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人生百态看改革三十年[蓝剑军团]

龙族一脉 收藏 28 272
导读:离“十一”建国六十年大庆的日子慢慢近了。建国六十年了,一个甲子。也就是说偶也快40了。。。TND,不愿意想自己的年龄,平时不说还感觉不到,一提起来就感觉自己真的已经不属于年轻人了。好在,偶一直喜欢和年轻漂亮MM在一起开心,所以偶的心态一向比较年轻。 貌似跑题了。。。 七一年,本人出生。出生在一个革命的年代。记忆中童年的颜色里,除了红旗是鲜艳的红色之外,就是绿色,灰色,蓝色,黑色和白色。非常的单调。那个时代的美是以朴素和集体为荣的。没有个人主义,没有特立独行。用现在时髦的话讲就是“压制个性”。 但

离“十一”建国六十年大庆的日子慢慢近了。建国六十年了,一个甲子。也就是说偶也快40了。。。TND,不愿意想自己的年龄,平时不说还感觉不到,一提起来就感觉自己真的已经不属于年轻人了。好在,偶一直喜欢和年轻漂亮MM在一起开心,所以偶的心态一向比较年轻。


貌似跑题了。。。


七一年,本人出生。出生在一个革命的年代。记忆中童年的颜色里,除了国旗军旗共青团旗少先队旗等等是鲜艳的红色之外,就是绿色,灰色,蓝色,黑色和白色。非常的单调。那个时代的美是以朴素和集体为荣的。没有个人主义,没有特立独行。用现在时髦的话讲就是“压制个性”。 但是每个社会的发展阶段对美的要求是不一样的。每个时期都有每个时期的标准,包括审美的标准。那个时期,中山装,军装,工人的工作服,军帽和一顶鸭舌帽是标准的男人服饰。小翻领,齐肩短发,平底鞋,是每个女同志的统一装扮。和男同志唯一不同的地方在于,爱美的女人可以在小翻领的里面穿上一件碎花的衬衣,而这已经是很大胆的穿着了。至于说到“布拉吉”,文化大革命开始以后,早就被冠以修正主义的帽子被每个女同志置之高阁了。


从七八年改革开放以后,对美的追求首先就体现在女士的服装方面。那个时候偶是七八岁的样子,也就是说,偶是随着中国女同志的爱美之心的爆发,随着中国女士服装的进步一点点成熟起来滴。因此,偶在这个蜕变的过程中,对女士对服饰美的追随有着独特的见解。。。


偶比较细心,个人觉得想观察一个城市的女人对服装的追求,对美的追求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必须到游泳池去观察。没改革开放以前,在游泳池游泳的,男士居多,且都是一字型的游泳裤,而女士,虽然是露肩膀的游泳衣,但是底下依然是一字型。改革开放之后,对美的追求更快的,对美的要求最大的,在游泳衣款式上变化的日新月异的,就是女士游泳衣。从一字型变成斜角型,从斜角型变成三角型,从三角型又变成了一字型。不同的是,这个一字型不是平面滴而是立体滴。且上身和下身之间从联体变成分体,而之间距离成倍数的加大!


现在衡量一个城市的现代程度和文明程度,没有必要去看这个城市所谓的GDP。最直观的办法就是去看这个城市的女孩子,她们身上的服装覆盖其身体表面的面积越小,那么毫无疑问,这个城市的现代化程度和文明程度就越高,反之,则不必说了。不是新兴城市,就是尚待开发的城市。没有任何的贬义,这是人心态的变化,敢于展示自己的身材,敢于展示自己的美丽。无可厚非。


男同志也是一样的。改革开放前,一水的中山装,军装和工作服。改革开放之后,大老爷们也爱美了,里面也穿白衬衣了,穷一点的,用布头做假领子,家里媳妇老娘手巧的,在大老爷们的领子里面勾上白线,显得象是有白衬衣在里面。新潮的开始穿西装了,记得刚刚开始时兴穿西装的时候,商标是万万剪不得的。走到哪,袖子上的商标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经历过那个阶段的哥们都知道,这道商标最后成了区分所谓城市人和乡下人的标志了。撕掉商标的,城市人。反之,农民!可话又说回来了,一开始不撕商标的也都是城市人兴起的,且在后来戴那个大大的蛤蟆镜也就是麦克镜的时候,镜子上那扭曲拐弯的洋文商标纸也是打死不撕的。


从一头烫过的前卷后长所谓狼式发型,花格衬,喇叭裤,手提四喇叭录音机进化到西装革履蛤蟆镜,一步三摇手提大哥大,到现在一身名牌脖子手腕上戴着粗大的金项链和佛珠,彰显男士的服装品位逐步演变。而女士更不必说,衣服覆盖身体皮肤的面积是越来越小,上身和下身的之间的距离越拉越远,从前几年的露肚脐,已经逐渐发展到露后面的屁股沟了。偶是看不懂,但是有个朋友说了一句话偶恍然大悟----这叫散热沟。反正偶是看不懂这样的时尚了。。。


记得在90年欢送老兵退伍的时候,在退伍补助里还有几百斤粮票。不知道现在记得粮票的还有多少人了。在国人的文化中,吃绝对是占着一等一的地位!

谋生叫糊口,工作叫饭碗;

受雇叫混饭;

靠积蓄过日子叫吃老本;

混得好的叫吃得开;

占女人便宜叫吃豆腐;

女人漂亮叫秀色可餐;

受人欢迎叫吃香;

受偏受照顾叫吃小灶;

不顾他人叫吃独食;

没人理会叫吃闭门羹;

有苦难言叫吃哑巴亏;

嫉妒叫吃醋;

理解不透叫囫囵吞枣;

理解深刻叫吃透精神;

广泛流传叫脍炙人口;

收入太少叫吃不饱;

负担太重叫吃不消;

犹豫不决叫吃不准;

干不成叫干什么吃的;

负不起责任叫吃不了兜着走。

打招呼叫吃了吗?


在吃的方面,偶等国民是绝对不吝啬的。只要有条件,肯定要吃的丰富,吃的别致。从三合面到棒子面,从棒子面到标准粉面,再从标准粉面带精粉面。现在貌似又吃回去了,又开始大力倡导吃棒子面和三合面,说是叫纯天然健康食品。原来吃棒子面和三合面是因为没钱,现在吃棒子面和三合面的全是有钱的。小时侯的记忆里,在火炉的烟筒上烤个馒头就是很大的享受了,水果罐头是送礼用的,麦乳精冲水招待客人不搅水是浓的,一搅水反而边清了,舍不得放啊。70年代出生的,尤其是北方的朋友,偶想大都吃过开水酱油泡馒头吧?!至今偶还有个比较“好”的习惯,就是清汤面条浇酱油。那个时候也只有家里来了客人才会炒上四个菜,有鸡有肉。而且不管请客的还是被请的,完全高调。其神态就像现在去人民大会堂吃饭一样自豪。


只是偶记得,每次家里请完客,偶都是会挨打的。家里的规矩是孩子不可以和客人一起吃饭的,好东西一定要留给客人。可每次上菜的时候偶都会忍不住偷吃,所以上到饭桌上的鸡会少条腿,鱼会缺块肉,鸡蛋炒青菜基本上面上的鸡蛋都会少很多。所以每次客人走后偶都会挨顿胖揍。老娘专门为偶还准备了一根竹杆。偶一直觉得,偶长大当兵以后,抗击打能力和反应性敏捷性一直比较出众,和那个时期老娘时常对偶的训练分不开。


当然,现在不会为了请客吃饭再出现这样的事情了。现在家里平常吃饭也已经是荤素搭配,花样繁多了。只要你敢吃,你想吃,就没有吃不到的。所谓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土里爬的。越是珍禽奇兽,吃的人越多。不知道这人到底是越来越进化了还是越来越没人性了。


老爹一直在部队上,老娘就算是随军家属吧。当年一家四口是住在部队分配的平房,带着厨房三间房。那个时候是没有住房紧张不紧张的概念的。现在回头看去,那个时候的记忆里除了住的紧巴巴的感觉外,更多的反而是一种很家庭的,很温暖的感觉。当然,现在的我们兄弟早都已长大成人,各自成家,也都有了自己的住房。可那种亲密无间的感觉,貌似渐渐逝去。


前两天看了一个数据说:1979年,中国人均住房面积3.6平方米,合建筑面积7.2平方米 。1991年中国人均住房面积7平方米。到了2005年全国城镇人均住宅建筑面积26.11平方米。看上去不是很多,可从咱国家的人口和土地面积上看,应该算不错了。毕竟咱有13亿人口,要守住18亿亩耕地的“红线”才能养活全体国人。从目前城镇人均住宅建筑面积达到二十三点七平方米,农村人均住房面积达到二十七点二平方米的数据上看,我们的“人均”住房面积或许真的已经达到了有关部门所说的“达到世界中高收入水平”了。


但是,要注意“人均”这两个字,怎么解释呢?就是说要把面积平均到人。打个比方说,你住的房子是一百平米,偶是五十平米,一平均,偶是住房面积就是七十五平米了,凭空多出来二十五平米,神奇吧?!


当然,这是说笑。住房面积由小变大,这种大的跨越,是有目共睹的事情。很多人也是赶上了国家最后一次的行政分房,用很低甚至非常低的价格买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这是很幸运的。更多的人没有这样的幸运,那么在经过自己努力的打拼之后,通过自己的努力很市场价也买到了自己的住房。这更加值得赞赏,毕竟,自己的努力通过这种方式来肯定是一件很愉悦的事情。


住房小,到底有什么坏处?为什么一定要住的宽敞?这于喜欢无关。相信很多人都看过“贫嘴张大民的幸福生活”这部连续剧。这部电视剧给我们一个很大的启示,也是我们都曾经经历过的。住房小,空间小,会给我们带来的什么呢?压抑!心理上的压抑,觉得憋屈,觉得透不过气。还有性格上的压抑,人在那么狭小的环境下,每一个动作都是在公众的注视下,逐渐的消磨掉了自己的个性,自己的性情。最主要的,是对人的性压抑。偶一直认为,那个时期强奸犯比较多,和这个压抑的居住环境是有关系滴。每位70年代和70年代以前出生的人都应该记得那个时候,每到夜晚,公园里是很暧昧的吧?成群的恋人选择在夜晚到公园去解决生理问题的。相应的,就产生了许多戴着红袖箍拿着手电筒所谓治安联防人员到公园里进行所谓检查。在八十年代谈恋爱的哥们姐们对这帮群体是恨之入骨,不亚于现在小商小贩对城管之恨,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那个时候的治安联防抓住在公园谈恋爱的,无一例外都要当场用手电光照住,并要带回去问材料的。而且很喜欢问细节,特别喜欢扣细节。现在想来,他们这也是一种性压抑的表现。电影“庐山恋”上演的时候,有一个接吻的镜头,当时整座电影院里都是鸦雀无声,镜头闪过去后,电影院里是一片整齐的吐气声。。。


不清楚还有多少朋友还能记得我们国家自主的自行车品牌。金鹿,永久,凤凰,在那个年代那绝对是身份的象征。慢慢的,又开始有大链盒,又开始分大梁,斜梁,又开始有24,26,28,又开始有锰钢的。一个叫法,一个车型都代表着一段历史,同样也体现出其车子主人的身份。都说咱国家是自行车王国,一到上班下班时间,自行车的洪流铺天盖地。在这群洪流里,如果你骑的是一辆永久牌的26锰钢自行车,那不亚于现在开一辆奔驰,如果一个女士骑一辆24的斜梁大链盒凤凰,那就等同于现在在马路上开宝马小跑车的富婆。在那个时期的节假日,一家人,老公的擦洗自行车,老婆带着孩子在自来水龙头下洗衣服,旁边的红梅收音机里播放着刘兰芳的“岳飞传”。用现在的话说,这就是最和谐,最小康的生活。


自行车,是那个年代的主要代步工具。几十公里的路程,骑上自行车就去。再远一点,就是火车了。飞机是根本不可想象的事情。现在,四个轮子是越来越多了。说明现代的生活是提高了。远的不说,就说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出租车刚刚出现的时候,坐出租车的基本都是手拿大哥大,走路横着走的群体,那都是跟随着股市成长起来的大户。现在坐出租车的,基本就属于家常便饭了。几公里甚至几里的路,不愿意走了,也可以叫一辆出租车。现在流行的出行方式是讲究时间,讲究速度。出租车没档次了,要自己买车。特快列车太慢了,要坐动车组。国内航班服务差,要坐国际航班。时间效益和舒适度是最主要的,消费的多少只是一个参考而已,并不起主导地位了。


前几天,在老太太家收拾杂货间的时候,居然发现了一辆崭新的锰钢大永久。偶很诧异。怎么还会有这样的收藏。老太太很得意的说,那个时候好不容易攒齐了自行车票,托关系走后门的买了这辆锰钢大永久,放好了准备给偶娶媳妇用的。


从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三十年咱们国家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这是无可否认的。经济高速发展,生活水平显著提高。这种飞跃是非常了不起的。这点,应该归功于邓小平。没有他打开国门,偶们不会知道什么叫做现代社会,从78年79年国门打开,偶们才明白了从49年建国就一直高喊的现代化到底是什么。从某种意义上说,78年以前,偶们是一直生活在一种愚民的政策体系下面。就像现在的朝鲜。


国门打开了,新鲜事物大量的涌进到偶们这个闭关锁国了好久的国家。在经济高速发展的这三十年,这块土地日新月异,人们的思维方式和做人的准则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学校里,在某些方面老师已经不一定比学生掌握的知识多了。许多老师眼里的好学生,班长,学习委员,在走向社会后,要不就是在规规矩矩的上班,要不就是已经被默默无闻的下岗。而那些老师认为的刺头和学习不好的坏孩子,却有很多成为了大公司的老板,老总甚至在某地区叱诧风云的人物。在家里,家长不见得能教育得了自己的孩子,当你准备给孩子上上课教育一下的时候,往往孩子会说出你想不到的长篇大论。当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时候,这些可怜的孩子已经失去了偶们年少时那曾有的快乐心态和渴望的眼神。现在的孩子,眼神里的成熟绝对不亚于我们现在的年龄。我们那个时候玩“超级玛丽”就是一种享受,玩“魂斗罗”就让家长感觉到暴力。现在的孩子玩的是CS,魔兽。想的是枪枪爆头,刀刀见血。谁又真的去管这些是不是暴力呢?

国门打开,从上到下经济占了主导。股市刚刚开始的几年,貌似每个人都是专家。年轻人中年人不讲,年近古稀的老头老太太随便找一个,都能给你上一个多小时的股票分析课和大盘走势图。那个时候的证卷大厅比蔬菜市场可热闹的多,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地线,都有自己的内部消息。就算打扫卫生的阿姨都会悄悄告诉你某大公司即将上市的内幕。


这个时代变化的很快。就像崔健唱的“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快的让人眼花缭乱,快的让人目不暇接。这个时代在快速的变化中充满着竞争,同时也充实着包容。在这个时代,坏人未必就一定是坏人,他可以用一件所谓好事来抵消曾经的罪过。好人未必就是好人,在帮助完别人后可以不小心成为一个被法律鄙视的人。男人不一定就永远是男人,很多男子汉不也变成了女儿身?女人不见得一生都是女人,据说,有位曾经的女子已经把妻子娶进家门并成功使其怀孕。还有阳光健康的宇春哥哥,婀娜多姿的芙蓉姐姐,还有著名的潜规则和那么多扇层出不穷的“门”。


原来的二道贩子,倒爷,现在成了中介。原来的皮包公司,买空卖空,现在叫中间人。原来的九寸的电视机前面放面放大镜可以变成十四寸,现在的电视机可以变成炸弹。几百上千年前的被定性的反面历史人物,都可以借现代人之口平反。原来婚姻以外的男女性关系叫做婚外恋,女的叫第三者,现在地位上升了,叫二奶,是奶奶级别的了。原来卖身的娼妓,现在的地位也上升了,叫小姐。原来的妓院,与时具进,叫美容院,洗浴城,按摩室了。原来离婚是件丢人的事情,现在离婚率已经成为衡量一座城市文明程度的高低依据了,越是发达地区,离婚率越高,反之,这座城市就是比较落后的。最可爱的一点,曾经亲切“同志”一词,现在貌似是绝对不可以乱讲的。


邓爷爷在打开国门的时候曾经讲过,允许一两个苍蝇飞进来。这就得说他老人家的高瞻远瞩。已经早在国门打开之前就提前预料到了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会有不和谐的因素出现的。改革开放三十年,我们取得的巨大成就是显著的,每个人都切实的感受到了这种进步和变化。从国家到小家,从大到小,资源充足,商品丰富。只要努力,只要有梦想,想要的就会得到。纵然会有不和谐的因素和声音出现,自然是掩盖不了大的趋势和大好的局面。


唯一害怕的就是,邓爷爷把国门打开,进几只苍蝇不害怕。我们担心会有人把门框都拆掉,那进来的恐怕就不只是苍蝇了。我们祈祷着蚕食的蚂蚁,恶心的蛆虫越少越好。


本文内容于 6/18/2009 11:08:16 AM 被龙族一脉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