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铺天盖地地为邓玉娇叫屈,这只能体现大多民众的仇官心理,没有体现案子真正性质。



如果,邓黄二人不是小官,事实上他们是不入流的官员,副科级也不是。而是二个喝了酒到洗浴中心去享受的穷汉(有可能是你我或我们身边的人),同样对邓太娇作出同样的要求,采用同样的手段(这很正常,男人酒后没有出过格的可能不多吧),得到同样的结果(一死一伤,付出生命与鲜血的代价)就是公平与公正的吗?


事实上发生这样的事情,与是否是官员无关,在法律上没有人可以体现其身份的特殊性,所以更不能以身份的特殊而改变案件的真正性质(职务犯罪与此案无关)。作为法院办理此案件有相当为难之处,一边是法律的公正与公平,一边是社会喷青们没有理智的嘶叫。法官们为了社会的稳定与法律的公正而左右为难,最终选择了满足于喷青们的要求而作出这样的处理……



邓黄二人对邓玉娇的作为怎样定性是决定邓黄二人的结果是否罪有应得。如果是强奸,二个大男人对一个弱女子连衣服也没有拨下一片,而仅仅只是推在沙发上,我想就是蠢货也明白这不是强奸。如果不是强奸,就只能定性为有肢体性的骚扰,这就不难想像了。如果有一天你喝醉了,骚扰某一洗浴中心的服务员,结果就应该是死????


法官们想没想过,这有可能会引发更多的社会不良反应,从而影响社会的稳定性呢?