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邓玉娇案一审判决的矛盾与漏洞

在全国网民的关注下,湖北巴东县邓玉娇案,终于有了一审判决。法院宣判: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且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又有自首情节,所以对其免予处罚。

请注意:免予处罚的判决前提是有罪。什么罪呢?“邓玉娇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可后面又有一个“防卫过当”,笔者查遍了《刑法》和《刑事诉讼法》,在故意伤害罪中,并没有“防卫过当”一说。笔者是一名刑罚执行者,在所执行的所有犯“故意伤害罪”的罪犯中没有“防卫过当”这个词。“故意伤害罪”的主体,是给他人造成伤害的施加者,客体是被主体行为的伤害者,即受害人。可是,在这个案件中,邓玉娇显然不是伤害的施加者,即主体;而死者邓贵大、伤者黄德智也不具备客体资格和条件。这就是矛盾的焦点,这是其一。

其二,防卫过当。既然是“防卫”,且不管是否过当,那么,防卫者是处于被动地位,是对他人施加于自己的不法侵害进行防卫。也就是说邓玉娇是被施加不法侵害的客体。无论邓贵大是否死亡,黄德智是否受伤,他们两人是不法侵害的主体这一事实不容置疑,也不能改变。这里就出现问题了,作为被不法侵害的客体的邓玉娇,既然以“防卫过当”被判有罪,那么,实施不法侵害的主体邓贵大、黄德智,也应该以不法侵害进行起诉,他们不法侵害的行为是“推倒”、或者“推坐”,不法侵害的内容是强迫邓玉娇进行异性服务,而且还用金钱威逼利诱。在法律上有一罪名,叫“强迫妇女卖淫”罪。邓贵大虽然死了,可黄德智还活着,就是说对邓玉娇实施不法侵害的主体并没有消失。巴东县检察院仅对邓玉娇所谓的“故意伤害”罪进行起诉,显然是在讽刺法律,巴东县法院作出如此判决,不仅是对法律的嘲弄,而且是对全国关注此案的广大人民智商的嘲弄。

其三,“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人。什么样的人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十四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和有精神病或者精神障碍,而且在实施对他人进行侵害时,是处于病症发作期的人。对间歇性的精神病人,在不发病时所做的一切,都要承担责任。《刑法》有明确规定对“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人所犯罪的,不负刑事责任。既然邓玉娇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的人,判决应这样表述才正确,而且符合逻辑,即“邓玉娇构成故意伤害罪,由于其属于限制刑事责任能力者,故不负刑事责任”。

其四,这个判决侵害了邓玉娇的名誉权和生存权,限制刑事责任能力,在民间就被理解为“精神病或者神经病”,这对邓玉娇今后的生活将是一个沉重的打击。或许“精神病或者神经病”的枷锁,会让邓玉娇及其家人背负一辈子,更可能从此邓玉娇真的成为“精神病或者神经病”。

其五,这个案子不管怎么判,对真正的受害人邓玉娇都是一个极大的伤害。而没有对邓贵大、黄德智的所作所为进行追究,不能不说是中国法律的一大失败。不过,笔者在写这篇文章时,脑袋里突发奇想,会不会出现邓玉娇不服判决进行上诉,恩施州中级法院二审否决巴东县法院的一审判决,宣布邓玉娇属于正当防卫,应判无罪。以此证明上级比下级英明,领导比下属有才?!这种事情不是不可能发生,连法律都敢公开愚弄的人,还有什么事情不敢干?!连被害人都被判有罪,而加害人不予追究的地方,还有什么样的事情不可能发生?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