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风雨热血情 正文 一 初到民国 第五十五章 继续训练

wenphon 收藏 7 10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09145.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41.html


“兄弟们,这半个月来,我训练你们站军姿的手段是狠了点,是太不敬人情了。”飞虎堂里,王辰龙站在高台上,給站着整整齐齐的飞虎寨一帮精壮胡子训话。语气,再也不是那么杀气腾腾的,眼神也不是那六亲不认的眼神。

今天,那令众人胆寒的东北虎大傻不在这,大伙都松了口气。这半个月来,他们算是明白了,面临死亡是一种什么样的滋味了,比以往刀口舔血的日子更加深刻。现在,就是大傻在这,他们也敢拍着胸脯说:老子现在不怕了,不就是站军姿吗,来呀,谁怕谁?

“今天,这军姿咱就不站了。大伙说说,说说这半个月来的感受,是兄弟的,说实话,心里话。三哥,你先说。”王辰龙直接点名了。

“……”刀三疤子无语,站得直挺挺的。

“三哥,你不把我当兄弟了?”王辰龙可不想和他们搞得这么生疏,便又指了指顾八和马快,“三哥,八哥,马大哥,你们上来吧。”

“是!”三人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这半个月里,王辰龙不光让他们站军姿,还教他们后世的标准军礼。

“塔塔塔”,三人登上木台,站成一排,面对着王辰龙,一言不发。

王辰龙走过去,一一拍了一下三人的肩膀,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转过身去,看看兄弟们和半个月前,有何不同?

“全体听我口令,稍息,立正,向右看--齐,向前--看,稍息,立正!”

“哦?啊?”转过身来的三人看着下面站得整整齐齐、一脸肃穆的兄弟,都张大了嘴巴。

“三哥,这这……这,这还是咱,咱飞虎寨的兄弟吗?”顾八指着下面的兄弟问道。

“三哥,你……你,你看,这,这……这,气势,俺地娘欸,直冲人。”马快咂着舌说道。

“兄弟,哥哥算是服了你了。”刀三疤子拍了一下王辰龙的肩,竖起大拇指说道,“我说兄弟,要是万一有兄弟撑不住,你不会真的让大傻給吃了吧?”

“你说呢,三哥?”王辰龙微微一笑,“三哥,难道你不相信自己的兄弟?”

“妈拉个巴子的,你是唬俺们的?”刀三疤子一把揪住王辰龙的衣领,吼道,“你这王八羔子的,你知道吗,你三哥我,头一天,就尿裤子了。老子以前当兵打仗,在战场上都没尿过,可就你这军姿,把哥哥整的,吓得尿裤子了。你说,你让老子以后怎么在兄弟们面前抬头做人,啊?”

“大部分人都尿了,有什么难做的?”王辰龙扒开刀三疤子的手,“我相信兄弟们的体能,能支撑一个半小时,否则,就是两钟头了。想当年,我刚入伍,一站就是三钟头,你们……”靠,说漏嘴了。想到这,王辰龙赶紧闭嘴。

“兄弟,你在美国当过兵?”刀三疤子问道。

“去,谁给美国佬当兵,我说错了,是我那几个师傅训练我时。那时我才十二岁呀,第一次站军姿,一动不动,三个小时,整整三个小时,比你们在场的,都要小,我都能挺过来,区区一个半小时,你们就挺不过来?你们不会连一个十二岁的少年都不如吧?”王辰龙开始忽悠了。

“难怪,你跟着咱们一起站,跟个没事的,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顾八点头道。

“兄弟,以后可不能这么整,让大傻监督,俺地娘,吓死老子了。”马快心有余悸地说道。

“各位兄弟……”王辰龙又直挺挺地站着,看着下面的兄弟,郑重地说道,“我让大傻监督你们站军姿,是为了激发你们的潜能,因为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做得到。站军姿,也是为了提高大家的凝聚力,磨练你们的意志力,增强你们的纪律性,让你们明白什么叫军令如山。我这么训练你们,是因为,我把你们当成一个军官在训练。

也许,大伙都在想,我们是胡子,跟军官有啥关系?孙中山,孙先生,也就是百姓口中的孙大炮,你们应该都知道。如今,孙先生在广州,重组了大元帅府,还打算办一所军校,为的是培养真真的革命军人。所以,你们的机会来了,我要在军校开学前,对你们进行培训,使你们成为一个合格的下级军官。

这样,兄弟们就有机会出人头地(这时候给他们讲爱国,为民,打倒军阀,帝国主义,是不行地,只能慢慢来),那样,活得才像个爷们,也对得起你们的祖宗了,让你们的后人以你们为荣,不再戴上土匪的帽子做人。

也许,有兄弟们会想,要出人头地,可以投靠张大胡子呀?他也是胡子出身,你看,现在整个东北都是他的地盘,多威风?是,他是威风,可老百姓呢,老百姓就遭殃了,要不然,你们也不会上山来了。你们愿意当这样的人吗?抢女人,抢百姓的地,和那些贪官恶霸一起鱼肉百姓,欺压乡里,愿意吗?你们肯定不愿意,你们上山来,就是为了杀这些人,如果你们和这些人一样,那么,就会有人来找你们报仇。

而革命军人,就是为了消灭这些欺压百姓的贪官、污吏、土豪恶霸,还老百姓一个朗朗乾坤,再也不受人欺负,再也不会有人被逼着上山为匪了。

回答我,你们想不想当一个顶天立地的爷们?”最后一句,王辰龙是大吼着叫出来的。

“想!”众人吼道。那吼声震得飞虎堂里火盆里的火苗扑哧扑哧直闪。

“愿不愿意跟着老爷子投奔孙大炮?”

“愿意!”

“好样的,只要你们好好训练,日后,你们一个个都有成为将军的可能。当将军,可比当胡子强多了,大伙想不想当将军?”

“想!”废话,哪个不想当将军,有血性的男人都想。

“稍息,立正,解散,大家休息一会,好好想想我说的话,是想继续当胡子,还是想当将军,记得想清楚了。”王辰龙点着自己的脑袋瓜说道。

“兄弟,余爺真的打算投奔孙大炮?”刀三疤子拉过王辰龙问道。

“三哥,难道你想当一辈子胡子,不想有所作为,不想当将军?”王辰龙反问道。

“谁愿意当一辈子胡子。将军?俺当兵那会,就是为了混口饭吃。当官,想啊,可咱没那能耐。”刀三疤子叹气说道。

“就是,谁愿意当一辈子胡子。俺去奉军当兵,就想混个团长干干,没想到……”马快摇头说道。

“俺只想买上百八十亩好地,娶个好媳妇,安安心心过日子。可这世道,哪有安生日子可过,各路军阀打来打去的。”顾八想起以前自家的地,就是毁于战火,家人也是死于战火。要不然,他也不会闯荡江湖了,最后被逼得上了飞虎寨。

“所以呀,我们要跟着孙先生革命,改变这世道。”王辰龙握着拳头说道。

“那孙大炮行吗?”刀三疤子问道。

当然不行,只有共C党行,但这不能告诉他们。王辰龙只得继续忽悠他们:“行,这次孙先生有苏俄帮助,一定行。”

“苏俄?老毛子啊?他们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怎么能和那帮家伙合作。狗日的,还霸占着咱中国不少地呢?”说起苏俄,刀三疤子对他们没什么好脸色。

“你们记住一句话: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老毛子现在需要孙先生,孙先生也需要老毛子的帮助。既然两方都需要对方,合作一下也无妨。”王辰龙抠着脑门说道,接着语气一转,握着拳头,冷冷的说道,“总有一天,我会亲自带兵收回被沙俄割占去的领土。让他们明白,说话不算数的后果,是很严重的。”

俺地娘欸,龙兄弟怎么又是这种语气。三人见王辰龙语气一变,都哆嗦了一下。

“兄弟,咱干得过老毛子吗?”刀三疤子试着问道。

“三哥,你放心,只要机会来了,就一定能。”王辰龙所说的机会,当然是指苏德战争。“马大哥,想不想当个骑兵军长?”

“军……军长?我行吗?”马快在奉军骑兵里当兵那会,奉军骑兵的最高编制就是旅了,军长,他想都没想过。

“马大哥,只要你好好训练那76个骑兵兄弟,把他们当军官来训练就行了……”

“可我只当过几天的营长,基本训练还行,军官……”他马快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骑兵战术,他可是差远了。

“放心,我会帮你的。”后世看了那么多的军文小说,給马快说说大道理就行了,具体的,就让他自己去摸索。“还有八哥你,我要训练一支神秘的队伍让你带,三哥你呢,給你训练一支精锐的山地师来。别看咱们现在人少,可是只要能把他们训练成一个合格的军官,当种子用,有了钱,人也就多了。咱们兄弟,一定会闯出一番天地来的,几位哥哥,有没有信心和兄弟我干?”这次,他没说余飞虎,而是说“我”。

“兄弟,俺早就看出你不是一般的人,果然胸怀大志呀。只要你看得起哥哥我,做兄弟的,没得说。”刀三疤子认真地说道。

“行,俺也要活出个样来。”顾八说道。

“干了!”马快也说道。

“好,我就把以后的训练简单地给你们说一下……”

这半个月来,东北的雪也已经化了。飞虎堂不远的半山腰处,有半个足球场大的场子,王辰龙把队伍带到那开始训练,那也是刀三疤子带兄弟们日常训练的地方。

上午,训练队列,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下午,进行体能训练,俯卧撑,仰卧起坐,举石锁,爬山,就是没有射击训练;晚上,给他们上一些基础的军事课,不识字的,补上。这一搞,又是半个月。还好,刀三疤子训练他们时的底子还不错,列队,齐步走,正步走,跑步走,都已步入正轨。兄弟们的体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否则,买回来的那些腌肉和牛肉罐头,不是糟蹋了,还有从山下买回来的新鲜鸡鸭鱼肉。

还有,王辰龙让寨里女人们做的统一春装也快完成了,还有在小镇里定做的皮靴皮鞋皮带也快好了。只等到了合适的时候,王辰龙就给他们换装,让老爷子检阅一下。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