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 精彩正文 第二十八章

大沿帽 收藏 0 3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



在立青入党的问题上,穆震方碰了一鼻子灰,而瞿家兄妹对于这件事情也持不同的看法。瞿霞主张尽快发展立青加入共产党,并且这件事情也是恩来同志同意的,可瞿恩认为这么办太过草率。

瞿恩对瞿霞说:“我,你,还有我们的妈妈,我们当初是怎么认识党的?你不清楚吗?在巴黎咖啡厅里,我们整晚整晚地讨论什么?我们了解了那么多的主义之后,最后得出什么结论:只有共产主义可以拯救中国。我们把我们讨论的结果带回去,又同我们的妈妈讨论,我们用了整整两个月时间,才说服了她,还只是一半,剩下的一半,她自己戴着老花眼镜读了半年的马克思的书。噢,这还是我们自己的母亲。是呀,我们出于什么才爱上我们的党?不是功利,不是血缘,而是理想,拯救中国的理想。”

瞿恩又说:“这些理想,立青有吗?”

“应该有吧。”瞿霞回答。

“你这是什么话?理想就那么简单吗?瞿霞,世界上的理想有两种:一种,我实现了我的理想;另一种,理想通过我得到了实现,纵然是牺牲了我的生命。”

瞿霞无语,立青加入共产党的事情就这么暂时放了下来。


立华对立青和瞿霞走得太近感到很是忧虑,虽然也明明白白地向立青说过不许爱上瞿霞,可这个弟弟却用董建昌来挡驾,还说家里的几个都随了老头子的种气,个个都是情种,弄得立华哭笑不得。

说到董建昌,东征结束后,他来看立华,带着一个他从蒋校长那里争取来的去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名额。虽然立华刻意的冷漠在董建昌拿出那份表格之前就已经被瓦解,但当他走后,立华一个人手握这份表格坐在屋里的时候,依然从心底里感到深深的哀伤。

立仁对立华提出的让他在立华去莫斯科之后,在必要的时候帮立青一把的请求爽快地应承下来,可瞿恩却在听说立华将要去莫斯科的事情后大发脾气,弄得二人不欢而散。

立青则弄了一大堆采购来的物品,说是在学校看见那些苏联教官特别喜欢买这些东西,成箱地带过去,这些小玩意拿过去送人,能交一大堆朋友。

立华哭笑不得,只是让立青放下,然后叮嘱立青以后不要去找董建昌,尤其是不要托他办任何事情;另外,瞿恩家也不要再去了。立青虽然不解,但也答应了下来。

立华又让立青如果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立仁,但这次立青却死活都不答应,还说永远都不会用得着立仁。立华无奈,也只好由立青自己决定。


出发的日子到了,立华一个人来到码头,正要上船,却听见瞿霞在叫她——瞿恩到底还是来送她了。立华把行李交给瞿霞,自己慢慢走到瞿恩面前,眼中含着泪水。

瞿恩握着立华的双手,拿出一对翡翠耳坠,说是自己的妈妈非要捎给立华的。立华连连说道:“这不合适,这不合适。”

“你只当是一位老人的心意。”

立华只好小心翼翼地接过耳坠,别在了耳朵上。翠绿的耳坠晃悠着,异常美丽。还没等二人多说几句,身后交通艇的汽笛声就响了,立华连忙与瞿恩告别,转身而去。

立华把刚才自己对瞿恩的承诺牢牢地记在了心里:代他去看看普希金的墓。


魏大保在立华走之前就到了广州,黄埔四期没有考上,无奈之下找到立华,这才联系上了立青。老朋友在他乡相逢,很是高兴。

“广州好混吗,立青?”魏大保问立青。

“没有我们打小时好玩。”

“可你还是混出来了。”

“这叫什么混出来了。”

魏大保说:“咱醴陵好几个在黄埔呢,平桥那个左权你遇到过吗?”

“左权是一期的,我入校时他已经去莫斯科留学了。”

“乖乖,留洋了,那你咋不去呀!”

立青笑道:“机会这东西,像大雨点子,你晓得哪一颗能落你脑门上?”

“那打枪总该会了吧。”

立青一脸诚恳地说:“这还真不好学,差点又打着自己人了。”

“哟,你咋不当心的?”

立青忍俊不禁地哧哧笑了,魏大保也跟着笑。

“你也太实在了。”立青看着这个熟悉的老朋友。

“你离开了,我在家都待傻了。从小就这样,你上学,我也上学;你不上了,我也不上了;你学测绘,我也跟着测绘。现在你都黄埔了,可我——”

“你真想做个军人?”

“不是做老百姓没意思吗。”

立青严肃起来:“这军人分好多种呢!你要做哪一种?”

“就你这种,穿你这一身,戴红领巾的。”

“进黄埔,我真帮不上忙。军官生得八观六验地考,我当初都结结巴巴才过关的,别说你这么笨的了。”

“你们黄埔要烧饭的吗?我给你烧饭也行啊!”

“饭不用你烧。我倒替你看好了一个地方。那是个好部队。指挥好。你不知道,一将无能,三军受累,得挑个指挥好的。上上下下的风气好,还得能打仗。只能烧烟的双枪兵不能当,当了就你这小身子骨,一个月下来准得眼泪鼻涕一大把……”

“你就说是哪儿吧?”魏大保打断立青,急问道。

“在肇庆,共产党的部队,叶挺的三十四团。”

“我去!”

“你自己决定的,不要后悔噢。我这就替你找关系,介绍你过去。记住了,到了叶挺团,多做事,少言语,不论吃什么苦,你都得忍住。”

“放心,我忍得住。”

立青看了看魏大保,笑了:“那就这样,哎,对了,你来时见我爹了吗?”

“你还不知道?你爹你姨都搬上海两个多月了!”


一九二六年三月二十日夜,蒋介石命令党军二师一团上岛实行戒严,戒严区域包括黄埔在内,并且同时命令黄埔官兵不得干涉!

黄埔三期的宿舍突然响起了急促的哨声,随即各个宿舍的灯也亮了起来,区队长的口令声传来,“起床——一级战备!”

听到命令,军官生们赶紧从床上跳下来,迅速而有条不紊地穿衣并收拾装备准备集合。立青依然是动作最快的,背子弹带的同时,已经取到了自己的枪。军官生们刚刚准备好,在房间内排成一列,区队长就走了进来。

区队长命令道:“校本部已经宣布戒严,所有人未经批准,不许擅离职守!”

随即又说:“我要挑几个人手,随我紧急执行特殊任务!”

说着,区队长就点了范希亮和汤慕禹,接着,又命令穆震方把枪上交。穆震方虽不情愿,但也没有办法。然后,区队长走到立青面前,略微犹豫之后还是命令立青出列。

“你们听清楚了,凡我点到的人,随我行动,不论让你们做什么,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命令,谁若胆敢违抗命令,军法从事!”区队长面对被挑选出来的军官生们下命令道。

“是——”军官生们响亮地回答道。

随后,军官生们就在区队长的带领下列队跑步来到黄埔政治部宿舍,并迅速包围了宿舍。

“范希亮,你带几个人过来,这间,这间,还有这间,把里面的人给我押出来,如遇反抗,可以开枪!”区队长命令说。

看到大部分军官生们还在发愣,范希亮补充道:“愣着干什么?跟我来!砸开门!”

立青等军官生分别冲到三扇门前,抡起枪托,猛烈地向门砸去。几下之后,三扇门纷纷倒地,众军官生们夺门而入。可当冲进房间的立青打开电灯,他一下就傻了,举着枪怔怔地站在原地。

在他面前,穿衬衣的瞿恩正努力下床站起来。

立青这才缓过神来,一脸的错愕,举枪的手也放下了:“瞿教官?”

瞿恩微笑着,撑身站稳:“立青?”

这时,区队长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把三位教官带出来!听到没有!”

立青:“瞿教官,我们奉命带你出去!”

“谁的命令?”

“不清楚,请跟我们走!”

“好吧,我跟你们走!”说着,瞿恩的手往床下去够东西。

汤慕禹见状立即举起枪,哗的拉了枪栓:“别动,瞿教官,老实点,否则我开枪了!”

瞿恩一下子怔住了,看着汤慕禹,一脸的不解。汤慕禹举着手中的枪,黑洞洞的枪口对准瞿恩,空气一下子凝固起来。

见状,立青一下子把汤慕禹的枪推到一边,说道:“你他妈的充什么英雄,没看见他是拿拐杖!”

瞿恩取出拐杖拄上,神情自若地走出来。立青看着瞿恩的背影,脸上还是忍不住流露出痛苦的神情。

走出门外,立青才发现,同时被带出房间的还有其他两位共产党籍政治教官。军官生们手中举着枪,站在走廊的两侧,三名教官在这由他们的学生形成的夹道中缓步而行。双方没有人说话,空气冰冷到了极点。


就在这同时,立仁匆匆走入布满武装护卫的楚材办公室,楚材正在接电话。

“是的,校长不在官邸。在什么位置我也不清楚。”

“不错,是校长本人下达的命令,必须不折不扣地执行!”

“我是楚材。校长没有去海参崴,不,不,不,包围苏俄顾问团驻地只是出于保护,并没有进一步行动。清楚了就好!”楚材迅速地回应着来自各方的询问。

终于,楚材砰的放下了电话,对立仁说.:“你说怎么个事?共产党阴谋暴动,要推翻政府,唆使海军局代理局长共产党员李之龙,擅自调动‘中山号’巡洋舰,企图劫持校长,夺取军火。是的,校长已经下令粉碎政变,逮捕参与阴谋的共产分子。”

“共产党真的要暴动?”

“宁可信其有,否则,不能解释‘中山舰’未经校长批准,擅自出现在黄埔水面!”

“校长呢?”

“在广州水泥厂亲自布置指挥。”

电话铃再次响起,楚材连忙接起:“噢,是汪夫人。您好,我是楚秘书。校长不在官邸。噢,夫人,我确实不知道。什么?汪主席询问戒严之事?校长没报告吗?他说要报告的。也许是事出紧急吧。好的,我会联系校长。一有消息我给您去电话。放心夫人,我尽快办!”

“他汪精卫是自作自受。”楚材放下电话后说道。

“汪主席也不知道戒严?”

“汪主席借苏俄人压制校长,已不是一天两天了。校长几天前愤然提出辞呈,表示要去海参崴休息。这个汪兆铭将辞呈留中不发,既不批准,也不否决,成心要让校长好看。就是在这样的形式下,出现的‘中山舰’异动。校长已经灰心了,打算搭船去海参崴。眼看就要到码头了,我对校长说:‘校长,为什么我们一定得走?军事权在校长掌握之中,为什么我们不干一下?’也许是校长听进了我的话,他当即命令汽车原路驶回,并亲自布置了反击。”

“我的天哪,原来是这样?”立仁恍然大悟。

“你再帮我起草一情况报告,给汪主席送去,给点面子。”

说着,电话铃声再次响起,楚材接起电话:“是我,校长,校本部已经遵照您的命令实行戒严,并将校内的共党首要分子集中监视居住……”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