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环球邮报》:金砖四国挑战八国集团地位?

雷达王 收藏 0 95
导读:[法新社俄罗斯叶卡捷琳堡6月16日电]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这几个主要新兴经济体的领导人周二在此间举行了会晤,并在会后发表的共同声明中呼吁建立一个“更为多样化的”全球货币体系。 这项声明说:“我们相信必须建立一个稳定、可预测的和更多样化的货币体系。” 这项声明显然是针对美元的。俄罗斯官员一直不断地说作为世界头号储备货币,美元没能发挥作用。 [俄塔社叶卡捷琳堡6月16日电]金砖四国首次峰会16日在俄罗斯时卡捷琳堡举行。 “金砖四国”的概念最早出现在高盛公司2001年

[法新社俄罗斯叶卡捷琳堡6月16日电]据俄罗斯媒体报道,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这几个主要新兴经济体的领导人周二在此间举行了会晤,并在会后发表的共同声明中呼吁建立一个“更为多样化的”全球货币体系。


这项声明说:“我们相信必须建立一个稳定、可预测的和更多样化的货币体系。”


这项声明显然是针对美元的。俄罗斯官员一直不断地说作为世界头号储备货币,美元没能发挥作用。


[俄塔社叶卡捷琳堡6月16日电]金砖四国首次峰会16日在俄罗斯时卡捷琳堡举行。


“金砖四国”的概念最早出现在高盛公司2001年公布的一份分析报告中。该公司专家认为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这四国的经济总量到2050年将超过八国集团。


或成可与西方抗衡力量


[加拿大《环球邮报》网站6月15日文章]这次为期一天的峰会把一位经济学家2001年为突出新兴市场的超速发展所做的学术分类变成了一股真正的地缘政治力量,可以与领导八国集团的更富裕的发达国家抗衡。


鉴于四国领导人的工作重点相差甚远,他们在一次会上多半难以达成任何重大决议。但是,联合起来所必需的政治意愿却表明,这些国家将要求在全球经济中发挥更大作用,这个立场可能影响到从贸易流动到美元的至高地位等方方面面。


四国领导人将讨论全球衰退、彻底改革金融体制以及可能用什么取代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贷币。接下来要讨论的还有核不扩散和气候变化等问题。


[日本《读卖新闻》6月16日报道]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召开上海合作组织和金砖四国峰会,试图通过讨论安保问题和应对世界经济危机等问题,来打破美国主导的“单极统治”格局。


这四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合计占全世界的近20%,在国际社会的发言权越来越大。为形成新的“一极”,四国可能考虑将定期举行峰会。


[俄塔社叶卡捷琳堡6月16日电]俄罗斯总统助理德沃尔科维奇今天满怀信心地说:“四国拥有巨大的经济潜力,据专家预测,不久的将来就将与世界经济的领先者并驾齐驱。”


他表示:“我们应该利用这种潜力建立公正的国际关系体系。四国的首次峰会将为今后的合作奠定基础。”


取代八国集团尚不现实


[香港《信报》6月16日报道]金砖四国首次举行峰会,凸显新兴国家的地位。有与会国官员私下更表示,象征发达国家主宰全球政经决定的八国集团(G8)已死,金砖四国势将取而代之。不过分析指出,四国之间仍有很大分歧,难以全面合作。


巴西总统卢拉表示,目前富裕国家陷入危机,新兴国家贡献良多,金砖四国应致力改变全球政治及贸易版图。巴西外长阿莫林更表示“G8已死,不再代表任何东西”。


俄罗斯国际关系学者普什科夫表示,金砖四国初时只是一个神话,但已渐渐变成事实,这次峰会显示,它开始植根,问题在于它能否发展成为政治组织,还是最终不成气候。

[香港《明报》6月16日报道]金砖四国领导人首次正式会晤广受瞩目,但此次峰会象征意义居多,实质成果料有限。


首先,对金砖四国概念的不同解读和期待,是影响四国合作的最主要因素。相较而言,俄罗斯和巴西比较积极,特别是与美欧存在战略竞争的俄罗斯,希望借此增加与美欧竞争的筹码;而明确提出“建立金砖四国联盟”倡议的巴西,则希望借助四国机制融入世界政治经济新秩序;但与美国关系密切的印度,则无意因为与其他三国的过度接近而引起美国疑虑;中国的立场则相对超脱,但也不愿因此影响到与美欧及其他广大发展中国家的关系。


其次,四国在很多问题上存在不同、甚至相反的战略考虑。比如,在联合国改革问题上,巴西和印度希望借助四国机制争取更多支持,但俄罗斯和中国则对此并不热衷;在能源和反对贸易保护主义、国际金融体系改革等诸多问题上,四国立场也都不尽相同。


第三,尽管美国霸权有所衰落,其他西方国家也深受金融危机影响,但它们在金融体系、科技创新等方面都远超金砖四国,同时四国虽然整体实力不俗,但仍然是发展中国家,而四国的经济基础、经济结构以及地缘政治也各不相同,在很多方面还存在变数。


美元储币地位仍难撼动


[俄新社叶卡捷琳堡6月16日电]俄罗斯总统助理德沃尔科维奇16日向记者表示,俄罗斯无意使国际金融市场震荡和美元暴跌。虽近几周以来,美元兑卢布汇率下跌,从本周一开始上涨,原因包括俄罗斯副总理兼财政部长阿列克谢·库德林表示,美元仍然是俄罗斯的储备货币之一。


德沃尔科维奇说:“一些人认为,我们现在需要货币市场的震荡。但没有人希望消灭美元,包括我们在内。”他强调,在美元未来走势和可能出现新的储备货币的问题上,他同库德林没有任何分歧。


德沃尔科维奇同时表示,世界经济的发展为一些储备货币地位的巩固提供了机会。他说:“我们相信,未来经济将会复苏,同时增长的蛋糕应该被更为公平的划分。”他认为,这不意味着排除美元或者大幅降低美元在世界经济中的作用。


上周六,俄罗斯财政部长库德林在意大利举行的八国集团财长会议后表示,短期内美元的全球主要储备货币地位不会有所改变,俄罗斯对美元行充分的信心。他还说,美元“状况良好”,目前谈论美元的替代问题为时尚早。


[《俄罗斯商业咨询日报》6月15日报道]巴西上周宣布出资100亿美元购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券,此前俄罗斯和中国也表不有意购买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券。


专家认为,中国、俄罗斯和巴西的举措不仅能降低美元在本国外汇储备中所占份额,还能提高自身在国际金融事务中的地位。有消息称,印度可能很快也会申购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债券。


引人瞩目的是,中国和巴西在金砖四国峰会召开前夕提出了申购要求。英国皇家国际问题研究所专家罗西说:“金砖四国通过购买债券向20国集团施压,要求加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其他国际组织的改革进程,特别是增强金砖四国在这些组织中的地位。”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