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破仑


面对革命,法国国民激情澎湃。他们编制了“共和历”以取代传统日历;街头到处都是激昂慷慨的演说;人们不再使用“先生”一词,而是彼此称呼“公民”。但是,群众的激情渐渐地失控了。与此同时,害怕革命蔓延的欧洲各君主国组成了反法同盟,对法国开战。


1793年春天开始,巴黎成了一座革命气息和恐怖气氛交织的城市。凡是涉嫌叛变共和国的人都上了断头台。一项最高的记录是:38分钟内,断头台砍下了21个头颅。全国大约有4万人被处决。这时的人们已经忘记了四年前颁布的《人权宣言》对自由的定义:“自由就是能够做任何无害于他人的事情。”


革命的行动背离了革命的理想。国王路易十六被处决12年之后,法国人再次选择了一位皇帝来领导国。


1804年12月2日,巴黎圣母院举行了一个盛大的加冕典礼,拿破仑•波拿巴成为法兰西第一帝国的皇帝。这位皇帝是民众选举产生的。法国成年男子中有357万人投了赞成票, 反对的只有2569人。


法国人之所以接受拿破仑政府,他们认为拿破仑代表了一种能够控制社会的力量,能够建立一个强有力的国,后来拿破仑又代表了一种征服欧洲的希望。法国人民希望法国实现和平繁荣,并且征服欧洲。


在经历了长达十多年的革命、恐怖和动荡之后,人们开始强烈地渴望社会的安定,期盼着强有力的人物出现,结束国的混乱和危机。在战场上节节胜利的拿破仑,让法国人看到了恢复秩序和权威的希望。更重要的是,拿破仑颁布《民法典》,宣誓效忠法律的行动,让已经饱受启蒙思想熏陶的法国人看到了延续理想的希望。


拿破仑宣布登基的时候,他宣誓忠于1789年的革命原则,尊重人权、自由、平等。由拿破仑下令起草的《法国民法典》在1804年正式实施,在围绕法典草案召开的102次讨论会中,正在领导战争的拿破仑亲自参加了97次。这部沉淀了启蒙思想和大革命精神的民法典称为《拿破仑法典》。《拿破仑法典》确立法国大革命的原则。两个世纪后的今天,法国的现行法律仍基本遵循《拿破仑法典》。《拿破仑法典》对德国、意大利、西班牙等国也产生了重要影响。因为,拿破仑将它带到了自己征服的每一片国土上。


1811年,随着连续四次反法同盟的灰飞烟灭,整个欧洲都快要变成法国的了:拿破仑自己兼任着意大利国王、莱茵联邦的“保护人”和瑞士联邦的仲裁者;他的兄弟们分别担任了西部牙、葡萄牙、那不勒斯、荷兰和威斯特伐利亚的国王;统领波兰的是他手下的元帅;奥地利和普鲁士是他的战败国,庞大的沙俄也成了谦卑的小伙伴。


拿破仑把法国带到了一个辉煌的顶峰。在拿破仑时代,伴随帝国扩张的,法国大革命思想也在全欧洲传播。这些国被拿破仑征服以后,拿破仑直接或间接地在这些国家确立了新的原则,即法国革命的原则、平等的原则并摧毁封建制度。拿破仑把有史以来最大的荣耀带给了法国。


从俄国冰冻的荒原开始,最后经由滑铁卢的惨败,当了11年皇帝的拿破仑在大西洋的 一个孤岛上终结了自己短暂的辉煌。拿破仑兵败的根源在于,自由和平等的大革命理念意味着一切民族压迫行为都失去了合法性。被占国的人民先是在拿破仑的指引下觉悟到这一点,然后在这位导师的侵略行为背叛了革命原则时转而反抗。人民不爱武装的传教士。战败国人民也反对武装传教。


拿破仑以军事力量和民族压迫来传播自己的价值观念,让法国从称霸欧洲的顶峰,重重地跌落下来。决不应该让一个国家听任一个人的权力去摆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