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正道是沧桑 精彩正文 第二十七章

大沿帽 收藏 0 29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79.html




汤慕禹和穆震方在饭堂打架的事情很快传到立仁那里,楚材在秘书办公室桌前拟写文件,立仁匆匆走进:“不像话,三期军官生群体斗殴,差点酿成了火并!”

楚材不理,仍在书写。

立仁拍拍楚材的桌子:“你在听着吗,青联会与孙文学会之争,必须解决了。”

楚材反问:“怎么解决?”

立仁着急地说:“首先校长这儿,得一碗水端平了,要不,麻烦会更大。”

楚材意味深长地说:“我看你这碗水是端不平的。”

立仁一语道破天机:“我知道,此次三期群殴事件,你楚材做了手脚,那个汤慕禹从你这儿接受了指示。”

楚材很平静地问:“是吗?”

立仁这次并没有和楚材站在一边,他觉得政治,是众人的事,得走大道,楚材的那一套,纯属不上台面的旁门左道。

楚材不这么认为,他说:“你是只知二五,不知一十呀立仁,青联会是什么?就是共产党,豆腐掉在了灰堆里,你是吹不得打不得。那怎么办?只能用旁门左道。我告诉汤慕禹,国民党是不能动手,孙文学会却可以,他们唯一可做的就是打斗,因为一打起来,国民党和共产党两边的人自然就分出鸿沟来。你明白吗?从打斗中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身份和态度,然后你就知道该记住哪些人了……以备今后不测之需。”

立仁一怔,呆了。

楚材一笑,拍拍立仁肩膀:“立仁,只要目的纯正,又何必在乎手段?”


六班全体应区队长指示,都耷拉脑袋坐在床铺上开会。穆震方刚作过申诉,一副心气不平的模样。

范希亮问:“还有吗?”

穆震方说:“没有了。反正今儿我穆震方没准备和他打架的。是他首先挑衅,首先动的手。而且是和三排的几个孙文学会的事先串通好的,九班的刘有发事先就在口袋里备了好几块石头。”

范希亮惊讶:“事先准备了石头?你怎么能判定?”

穆震方说:“动手后,不到五十秒,我脑袋上就挨了几下,刘有发脱下上衣,用上衣抡我的脑袋,他上衣口袋里装了好几块鹅卵石,有一块还掉出来了。不是事先准备,谁会在吃饭时候口袋里揣那么多石头?那玩意能当馍啃?”

范希亮不说话了,一指众人:“你们都发言,你们怎么看这事?”

这始料未及的情况,让大家都不说话。

范希亮大声命令:“说说说,再不说,我就点名了。”

还是没人说。

范希亮指着吴融:“吴融,你小子学问大,你说!”

吴融说:“要我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范希亮等半天,没下文了。他看着吴融:“你小子文绉绉的一句,就完了?”

吴融无奈地:“有什么可说的嘛,老大一人,还受过革命教育,跟孩子似的,打成了一锅粥,居然还动枪,把房顶打了三个窟窿。这房子本来就漏,再下雨可不得了,也是屋漏偏逢连天雨,出海没带打鱼网,当奶妈的奶错了孩子……”

谢雨时憋不住地哧哧地笑了起来。大家都笑了,除了气呼呼的穆震方。

范希亮发火了:“你他娘的,什么乱七八糟的。”

吴融委屈地说:“咱就这觉悟,您非让我说的。”

范希亮看看立青:“立青呢,你怎么认为?”

立青却说:“让雨时说,他是医生,会瞧病!”

谢雨时推推立青:“你立青就别客气了,测绘出身,观测精确,判断迅捷,战场都看得透,这还不是小菜一碟?”

穆震方不高兴了:“你们这是什么态度?多严肃的事呀!我告诉你们,此事背后有阴谋,一定有!”

范希亮很严肃:“说吧,立青,这的确是一件不小的事,咱班历史上,还没有谁动枪要打自己人呢!”

一阵沉默,立青说:“老范说到枪,那我也来说说枪的事。”

大家都看着立青。

立青说:“战场上走了一趟,别的没长进,对枪,感受不一样。枪这东西,平时,看上去挺温顺的,跟美人似的,让你爱不释手。”

大家奇怪立青怎么说出这么串话。

立青接着说:“可等你把它对准了一个人,并且扣响它的时候,我的天哪,你是在要一个人的命呢!我是看到了,中枪的一瞬间,对方充满了惊讶,你把一颗冰冷的东西送到了他的身体里,他不情愿呀,你是在剥夺他活在世上的权力。”立青脸上有一种难得沉重,“可这没什么道理可讲,双方手上都有枪,条件是平等的,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这就是打仗,对方是我们的敌人!”

立青突然抬起眼来看向穆震方:“老穆是敌人吗?再大的气,你能把枪对准他?把他打得血肉横飞?这得多大的仇呀?同学间有这么大的仇吗?哦,你是孙文学会的,我是青联会的,就为了这个?就要汉贼不两立?谁是汉?谁是贼?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问题你都弄不清楚,你还做什么革命军人?!你不到战场上,你是不知道呀,兄弟战友间有多亲热!为什么?那是在同生死、共患难,你们两人的枪口在瞄着同一个敌人!”

立青结束发言时,全班静静的。穆震方看向立青的眼神,就像在看着自己的同志。


几天后,立青从枪械室出来,穆震方抢上前拉住了立青:“我们能谈谈吗?”

立青说:“老穆,不是我说你,你那打架可真够笨的,跟人家抡王八拳?饭堂里出出气也算凑和,将来上阵肉搏可千万别这么着,那只能挨打不能打人。”

“别逗了,我跟你说正经的。”

“哟,还真严肃上了。”

“支部的同志一直都在观察你。”

“你们支部的人观察我干吗?”

“过去,我们一直没弄清楚你的政治立场,那天班务会的发言,让我们有了新的认识。”

立青愣了:“老穆,你搞什么搞?”

穆震方神情严肃:“支部的同志认为你已经符合一名C.P的标准,相信你会在斗争中进一步地成熟起来。”

立青觉察到什么:“啥意思,老穆。”

穆震方诚恳地表示:“如果你愿意,我将作为你的介绍人,介绍你加入C.P组织。会有一个宣誓仪式,你愿意参加吗?”

立青一怔:“你?你介绍我加入C.P?让我进一步成熟起来?”

“这是组织手续。”

立青笑了:“我不成熟,你成熟?别逗了,老穆,你要是成熟,还会上汤慕禹的当,一点就着?嘿嘿嘿!老穆,咱以后再谈这事吧!”

穆震方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退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