边的那颗痣特别让人耳目一新,说来我还有求于他过。我是通过我弟和他搭上关系的,那天我店里的一个送货伙计在半夜给我捎来电话求救,他说去街边温州发廊敲背时被派出所的人抓了个正着,正拘留在冰冷的地下室里像只小羔羊一样在受刑呢!

那是个冰冷的晚上,我正和女友囡囡卷在被窝里创造新人类,本来革命的火种就要燃烧出来了,冷不丁半途被伙计这么泼了一盆冷水,存精射不了了,别提我情绪有多恼火。我冲着他一顿臭骂,我说你有胆装大尾巴狼,怎么没胆做小羔羊了,今天你就让政府好好改造你吧!

他一听慌得没了自我,哭天抹泪忙和我套近乎,说胡哥你是我的七舅姥爷啊,只要今日个救了我,以后只要我一句话,我是当狗腿子当拉皮条的……做什么都愿意。

囡囡听到“拉皮条”三个字,夺过手机,东西南北骂了一通,等手机到我手上时,伙计告诉我,他现在是跪在地上接我电话的。看在他平时老实本份的面上,我当着囡囡的面,虚情假意地又挖苦了他一顿,然后不顾女友囡囡以冰火两重天的诱惑,披上衣服截然而去。

一阵风驰电擎赶到派出所,就在我即将要踏入那片传说中的“圣地”时,我才想起我在派出所认识的人儿几乎毛都没有一个,我想就我这样风风火火走进去保释那小子,派出所那帮爪牙不把我当二百五处理才怪!我这样想,都是一些报刊上的词语给警告怕了,我真担心派出所的那帮狼牙狠命敲诈,那可不是五千三千的罚款了。最近又是市里重点禁毒禁黄的刀口上,那小子拘留半个月也是在理所当然的份上。

我必须得找条道儿通通路子,可这三更半夜的,手机掐了近百个号码,认识的那群龟儿子好象今天都串通好和我过不去,不是关机,就是联系不上。在那一瞬间,我对我终日的激情黯淡到了极点。我焦头烂额的在派出所门口徘徊来徘徊去,琢磨了好长时间,最后竟然无意中想到了

弟弟。

如果这不是火烧眉毛的烂事,我是不会找我弟的,虽然说亲兄弟做什么事都是穿一条裤子的,可我对我弟真没那么好的印象。就连我弟的电话我也没存在话机上。我打电话给囡囡,让她在我床头柜上的抽屉里找出了电话本,然后我把我弟的电话给挂通了。

我弟这个活宝他把白天当黑夜,黑夜当白天,我说话的时候,他生龙活虎一样新鲜的很,在话头心情特好,滑头滑脑的和我扯笑:“哥,今天啷个想到我了,是不是让我寄些钱回家啊!”

“你小子有这个心就好了,咱们爸爸妈妈要是靠你那几个仔早喝西北风去了,说,你现在有空吗?”我不想和他尽扯些没用的话,这事最好是快刀斩乱马。

弟弟故作惊讶地问:“哥,啥事啊!这么急的?”

我说:“你在派出所认识的人儿有吗?”

弟弟马上尖叫起来:“哥,你不会被抓进派出所了吧!”

我笑了一下,说:“没那个事,快说你认识的人有吗?”

弟弟哦了一下:“没事就好,我认识的人到有一个,我只认识他们的头儿。”

“你现在马上到派出所来……”一下子抓到关键,不管弟弟这当口是在玩女人还是被女人玩,下容他反驳的机会,让他十分钟内务必赶到。

放下手机,突然觉得自己好象缺少点东西,又折回路去,从车的后备厢里翻腾出一条软中华来。

我弟六分钟里就赶过来了,看到他一副十万火急的样子,我对弟弟多了一份好感,我想到底是自家兄弟,二话没说就赶过来了,要是碰上别人,都搂着老婆二奶舒舒服服打炮呢!那来闲功夫管你这破鸟事。

那个夜晚,报刊上报道,吴光达亲自带着手下20多名警干横扫黄街十二条,清查100多家桑拿洗头房,抓了鸡婆龟公不下200人。我和我弟走进去的时候,一批五彩头发、妖里妖去的女子都低着头呆在一间破室里唧唧咕咕说个没完,有几个哭天喊娘的说这日子没法过了,要自杀。

我想趟地雷一样走过,我弟亲口对我说,这些娘们的老板肯定是贪小便宜而没来孝敬派出所,之所以来了这么杀鸡吓吓猴一招,要不然这些小姐都安稳地躺在男人底下,数着钱喊着床。我对“淫业”界的规矩不是太懂,只好一再点头称是,又好奇的问弟弟,难道你们那没去溜达吗?我弟说,我们那他们不敢去的。我说为啥不敢去,难道你老板是公安局的?我弟说,我们那是公安局的局长小舅子开的。

来到所长办公室,吴光达穿着件短恤悠闲地闭着眼半躺在椅子上吸烟,很是神仙般的享受,我弟敲了几下门,吴光达先是微睁开小眼缝,看了看我们俩后,说话傲慢又鄙视:“白脸,怎么这么晚还有空来这里啊!”

他这么一说,我才知道我弟还有这么个外号——白脸。

在吴光达面前,我弟显得很下贱,我弟笑呵呵地说:“吴哥,今天劳累了一天,怎么还不回家啊!”

吴光达这个逼以道貌岸然地抱怨:“进来时,没看见外面那群鸡吗?……”吴光达看到我弟把我那条软中华滑到他脸下时,就停止了说话。

我弟开始摆谱儿:“吴哥,这是小弟我是来稿劳稿劳您的。”

“注意素质啊,你这可是贿落国家部门人员啊!犯法的哦,现在人脏并获,我可以就地政法你。”吴光达一副正正经经的样子,搞得我有点担心他真不收。

我想他不受贿,那岂不是无门可走,我想说时,我弟用手支了我一下,轻声对我说:“哥,你先出去呆一会。”

我哦了一下,等我转身间,桌上的那条烟不见了。看来有戏,我便心灵神会的出来了。几分钟后,我弟带着我去领了人。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